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六十一章 发现端倪

正文 第六十一章 发现端倪

    “其余一切,皆与小人谋划无二,唯独莲香失踪的消息的传播速度,和李阿福竟然中毒未死,这是小人计划之外的!”

    李忠老老实实地问答了狄知远的问题。

    狄知远听完之后,若有所思。

    这两个事件看似是李忠谋划上不可控的变数,但是从结果来看,莲香的死,引起了杨清源和自己对于凶手仍藏于府中的猜测;而李阿福未死直接导致了李百两被杀的真相泄露。

    换句话说,只要李阿福没死,即便翠珠没有招供,但只要李阿福招供了,李忠的谋划依旧会暴露。

    想到此处,狄知远已经明白了,关键点还是在李阿福,只要李阿福还活着,李忠就必然会暴露。

    狄知远在听完李忠的叙述之后,挥手让人将李忠带下。

    下一步,提审李阿福!

    ------

    神都漕运码头。

    神都漕运有一明一暗,两个掌控者。

    明面上,漕运的掌控者是户部的派出机构——漕运司,负责神都八水一切船运。

    但是实际上,漕运已经被潘钱翁的漕帮所掌控,若是漕帮不合作,漕运司根本不能掌控漕运的运行。

    但即便如此,漕运司依旧是个大有油水可捞的地方,大把大把的官吏想调到漕运司来。

    但是今日漕运司的门口,却迎来了一群不速之客。

    依杨清源的轻功,即便去了一趟京兆尹府,依旧在铁成铉等人之前到达。

    待到铁成铉率捕快赶到之后,杨清源身着便服,便带着一众捕快闯入了漕运司中。

    一个户部的派出机构,还不被杨清源看在眼中。

    别说此地的负责人只是一个小小的漕运司主簿,便是负责漕运司的户部郎中在此,杨清源一样不给面子。

    我,大理寺,财政独立!

    偌大的漕运司中,竟然没有多少在值之人。

    “大理寺,依法查案!”杨清源将一块令牌丢给了负责值守的一个书吏,“本官要调取六月之内,京城大小商船的出入记录。”

    事态紧急,杨清源没时间和一个书吏扯皮。

    “可是这不在小吏的权限范围之内啊!这必须要主薄大人准许方可!小吏做不得主!”

    “主薄何在?!”

    书吏看到杨清源的脸色,小心翼翼地说道,“主薄大人外出公干了!小吏也不知道何时归来!?”

    “那便先让本官查档吧!”

    小吏下意识便挡在了杨清源的面前,“大人,这不合规矩啊!!要不你等主薄大人回来请他帮你调取?”

    “现在案情紧急,来不及等你家主薄大人回来,若有人因此问责,本官一力承当。”

    “大人!?”小吏还要再拦,杨清源也微微恼怒。

    “铁成铉!”

    铁成铉闻言上前一步。

    “如有人执意阻挠本官执法,一律按阻挠公务处理。”

    铁成铉虽然不擅刑侦推理,但是抓人缉拿可是吃饭的本事,一听杨清源的话就来劲了,终于不用再当背景板了。

    “铿!”

    铁成铉腰间佩剑半出,似笑非笑地盯着书吏。

    铁成铉背后的一众捕快也纷纷拔出刀剑。

    “铮!铿!叮!”

    原本平静的漕运司内,一阵刀剑出鞘之声。

    书吏只是个漕运司内的捉笔小吏,哪里见过这般场面。看着明晃晃的刀剑和凶神恶煞的大理寺众人,虽然心中万分不情愿,但是身体还是很诚实地认识让开了道路,手指还颤抖着替杨清源指了个位置。

    杨清源走到了一堆案卷之中,开始翻看起来。

    神都漕运每一艘船只的进出都需要经过漕运司联合巡防营水师的关卡检查,若是漕运上真的有异常,检查的记录案卷之上必有异常。

    “你们这些案卷可有副本?!”

    书吏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启禀大人,每一卷记录未免丢失,都是有副本的!”

    “副本在哪?!”

    书吏指了指后方的一出书格,“那里就是就是小吏存放副本的地方,每有检查记录归档,小吏都会誊抄一卷副本。”

    小吏说完之后,发现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又说出来了,忍不住有手自己抽了自己的嘴巴,又多嘴!!

    杨清源看着小吏的动作,知道这是典型的反光恐惧症的症状,有些人在面对反光,特别是刀剑的反光时,会引发的一种综合并发症。

    “将副本全部带回衙内!”

    书吏一听杨清源此言急了,这些案卷副本要是被杨清源带走,那主簿回来能活剥了他,再也忍不住的书吏鼓起了前所未有的勇气,挡在了杨清源的身前。

    “大人这不太好吧!?”

    杨清源没有答话,只是微微朝他身后的扬了扬下巴,随后继续翻动书页。

    书吏朝后看了一眼,反光晃得书吏眼睛有些不舒服,但他面色不变,镇定自若。

    “这太不好了!!”

    “这么多的书,要是靠这几位大人拿,那得拿到什么时候去?!小人这就给您去备辆车,也方便各位大人运回衙内!”

    说着书吏就一路小跑,奔向了后衙。

    杨清源微微思索,也没有打断他。

    在场的捕快大部分都是习武之人,虽然识得几个大字,但是要他们整理案卷寻找线索,这就强人所难了,这些案卷最终还是要带回大理寺中,让大理寺的书吏查看。

    而铁成铉也需要带着人留在漕运码头,防止有意外发生。

    如此一来若是能有辆马车,也不错。

    片刻后,一辆马车就已经在漕运司衙门正门前等候,铁成铉指挥捕快,将半年内的案卷详情都装入车中。

    神都为天下贸易中心,大周最繁荣昌盛之地,千藩俯首,万国来朝。且神都八水环绕,其中八成的货物进出都靠漕运商船,每日的检查记录就有厚厚一本书册。

    半年的检查记录,堆放了小半辆马车。

    杨清源在辞别了友好的漕运司书吏之后,吩咐铁成铉带人在码头附近戒备,同时监视漕运司和漕帮的动静。

    随后选了一个有驾车经验的捕快驾驭马车赶回大理寺。

    留下的铁成铉则将一众捕快一分二,由他带领十人负责监视漕帮总舵附近的动静,另外十人负责监察漕运司附近的动静,剩余十人换上便装,进入码头巡查。

    在杨清源离开的半个时辰之后,一个身着官袍,带着酒气的官员走入了漕运司中。

    此人便是漕运司主簿,刘既白。

    刘既白此人堪称是不学无术的典范,虽然会写字,但是不习经义,不擅诗赋,不通策论,不晓律例。

    虽然练过武,但是不擅刀枪,不精拳脚,难通骑术,未能健体。

    很标准的一事无成。

    当然也不是一点优点没有,他有一个很大的优点,大到足以让他能当上这个油水十足的户部漕运司主簿。

    其父为礼部左侍郎刘宾,正三品上。

    刘宾年过四旬有这么个宝贝儿子,自然是万千宠爱,自家孩子不愿读书,为了其能有个较好的前途,刘宾给他讨了一个监生,让他在国子监里进学,希望能有所成就。

    奈何刘既白确实是个奇才,七岁识千字,读书无所得。

    尤擅喝酒狎妓,对于京城之中各家花楼的头牌特色了如指掌。

    刘宾无奈之下只能动用人脉给他在户部之中找了份差事。

    然而人走运了,什么好事都来,上一任户部漕运司主簿因病告老,太子楚王两派为了这个位置争夺不下,于是乎这个位置就落到了当时户部漕运司中没有政治立场的刘既白头上。

    无他,只是因为人傻好控制!

    到了任上想要放开手脚大干一番的刘既白发现自己就是个空架子,各方势力在此冲突。

    刘既白只是草包,不是真的傻。这种斗争一旦陷进去,他的这小身板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索性三不管,每日喝酒逛花楼。

    每月上面上供的银子有他一份,别的一概不知。

    当然了,就算管,刘既白的指令出了漕运司也没人听。

    如此机缘巧合之下,这位子一坐就是三年。

    但是今天,一向不管事刘既白不忍了,太子是未来的储君,被他的人欺负,自己得忍着;楚王也是皇位的有力竞争者,他也得忍。但是你杨清源算个什么东西?

    区区一个正五品的大理寺丞,虽然比自己高了整整两品,但那又如何,家父刘宾,礼部左侍郎!!

    在酒意的怂恿之下,刘既白找了两个随从,带上刀剑就直奔大理寺而去。

    此时已是黄昏,大理寺中已经点燃灯烛,正堂之中尽是翻书之声。

    杨清源抽调了十一个书吏,加上他和狄知远,在这正堂之中,翻看着漕运司的记录档案。

    叶剑寒虽然也识字,但是这种文官的活,他确实做不了,拿着个肉包子在一边干看着。

    杨清源看了一眼叶剑寒,心中无奈,虽然作为打手,叶剑寒除了八卦和揭露上司的隐私没什么明显缺点,但是功能实在太单一了。

    看看人家狄知远,能够推断案情,能够审讯,能够整理文书,还会处理杂务,必要时还能握剑擒贼,实在是太全能了。

    反观叶剑寒除了能打之外,一无是处!!

    干看着就算了,吃东西还吧唧嘴!

    搞得杨清源都有些饿了!

    “剑寒,铁成铉一人在漕运码头,独木难支,你要不去帮他一把?”

    叶剑寒咽下口中的包子,“又是监视吗?!”

    显然这种枯燥的工作并不合叶剑寒的心意。

    杨清源双手一摊,指着地上的一堆卷宗说道,“当然我或者知远也可以去,那你留下来查卷宗?!”

    杨清源话音一落,叶剑寒就是已经一跃而起,落在了大理寺的屋顶之上,随后纵身一跃,向着漕运码头方向疾驰而去。

    虽然监视很无聊,但是比起查阅卷宗寻找线索而言,已经是一个相当有趣的工作了!

    杨清源和狄知远相视一笑,继续开始。

    大理寺十三人整整花了一个时辰有余,才将所有的档案卷宗查阅整理完毕。

    “从这六个月的漕运记录来看,似乎没有太大的异常。”

    狄知远看着手上一堆的纸笺,挠了挠有些凌乱的头发。

    杨清源却眉头紧皱,查阅的结果看似没有问题,货物的进出没有太大的波动,但是有一组的数据却让杨清源感到不寻常。

    安家主营的是钱庄和粮食,就在最近两个月,安家运出京城的货船数量增加了三成。

    杨清源将手中的纸笺递给了狄知远。

    狄知远接过纸笺,却有点不明白杨清源的意思。

    “大人这?!”

    “我问你,安家主营何业?!”杨清源开口问道。

    “钱庄、粮食!”

    “在此之前,安家运入和运出京城的货物是什么?!”

    “粮食!运湖广之粮以北售!但是从案卷来看,这运入和运出的货物数量没有太大的变化啊?!”

    狄知远还是有些不明白。

    “虽然数量没有变化,但是你发现没有安家负责北运的船只,在两月之内增长了三成。货物的数量或许能作假,因为巡防营的关卡不会将里面的货物拿出来,一一称重!所以货物数量不会有异常,但是这激增的三成船只,却逃不出漕运司的记录。”

    说到这里狄知远已经完全明白杨清源的意思了。

    “安家做的粮食生意,如果船中运的是粮食,那便更奇怪了,他们为何突然向北输运大量粮食,我身为文华殿行走,对各地奏报了如指掌,近三月来,北地没有任何大的灾害,百姓收成颇丰,根本没有粮食盈利的空间!”

    安家的不明举动让杨清源隐隐有些不安。

    “大人,这还只是挂着安家旗号的商船,安家若是真的在漕运上有什么问题,不可能只用自家的商船。而这渭水之上,掌握货船最多的人就是李百两!!大人联系起来了!!”

    狄知远还从货运异常联系到了李百两之死。

    “是啊!二者之间应该是有联系的!但是光凭这个还不足以说明任何问题!”

    “码头装货,就离不开漕帮,看来我还得再去一趟漕帮!”杨清源放下了手中的书笺,“知远此处就交给你了!继续提审李阿福!想办法撬开他的嘴!”

    “大人放心,衙内之事就交给我吧!”

    就在杨清源要出府之际,门外传来了一阵嘈杂之声。


上一章 下一章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