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三章 往事(下)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三章 往事(下)

    “铮!”宫伯玉,一踏地面借力前冲,手中长剑一声轻鸣,一剑两变,剑招精湛。

    标准的通脉大成。

    若不算江湖中的大派,此人的武学也已经算是一方小高手了。

    若是换了一般升级流之中,就估计就是个小boss了,只是杨清源一出场就遇上了此界的最大boss,只是这boss比较儒雅随和。

    看着连环出招的宫伯玉,杨清源内心毫无波澜,反而在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自古学剑有成者,轻功都不会太差。

    剑法虽然是江湖上最广泛的武功,但也是最难以练习的武学,剑招、身法、步伐、内劲、眼力等等,都是剑法的练习内容之一。

    宫伯玉的剑法出众,轻功自然也不会太差,但是在杨清源的面前,或者说在《凤舞九天》和《梯云纵》的面前,还是不够看。

    无论宫伯玉的剑招如何变幻,身形如何闪动,剑锋永远离杨清源有三尺之远。

    面前游刃有余的杨清源让宫伯玉咬牙切齿,无论如何都打不着,这比被嘲讽还要难受啊!

    “四海惊涛!”

    宫伯玉抓住杨清源的腾空无法借力的时机,一剑杀招。

    一剑四幻,挥出四道剑气,如骇浪惊涛,直取杨清源,这一剑也不愧是四海门的绝技之一,确实有几分精妙。

    眼见剑气就要击中杨清源,半空中的杨清源突然身形再度变幻,凌空躲开了这剑气。

    看得出剑的宫伯玉一时愣了神。

    杨清源如今最擅长的轻功就是凤舞九天和梯云纵。

    梯云纵为武当独门轻功,练至大成之境可以连续虚空借力,腾空而起。

    而《凤舞九天》是陆小凤独门轻功,是杨清源和陆小凤打赌赢来的。之所以叫凤舞九天,就是这门轻功身法练到大成之境,可以在空中连续九次变向,凌空虚度,虚空生力。

    其神妙之处丝毫不逊大成的武当梯云纵。

    二者都有在半空中变向的效果,所以一般武者腾空时的破绽对于杨清源而言并不存在。

    就当杨清源要结束这场战斗的时候,一颗水弹从远处飞来,直接击中了宫伯玉的额头。

    万川秋水的另类用法,御水为弹。

    水为天下至柔,但是在晓梦内力的加持之下,威力惊人,一击便击飞了之前还剑招凌厉的宫伯玉。

    宫伯玉倒飞而出,手中的长剑也掉落于地。

    “你也配欺负我师兄?”

    声音未落,青色的身影在移形换位间已经来到了宫伯玉的前方。

    小小的青色身影,咳咳咳,可能也不是很小,有些天赋是天生的,晓梦大师的天赋,从小便显露出来了。

    晓梦,已经站在了杨清源的前面,下巴微扬,傲娇的标签,这辈子没法洗了。

    一边躺在地上的宫伯玉,原本已经在万川秋水的一击之下,受了内伤。现在更是被晓梦的一句话气得牵动了伤势,一口鲜血喷出,一脸悲愤。

    欺负你师兄?说话能不能凭良心!

    我一共出剑三十七招,连你师兄的头发丝都没碰到,一直在被你师兄戏弄,结果你竟然说我欺负你师兄。

    这一刻的宫伯玉简直想拉着晓梦去问问他的小弟,问问那两个人被追杀的对象,到底是谁戏弄谁?

    相对地来说,还是杨清源比较讲道理,他走到宫伯玉的身边,“宫堂主,现在胜负已分,咱们就到此为止吧!这对父女,你今天是带不走了!你若有不服,尽可以去官府告我们!我相信官府会给你我一个公正的交代!”

    说完之后,带上晓梦和那一对父女,转身就走。

    只留下宫伯玉一口鲜血喷出,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这个人还想着报官!到底是个什么人啊?!想到悲愤心酸之处,一口心血又忍不住再度上涌。

    “噗!”

    四海门的一众门人看见自己的堂主口中再喷鲜血,也顾不得手上的酸麻,七手八脚地抬起自家的堂主,向城内医馆跑去,生怕自家堂主有什么闪失。

    另一边的杨清源带着三人就相对比较悠闲了。

    “师兄!你刚才让那个什么堂主报官,可是人家连我们叫什么都不知道,该怎么报官啊?!”

    晓梦一直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

    “……”杨清源正在行走的身子微微一顿。

    “咳咳咳!这你就不懂了!就是因为他不知道我们的名字,我才让他去报官的,不然万一他真的去官府,我们免不了一场官司,说不得还要陪人家银钱做汤药费!”

    晓梦狐疑地看了杨清源一眼,虽然她天生道骨,但也不是生而知之,对于这类市井之事,无从得知。

    “真的?!”

    “当然是真的!”

    原本心情沉重的一对父女,也因为这一对师兄妹的对话,心情好了一些。

    带着这一对父女走到了原本晓梦修炼的地方,杨清源在停下了脚步。

    “不知二位是何身份?为何会被人追杀?可否如实相告!”

    问话之间,杨清源的双眼直视父女俩,似有无形压力给到父女。

    中年人迟疑了一下,开口道。

    “我们父女俩原本是汉江之上的渔夫!前日意外从江中获得了一把匕首,不知为何被四海门的人,竟为夺宝,灭我满门,我的父母妻子皆他们所杀……噗!……”

    正说话间, 中年人一口鲜血喷出。

    杨清源对气机极其敏感,立刻按在了中年人脉门之上。

    “不好!心脉已断!”

    杨清源一摸脉象,就大概知道了中年人的伤势,立刻扯开了他的上衣,只见一个淡绿色的掌印印在中年人的心口之上。

    杨清源虽然看不见,但能感觉到这掌印上遗留的丝丝内劲。

    “断脉掌!”

    收回把脉的手,杨清源不由微微一叹,此人的伤已经药石无用了,别说是他,就算是张三丰在此,也救不了这个中年人。

    断脉掌,是一门杀伤力极大但是生效极慢,七日内心脉会慢慢被其内劲侵蚀,脆化,直至最后,经脉寸断,吐血而亡。

    这门武学虽然诡异,但是很鸡肋,要解断脉掌,只需在中掌三日之内,尽快找个内家高手祛除体内的断脉掌力即可。但若是时间一长,便无法可医。




上一章 下一章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