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七十三章 谁窃谷稻(下)

正文 第七十三章 谁窃谷稻(下)

    李寻欢看着眼前的军阵沉默片刻,然后饶有深意地盯着杨清源,杨兄你不是说最多只有一百人参与窃取库粮之事吗?现在怎么解释!

    杨清源也微微有些尴尬,自己的推测错了!?

    就在杨清源不知该如何挽尊之际,原本守卫粮仓的两个百人队,立刻列阵挡在杨清源三人的身前。

    “盾手在前!护住三位大人!”

    这两百龙武军将士的行动让杨清源不至于太过尴尬,果然自己的推断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至少他们没有被人收买。

    现在这个对峙的局面应该是这个永济营校尉搞出来的。

    自古名正则言顺,明着围攻朝廷命官,这个永济营校尉肯定是不敢的,其麾下的兵马也不会听从他的指挥,但是他可以找个借口,比如……

    “你们二人要包庇这两个假冒朝廷命官的奸贼吗?!”

    此刻的永济营校尉是如此的正气附体、大义凛然,怒斥两个龙武军队正。

    两个队正在刚才清点失窃库粮之际就已经知道永济仓中必有内奸,但是两个人却不知道是谁?!

    而在这种情况之下,听杨清源这个奉命前来查案的,肯定不会错,这也是一般小人物的处世智慧。

    所以在永济营校尉意图围杀杨清源三人之时,两个队正立刻率部挡在了身前。

    “大人!我等二人已经检验过这三位大人的官凭令牌,绝无造假,还请大人罢兵!”

    永济营校尉一看连自己麾下的队正都不听自己的号令,面子上有些挂不住。

    “你们两个区区队正哪知什么真假?!还不快快将这假冒朝廷命官的三人拿下!?”

    就永济营校尉这幅样子,杨清源不用任何线索都可以确认此人是窃取库粮的案犯之一,正急于灭口。

    “陈校尉!永济仓库粮失窃,杨大人和李御史是来调查此事!……”

    “放箭!”陈校尉不打算给任何解释的机会,只有将杨清源三人包括面前知情的人斩杀于此,他才有转圜的余地,如若不然,怕是只有死路一条。

    “盾手上前!顶!”原本就严阵以待,列队于杨清源三人身前的盾手,立刻上前组成盾阵!

    一阵金铁交击的“叮当”声。

    射来的两百支羽箭几乎被盾手全部挡下,唯有一支羽箭穿过了铁盾缝隙,射伤了一名龙武军士卒的小腿。

    “龙武军众将士,本官为文华殿行走,大理寺丞杨清源,有官凭为证!到此是为彻查库粮失窃一案!凡未参与盗窃库粮者,此时放下武器,一概免罪,若有冥顽不灵,继续作乱者,与窃粮者同罪!”

    杨清源清亮的声音饱含着真元传出,回荡在永济仓内,发声之时还使用了道家辟魔静心的九天应元咒法。

    在杨清源浩荡的声音之下,原本还杀气腾腾的龙武军精兵犹豫了。

    上一次的放箭,不过是原本刻在骨子里的服从军令,对于陈校尉的命令本身不一定认同,特别是在对朝廷来使放箭。

    原本就并不坚定的永济营将士在杨清源言语攻势之下动摇了!

    “大人!擅杀朝廷命官可是死罪,我们未经查验就直接放箭已是大错,不可一错再错啊!不如先看看他的官凭吧!”

    龙武军中的一个队正拦住了陈校尉劝说道。

    陈校尉想到粮仓之中的库粮,再看对面杨清源三人,心中一狠,一咬牙,抽出了腰间宝剑,将劝说的队正一剑斩杀。

    滚烫鲜血喷溅了陈校尉半脸,半脸鲜血的陈校尉如同地狱贪婪暴虐的恶鬼一般,举剑大喝:“赵立不遵军令,与奸贼合流,已被我以军法处置,再有动摇军心皆斩!!”

    陈校尉的举动让一众士兵人心浮动,但暂时只能听令行事。

    这是大周军规所赋予之权,临战之时,若有部将不遵号令者,可军法从事。

    永济营将士虽然此时心中不服,但是此时也只能忍下。

    但是对面的杨清源此时已经怒火中烧!

    粮仓硕鼠,国库鸱鸮,不但窃国之粮,还敢枉用军法,残杀忠良,安得如此猖獗?

    杨清源从一边的队正手中要来一面盾牌,“李兄,请以飞刀护我,剑寒在我突入之后,紧随我身。”

    李寻欢没有劝说,以他对杨清源的了解,此刻劝说是没有用的,只是点了点头,一柄长约三寸的飞刀出现在了李寻欢的掌间。

    “弩手预备,徐!如!林!”

    此为龙武军弩队号令,徐为张弩搭箭,如为瞄准敌军,林为放箭射杀!

    第二轮羽箭再度袭来,众军组盾阵再挡。

    当第二轮箭雨停下之时,杨清源动了,原本被杨清源握着掌中的盾牌,在杨清源真元的引导之下旋转升天,随后朝着对面的永济营众军直立回旋俯冲而下。

    杨清源随着盾牌飞身而出,然后紧随其后,俯冲而下,整个身体正好被直立回旋的盾牌完全遮挡。

    但是杨清源和龙武军阵的直线距离超过三百步,杨清源未达永济营军阵之时,第三轮羽箭已经填装完毕。

    “徐如林!”

    随着陈校尉的指令发出,弩箭朝着俯冲而来的杨清源疾射而出。

    此刻敌阵有五百人马,其中四层是弩手,一轮齐射超过两百支弩箭。

    直立回旋的盾牌挡在杨清源的身前,挡开了绝大多数的箭,但是还是有数支弩箭越过了盾牌。

    “嗖!”

    但正在俯冲的杨清源没有丝毫要格挡的意思,他正在蓄势,

    就在箭矢要命中杨清源的前一瞬,白光划过,三支羽箭的箭头皆被斩落。

    将后背交托给李寻欢,杨清源再无顾忌。

    你可以不相信李寻欢,但你没有理由不相信他手中的飞刀。

    面对杨清源俯冲而下的一击,陈校尉慌了,他生动地感受到势不可挡是什么意思。

    “盾阵!防!”

    面对冲来的杨清源,陈校尉列盾阵于自己身前,希望能挡下杨清源的蓄势一击。

    在距离盾阵还有十丈的时刻,杨清源出剑了。

    蓄势而出的剑气直斩而出,挡在杨清源身前的盾牌首当其冲,一分为二,随后凌厉无匹的剑气,向着盾阵斩去。

    一剑破空。

    这一剑如天马飞跃天瀑,仙风优雅而势不可当。

    武当剑法——天马飞瀑!

    这一剑堪称是目前武当剑法之中爆发力最强的一剑,是杨清源通过自己的设想,参考天外飞仙创出的武当剑法。

    不同如原本武当剑法的玄奥精深,刚柔并济,这一剑只追求极致的爆发力。

    一剑直斩,铁盾破碎,盾阵,破!

    剑气掠过陈校尉持剑的右臂。

    “铿!……”

    一阵腰刀出鞘之声,面对这个突然杀入阵中的敌人,永济营众军立刻抽出了搏杀用的腰刀,围住了杨清源。

    与此同时还有剑刃落地之声响起,伴随陈校尉的剑刃坠落的,还有他的右臂。

    杨清源缓缓捡起长剑,左手掏出令牌高举示众。

    “我再说一遍,本官乃文华殿行走,大理寺丞杨清源!永济营校尉,涉嫌犯上作乱,贪污库粮,已被我擒拿,参与众军放下武器,一概免死!继续作乱者!格杀勿论!”

    一剑在手,千军摄其威而莫敢动。

    就在众军犹豫之际,叶剑寒也飞身进入军阵之中,手持残雪护于杨清源身侧。

    李寻欢也向着军阵缓步行来,手中一柄飞刀蓄势待发!

    “叮!”

    “叮!叮!”

    ……

    随着一个队正带头将佩刀掷于地上,就好像打开了匣子。

    一连串的刀剑落地之声,原本跟随陈校尉叛乱的众军弃械。

    杨清源一指点在了陈校尉的右肩之上,止住了伤口处的流血,随着让原本负责粮库守卫的两个队正带人过来。

    “一直未来得及地请教二位姓名?”

    两位队正向着杨清源抱拳一礼,“卑职赵龙!”

    “卑职张虎!”

    杨清源嘴角微微抽搐,这名字……

    “张队正!赵队正!由你们二人暂时负责统领永济营众军,立刻收缴武器,带领众军回营,没有军令不得擅离!”

    “是!”

    “李兄,劳烦你辛苦一趟,去永济仓大门处,我请的援兵快到了!”

    李寻欢微微点头后,一跃而起,施展轻功向着大门处疾行!

    一旁已经收剑回鞘的叶剑寒不以为意,“我们都已经解决了!援军还没到!?”

    杨清源盯着叶剑寒,好像没什么适合他的工作了,无论是审问还是勘察都不是叶剑寒擅长的。

    “剑寒,你留在粮仓中,监督他们清点粮草!”

    说完之后,便指挥两名永济营士卒押着陈校尉去往书房。

    -----------

    “陈明!龙武军宣节校尉,正八品上!永安元年入伍!……”

    书房之中只剩下了杨清源和陈明。

    “陈明,你是现在自己说,还是等我逼你说!”

    杨清源一边翻看着一本永济仓的日志,一边问道。

    陈明惨然一笑,“我现在说与不说还有分别吗?无非就是一死!我没有家人,没有妻儿!没什么可怕的!我又何必向你摇尾乞怜?!”

    呦,还是一条硬汉!

    杨清源意外地看了陈明一眼。

    “现在有个将功折罪的机会,你如果能如实供述助我追回失窃的库粮,我可向圣上求情,只诛首恶!保你一命!”

    原本已经打算当死士的陈明眼中又出现了希冀的亮光。

    “你说的是真的吗?!”

    杨清源面上依旧淡然,“你不说也会有别人说,你何必把这个活命的机会留给别人的呢?!”

    杨清源的此言,立刻就让陈明想到了孔知唯,那个软骨头一定会说的,自己闭口不言又有什么意义呢?!

    “卑职确实参与了库粮的倒卖!”

    “同谋者何人?倒卖给了谁!?”

    “卑职与第四队队正、主簿孔知唯共谋!至于倒卖给何人?!卑职确实不知!在卑职房中有一块铁制信物,每次对方依信物取粮!”

    “什么时候开始?!共有几次?!”

    杨清源从一旁的书桌上取来笔纸,一边询问一面记录。

    “从五月初五开始,对方前前后后一共来了十七次!”

    杨清源暗暗点头,和他估计的时间差不多,这个时间也是安世耿接触李百两的时间。

    想要运如此规模的粮食,只能走水路,而李百两就是安世耿原本的选择。

    陈明将具体细节一五一十的交代了。

    “整个第四队都参与了吧!”杨清源抬眼问道。

    “是!可大人如何得知?!”

    杨清源手中狼毫挥动,同时答道,“第四队正半年内,前前后后有十七人因病或因为意外死亡,这是那些不愿同流合污的士卒吧?!所以我才派李兄前去城门出接应援兵!今日负责值守城门的就是第四队吧!”

    “是!”

    “你们得了多少好处!?!”

    陈明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说道,“卑职共得银三千六百两!第四队队正得银五百两,下属每个参与的弟兄,得银三十两!”

    三千六百两确实不是个小数目了,杨清源五品官衔,年俸不过三百二十两。

    三千六百两,这可能是陈明一个八品校尉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

    杨清源在仔细询问了几处细节之后,命人将陈明带了下去,至于合作者是谁?!陈明是真的不知!

    他在本案之中,只负责摆平第四队上下百人,给窃取官粮创造环境。

    “杨兄!”

    这在杨清源打算审问孔知唯的时候,李寻欢的声音从远及近!

    一个身着铠甲的武将随着李寻欢一同走入了房间。

    “杨兄,这位是御林军京营游击将军!奉于尚书之命前来支援!”

    “末将岳震见过杨大人!”

    杨清源真元微微一托,托起了想要行礼的岳震。

    “来得正是时候!敢问岳将军带了多少人马前来?”

    “末将奉于尚书军令,带轻骑五千前来增援!”随后岳震从怀中掏出了五份文书,“对了!这是于大人托我转交给大人的内阁文书!”

    杨清源打开一看,正是内阁所出验粮文书!

    “岳将军!你真是我的及时雨!”

    杨清源随即将永济仓的驻防交给了岳震,然后与李寻欢、叶剑寒兵分三路,给带一千人马,前往京畿地区的剩余几个粮仓。

    杨清源带着一千骑兵一路狂奔,接连三个时辰,赶到了京畿的另一处粮仓——瑞丰仓。

    此时已是入夜时分,但是瑞丰仓方向却有一片红光照映夜空!


上一章 下一章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