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汉末之并州匪政 > 汉末之并州匪政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九十六章京杭大运河自不经意间而始

正文 第九十六章京杭大运河自不经意间而始

    “秋,吴城邗,沟通江淮。”公元前486年,吴王夫差开挖邗沟的第一锹土始,扬州便开启了从“蛮夷”通向繁华的道路。

    两千五百年来,邗沟被视为扬州的文明“源头”,亦是大运河的前身及开端。

    《吴越春秋》云:“吴将伐齐,北霸中国,自广陵掘江通淮,运粮之水路也。”

    《左传》杜预注:“于邗江筑城穿沟,东北通射阳湖,西北至末口入淮。”

    杜预就是如今孟国工信司少尹杜畿还未出生的孙子,晋朝军事家、经学家、律学家。

    这也是中国历史上唯有的被天下人认可,可以同时进文庙、武庙的不世出之奇才。

    另一位同时进文庙、武庙的人是诸葛丞相,只是诸葛丞相进武庙无人质疑,但进文庙就有点让人无法信服。后世也就缄口不提丞相进文庙的事情。

    诸葛亮进文庙是清朝雍正时期的事情,众所周知《三国演义》是清朝将领最喜欢的军事指导书。后金一本《三国演义》打天下,也是著名的历史梗。

    历代清朝皇帝都对诸葛丞相吹捧不已,一再抬高其地位,直到雍正达到了顶峰,觉得诸葛丞相这种千古圣人,怎么能够数千年来只待在武庙中?于是大手一挥,硬凭自己喜好,将诸葛丞相抬进了文庙。

    但事实上,除了诸葛丞相,只有杜预同时进文庙、武庙是得到千古以来所有君王将相一致认可的。

    这位晋朝名将因为被羊祜力荐而担任灭吴统帅,一统天下,彪炳青史。

    其对邗沟的重要作用与地理分布的认识,堪称一个时代的精华。

    如今他的父祖辈英杰,站在了同样的位置上,很快便得出了相同的意见。

    必须疏通邗沟,从而使之成为淮河、长江两流域,共同交流的最重要经济命脉与黄金水道。为北方财富南下,开垦江南打好基础。

    但战乱极大消耗了天下财富,历经秦末大乱、楚汉战争,汉朝初立,甚至天子不能具钧驷(毛色纯一的驷马)。

    徐州亦饱受战乱之苦,尤其广陵郡南部,从笮融之乱,到刘备与袁术战于淮南,到关西大军滚滚而过,碾碎淮南袁军。广陵郡南部经历了一场又一场的战事,民生凋敝,百废待兴。

    官府真的是有心无力,无法抽调大量百姓来疏通这条关键命脉。

    若运河不定期疏通,十分容易淤塞。邗沟恐怕将再次重蹈历史上的覆辙,被淤泥彻底阻塞,无法通行。

    甄氏的到来,让刘馥看到了改善这困境的曙光,或许能够暂时舒缓一下,战乱以来,邗沟的阻塞问题。

    甄脱虽然年轻,但却也不是一个傻白甜少女,不会完全听信别人之言,非常有主见的说道:“予乃关中人士,对徐州了解浅薄,不知刘县君可有舆图?”

    刘馥立即从身后官吏那里取来一份精美舆图,说道:“甄女郎且看,这便是科学院在徐州新绘画之地图,误差极小,十分详细。”

    甄脱认真打量了一下,的确是关西最先进的地图样式。用这么精准的地图作讲解,可见刘县君是真诚相谈。

    刘馥指着地图上的河流与长江交汇处,说道:“吾等如今便在此地。船宫设在此地,所造船只向西可逆流而上经扬州、荆州,然后沿长江支流抵达各处。”

    “向东可直接出海,北上青州、冀州、辽东。”

    “沿邗沟北上则能贯穿广陵郡经济腹地,沟通淮河。”

    “向南则能够直抵江南,进入丹阳、吴郡、会稽。”

    “实乃经商、囤货之极佳去处。且江南船宫就在不远处,徐州指挥使驻兵五千在附近,完全无需担忧安危。”

    甄脱认真的点了点头,看得出来这位刘县君眼界并未局限在江都一隅,而是放眼四海。

    其规划的行商路线,无疑非常符合甄氏这支行商天下的超级豪族。

    甄脱笑着对刘馥说道:“刘县君将如此风水宝地推荐给我甄氏,只是不知我甄氏该何以为报,才能拿下此地?”

    刘馥舒了口气,身心放松了许多,鱼已咬饵,剩下的就只是谈判角力了。

    刘馥早有盘算,说道:“实不相瞒,如此交通便利之地,徐州豪强亦极为心动,无数豪族屡次三番向江都县提请开发此地。东海豪族糜氏,便曾提请出资亿钱。”

    甄脱虽然声音软糯,但话语之间却气度超凡,说道:“东海糜氏当年的确能与我甄氏一争高下。只是其广蓄垦殖,良田万顷,如今在关西税制下,累进田税能压得其全族喘不上气来。又遭逢货币废置,资产十不余一。其财富投入江都开发恐怕捉襟见肘。”

    “我甄氏首期便愿投入一亿钱,往后年年追加不少于五千万。”

    “予打算在此地建三座船宫,一座生产河船,一座生产海船,一座生产渔船。雇佣匠人不低于三千人。”

    “然后在船宫之侧,设工坊纺纱。余听闻江南女子善浣纱,我甄氏将在江南采购蚕丝,组织女子纺织。”

    “有船、有工坊,我甄氏将在此地设仓储,转运瓷器、粮食、丝绸、珍珠、玉石,贩卖往江南。”

    这正是刘馥所追求的,刘馥双手一拍,说道:“如此,某便替江都百姓欢迎甄氏到此设坊。不过有件事情需要告知女郎,邗沟东西段自海陵至广陵还算畅通。而南北段自长江至淮河,有些区域已经有淤泥堆积。行船之际当谨慎小心。”

    甄脱毕竟是女子,对军国大事不甚了解,说道:“转走他处不是即可?”

    刘馥笑着说道:“并无他处可走。荆州、扬州皆未平定,通船受限。而水军还未勘测东海海图,走海路亦不安全。甄氏若欲在开发此地,成为将来通商四方之基础,最方便路径便是邗沟。”

    很显然,这也是刘馥故意留给甄氏的一个难题。

    甄氏若想抢在其他豪族之前拿下这交通要地,必须先疏通邗沟。若甄氏不肯出力,刘馥也不会将这风水宝地让给甄氏。

    事实上,刘馥只会将此地批给愿意疏通邗沟的豪族。

    甄脱莞尔一笑,说道:“我甄氏还算对开发工程有所擅长,曾大量承包关西工程。邗沟淤塞,我甄氏便为刘县君一力解决了。只是刘县君如此欺负予这一弱女子,心中可能过意?这邗沟疏通之后,受益者可并非我甄氏一家。”

    刘馥苦笑,跟女子打交道便是这点不好。自己跟对方谈生意,对方就谈情谊。自己跟对方谈情谊,对方就讲道义。

    刘馥连忙摆手,不想纠缠下去,说道:“作为补偿,某私人向甄氏介绍一位人物。必能大幅推进甄氏各项开发事宜,只是如何拿下此人,就需甄氏自行想方设法了。”

    “请刘县君赐教。”

    “此人名叫薛州。”

    7017k




上一章 下一章 汉末之并州匪政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