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七十一章 粮仓硕鼠(下)

正文 第七十一章 粮仓硕鼠(下)

    翌日,朝阳东升。

    杨清源、叶剑寒和李寻欢也是从清梦中醒来。不得不说,这个永济仓的客房还是豪华的,至少比大理寺的强多了。

    杨清源三人睡得舒坦,但是有人却睡不安稳了。

    京中突然来了两个高官(对于孔主簿来说,挺高的了),来了就要清查账目。

    这让心中有鬼的孔知唯如何能安然入眠,一夜辗转反侧,只想着如何能将这两个瘟神早点送走!直到天明之时,才浑浑噩噩地睡去。

    “主簿大人!主簿大人!”

    孔主簿迷迷糊糊之间,听到房外有人呼喊,披上外衣,打开了房门。

    “何事?!”刚刚入睡被打扰的孔知唯显然是有起床气的。

    “主簿大人!杨大人和李御史已经用完早点,在正堂之中等候您;!”

    书吏虽然知道孔知唯被吵醒心情会不好,但还是硬着头皮来了,主簿大人固然是自己上官,但是那两位可是京中来的大人物,虽然说县官不如现管,可这两位来头比县官可大多了!

    原本迷迷糊糊而且心情不佳的孔主簿,就是被一盆凉水倾倒于头顶,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你稍等片刻,我收拾形容,立刻前去面见两位大人!”

    孔知唯关上房门,随后房中传来的一阵慌乱之声。

    此刻的正厅之中,杨清源三人正在用茶,在用茶的同时,三人还在传音商议。

    “清源,你说着一仓官吏守军,有多少人参与了此事?”

    杨清源奇怪了地看了李寻欢一眼,虽然李寻欢年长于己,但是平时的李寻欢可不会叫自己清源的。

    但是喊出这个称呼的时候,就代表这李寻欢的心中湖波澜起,上次称呼自己清源,还是李寻欢巡视京畿归来,看遍江湖乱象,寻到前路。

    而这一次面对永济官仓,李寻欢再度迷茫了。

    永济官仓,重如泰山。

    稍有不慎,便是边河崩溃,庙堂坍塌,社稷倾覆,黎庶遭劫。

    即便如此,还是有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来窃取永济官仓中的储粮。而且看着安家的动作,这批粮食绝不是小数目。

    这就不是一两个贪官污吏能干出来的事。

    “李兄又迷惘了?!”

    李寻欢摇了摇头,“我只是不明白?钱有那么重要吗?!”

    杨清源放下了手中的茶盏,“不是钱不重要,只是你我并不缺钱?!李兄是山西世家,家资不菲。而我背后有师门资助,又有润笔可贴补家用,故而我们从未为财帛发愁,所以我们不能设身处地地去考虑他们的感受!?贪腐也不一定就是单纯为了钱。”

    李寻欢却不能认同杨清源的说法。

    “李兄,你一个月的俸银是多少?”

    “月俸十贯,米二十石,每年还有绫五匹,罗二匹,绢十五匹,其余若干。”

    “合计年俸多少银两?”

    “合计约二百余两?”

    杨清源喝了一口杯中之茶,“这二百两可够李兄一年饮酒所需?!”

    “……”李寻欢沉默了。

    青芜院的酒,一小坛至少需要三两银子,若他光凭月俸喝酒,一个月喝不了几次。

    “那以李兄的年俸,需要多久才能在京城买下一栋豪华的宅邸?还有日常生活开支,同僚之间吃喝应酬?这些算下来,一个普通的六品官员想在京城体面生活,这二百两即便是精打细算,怕是也有不足之处!”

    “若是我家中贫寒,恰逢双亲重病急需银两购买药材,李兄安知我不会为了尽孝,而参与贪腐之事?!”

    杨清源的话,让李寻欢陷入了沉默之中。

    他曾去过武英殿大学士,兵部尚书于延益的宅邸,于大学士持心公正,为官清廉,从不结党营私,家中不过老仆五六人,但是李寻欢记得,于大学士家中前院院墙处都有漆皮脱落。而这套宅子,还是今上所赐,否则以于大学士的为人,怕是终其一生都未必能买下这套宅院。

    看着李寻欢的沉默,杨清源摇了摇头。

    贪污自古以来便是难题,即便文明继续发展,物质不断丰富,贪腐问题也不能得到根本性的解决。

    京官难当。

    白日之时,你于大会堂与豪商名流共会,谈笑皆富贵,往来无白丁。但是夜间,你却要蜗居于陋室之中,面对通天纹老妪的催租嘲讽,如此的心理落差,确实需要坚定的信念来坚守本心。

    “卑职来迟了!还请各位大人恕罪啊!!”

    永济仓的孔主簿打破了现场的沉默。

    “卑职昨日安然入眠,一梦难醒,还请两位大人恕罪啊!”

    孔知唯借口睡眠良好,但是他眼旁的黑色眼袋已经出卖了他。

    杨清源三人也没有戳破,毕竟做了这般事情,昨日无法入眠也属正常。

    待到孔知唯落座之后,尝试性地询问道,“不是几位大人可曾检查完库内的账册?”

    孔知唯殷切的眼神之中还藏着满满的期待,如果检查完了,就趁早滚蛋吧!

    杨清源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吹了吹杯中滚烫的茶水,浅尝一口。

    看到杨清源的这个样子,孔知唯的内心忐忑起来,难道是因为没送礼?

    但是面对大理寺丞和监察御史,孔知唯是真的不敢送礼啊!

    这礼物一出手,说不得就被这两位当成行贿的证据了。

    就在孔知唯为难之际,放下茶盏的杨清源的开口了。

    “孔主簿,昨日我和李御史两人连夜复查了账册,发现这个出入永济仓的粮草数目似乎有点小问题。”

    杨清源的语气平淡,但是在孔知唯的耳中却如晴天霹雳。

    “这……这不可能!?这个账目我……亲自审核过,怎么会有这种问题。”

    孔知唯内心震惊,做假账他是认真,对于粮仓的账目造假,他是兢兢业业,丝毫不敢大意。

    “大人您是不是搞错了!?”

    杨清源微笑着说道,“孔主簿有所不知,当年科举之时,本官的明算为众学子第一,怕是错不了!”

    说完的杨清源缓缓起身,“孔主簿,你我争执也没有多大意义,不如这般吧?!我们一起去粮仓看看,由你们永济仓和我们一起点算,看看这粮仓之中到底有没有老鼠偷吃!?”

    话音一落,杨清源、李寻欢和叶剑寒就一路施展轻功向粮仓行去,不再理会身后呼喊的孔主簿。

    当三人行到粮仓之前百步时,被守卫粮仓的龙武军士兵给截住了。

    “粮仓重地,请三位大人止步!”

    为首的两名队正上前喊话,“卑职职责在身,还请三位大人见谅!”

    在两个队正的身后,是六十具控鹤弩,已经张弩搭箭,瞄准了杨清源三人。

    “本官要开仓验粮,两位还不让开?!”

    杨清源的回答让两人对视一眼,“杨大人,朝廷验粮为每年三月初三,新粮播种之日!大人此时要验粮可有凭证?若有凭证,烦请大人出示,让我等验看一番。”

    杨清源上前一步,“验粮需内阁、都察院、户部在场,本官为文华殿行走,李大人为都察院监察御史!至于户部,有贪赃之嫌,不在此次验查之中。”

    杨清源的话让两名队正犹豫了一下,“杨大人,我等虽然负责守卫粮仓,但受龙武军管辖,这没有龙武军的军令,我等实在是不敢开仓门啊!”

    “若是耽误查案,可由尔等负责?!”

    眼看道理讲不通,杨清源直接开始威胁。

    “这……?”

    两名队正一阵苦笑,他们两个小小的龙武军永济营队正,秩不过九品,哪里能担得起什么责任啊!

    “既然你们担不起这个责任,那就开仓验粮,在入仓可由两位搜身,检查我等身上是否有引火投毒之物,以保万无一失!”

    杨清源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实在是没有什么理由不让他们进门查看。

    反正查看一下,也不会少一粒粮食,若是真的因为他们二人的阻挠耽搁了什么政务,到时候上峰怪罪,受罚的还是他们和这班兄弟。

    “那好吧!我这就派人去请孔主簿,我们两人手中只有两把钥匙!”

    打开永济仓粮仓大门需要三把钥匙,其中一把由司库掌控,剩余两把由当日负责值守粮仓大门的队正执掌,三把钥匙合并方能打开大门!

    而如今,司库告假,原来由司库掌管的那一把就到了孔主簿的手中。

    听到此言,杨清源微微尴尬了一下,早知道就把孔主簿手中的钥匙直接“借”来了。

    就在队正派出人去请孔知唯没多久,一个上气不接下气的声音就断断续续地传来。

    “两位大人!!请……请……留步啊!”孔主簿一路小跑到了两个龙武军队正的身边,扶着其中一人喘了许久的气。

    “孔主簿,你来得正好,三位大人要进库房验粮,还需要借你的钥匙一用!”

    其中一名队正看到孔知唯来了,高兴不已,这就不需要去找人了。

    “不行!不能开仓!!”孔知唯当场拒绝。

    两位队正看着坚决的孔知唯,不解,但还是反过来劝说孔知唯。

    “主簿大人,杨大人他们也就三人,就放进去看看吧!杨大人允诺我们可以先行搜身。这也没什么大碍吧!”

    孔知唯一脸不可思议地两人,这么快就被收买了吗?

    “什么没有大碍,私开粮仓大门是什么罪你们忘了吗?咱们可担待不起!!”说话间,孔知唯还以目示意,极力劝说。

    话语间明里暗里都在提示两个队正,人家是京中的高官,出了事情也有人保,咱们几个小吏最后肯定得背锅。

    被孔知唯这么一说,两人又犹豫了起来。

    “哎!两位其实不必为难!?杨某倒是有个办法!”杨清源一边说话,一边慢慢靠近。

    一听杨清源有办法,两个队正顿时眼前一亮,不愧是京中的大人物。

    “就说两位是我们劫持的就可以。”

    “???”

    两个队正听了这话,大脑一时没反应过来。

    劫持?一个文官在两百全副武装的龙武军精兵面前劫持我俩?这说出去谁信啊?!

    “大人说笑了!”

    就在其中一人开口之际,杨清源动了。

    原本的百步距离,在杨清源边说话边上前之时,已被拉近到三十步。

    三十步外,弩快。

    三十步内,一阵清风拂过,杨清源在话音落下之时,已经出现在了两个队正身前,两人的佩刀不知何时也出现在了杨清源的掌中,同时架在了其中一人和孔主簿的脖子上。

    反应过来的一众军士,立刻将弩箭对着杨清源,就在一众弩手转身之际,四道白光自李寻欢掌中发出,众军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听见一阵叮当精铁落地之声。

    原本众军弩上所载弩箭的箭头已经被李寻欢的飞刀削去。

    “你们……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没有被杨清源制住的队正一时难以置信,颤音问道。

    “本官大理寺丞杨清源,烦请三位开仓,若有人追责,所有罪责由本官一力承担!”

    包含真元的清亮声音在永济仓的粮库门前回荡。

    两人之力,足以震慑百夫。

    说完杨清源收回两把佩刀,递还给两个队正。

    我若想动手,杀尔等,易如反掌!

    两名队正也被杨清源和李寻欢的武功所摄,取出了两把钥匙。

    孔知唯虽然不甘心,但是若是再不给钥匙,这个大理寺丞估计真的敢杀了自己,刚刚冰冷的刀刃贴在脖子上的时候,孔知唯两腿颤抖,差点就站不稳了。

    一旁的叶剑寒,看着表演的杨清源和飞刀出手的李寻欢,默默地紧了紧手中的残剑。

    这两个文官,他一个都打不过。

    杨清源自然不必说,可以算是他的半个老师;而李寻欢刚刚出手的飞刀更是惊艳之极,叶剑寒都没有看清他如何出手,只看见四道带着暖意的白光射出,箭头落了一地。

    不提正在纠结的叶剑寒,主簿孔知唯用自己发颤的双手取出了一把钥匙,交到了杨清源手中。

    三把钥匙分别插入了永济仓粮库大门的三个孔中,一齐转动。

    “咯吱……”

    一阵令人牙酸的机关声之后,紧闭的粮草大门缓缓移开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