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六十六章 暗夜之中

正文 第六十六章 暗夜之中

    黑色的身影也似乎是故意在等待杨清源,待杨清源一靠近,也是一跃而起,向着大理寺外跃去。

    杨清源能感觉到,这个黑衣人没有想要甩开自己的意思,反而像是在等自己。

    杨清源一念及此,也不再施展全力,只是慢慢地跟在黑衣人的身后。

    在几个腾挪之间,杨清源偶然瞥见黑衣人斗篷下的夸张的曲线。

    看来这黑衣人是个妹子!

    两人一逃一追,一直从大理寺追到了东湖边上。黑衣人身法轻盈落在了东湖边上的湖光亭中。

    “阁下将我引到此处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吗?!”

    杨清源也是身影一幻,出现在了湖光亭中。

    “杨大人好俊的轻功,若是真的想追,我恐怕都不一定能跑出大理寺!”

    一个清纯之中带着丝丝魅惑之意的女声从黑色的斗篷之下传出。

    “阁下大半夜来大理寺,又将我引至此地,该不会是单纯地为了夸我轻功吧!”

    杨清源隐约感觉此人自己应该见过!

    “杨大人何必如此冷漠,小女子此来,可是来送杨大人一份大礼的!”

    黑衣人掏出了一个半透明的琉璃小瓶,置于掌心之上。

    “这是何物?!”

    道瞳-明察秋毫。

    杨清源在黑暗之中看清了小瓶之中的东西,是一只蛊虫。活的蛊虫。

    “不知杨大人可知这巫蛊之术!?”

    杨清源接过琉璃小瓶,为防意外暗暗以先天真元将小瓶包裹。

    “杨大人可是谨慎得很啊!”

    女子的语气之中多了一分调笑之意。

    杨清源也没在意,你身着黑衣,夜闯大理寺,还将我引到此处,我若没有丝毫防备之心,那才奇怪吧!!

    “巫蛊之术,我曾在翰林院的藏书阁中得见只言片语。巫蛊之术在前秦始皇之时兴盛,后始皇焚书坑巫,尽灭天下巫蛊之术,如今这世上已经早有人知了。”

    “啪啪啪……”女子轻轻鼓掌,“杨大人果然是博学!不愧是翰林学士出身!”

    “阁下给我这蛊虫是何意思?!”杨清源掂了掂手中琉璃瓶中的蛊虫,问道。

    “此蛊名为血饮,以人畜之血为生。将此蛊种入体内,若无人操控,会一直吮吸人血,直至血尽而亡。”黑衣女子轻轻将自己的指尖划开一道小口,逼出了一滴鲜血,以真元空悬于指间。

    蛊虫似乎是被这一滴鲜血的气味所刺激苏醒,开始在琉璃瓶内爬行,愈显狂躁,甚至开始撞击琉璃瓶壁。

    “中此蛊者,身体开始不会有太大的异常,反而会因为此蛊的存在,加快体内血液的换新,变得身体强壮,但是随着此蛊吸食血液成长,最终会在某一个临界点,吸食中蛊者大部分血液,导致中蛊身亡。”

    “哦?!”杨清源看着琉璃中的小虫子,微微心寒,巫蛊之术果然诡异。

    女子藏在斗篷下的玫唇微微一笑,“凡中蛊身亡者,面色发白,气血枯败,面容狰狞!”

    杨清源双瞳突然一缩,“你是说!?李百两和码头的船工、挑夫皆是死于蛊毒之手。”

    “这就要杨大人自己去查了!”女子掩唇轻笑,虽然看不见容颜,但是光就这个小动作的风情,就不是身具魅功的姬瑶花可比。

    杨清源看着手中的一小瓶,若有所思,倏忽抬眼说道,“这天下精通巫蛊之术的人,应该没有几个,阁下不仅身在京城还有血饮蛊虫,不如现出真容随我入大理寺道明原委?!”

    说话间,一直负于背后的右手已经并指如剑,准备出手。

    一个精通毒蛊之术,且具有蛊虫的高手,出现在京城之中,杨清源不信她与本案没有关联。

    “杨大人细想,若是我真的与本案有关,为何今夜会出现在杨大人身前,将这等重要线索坦诚相告?!”

    额……有点道理啊!杨清源背后的剑指缓缓松开,当然嘴上肯定不能这么说,“或许你们另有阴谋也未可知!”

    有个鬼的阴谋,再有阴谋还能把杀人手法告诉你,还亲自把样本送来?

    “杨大人还是真是热情啊!可是小女子就不奉陪了!”

    黑衣女子一阵轻笑,斗篷下的身材,也因为这笑而微微颤动,玲珑有致!姬瑶花不如她……

    抛开杂念,杨清源却没把黑衣女子的话让一回事,旁的不论,光以轻功而言,京城之内,就算是武功最高的朱无视和诸葛正我来了,也未必就能和自己比。

    作为一个受过九年义务教育,三年中等教育,七年高等教育的新世纪好青年,杨清源很清楚活着在是第一要务,当然是在一般情况下。

    所以对于用来保命的轻功身法,杨清源时时复习,不敢疏忽。最近更是融合武当梯云纵,少林一苇渡江,昆仑追风御电和云龙九现,以及从一个朋友学得的凤舞九天,渐有自成一脉的架势。

    眼前这个黑衣女人想从自己手中逃走,简直是痴人说梦!

    果然,眼前的黑衣女子动了,其周身突然弥漫一阵暗紫色的烟雾,随后身影消失在烟雾之中。

    杨清源看着黑衣女子的操作微笑不语,就凭这女子的轻功,自己就算让她先行百丈,追上也只是易如反掌。

    就在杨清源要使用道瞳,破开紫色烟雾迷障之时,突然传来一声落水之声,杨清源立刻施展道瞳。

    随后,杨清源嘴角的笑容僵住了,面颊肌肉还微微抽搐。

    他固然真元浑厚悠长,轻功出神入化,剑法挥洒自如……

    但是杨清源不会游泳啊!

    从上一世开始,就是标准的旱鸭子。

    羞恼之下,杨清源身影一幻,几个起落之间,便掠过湖面,在水面上连点三次,仅仅泛起了微微涟漪,杨清源的轻功之高,可见一斑!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在高的轻功也不能改变他不会游泳的事实。

    虽然杨清源身负先天无极功,可以化为胎息,长时间闭气,但是总不能让他下水了之后,狗刨吧!

    在湖面飞掠了几个来回,没有丝毫发现的杨清源落到了湖光亭上。

    “怪不得此女要选择这东湖边上的湖光亭中与我见面,原来早就安排好了退路,实在是心机深沉!”

    但是看着手中的血饮蛊虫,杨清源自我安慰道,“今晚也算大有收获,说不定刚才那个女子只是一个单纯的巫蛊之术的人,只不过古道热肠,义薄云天,看不惯有人以巫蛊之术杀人……”

    杨清源编不下去了,只能身影一幻,消失在夜空之中。

    ------------------------

    漕运司旁,叶剑寒正和铁成铉一明一暗,监视着大理寺。

    杨清源之前请姬瑶花去安世耿处“通风报信”,就是为了以打草惊蛇之计,调动安世耿,让他主动露出破绽。

    以安世耿阴鸷心机的为人,知道自己查到了漕运司,必然会有所动作。

    杨清源便吩咐叶剑寒和铁成铉等在此处。

    杀人灭口,安世耿估计是不敢的,在京城之中,将漕运司上下灭口,估计会把暗六部的人全部引来,到时别说是他自己,就算是安云山估计也难有生路。

    但是在漕运司放把火,烧毁卷宗,估计还是敢的,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可不是一句空话。

    于是杨清源将铁成铉和叶剑寒两人都放在了漕运司,期待有所收获。

    就在叶剑寒百无聊赖之际,鱼儿咬勾了。

    一个黑衣人鬼鬼祟祟地出现在了漕运司的侧面,在确认四周无人之后,慢慢地靠近漕运司的墙面,就在他打算翻墙而过的时候,铁成铉和一众捕快突然带人杀出。

    黑衣人被铁成铉打了个措手不及,被扑出的大理寺捕快瞬间拿下。

    “等你小子半夜了!给我带走!”铁成铉高兴不已,这晚上没白熬,确实有收获。

    就当铁成铉押着黑衣人离开之际,突然脚步一顿。

    “头!怎么了?!”一旁一名捕快开口问道。

    铁成铉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事!把人带回去吧!”

    在大理寺众人离开了三刻钟之后,一个黑衣人从漕运司旁的一处屋顶之上落下。

    此人身影远比刚才那名黑衣人灵巧,脚步轻盈,数息之间便贴到了漕运司衙门的墙边。

    在确认四周无人之后,一个起落,轻巧的跃了漕运司的院中。

    “小子,等你半天了!还真是谨慎啊!”

    黑衣人落入院中没多久,身后便传来了一个声音。

    黑衣人回头望去,刚才越过的墙上已经立着一个身影,正是刚才押着人犯回去的铁成铉,院中也涌出了四名捕快,将其包围。

    “我早就猜到了,刚才那小子是个疑兵,虽然他手脚利落,但是明显只会一点粗浅的武功,你背后的人不会派出这么个玩意来烧毁卷宗的。”

    说话间,铁成铉腰间长剑已经缓缓出鞘。

    黑衣人没有多话,抽出一柄短刀,就向周围的四名捕快杀去。

    他看得出来,这四人的武功远不如铁成铉,杀了他们或许还有一条生路,就在他一刀格开其中一人的佩刀,要出刀刺杀之际,背后袭来的劲风,让他不得不回身格挡。

    铁成铉武当嫡传,八脉已通,即将步入元化之境。

    别看铁成铉在杨清源和叶剑寒面前只是战五渣,但是在整个江湖上,铁成铉已经是属于中坚高手。

    六扇门的八大追风神捕中也仅有五人是元化之境,剩余三人皆是通八脉的高手。

    而铁成铉出身武当紫阳观,学得是道门正宗,在通八脉高手之中也是出类拔萃,不过十招便已经将黑衣人完全压制。

    黑衣人催动内劲真气,妄图以阴毒内力暗伤铁成铉。

    但是面对道门正宗的紫阳真气,却没有丝毫的作用。

    二十招之后,黑衣人已经被逼到了死角。眼见即将被捕,黑衣人也不犹豫,反手出刀,插入了自己的心脏之中。

    铁成铉在看到他出刀的一瞬间便想阻止,但还是慢了一步,只能看着黑衣人自尽于眼前。

    “这都是死士啊!”铁成铉叹了口气,招呼四名捕快一起将尸体运回大理寺中。

    ----------------

    大理寺中,杨清源、狄知远正围在宋惠父的身边,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像是九年义务教育阶段,看着老师做实验的学生。

    而宋惠父以一双竹箸将琉璃瓶中的血饮蛊取出。

    一旁的杨清源也随时戒备,防止蛊虫暴起伤人。

    一名捕快从一旁端来一小叠牲畜之血,原本老老实实被宋惠父以竹箸夹住的蛊虫立时躁动了起来,不断扭动着身躯。

    宋惠父将其慢慢地放入了血碟之中,蛊虫立时安静了下来,开始吮吸起鲜血,然没过多久便停了下来。

    碟之中的血液似乎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杨清源三人能明显看到,蛊虫微微涨大了一些,杨清源将安静下来的蛊虫重新装回了琉璃瓶中。

    宋惠父微微点了点头,“此物若真如大人所说,每次的饮血量会持续增长,确实有可能造成李百两当日气血枯败的死状。”

    杨清源又将码头所谓“疫病”告知,引得宋、狄二人惊怒不已。

    竟然有如此丧心病狂之人。

    宋惠父惊怒之后,又是一声叹息,“我曾于前朝案经之上看到过巫蛊杀人之法,没想到竟然如此恶毒!好在前秦始皇,愤书坑巫。”

    杨清源听到此处突然眼前一亮,是了,如今精通巫蛊之人的已经寥寥无几,拥有血饮蛊恐怕更是屈指可数,那为什么不以这饮血蛊做个文章呢!?

    “知远!我有一计!或许可以诈出李阿福的口供!”


上一章 下一章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