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三国:从隐麟到大魏雄主 > 三国:从隐麟到大魏雄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五章 刘备:感觉老天爷在针对我

正文 第一百六十五章 刘备:感觉老天爷在针对我

    四月无雨旱风起,麦苗不秀多黄死。

    不过三个多月,中原大地,一个个村庄附近的河水变浅了许多。

    从前是急流奔驰的河水,现在变成了浅滩,牛走过对岸去的时候,水连它们的脊背都没不过。

    炽热的骄阳伸出火舌,舔舐着大汉的每一寸土地。

    树木软弱无力地垂下长长的柳条。

    百草枯黄,匍伏在滚烫的土石之上,等待着这早来的夭亡!

    而这,只是三个月大旱以来,这片炙热土地上的冰山一角。

    七月中旬,艳阳依旧高照,山龟裂的大地,仿佛历经风霜后老人脸上的皱纹,那么清晰的深刻,那么无奈的哀伤!

    一处处麦田早已撕开了一个个干裂的缺口,很多人都预料到了,今年的庄稼多半是颗粒无收。

    可…当这一幕真的出现时。

    依旧让不少农人垂泪不已,泣泪连连…整个九州均是如此,凄凉、彷徨!

    无风,无雨,炎炎烈日,酷暑难熬!

    …

    …

    兖州,濮阳城。

    “爹,我抓到了…这只蝗虫好大耶!”一个小男孩儿双手捂着什么,颇为兴奋。

    身后的大人急忙跑了过来。

    果然,小孩子手里的蝗虫腹部饱满,个头不小,一只能顶的上平常的两只了…

    “不错,不错…”

    大人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当即小心翼翼的将这蝗虫取出,填入他们早已准备好的瓶罐当中。

    这一对父子原是本地的农民,今年大旱,颗粒无收…

    似乎,来年的生计都成问题。

    照理来说,他们绝不应该露出如此的笑容…只是…

    好在…家里备了两桶油,可以炸蝗虫吃…

    以前,他们捕到蝗虫还会拿到官府置换钱币,可现在,傻子才去换呢?

    粮食绝收之下,粮价涨了几十倍依旧是有价无市,换到的钱根本就买不了多少粮食,还不如…直接炸蝗虫果腹。

    当然了…捕捉蝗虫并没有那么容易!

    主要是在田地里捕蝗的人太多了,可能一天也就能捕捉到十几只…可这些,无异于是农人们救命的口粮。

    “爹…那还有…”

    小男孩儿笑着就去追,他手中拿着一张捕虫网,这本是父子俩平日里闲来无事,去山林间捕蝴蝶用的,没想到…如今倒是派上了大用场!

    “老李啊?今天捕了多少只?”一旁一个黑黝黝的大汉朝这中年男人吆喝了一嗓子。

    “运气不好,七、八只吧!”

    “唉,发现了么?最近地里的蝗虫可少了许多呀…老李你说说,会不会有一天被咱们给捕完了呀!”

    “这鬼天气…能过一天是一天吧,这烈日炎炎,滴雨未下的…若不是这炸蝗虫,怕是咱们都要去啃树皮了!哪里还能顾得上这蝗虫是否被捕食干净了呢?”

    两个农户你一言我一语的攀谈了起来…

    其实,如果按照捕鱼来论,往往捕捉到小的鱼苗,渔夫是会选择放生的,这算是捕鱼界不成文的约定。

    可…蝗虫就不一样了,这些害虫…素来侵扰庄稼,百姓们对它们恨之入骨,哪里还会考虑它们是小是大呢?

    小的炸一炸嘎嘣脆,大的炸一炸鸡肉味!

    尽管农户们的心头依旧无限抱怨着这鬼天气,更是对未来有一种莫名的恐惧,但…总归…现在的他们,还有希望!

    捕食蝗虫,最起码能让每日吃到些东西,这就是希望!

    只要有希望,哪怕是黑夜中,也会有光!

    …

    …

    徐州,下邳城!这里是刘备的地界。

    如今,整个城中的药铺、医署旁哀嚎声一片…

    “诶呀…诶呀…肚子疼,肚子疼!”

    “谁说这虫子能吃的?刘使君么?他…他这个骗子!”

    “我就说嘛…人怎么能吃蝗虫呢?诶呀…诶呀…”

    七月整个大汉十三州庄稼绝收,不只是对曹操,对刘备也是一记重锤…

    不得以,刘备也效仿曹操,让百姓们捕食蝗虫,可…捕食归捕食,结局却与曹操那边迥然不同。

    整个下邳城、广陵城…哀嚎一片。

    已经有人因为食用蝗虫而殒命,更多的人围在衙署前击鼓鸣冤!

    蝗虫一旦聚集就会有毒,纵是高温炸过后,依旧会保留一些毒素,而这…在如今这个干旱时节,无异于夺人性命!

    “咚咚咚…”

    “咚咚咚…”

    擂鼓声震天动地,百姓们要向刘备讨个公道,凭什么…凭什么他说蝗虫可以食用?

    这…这不是害人嘛!

    此刻的刘备,他在衙署中左右踱步,愁眉不展!

    他也是醉了,他明明就是抄的曹操作业呀,明明这啃食蝗虫,是曹操那边开的头!

    可…人家兖州全境、徐州北部四郡就没有一丁点问题,怎么…偏偏到他这儿…就…就会出现大量的中毒呢?

    “大哥…大哥…”张飞嚷嚷着跑来,只不过他看着有点虚弱。

    没错,为了让百姓啃食蝗虫,关羽与张飞身先士卒,以炸过的蝗虫为食。

    结果…不过半日,两人均感觉头晕、目眩、浑身无力,到得最后,就差晕倒了。

    要不是医治及时,郎中以猛药灌入,让这俩兄弟一泻千里,此刻…怕还在床上躺着呢!

    关羽更严重一些,他也顾不上看《春秋》了,整日躺在床上!

    张飞则是一天需要往茅房跑八次,整个人都快要虚脱了。

    依着郎中所言,要排出此毒素,一泻千里,这是唯一的办法!

    这边…张飞与关羽身体强壮,又及时医治,熬过了这蝗虫的毒素…

    却不代表别人也有这个待遇,大量的百姓中毒,更多的百姓奄奄一息…

    当然…他们之所以吃蝗虫,也不是仅凭着刘备的一纸命令。

    更多的是听说…徐州北境、兖州全境的百姓吃蝗虫并没有什么问题呀!

    而且…坊间传言,蝗虫大补,甚至吃蝗虫能生儿子,总之传得是神乎其神,最重要的…蝗虫味道绝美,所谓——嘎嘣脆,鸡肉味儿!

    只是…味道却是不错,可…蝗虫有毒!

    如今,大量的百姓中毒,锅肯定得有一个人去背。

    那…毫无疑问,只有下邳城太守,张贴告示让百姓全民捕食蝗虫的刘备最合适了。

    “大哥…大哥…百姓们就快闯入衙署了,拦…拦也拦不住啊!”

    张飞都快哭了…

    要不是这段时间拉得快要虚脱了,凭他的力气…怎么可能拦不住这一群百姓呢?

    可…

    “刘太守,你…你倒是说句话呀!”

    “刘使君,陶州牧把徐州让给你…就是让你这样毒害我们的么?”

    “大耳贼…你给我滚出来!”

    起先,百姓们的话还很文雅,可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干旱、蝗灾、庄稼颗粒无收…总总愤怒情绪的汇总,百姓们越积越多,他们的怒火愈发膨胀,就快要爆炸了!

    已经有不少人直呼刘备“大耳贼”了。

    更是有不少人一边撞衙署的大门,一边骂刘备的十八辈儿祖宗。

    整个徐州民心暴动,俨然就快控制不住了。

    别看刘备表面上依旧是不漏声色。

    可他心中…早已是慌得不行,他感觉他快尿了,他那立身之本的仁义就快站不住脚了!

    关键是…

    凭什么?还有王法嘛?还有道理嘛?

    倘若吃蝗虫会中毒…凭什么兖州就不中毒,曹操领地的百姓就不中毒,偏偏…他刘备这儿的百姓就…就哀嚎一片,奄奄一息、卧床不起,乃至于殒命。

    刘备感觉自己被针对了…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这分明就没办法解释啊!

    其实…有办法解释的!

    只不过,这个办法是刘备永远无法触及的领域,他的名字叫做“科学”!

    “翼德,子龙…”

    终于,沉默了半晌的刘备开口了。“打开衙署大门,让百姓们进来,让他们…让他们冲我来!”

    “大哥…”

    “主公…”

    赵云、张飞同时开口,似乎都有话要讲。

    刘备却是重重的一甩手。

    “此次百姓中毒事件,罪在我刘备一人,错了就是错了,错了就要去面对!若然…若然面对百姓怒火的勇气都没有,那日后…我…我刘备还如何在乱世立足!”

    一言蔽,刘备再度扬手。“打开衙署大门,让百姓们进来,让他们冲我来…下邳城、广陵城千方有罪,那便是罪在我刘备一人!”

    这一刻…刘备表面上硬气至极…

    可实际上,他在赌,赌百姓们会给他一次机会。

    同样的,他也在赌,赌…百姓们不至于做出什么极端的行为。

    当然,刘备也可以选择逃避,选择不去赌,可若是那样,他几十年如一日,在乱世之中不断积攒的、作为立身之本的仁德之心一息之间就会彻底倾覆!

    “大哥…”张飞还想劝…

    刘备伸开手,他仰起头望着天,除了感叹老天的不公外,他唯独剩下呐喊,声嘶力竭的呐喊:“来…让百姓们的怒火来的更猛烈些吧!”

    …

    …

    兖州,陈留郡,衙署。

    “荀司马,你可算回来了!”见到荀彧赶来,曹操忙不得的去迎…

    荀彧是刚从太寿河那边来的…这段时间,他颇为忙碌,除了与夏侯惇一道操持着旱稻、水稻的种植之外…

    更是走访兖州,去窥探民心的变化。

    大旱之下,民心是最容易变化的,也是最容易出现暴动的。

    “曹公…”见到曹操,荀彧行了个礼。

    “怎么样?”曹操赶忙询问…

    别看曹操问的“怎么样”就三个字,其实…曹操问的问题很多,既有关民生,又有关敌对势力,甚至对战略规划的向往也藏匿在其中。

    凭着荀彧的智慧,曹操的言外之意,均能领略!

    “先说民心吧…”荀彧缓缓的开口,内容很多,一条一条挨着说。

    “民心如何?大旱之下…没有出现什么暴动吧?”曹操开口问道。

    “民心尚且稳固。”荀彧一缕胡须。“这倒是多亏了陆功曹与卫老一道开设的油坊,油的普及,使得百姓们多了一种‘炸蝗虫’的口粮,这蝗虫虽不至于是主食,也不能果腹,但终究能解一时之需!只是…近来田地里的蝗虫已经出现明显的减少,如此大规模的捕蝗,蝗虫怕是熬不过几个月的!”

    啊…啊…

    曹操微微一惊,荀彧这话如果放在半年前,曹操一定觉得很扯蛋。

    那时候,蝗灾几乎是庄稼的最大克星…

    每到夏季,曹操满脑子想的就是如何削减蝗虫,如何保护庄稼,遏制蝗灾!如果可能的话,曹操情愿把地里的蝗虫灭绝了,一劳永逸的解决蝗灾难题!

    现在倒好,蝗虫的确减少了…

    可曹操的心头竟莫名的有些难受啊…

    这都是粮食啊,怎么能减少呢?

    蝗虫啊蝗虫,你们繁衍的速度不是很快的嘛?能不能每天半点儿正事儿,多交配几次,多下点儿崽儿呀…你们再不给力,已经经不住这百万人去啃食了呀!

    好可怕的人类呀!

    用嘴巴灭绝一个生物简直太容易了。

    “咳咳…”轻咳一声,曹操回过神儿来,他直接转移话题。“其它的呢?比如镔铁?”

    之所以刻意去询问镔铁,是濮阳一战曹操见识到龙骁营钢质兵器、钢质铠甲的威力,那么…按照曹操的构想,当务之急必是打造一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钢铁之师!

    且…沐儿就在锻造坊。

    近水楼台,只要镔铁足够,沐儿几个月内就能赶制出千余套钢质兵器、铠甲…这对于曹操而言格外重要。

    “镔铁的话…”荀彧微微摇头。“有点儿困难…如今兖州能开采的镔铁已经大致开采过了,纵是还有也是其中含有杂质、质量极差的寻常生铁!”

    讲到这儿,荀彧顿了一下。“之前我去询问过陆功曹,这种含有杂质的铁是无法锻钢的,可…偏偏纵是黑市上也买不到上好的镔铁了…锻造坊如今只能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呀!”

    锻造坊最近不忙,这点儿曹操是知道的,从沐儿每日很早回家就能看出些许端倪。

    如今,锻钢的难题出在镔铁的上!

    买镔铁的话,一是市面上没有,二是他曹操也拿不出对应的粮食去换,若要继续锻钢,那势必就要寻找到新的地盘,寻找到新的铁源!

    提到新的地盘这个话题,曹操眼眸微眯,他继续开口道:“荀司马似乎与陆功曹商讨过许多次战略规划吧?下一步咱们要征讨的地方?可有定夺呀?”

    说白了,曹操太渴望扩大地盘了…

    偏偏现在因为镔铁的缘故,扩大地盘显得更加重要了。

    “这…”

    荀彧眼珠子转动,略微沉吟了片刻,终究开口了。

    其实,他并不想现在,就把整个战略规划告诉曹操,毕竟…他与陆羽商讨的是赴洛阳迎天子,可如今,天子东归八字还没一撇呢?提出这个战略构想还远未到时候。

    可偏偏曹操今日问起来了…

    还关乎下一步镔铁资源的采集,那…

    “曹公,荀某以为接下来要谋划的地方,首当其冲以司隶一代为主!”

    唔…司隶一代?

    曹操微微一愣,司隶就是洛阳周围一代,可…如今的洛阳是一片废墟呀?要之似乎也无用!再说了,曹操在兖州财力、粮草上尚且捉襟见肘,更别说去重建洛阳了!

    难道…这就是荀司马与羽儿商讨了这么许久,选出的下一个战略目标?

    似乎是注意到曹操面颊上的纠结,荀彧继续开口。

    “曹公试想一下,放眼天下,当此时节,咱们又能去图谋哪里呢?冀州的袁绍?荆州的刘表?江淮的袁术?徐州的刘备?还是长安城的李傕、郭汜?”

    荀彧先是抛出问题,继而自问自答道:

    “这些地盘…曹公都没有机会!不是受制于路途,就是受制于粮草,亦或者是兵力悬殊!便是为此,曹公眼前能谋取的唯有紧贴兖州的司隶地区,也就是这无主之地!”

    荀彧顿了一下,继续细细的讲述。

    “昔日董卓一把火焚烧洛阳,司隶地区早就破败,有实力的诸侯看不上,这边驻守的不过是一群流兵、游勇,最容易攻取,此为其一!”

    “而洛阳城虽是一片废墟,可众所周知…那里的资源却极其丰富,镔铁、矿物…这些战略物资正是曹公急缺的,此为其二!”

    “至于其三嘛…”

    讲到这儿,荀彧卖了个关子。“这第三条也是最重要的一条,乃是我与陆功曹反复推敲才谋出的战略核心!”

    一提到战略核心…还是羽儿与文若一道谋出的战略核心。

    曹操的眼珠子徒然瞪大,整个人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这其三是什么?”

    荀彧则是眼眸微微的凝起,这一刻,他想到了…那连续几个夜晚与陆羽秉烛夜谈,定下的这成就霸业的核心战略…

    而这战略正是——打通兖州至洛阳的通道,蓄势待发,观时待变…

    然后——迎天子,令诸侯!

    …

    …

    多本




上一章 下一章 三国:从隐麟到大魏雄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