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星捕 > 星捕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94章魂归来兮!(终)

正文 第94章魂归来兮!(终)

    “滚!”哀怨的喝斥声,海伦的眼泪一直没有断过。

    少年左手牵着孩童,一袭白衣早分不清颜色,低沉应道:

    “嫂子,我是水幻幻,今天头七,我用仇人的头颅,祭奠大哥!”

    青雾涌动,现出一条路径,水幻幻恍惚,入眼尽皆白色。

    白色的灵堂,白色的花,白色的绫缦,白色的素缟。

    丘比卡屋的原址,搭起了水梦天的灵堂,还有神庙。

    “魂归来兮!”魂语,每一个人都听见了。

    不仅仅是天堡,哪怕是匠城,每一个生灵,都能听见。

    是灵堂前的小竹苗,用魂语呼唤,它是极木,是水梦天的遗蜕,自水梦天自戕后,它就失魂了,虽是生机无限,却是没了魂。

    “呜!小天,你归来吧,我们不能没有你!”丘比神失声痛哭。

    水幻幻的眼泪,忍不住地流下来,男儿泪不轻弹,未到伤心处!

    天堡的管事出迎,诡异的一幕出现,管事们没瞧见水幻幻!

    “小娃娃,你是来祭拜父亲的?你的眉眼不像啊?”丘比子诧异。

    海伦上前,一把抱起小童,哽咽不已。

    小童无措,小手安抚着海伦,又试着解释:

    “丘比子先生,我是水玄,是跟幻幻来祭奠老大的!”

    呃,跟水幻幻同班辈?丘比神弄错了,以为是水梦天的后辈!

    很亲的后辈,最好是遗腹子,正想着把小童培养好了。

    海伦看出来了,水玄很疲惫,像是多天没睡觉了。

    水玄感到温暖,低声道:

    “海伦,对不起,我们听到消息后,立即动身追缉狐白衣,可是,除了宰了一万多小鱼小虾米,大恶贼,却是全躲了,我尽力了!”

    水幻幻来到神庙前,认真观察水梦天的坐姿雕像,泪流满面。

    燃上信香,水幻幻匍匐,哽咽道:

    “大哥,自我有了灵智,是您一直照拂我,从未让我受过委屈!”

    说到伤心处,不仅是水幻幻,管事们、普通的族人,放声恸哭。

    “想当年,悦哥儿孤身打天下,是哥几个撑起了虚月道门,再将虚月捧成了天道,可是,天道不仁,居然,是天道将您逼死!”

    “狐白衣躲了,哼哼,能躲得过终身?哪怕逃进神山,必斩之!”

    海伦抹泪,拉着水幻幻坐蒲团上,低声道:

    “幻幻,你不止有大哥,还有悦哥儿、仙子,报仇的事?我会做,二十年后,天堡必出,什么狐白衣、五方揭谛、傻子,一个甭想逃!”

    水幻幻羞愧,海伦是心如明镜!水梦天是大哥,悦哥儿同样是大哥,还有虚月仙子,有些事,很为难,真真不能快意恩仇。

    譬如,傻仙回画仙大陆?就直奔冥牢,自陷牢狱,躲了。

    水幻幻带着水玄,查遍整个冥界,却是找不到傻仙的藏身处。

    “酒来!幻幻一生窝囊,不能率性而为!今天,喝酒没有人能管!”

    草小淡叹气,水幻幻是大人物,一举一动?真不能率性而为!

    一瓶一瓶的伏特加堆积,水幻幻移到小竹苗前。

    拧开一瓶烈酒,倾倒地面,水幻幻的声音沙哑:

    “大哥,嫂子搭了神庙,望你重凝真魂,早日归来!”

    海伦叹气,管事们默然,神人道?说难是难,要易极易!

    但是,神庙建了七天了,是审算亲自布置,可是,没有动静。

    管事们心如明镜,头七招不回魂?神人道的路子,算是断了!

    唯一的祈盼,是水梦天没有死,傻仙躲冥狱里,还没有抵命。

    天堡平安抵达匠城后,相关的讯息传来,海伦知道一些事。

    沙大杏能操*弄天道?值守星庭的,是羽煅天。

    羽煅天是玄尊,却与虚月星庭的天道?融合度不算高。

    虚月宗的大佬,包括水淼淼、水幻幻是沉寂于莫名空间,与百十余佛门玄尊议事,是遮蔽了一切讯息,除非外域人攻打画仙大陆。

    狐白衣、沙大杏利用此间的空档,设局弄事。

    手一抖,一百头麒麟、一百只朱鸾的尸体抛起,水幻幻哭诉:

    “大哥,小贼们成了外人的内应,是我不察,我之过!”

    拽过一瓶伏特加,仰头一饮而尽,剧烈的咳嗽声传来。

    水宝宝,曾经的麒麟头目,因贪图狐白衣的利诱,助其隐形。

    不但它死了,还连累族人,跟着陪葬。

    白雾卷来,将巨大的尸体,化作精纯的地力,消失了。

    缓过劲来,两具尸体抛出,县尊林鹤仙、都头钱遂。

    “大哥,本来是仨贼,可是,我无用,下不去手,林馨雅走了!”

    面面相觑!相较林鹤仙、钱遂?最该死的,是林馨雅!

    但是,就算水幻幻押来林馨雅,又有谁能下得了手?

    两具尸体消失,水幻幻的情绪更加激愤,一堆堆尸体抛出,约有三千余,各色人等均有,道行最高的?是老仙,最低的是凡民!

    “家贼啊!若不是小人弄事,大哥怎么可能死?”

    海伦沉默,事发后,水幻幻闯进内堂,一天之内,揪出三千内贼。

    沙大杏闯进同山县,并施展封天锁地神通后,水云间用嗵天笛,将实情传至老营内堂,还有相关的部门,约有百十秘密联络通道。

    然而,百十秘密通道?是将消息压下!水犊、水芋毫不知情。

    更奇的是,真灵殿,供养重要人物一缕真灵的真灵殿,值守的神族?竟将水梦天的一缕真灵抹去!水梦天自戕后,再不能复活。

    神族,受到牵连的人,约两千余。

    又是一瓶伏特加灌下,水幻幻挥手,七千余尸体堆成小山。

    “大哥,我逮不住狐白衣,止将他的得力干将,全宰了,略渲心中的怨气!哼哼,从此后,狐白衣是狗贼,不敢露面的狗贼!他活着,就是苟活,但愿他的命长,活一天,就苦一天,担惊受怕地活一天!”

    面面相觑!狐白衣策划了针对水梦天的行动,自然是虚月宗、梦之坊的公敌,而且,乐天教为证已清白,必尽全力追缉狐白衣。

    随着尸体化作精气,水幻幻的郁闷得到渲泄,竟沉沉睡去。

    “魂归来兮!”仿佛感应到水幻幻的情绪,小竹苗开始唤魂。

    有感应!天堡的管事、普通族人振奋,齐聚神庙,低声喃咛。

    水玄伏海伦的肩上,沉睡了。

    连日来,水幻幻带着水玄,不休不眠一路追杀,直到现在才松懈。

    灵堂的侧室,天堡的管事齐聚,梦成真望着酣睡的水玄,低声道:

    “海伦,请节哀顺便!水幻幻既来,你要拿定主意!”

    海伦抬头,望着无垠的星空,眼神十分坚定:

    “天堡,是水梦天的天堡,是我们的天堡,它不应泯于茫茫星海!水梦天曾是天堡的主心骨、脊梁,以后,仍然是天堡的魂!”

    梦成真默然,不仅是自己,便是水幻幻?仍抱一丝幻想!

    亦即是,虚月宗没有交出一百零五傻仙?或许,事情还有转机。

    水玄或许找不到狐白衣,但是,仅是冥界?是难不到他的。

    简言之,水幻幻能逮住傻仙,可是,逮住了,再斩了,又如何?

    傻仙若真死了?水梦天再无一丝,希望!

    水幻幻是虚月宗的大佬,是晨风星域的枭雄,真要杀傻仙?必斩!

    梦成真想了半天,事情很复杂,怕是审算?也理不清!

    “海伦,你知道小天的真实身份吗?”

    海伦摇头,低喟道:

    “小天的身份是什么?不重要了!我只知道,他是好人!”

    好人?梦成真错愕!再想想,能被称为好人的,星空中,不多了!

    “虚月宗的嫡支,并非浪得虚名,仅是功勋元老就有数万人!是战功卓著、实力强横的小团体!然而,水梦天是第一功勋元老,巨竹!”

    海伦惊愕!既是第一功勋元老,怎么会出意外?

    梦成真唏嘘,水梦天的运气差了!正赶上虚月宗有事!

    “小天殒落,可不是小事!就算老祖事多,但是,虚月宗的总堂、内堂可有人来过?好像,是不知道!真真是咄咄怪事!”

    海伦一喜,随即黯然,摇头道:

    “事间的事,又有谁能说得清?哪怕是小天为之效命的天道,还不是被狐白衣算计,若不是小天太过信任天道,怎会被逼上绝路?”

    梦成真呆住,想了想摇头,欲*焰的份量不够,轮不到天道收拾!

    事情又回到现实,水梦天死了,灵堂就在眼前:

    “海伦,小天嘱你入驻匠城二十年,其中必有深意!”

    海伦惨笑,点头道:

    “小天赴死,有一半的原因,是想为我们争取二十年的准备时间!若小天仍活着,天堡还是晨风星域的天堡,否则,只得闯星空!”

    梦成真失神,好像,是实情。

    沙大杏与狐白衣联手,只要水梦天不死?必有更惨烈的后续手段,凭天堡不一定能撑过去!与其同归于尽,还不如为族人留下生路!

    但是,没有水梦天?天堡,只是一支普通支系!

    海伦陷入某种情绪,低声喃喃:

    “小天一日不回,神庙一直存在,哪怕是天荒地老!天堡将游走星空,继续追杀仇人!但凡是遇上不平之事,我必平之!”

    隐隐传来雷声,是天道感应,此言,是天道誓言!

    梦成真见海伦的心意已决,遂起身:

    “海伦见谅,我们是修草木道、五行而阴阳,不能离了天道,我们要回幻之堡,水玄来自星空,将随你们行走星空,请善待他!”

    灵堂涌动,一堆堆草木弯腰,拜过水梦天,再与海伦拜别,又将水幻幻卷起,跟在百名欲*焰的身后,亦步亦趋地走了。

    海伦轻抚怀里的水玄,小家伙睡得很沉,很踏实。

    水玄,来自星空,曾是阴阳二气,最后,被星帝点化。

    魂归来兮!小竹苗又唤魂了!


上一章 下一章 星捕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