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一章 文比 (二)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一章 文比 (二)

    随着小侍女念完,原本还有叫好声的青芜院中,已经寂静无声。

    相比于之前褚恭的直抒胸臆,青芜院主的这篇诗句显然更加高明。

    全诗通篇没有明写寂寥,似乎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有人陪伴,与寂寥似乎没有一点关系,但是再读其句,却发现陪伴虽多,却只是斜阳、残灶、明月、孤枕,竟无一是人!

    品读之下,才发现其中的寂寥之意,竟难以表达。反衬之法,让全诗再上一层。

    “好诗!”

    二楼的刘宾第一个开口!

    原本以为青芜院主一介女流,竟然有如此文采,但是刘宾刚刚喝彩出口,却发现自己儿子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刘宾瞬间幡然醒悟,想起了自己刚刚的话。

    不会吧!这个越州解元不会这么水吧!难道他要输了!?

    “各位以为,这两首诗,何优何劣?!”

    正在众人品读之际,三楼上屏风后的青芜院主开口道。

    楼下才子皆沉默不语,这让他们怎么说?!

    直接承认一州解元不如一个商贾女流?!

    那越州才子,甚至是在场文人的脸岂不是都被人打肿了!

    当事人褚恭的脸色更是难看,原本以为青芜院主虽然读过诗书,也不可能看过《浮生六记》这种冷门文集。

    不过从青芜院主所作诗篇来看,她明显也是看过《浮生六记》的,甚至理解还在自己之上。

    无奈之下的褚恭只能向自己的小弟使了个眼色。

    之前那个捧哏小哥再次站了出来,硬着头皮说道,“在下以为两首诗各有高低,院主的诗虽然是寓意婉转,反衬寂寞,但是……但是表达得太过隐晦,有失直接!额……有失大气!”

    周围的人都能清楚地感觉到,这位弟兄有些编不下去了!

    也是为难他,要强行将两首诗拉到一个层次上,这难度比他再作诗一首且力压两人还要大!!

    刘宾站在楼上也忍不住了,“胡闹!妄读这么多年诗书,一点鉴赏能力都没有!”

    原本还想跟着应和两声的一众才子文人,看到刘宾发话了,瞬间息了心里那点小心思!

    若是现场还有个翰林院的学士,或者礼部的尚书、侍郎,又或是一代文宗,刘宾的话也做不得准。

    但是现在杨清源不出面,刘宾的话便代表着在场鉴赏的最高效力。

    若是褚恭的诗真的是佳品,在场文人也不乏有人敢据理力争,不仅不掉份,还能顺带宣扬文名。

    但是青芜院主的诗确实比褚恭妙了不止一个档次,自然也没人想当出头鸟。

    “那这一局怎么算呢?!”

    青芜院主柔媚的声音再度响起,一时间却无人答话!

    “当然是院主赢了!”

    见下方众才子不说话,二楼看热闹的刘既白立刻大声说道。

    说完之后还得意地朝自家老爹挑了挑眉!

    刘宾强忍着怒火!不理会自己的傻儿子!

    褚恭看到这番情景只得向着三楼方向一拱手,“没想到院主竟然有如此才华,倒是褚某小看院主了!”

    褚恭对青芜院主的称呼,也从夫人变成了院主!

    第二局文斗,开始。

    由青芜院方抽签,青芜院的一个侍女上前从箱中抽出一张纸签。

    交到楼下一个才子手中之后展开。

    第二题,只有短短三字——秋意浓。

    这一题相比于第一题,破题要简单了许多!之前的题目出自一本冷门文集,不过双方都恰好看过。

    但秋意浓就很大众化。

    秋心拆两半!写秋无非就是说愁罢了!

    褚恭走到一旁与几个好友小声议论了一番,第一题的比试失利,已经让褚恭对青芜院主足够重视。

    楼上的刘既白看着褚恭的这番做派,不由鄙视道,“怎么?!文试还能请外援!小爷我算是长见识了!”

    刘既白拿着鸡腿嘲讽道。

    褚恭见有人开口嘲讽,心中羞怒,“阁下何人?!”

    说实话,乍一眼看,绝对看不出刘既白是刘宾的儿子。刘宾儒雅谦和,刘既白吊儿郎当,怎么看都不像父子。

    “咳咳咳!”刘既白见到有机会装x立刻就来了兴趣了,人前显圣哪个年轻人能免俗?!

    “本官户部漕运司主事刘既白!”

    是的,刘既白升官了!对于一个监生出身的学渣来说,简直是官场奇迹!

    因为之前的漕运案,刘既白检举有功,在杨清源和李寻欢吃肉的时候,他也分到了一口汤。

    从七品主薄一下子成了从六品的主事,连跳两级!

    以刘既白的年纪,这个官职也算不小了,若是一般三甲进士,或是靠后的二甲进士,也就是个县令。

    褚恭收起轻视之心!作揖问道,“不知刘兄是哪年桂榜,哪年皇榜?!”

    刘既白正傲娇的面容突然僵硬,这他哪里说得上来?!

    看到刘既白吞吞吐吐的样子,再加上其姓氏和站在刘宾身旁,已经有不少人猜出了其身份。

    不屑之中,充满了羡慕。

    自己等人寒窗苦读十年,比不上人家有个好爹。

    一旁的一人附耳对褚恭说了两句,褚恭瞬间知道了刘既白的身份,虽然他的家世也不怕礼部侍郎,但是同样没必要得罪!

    朝着刘宾拱手行礼之后说道,“若是青芜院主能请到人相助,在下自然也不会多言,若是请不到人,不过是因为好友寥寥,与在下何干?!刘主事不是读书人,自然不懂读书人的道理!”

    说完便不再理会刘既白!

    这个反应瞬间把刘既白给惹火了,这是什么人?!作弊还这么理直气壮!?

    当即大怒道,“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看不起我!?你知不知道我大哥是谁?!我告诉你,我大哥是文华殿学士,大理寺少卿杨清源!”

    一句话瞬间镇压全场!

    三楼屏风之后的杨清源:“……”

    连一旁的青芜院主,也忍不住多看了杨清源一眼,眼神之中的意思便是你怎么会收这样一个小弟。

    杨清源尴尬一笑,不置可否。

    此时他的文名之响,已然在刘宾之上。加上他座师文坛盟主钱牧谦的声望,若是此刻现身,此次文比的主裁必然是他无疑。

    但是没办法,现在他正在给青芜院主代写,自然不能现身!

    褚恭听到了杨清源的名字,嘴角也抽搐了一下,说实话,杨清源的震慑力可比刘宾强多了!

    虽然是不情愿,但是褚恭还是朝刘既白拱了拱手,憋出了一句。

    “失敬了!”

    看到褚恭如此做派,刘既白眼前一亮。

    这个老大,我认定了!!

    7017k




上一章 下一章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