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总统阁下,请赐教 > 总统阁下,请赐教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八章 领证结婚,异常反应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八章 领证结婚,异常反应

    墨池的冷漠带给欧阳馨蕊的是什么,是每天的噩梦,女人瘫坐在床上,两只手相互抱着自己的膝盖,脑袋靠在膝盖上闭上眼睛,一间狭小的房间里,欧阳馨蕊好像无助的像只小老鼠一样,无法逃脱,无法救助,只能任由着别人的拿捏。

    时间慢慢过了很久,一分一秒,不知睡了多久,当外面门再次打开的时候,男人一只手触碰着女人睡着的脸庞,坐在她的身侧,轻轻吻了一下她的脸庞,眼神是那么的柔情,充满着爱意。

    也许......只有在你睡着的时候,才能这般静静地看着你,倘若你真的害怕,那就怕吧,我也不怎么介意你对我的看法,只要......圈在我的身边,哪怕一辈子恐惧着,也好。

    七年前的恩怨,你跟我之间,只能相互折磨着,谁也逃脱不了谁?

    “你做什么!”欧阳馨蕊刚醒,就看到墨池坐在她的身旁,下意识的躲了一下,身体往后退了一下,对于墨池,她是真的怕了,不敢再惹了,眼下身体又不太舒服,她不想再继续折腾下去了。

    一张笑脸扑红着,惹得墨池笑了起来,男人上前亲吻着她的唇,这一次没有任何呼吸不顺的感觉,而是带着享受的,只见听见墨池对她说,“看来很享受?嗯?”

    “那我下次轻点,我轻点应该就舒服了吧。”墨池拍了拍女人的脑袋,从床侧站了起来,揣着口袋,眼神没有之前那么冷了。

    欧阳馨蕊楞在远离,不知道这个男人葫芦里又卖着什么关子,还有,他在说什么虎狼之词啊,不会还没吃饱吧,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个吃不饱的狼,随时随地都想吃了她。

    “我......不舒服。”

    “我明白,我还没有禽兽到这种程度,把衣服穿好,然后出门,带你去民政局。”墨池嘴角笑了起来,毕竟他刚刚把工作做完,就来找欧阳馨蕊了,男人的手握住了女人的手,这一刻,时间停止了,欧阳馨蕊特别想停留在这一刻,对着这张满是柔情的墨池,而不是那个对她冷淡不屑一顾的墨池,可是明明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啊。

    “好。”欧阳馨蕊只是单单的一句话,一个好字心里就充满了心酸和苦楚,究竟是因为什么,才能将一个女人的淋漓尽致发挥到极致呢。

    外面的阳光甚好,可她根本不清楚这个男人娶她是因为什么,也没有通过家里人的同意。

    回忆从女人的脑海里闪现出,曾经她,也期盼着和他一起度过余生,但是如今,心里万分的不想嫁给他,她有些害怕了。

    回过神的时候,已经坐在了车子里,脑袋靠在副驾驶上,开往了民政局的方向。

    拳头隐隐的握住,咬着牙满是不甘,看向开车的男人,即将到达民政局,可是她一点也不想下车,将车子停好后,男人走下了车,往副驾驶的车门打开后,见她久久不说话,眼里有些严肃,对着她说,“下车吧,你坐在车里也没用,下车,今天你跑不掉的。”

    “......改天行不行。”欧阳馨蕊满脸冒汗着,她有些后悔了,真的后悔了。

    还没等墨池说话,一只手就将女人拉了下来,往大厅走去,一点不甘愿的坐在那登记着,工作人员也没有管他们,欧阳馨蕊也清楚的,无非就是认识墨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我不......”

    “由不得你。”

    墨池握住着欧阳馨蕊的手,女人哭腔着沉默不说话,只是任由着男人握着她的手签着名字,工作人员办完一切手续以后盖完章,然后便拿到了两张结婚证。

    她不敢反抗的,根本不敢的,墨池的性子她是最清楚了,男人拉扯着她的手心出了民政局,欧阳馨蕊感觉到腹部有一阵的难受,蹲在地上隐隐忍着痛。

    墨池以为她只是不想走,又要跟他闹脾气,上前将她拉了起来,发现她的身体在发抖着,这时候才注意到她的异常,“你怎么了?”

    “......别碰我。”欧阳馨蕊软软的说,声音特别的虚弱,仿佛比生病的老人还要虚弱很多。

    女人将手推开,然后忍着痛的蹲在地上,民政局路过的人都时不时的撇了一眼,以为是离婚的,但是看着男人手里的结婚证,嫌弃的摇了摇头,这年头还有逼婚的。

    也不知道管管,女的也不知道反抗什么。

    墨池一愣,发现她的声音出奇的异常,声音也比平常哑了很多,怪不得刚刚不说话,上前刚女人抱了起来,可刚刚将她抱起来,欧阳馨蕊挣扎的挣脱墨池的身体,然后站在一边,捂着脑袋脸色特别苍白,可能是因为发烧的缘故吧,昨晚就发烧还没有彻底好,又被墨池折腾的人不人的。

    “没......没事吧。”墨池的心堵在了嗓子眼,明明很想要关心她的,可怎么都说不出口。

    手慢慢靠近着欧阳馨蕊,可到了一半又收了回去,他这是在怕什么?

    “我没事,我现在只想休息一会,可以吗?”

    墨池也在那呆愣着,几乎这几天没发现欧阳馨蕊的异常,呆滞的点点头,“好,我送你回家。”

    眼下这个情况,只能回家了,男人将女人抱在怀里,然后出了民政局大门,结婚证还放在了口袋里,欧阳馨蕊的脸很红,并非是一般正常人的体温。

    墨池将欧阳馨蕊放入副驾驶,然后坐进车子里迅速的回到墨家,下人们都看呆了,少爷居然抱着少夫人走进来了,少爷不是很讨厌少夫人的吗?

    墨家也已经承认欧阳馨蕊是这个墨家的女主人了,在管家看到墨池口袋里的结婚证的时候,也心里清楚了。

    回到主卧室,将女人的外套脱掉,一身轻松的睡在了床上,脸很红,他从抽屉里拿着一个体温计放在她的嘴里,过了一会果然体温出来了,她在发着高烧。

    可明明......今天早上的烧已经退了,怎么又发烧了?

    女人昏昏沉沉的睡在了床上,墨池在旁边无奈的叹着气,将体温计扔进抽屉里,然后坐在她床侧,静静地看着她熟睡的样子。

    他该清楚的,明明身体不舒服,他居然还在强迫她做些她不愿意的事情,一时间,心口的刺痛感慢慢涌上心头。

    墨池平淡的看着她熟睡的样子,将她被子盖好后,然后将结婚证放在了那边的抽屉里,之后便慢慢地走出了房门,走到楼下后,吩咐管家熬点清粥,管家应声了一下,就去吩咐厨房熬点清粥过去了。

    墨池一身黑色风衣,翘着二郎腿,拿着桌子上的笔记本开始看着工作,这一看就是一个下午,楼上的女人还没有醒来,突然有点担心,将电脑合上走上去。

    “馨蕊!”刚进去,就看到欧阳馨蕊正呕吐着趴在床上,很不舒服。

    身体也在发抖着,男人上前抱住了她,防止她摔在地上,女人闭着眼睛很难受的样子,摸着额头上的温度,更加烫了,他忽然有些焦急着,冲着管家喊去,“叫医生。”

    “是,少爷。”

    整间房间里,欧阳馨蕊都感受到了身体里带给她的反胃感,胃部无比翻涌的想要吐什么,垃圾桶里吐得到处都是,女人脸上很烫,慢慢双手撑起,发现自己跟本没有力气。

    脑袋晕晕的捂着额头,默默地闭上眼,男人将她揽入怀里,眼皮子很重,慢慢昏睡在男人的怀里,墨池有些急了,“馨蕊!”

    这时候医生走了进啦,给欧阳馨蕊看了看,然后对着墨池说,“墨少,少夫人发了高烧,一般发了烧要急事休息的,是不是做了什么事情让少夫人的病更加重了?”

    墨池被医生这么一问,顿时鸦雀无声,他怎么知道,不过就是......瞬时间,墨池脸顿时黑了一下,医生察觉到自己说话有些不对,立马改口,“先给少夫人打点点滴,然后吃点药吧,过段时间看看再说。”

    墨池一听,立马点点头,当天,欧阳馨蕊就打了三瓶药,让她连厕所都上不了,委屈巴巴的躺在床上,还被墨池一双眼神瞪着吃下药,明明知道他是为她好,可为什么总是要那么吓人的吓她吃药呢,真是搞不懂这个男人的思路。

    不知过了多久了,每天上下班,欧阳馨蕊烧退了一点,就没再去公司了,墨池便是每天上下班,早上看了看她的情况便去公司,晚上便带着点吃的给欧阳馨蕊,似乎让欧阳馨蕊忘记了以前那个凶巴巴的墨池。

    果然一点小恩小惠,就让她忘记曾经的苦头。

    好像养了一周以后,病情慢慢好转了,但是她闭门不出,自己一个人坐在床上玩着手机,非常悠闲,有时候管家端来的饭都不吃,就算吃饭也到了下午三点才吃,然后继续趴在床上睡觉。

    下午三点吃完饭后,继续开着游戏,突然墨池的电话打了过来,“在做什么?”

    “睡觉。”她总不能告诉他是在玩游戏吧,毕竟她要是真的玩游戏,又会被墨池数落一顿吧。

    墨池一听,叹了一口气,“别老是睡觉,起来走走,再睡下去整个人都废了。”

    欧阳馨蕊趴在那,委屈巴巴的说,“你又不让我出门,我可不就是睡觉吗,也不让我回家找我哥,我只能这样过日子。”

    墨池愣了一下,“你明天要是体温还是正常的话,去吧,早点回来知道吗?”

    他不是这种不讲理的人,好像欧阳馨蕊发烧过后,对她也没有那么严苛了,也没有那种苦大仇深一般了,对她的担忧全都写在脸上,但表情还是冷冷的,没有一点笑容。

    “真的可以吗?那我真的去了?”

    墨池发现这个女人的智商是不是欠的,他说的话好像没有理解还是怎么的,然后压着嗓子忍着耐心对着欧阳馨蕊说,“我想你是误会了,我的意思是明天体温正常后才能出门散心,今天,想都别想。”

    欧阳馨蕊一听,委屈的摊在卧室里的桌子上,“那我今天......”

    “在家休息,等你身体好了再出去也不迟,但是馨蕊,提前警告你一句,我让你出去是一回事,但你也别忘了,我也是有底线的。”墨池突然冷漠的对着欧阳馨蕊说。

    意思就是,不要触碰他的底线,否则后果自负,欧阳馨蕊苦涩一笑,将电话直接挂断。

    原来,不是他对自己的态度变了,而是,将她圈在身边而已,即使领证了......




上一章 下一章 总统阁下,请赐教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