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晋砺 > 晋砺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一四一章 朝局加速度

正文 第一四一章 朝局加速度

    冬去春来。

    “李氏疼痛教学法”之下,何天的剑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进步着,“师弟对练”,能够走上三五个回合了,当然,前提是李秀只施以“教学力度”,她若全力以赴,何天发挥好的时候,能撑一二回合,发挥不好,依旧非伊人“一合之敌”。

    不过,无论如何,在一个零基础的基础上,一二月之内,能够取得如此成绩,已经说明,何学生于剑术一道,是有一点小天分的。

    代价呢,就是几乎每一次学剑,何学生的身上,都会添一二青紫,旧伤未去,新伤已至,最厉害的时候,解衣对镜自照,觉得自己就像一只梅花鹿似的。

    不过,每一青紫,三五天后,都会消愈,李老师下手的力道,恰到好处。

    这样的代价,只换来了学业的进步,师生关系,并未发生任何实质性变化,对何天,李秀一直不肯假以任何辞色,称呼,从来是“何云鹤”,没喊过他一次“云鹤”,连用早膳,都不肯同何天一室,别的,更加不必说了。

    何天也从来没去过他“藏师”的“金屋”,不是他不想,而是李老师不欢迎,不过,云英、雨娥都去过,回报,一切都好,郎君尽管放心。

    郎君也不着急,那个……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嘛!

    虽然充满着疼痛的记忆,但无论如何,这是一个快乐而充实的寒假。

    个人生活固然快乐,但朝局,却向着令人忧心的方向发展着。

    对于皇后以“教”的形式,加恩天下耄耋,满朝文武,没有一个上书劝谏的,包括何天曾寄予希望的张华。

    不奇怪,张华清慎,但从来就不是“铮臣”,就算劝谏,也会看人下菜碟,觉得对方可能真正虚心接受,才会开口,不然的话,既于事无补,又为自己召祸,那就还不如默如了。

    仔细想想,何天也觉得自己自私——凭什么盼着别人做丑人?这个比干、逄龙,你自己咋不去做?

    唉。

    春,正月,丁亥(十五日),皇后第二次下“教”:

    “农,天下之大本也,民所恃以生也;而民或不务本而事末,故生不遂。予忧其然,故今兹共陛下亲率群臣农以劝之,开籍田!”

    书记以来,皇后的职责,都是“劝蚕”,哪有“劝农”的?

    劝农、开籍田,那是皇帝的职责!

    这道“教”中,也拉上了皇帝,但很明显,皇后才是主角。

    还有,上一道,名曰“教”,但皇后本人是隐身的,这一道,皇后正式以“予”的名义,走上了前台。

    这一次,何天是真有谏止的冲动了!

    可是,仔细想来,竟是无从下嘴——

    自然不能反对“开籍田”“劝农”,甚至,也不好明确反对皇后参与“开籍田”“劝农”,因为很容易被驳回来:我又没将“劝蚕”的本职搁下,你也不能说女子“不农”——在田里干农活的女子多了去了,咋的,你叫她们都回家去?

    她们的活儿,你干呀?

    只能够直接说皇后不宜以“教”干政。

    好罢,就算你说的有理,可是,上一次,你干嘛不说?非这一次才来说?

    你安的什么心呀?

    无辞以解。

    何天暗叹,说到底,还是自己私心作祟,上一次,在谏止皇后以“教”加恩天下耄耋和为李氏父女免祸二者之间选一,自己选择了后者。

    最合适的劝谏时机既已失去了,再开口,真的就很难了。

    正月,癸卯,晦(三十日),日有食之。

    本来,何天以为机会到了,可以拿日食做篇文章——这不是古装电视剧和穿越之必杀技嘛!

    孰料,文章还在构思中呢,皇后已先发制人,第三次下“教”:

    “群臣悉思予之过失及知见之所不及,匄以启告予!又,举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者,以匡予之不逮!”

    这是极经典的明君套路——自谦、纳谏。

    口吻,更是地地道道的皇帝口吻——将“予”换成“朕”,那是一点也不违和呀!

    其中,那个“匄以启告予”的“匄”字,用的很厉害——“匄”是“丐”的古字,即是说,“求求你们告诉我”——姿态极低,近乎罪己,正经的明君呀!

    对于这个套路、这个口吻,有如何天者深感不安的,但更多的朝臣,以尚书左仆射荀恺为首,一片歌功颂德:

    “殿下使天下举贤良方正之士,天下皆欣欣焉曰:‘将兴尧舜之道、三王之功矣!’”

    “天下之士,莫不精白赤心以承休德!”

    “殿下临朝,亲自勉以厚天下,节用爱民,平狱缓刑,天下莫不说喜!”

    其中,马屁拍的最出花儿的,还得算荀仆射:

    “臣闻吏布教令,民虽老、羸、癃、疾,扶杖而往听之,愿少须臾毋死,思见德化之成也!”

    照这个马屁的思路,发展下去,过不多久,“老、羸、癃、疾”们,大约就返老还童的返老还童,无药自愈的无药自愈了。

    荀恺的马屁拍的好,不是何天在意的,何天在意的是,到底是谁在背后为皇后谋?

    那个贾模?

    如是,贾思范,你真是颇有何云鹤的风采嘛!

    二月初五,也就是日食之后的第六天,承皇后教,开籍田,皇帝、皇后亲耕,以率天下之民。

    百官、后宫随扈乘舆。

    百官到场,理所当然;后宫也参与“劝农”,那真是书记以来,未之有也!

    极一时之盛呀。

    但这个“盛”,不干何天的事,像元旦朝贺一样,他依旧请了病假。

    朝局的变化,不止于此。

    以上的变化是台面上的,台下,元康元年末、元康二年初——也即去年末、今年初之间,请托、贿赂之风,有了一个加速度的发展。

    据郭猗说,之前,皇后身边,请托贿赂的对象,主要是郭彰、贾模,现在,人们也开始走董常侍、陈才人的路子了。

    董猛受贿,何天一点也不意外,甚至,过去的一年,董猛的谨小慎微,还出乎何天的意料,现在,总算“正常”了。

    但对阿舞,何天是真心意外的。

    *




上一章 下一章 晋砺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