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我的外挂是株仙草 > 我的外挂是株仙草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六十二章 未雨绸缪

正文 第六十二章 未雨绸缪

    第二天上午,杨珍从嬷嬷那里得知周远落网的消息。

    听到这个结果,他终于长长舒了一口气,这几日压在他心中的石头,砰然落地。

    一切都在他预料之中。

    当初在制定计策的时候,他思考最多的只有一个问题——

    周远能呆在涫阳郡,他的依仗是什么?

    不是云霄宗,更不是内务堂。

    而是赵北卿对他的信任。

    所以,一切破局的关键,便在赵家的这位紫府老祖。

    就如前世哲学课所说的,这是主要矛盾。

    抓住主要矛盾,其他都可迎刃而解。

    所以,他要做的所有谋划,都必须围绕这个关键点展开。

    必须让赵北卿厌烦、乃至怀疑此人!

    如何做到这一点?

    当然是要让赵北卿打心底认定,周远对赵家图谋不轨。

    比如说,他以某种非正当的方式,进入到赵家的家族重地……

    于是,借助周远对铁柱的查寻,还有铁柱曾经在药园的经历。

    这个朝日峰灵植园诱捕的计划逐渐成型。

    ……

    杨珍并不知道朝日峰的灵植园藏有什么。

    但任何一个家族,都不可能没有自己的隐秘。再说,就算灵植园什么都没有,周远的行为,照样是赵家不能接受的。

    没有家族会允许外人这么做。

    故而,他首先安排彩丝,提前设下了如下回答:

    “那个铁柱啊,他一直在药园,跟一个叫赵乾安的做事。后来赵乾安调到家族药园那边,铁柱也跟着过去了。”

    满门心思追查线索的周远,并没有发现女孩的谎言。

    在他想来,这个小丫鬟本就心怀怨恨,此时询问的,又是一个跟她八竿子打不着的仆役,再加上他金钱的诱惑——当然,这个在洗去对方记忆之后自然是不认账了。这丫鬟没有任何理由,冒着触犯一名仙人的后果,去欺骗他。

    就这样,自信满满的周远,轻易便相信了女孩的说辞。

    他找到赵北卿,表示了想同去赵家老宅,一块过年的打算。

    正打算将他培养成得力下属的云州巡察使,对此是痛快答应。

    当周远来到赵镇,经过一番查找,寻到那位整日都在街上晃悠的赵乾安时,他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沿着杨珍设计的道路,一步步滑向深坑。

    后来的事,同样没有出乎杨珍意料。在听闻周远查看过赵乾安的令牌之后,他有十足把握,这人必然会前往朝日峰的灵植园。

    于是,他暗中去见赵乾安,吩咐他直接找大长老汇报,就说察觉自己家昨晚来过人,而且令牌似乎被人动过手脚。

    汇报之时,杨珍和赵玥儿正在嬷嬷身边,一个假模假样的分析,一个不断添油加醋,终究说动了嬷嬷,当夜拉着她的柘溪师兄去灵植园散心。

    最后的结果,便是情理之中了。

    只是,虽然拿下了周远,后面的事情,会如何发展呢?

    ……

    事情的后续发展,已经不是杨珍所能左右。

    不过有嬷嬷这个渠道,之后的消息倒是源源不断传来。

    那晚周远束手就擒,丝毫不做反抗,倒弄得赵北卿也不好对他下重手。

    问他来药园所为何事,这人一个字也不说,只是连连抱歉,说自己做错事了,任凭处罚。

    如此一来,赵北卿倒是拿他没什么好办法,都是一个宗门的,总不能严刑拷打。

    至于使用什么搜魂之类,那个后果太严重,更不可取。

    无奈之下,他给远在青州的王启年去了一封急信,将此事详情告知,并质问他推荐的这个周远到底怎么回事,为何偷偷窥探我赵家重地。

    前文说过,许国这边的邮件,可通过传送阵传递,非常快捷。

    而若是加上“急件”的字样,更是可以当日到达。当然,费用会高出不少,这个就不用说了。

    那边王启年接到好友的来信,也是大吃一惊,思索片刻,便将事情转述给正在宗门的魏飙,要他给个解释。

    信中还警告,如果宗门真是对赵家有什么想法,也不要利用他来行事,否则以后朋友没得做。

    这同样是一封急信,当天送到魏飙手上。

    魏堂主看完之后,一连摔了好几个杯子。

    “这个周远,急功近利!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他恨恨骂道。

    骂完了,还得想办法搭救这个不成器的手下。

    在房间来回踱步半天,他最终发现,这事无法委托别人,只能自己亲自去办。

    当晚,他便乘传送阵离开宗门,辗转来回,最后抵达常山县赵镇。

    ……

    赵北卿对魏飙的到来,丝毫不觉意外。

    当初王启年推荐周远的时候,便坦言这是内务堂魏堂主的手下。

    跟着魏堂主鞍前马后几十年,现在想外放一个有油水的位置,所以找到老兄这里。

    这是常有之事,赵北卿欣然应允。他正没什么亲信的手下,这一位好歹也是老友介绍的,他便也着力笼络,意图成为自己的得力干将。

    现在这周远出了事,魏飙急匆匆赶过来,也是人之常情。

    只不过,两人其实都有顾虑。

    赵北卿以为周远的所作所为,是受魏飙的指使,而魏飙,却是太上长老的红人。

    难道宗门,对我赵家有了什么想法?

    这个推测让他惊惧万分。

    赵家在修仙世家中,口碑还算不错,但这么大一个家族,总有自己的隐秘。

    这么多年来,不可能没干过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只是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在魏飙来临之前,赵家紧急安排核心成员,将那些不合规矩的事情都遮掩起来。

    包括那紫云花,被秘密移植到一个暗室。虽说这会导致此花暂停生长,但非常时期,也顾不得这么多。

    处理好手尾,赵北卿心中稍定,将魏飙迎入密室。

    魏飙呢?他同样在担心,担心赵家不管不顾,非将这事闹到宗门。

    假若让老祖听到风声,以为自己在瞒着他做事,或者暗中在针对杨珍,都有可能让这些年建立的信任,付之东流。

    这是他无法承受的后果。

    两人各怀心思,麻杆打狼两头都怕,在密室中进行了一番密谈。

    其中的经过无人知晓,便是张和静也不清楚。

    不过有些事情却是大家都能看到的。

    周远被魏飙带走了。

    临走之前,魏堂主郑重承诺,宗门决不会再派人来赵家暗访。

    这个结果让赵家全族上下松了一口气。

    还有一个大大松口气的,当然是杨珍。

    若是一直有人偷偷跟随他,他在涫阳郡任何事情都做不成。

    如今没了桎梏,他可以将这些事好好处理。

    宜未雨而绸缪,毋临渴而掘井。




上一章 下一章 我的外挂是株仙草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