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晋砺 > 晋砺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一四二章 伊人独行歧路,俊彦齐聚名园

正文 第一四二章 伊人独行歧路,俊彦齐聚名园

    郭猗说,目下,陈才人出宫,身份不止于“天使”“中使”“中大人”,而更像是皇后的私人代表,她打交道的,不止于王公文武眷属,也包括“王公文武”本人。

    她虽自称“婢子”,但没有一个“王公文武”敢真将她当作“婢子”,即便宗王见她,都是平礼——她敛衽,对方一定作揖还礼。

    品级略低的官员,对她多有“过礼”——长揖到地;其眷属,甚至有对她行拜礼的。

    煊赫如此,向伊请托,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吧?

    意外,不过是你一个人的意外。

    何天自然而然的想其一个人来——东汉安帝乳母王圣之女伯荣。

    这位伯荣牛叉到什么程度呢?

    两件事足可说明:

    其一,汉安帝的老爸,为清河孝王刘庆,安帝即位后,追封老爸为孝德皇,山陵曰甘陵,伯荣作为“中使”,“致敬甘陵”,排场极大,“朱轩骈马,相望道路”,这也罢了,关键是——

    “使者所过,威权翕赫,震动郡县,王、侯、二千石至为伯荣独拜车下”。

    划重点:“王、侯、二千石”对伯荣行拜礼。

    另外,“发民修道,缮理亭传,多设储偫,征役无度,老弱相随,动有万计,赂遗仆从,人数百匹,顿踣呼嗟,莫不叩心”。

    其二,伯荣通于故朝阳侯刘护从兄瑰,刘瑰娶伯荣为妻,乃得官至侍中,并袭刘护爵。

    这是非常离谱的,彼时,刘护的同产弟刘威尚在,袭爵,怎可以轮到一个从兄?

    这碗软饭,味道实在太好了。

    史载,伯荣与其母王圣“扇动内外,竞为侈虐”,“出入宫掖,传通奸赂”。

    目下,阿舞当然还不比伯荣,但会不会终有一天,也变得同伯荣一样?

    如果阿舞真的已经走在了这条路上,何天……很难过。

    但,仔细想想,他了解阿舞吗?

    其实不了解,而他也从未真正有心、费心去了解。

    阿舞对他,好是真好,好到叫他怀疑,她是不是喜欢自己?他不晓得这是不是错觉?或者,阿舞对他好,仅仅因为他的识见智谋,对于皇后来说,不可或缺?

    然,现在看来,不说“识见”,若仅仅是“智谋”,也未必是“不可或缺”了。

    对于皇后,何天的感觉,同样五味杂陈,要说“好”,皇后对他,也是真好,何天因卫氏而同皇后“分手”,但有一说一,皇后灭卫瓘门,其实是一报还一报,同时也为消除隐患,无所谓善恶,更非针对何天。

    何天既不肯再为皇后服务,也就很难再对皇后施加影响,愈往后,关系愈淡,欲有所影响,愈难。

    还有一个贾谧,他的地位,超然于贾模、郭彰之上,据郭猗说,朝野乃至市井圜圚间看贾谧,几与储君无异,已经有人暗地里喊他“贾太子”了。

    请托贿赂,直接找上贾谧的,倒是不多——高攀不上呀。

    贾谧自己,似乎也不屑于蝇营狗苟之事——他也不缺钱;事实上,贾谧的起居服用,室宇崇僭,器服珍丽,歌僮舞女,选极一时。

    贾谧素以才学著名,他最大的兴趣,乃是招揽天下名士,拿他自己的话说,“开阁延宾,大兴文章。”

    “他周围的一班人,”郭猗笑说,“都说贾长渊‘汉之贾宜,不能过也’。”

    “他周围的人——都有哪些呀?”

    郭猗掰着手指头,一个个数过去:

    “渤海石崇、欧阳建,荥阳潘岳,吴国陆机、陆云,兰陵缪征,京兆杜斌、挚虞,琅邪诸葛诠,弘农王粹,襄城杜育,南阳邹捷,齐国左思,清河崔基,沛国刘瑰,汝南和郁、周恢,安平牵秀,颍川陈畛,太原郭彰,高阳许猛,彭城刘讷,还有……对了,中山刘舆、刘琨。”

    何天轻轻“哼”了一声,“郭彰也在里头……这就是啥‘二十四友’了?”

    郭猗笑道,“对!原来你也听说过这个名号?”

    顿一顿,“其实,想往贾谧身边凑的,远不止‘二十四友’,不过,其余人等,在贾谧眼中,等而下之,看不大上就是了。”

    何天想起贾谧“案牍劳形、等因奉此”的自况,心说,贾明公,你整天忙着“开阁延宾、大兴文章”,哪儿有时间“案牍劳形、等因奉此”?

    朝局如此,隐忧愈重,何天却不知何以措手足?

    踌躇良久,最后——

    算了!既不得要领,那就暂且抛开不理吧!

    眼不见,心不烦。

    眼见者,是春暖花开,既如此——

    老子游山逛水去也!

    *

    何天向李秀发出“同游山水”的邀请,美其名曰,“剑舞于山水之间,天滋地养,日精月华,也是精进之道”,还郑重其事的当面、双手向李老师呈递了一份请柬,而李秀也明显的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拒绝了。

    何天颇以为憾,若这份请柬不是当面呈递,而是送到“藏师”的“金屋”,李老师有足够的时间犹豫,说不定,犹豫来、犹豫去,最后就答允了呢?

    唉,错过一次感情进阶的良机!

    不过,俺并不丧气。

    机会这种东西,是可以被创造出来滴,过些天,看俺如何再接再厉?

    这一回,就让俺独享山水之乐吧!

    话说,大半个冬天,几乎天天被李老师虐,也该出去松快松快了!

    何天将云英、雨娥、小厮、御者、车马都留在别墅,自己手拄竹杖,腰悬长剑,脚蹬木屐,独自徜徉山水间。

    云、雨本来要求随侍的,但何天坚决不允——婢女随从跟着,哪里还有“曾梦想仗剑走天涯”的意味?

    话说,这是何天第一次“腰悬长剑”。

    何天学剑,大半个冬天下来,学的还是木剑,他曾经试探着问李老师,啥时候换真剑啊?

    李老师很不耐烦,“欲速不达!你现在别想那些有的没的!”

    于是,只好趁着游山逛水的机会,意淫一下,过过干瘾了。

    过去一年,何天的“游山逛水”,其实以“游山”为主,今天,想着春水初生,就正经“逛水”罢!

    何天走山腰的车路,由东而西,与山脚下的谷水,遥遥平行。

    他心胸舒展,脚步异常轻快,一气走了十多里,地势愈走愈低,终于,前头传来淙淙的水声——应该是一条注入谷水的支流。

    转过一个山坡,果然,眼前一条宽阔的谷涧,清澈见底。

    两岸坡度平缓,各色野花风中摇曳,何天步入花丛,沿岸折而向东北。

    走了三四里,谷涧折而向西,隐有人声传来。

    欢声笑语,不止一人。

    何天亦不以为意,恁大洛阳,胜日寻芳泗水滨者,自然不会只他一人。

    但转过涧湾,不由大大一怔。

    十余丈外,竖起了一道极长的帷幕,由岸边向北延展——竟看不到尽头!

    也即是说,前路,完全被这道帷幕挡住了。

    帷幕之外,站着十余名挺胸凸肚的苍头。

    何天心里嘀咕,这又是哪家权贵啊?封路啊?过分了吧?

    他若上前“借路”,不管对方是谁,当然无有不允,但这样一来,就得交接应酬,何天可是一年多不同任何士大夫来往了。

    颇为踌躇。

    绕路,不大现实;回头,心有不甘。

    正在犹豫,只听得帷幕那边,一人遥遥喊道,“哎哟!那不是何常侍吗?”

    何天一怔,遇到熟人了?

    一个苍头颠颠儿的,一边儿小跑,一边儿点头哈腰,“常侍!”

    何天看时,却不认得,“纲纪客气,贵上是?”

    苍头满脸堆笑,“常侍不认得我,我认得常侍——我是侍中的长随!”

    略一顿,“侍中——贾侍中!”

    啊?

    如此说来——

    苍头指一指帷幕,“侍中就在里头,常侍少候,我去通报!”

    此时折返,是不可以的了,何天只好站定等候。

    不多时,帷幕掀开,苍头前引,后头四人,快步走来。

    为首一人,正是贾谧,遥遥朗声笑道,“云鹤!你终于栖落凡枝,同我这个俗人为伍了!”

    何天趋步迎上,长揖,“天信马由缰,没头没脑的,就冲撞了明公的雅兴,告罪了!”

    贾谧一把抓住何天的手,大笑,“撞得好!撞的好!春日迟迟,你我知己,邂逅于名山之麓、幽涧之滨,不亦乐乎?”

    顿一顿,“来!我替你介绍!”

    指一指右手边的人,“这位是此间主人,姓石,字季伦!”略一顿,“二位也算是神交,今日终于谋面了!”

    石季伦……石崇?

    哈,介么说,我误打误撞,闯进了金谷园?

    或者,这里还不算真正的金谷园,只是其外围?

    是了,这条涧,照地理位置,应该就是金谷涧了!

    何天、石崇见礼,互道仰慕。

    这位大晋第一富豪,中等身材,相貌平平,但筋骨强健,眼中精光闪烁,隐隐透着一股剽悍之气。

    嗯,像个打劫商旅的!

    有一种说法,老爹石苞临终之前,没给石崇留下啥财产,石崇之发迹,是他担任荆州刺史之时,竟然行劫来往客商,致成巨富。

    这个说法,略显夸张。

    倒不是说石崇干不出打劫治下商旅的事,而是——打劫打成天下第一富豪?

    不过,靠打劫,赚到“第一桶金”,完成“原始积累”,还是很有可能滴。

    贾谧转向左侧后方的两人,“这是一对贤兄弟——二陆双俊!兄,字士衡;弟,字士龙!”

    陆机、陆云?

    哈!

    帷幕那头,所谓“二十四友”,不会都在吧?

    如是,西晋文坛精华,可就叫我一网打尽喽!

    只是这对“贤兄弟”的形貌,颇出何天的意料——

    哥哥陆机,身材高大,体格雄健,国字脸,浓眉大眼,意气昂扬,一张嘴,声若洪钟,小吓了何天一跳——

    这是此时已名满京华,不久的将来,将成为西晋文坛领袖的人物?

    不晓得底细的,还以为是位赳赳武将呢!

    弟弟陆云,却是样样反着来——体格纤弱,足足矮了哥哥一头,瓜子脸上,始终挂着谦和的微笑。

    您不说,谁能想得到,这是一对同胞兄弟?

    或许,只是“同胞”,不是“同产”?

    又或者,一个随爹,一个随娘?

    何天心说,哥哥的样貌,对于其人来说,其实不是好事,因为很容易叫人误会,以为其人有领兵作战的能力?

    特别是其人的祖、父,皆为当世名将,那个……家学渊源嘛!

    若哥哥的样貌,仿佛弟弟,原时空,司马颖还会以其统领大军吗?

    不领军,自然就不会打败仗,不打败仗,被人谗害的机会就小得多了。

    一边胡思乱想,一边见礼,何天微笑说道,“‘二陆入洛,三张减价’,今日之会,‘三张’在否?”

    贾谧大笑,“不在!不在!那三位,没有与今日之会的资格!”

    所谓“三张”,是彼时同样以文学著名的三兄弟——张载、张协、张亢,陆氏兄弟自吴国来到京城后,

    名动一时,时人乃有“二陆入洛,三张减价”一说。

    何天如是说,倒教视天下士若无物的陆机略略一怔,然后,难得的谦逊了两句。

    贾谧携了何天的手,“走!云鹤,今日俊彦毕至,皆是一时之选,再加上你……真正山水生辉!”

    我猜的没错?“二十四友”都来了?

    说话间,已经到了帷幕处,苍头掀开幕帘,贾、何并肩而入。

    何天眼前一亮!

    别有洞天啊!

    岸边,随坡就势,错落有致的分布着十几座阁、堂、亭,这些建筑,除了以青石铺就的道路相连外,还以窄而浅的石渠相连,渠水引自谷涧,石渠宛转曲折,这——

    嗯,这是“曲水流觞”啊!

    目下,每一座阁、堂、亭前,都有或一二、或二三人,或坐或立,临渠把酒。

    贾谧双手一击,朗声说道,“各位!我来介绍!这一位,便是何云鹤了!”

    何天含笑,做一个团团揖。

    众人神情、动作不一,有的矜持——安坐不动,有的热络——本来坐着,立即站起,不过,不论或坐或立,都作揖还礼。

    贾谧转向何天,“云鹤,我就不一次过介绍了——这样,流杯到谁跟前,我就给你介绍谁!”

    顿一顿,“当然了,流杯到了你跟前,你也要作诗的!做不出来,也是要罚的!哈哈!”

    *




上一章 下一章 晋砺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