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三百二十四章 炫技诗

正文 第三百二十四章 炫技诗

    “之前两次,都是由在下先行公布,如此行径,实在是在下的失礼!这次就由院主先行公布答案吧!也彰显我等的君子之风。”

    褚恭以为他后手就能赢,还是天真了。

    杨清源在三楼之上,微微思考。

    周明生作为幕后之人亲自出手,必然是有一定的把握。

    刘宾不愿得罪周明生,而楼下的文人多有为其招揽者,只要下一首诗不能成碾压之势,那么周明生便会集众人之势,强行更改评判结果。

    杨清源心中已经有了计较,子瞻先生,借诗一用。

    提笔蘸墨,落笔挥毫。

    一篇诗文一蹴而就。

    此次杨清源没有用簪花小楷,而是行书掺杂了飞白体,笔意之中的凌云之韵似乎要透纸而出。

    一旁的青芜院主却不明白杨清源此举的含义。

    如此短的时间,能做到这种程度,实属不易,诗文也算是一篇佳作。

    但是青芜院主已经看出了周明生出面的意思,她不信杨清源看不出来。

    这篇诗作,似乎相比于前,还略有不如。

    青芜院主,不知道杨清源在想些什么!?

    随着小侍女将诗文送下,杨清源所书的诗文展现在了众人面前,映入众人眼中的乃是一篇迥然不同的书法,

    其纸之上锋芒和傲骨,绝不是青芜院主一个女子可以书写出来的。

    一般女子的字体笔意会相对温婉一些,当然也有例外,比如数百年前的那位传奇女帝,日月当空,威凌天下。

    她的字体,其锋芒还在一般的男子书法大家之上。

    但从刚才簪花小楷来看,这幅字和之前的字迹,大概率是两个人的手笔。

    但是这诗文虽然上佳,但是和前面两篇相比,似乎在立意和内涵上都略逊一筹。

    下方的一众文人才子议论纷纷。

    “这字虽然是好字,但是这诗似乎就一般了些。”

    “这诗也不能说一般,只不过和之前两诗一词比起来,似乎是差了一些。”

    “怎么叫差了一些呢?!第三题的乃是写黄昏,他分明只写了夜晚和黎明,这分明是偏题了!”

    “诗才尽矣……”

    “……”

    在一众的议论声中,刘宾却是呆滞原地。

    “怎可如此?”刘宾站在二楼之上,满脸的难以置信,口中不住地喃喃道:“怎可如此?!怎可如此?!!”

    楼下众人注意到了刘宾的动静,心中大为诧异,这首诗不能说是平平无奇,但也没有多少出彩的地方。

    “大开眼界,真是大开眼界!没想到竟然还能这样写诗?!!我妄读诗书二十载啊!”

    开口赞叹之人乃是翰林院庶吉士,陈宣。

    在反复看了两遍之后,陈宣瞪大了眼睛,眼神火热。

    在场众人看到刘宾和陈宣的模样,自然知道这首诗中是另有玄机啊?

    但众人再次望向了那诗,左看右看,依然未能瞧出个所以然来。

    众人表情逐渐尴尬,莫非自己等人与刘侍郎、陈大人的文学水平差那么多?!

    不说写出一首好诗,现在甚至到了连青芜院主的诗看都看不懂的程度了吗?

    实在是看不懂诗中奥秘,其中一人上前一步。

    “还请刘侍郎为学生解惑。”

    越来越多的人,跟随其后。

    “请刘侍郎解惑!”

    刘宾捋了捋胡须,笑着说道:“诸位再看看此诗。”

    众人心下疑惑,再次围在了纸笺之旁。

    “潮随暗浪雪山倾,远浦渔舟钓月明。

    桥对寺门松径小,巷当泉眼石波清。

    迢迢绿树江天晓,霭霭红霞晚日晴。

    遥望四边云接水,碧峰千点数鸿轻。”

    可无论他们怎么看,这一首诗,似乎都没有什么出彩之处。

    此诗甚至有跑题的嫌疑,只能算是勉强描写了几句黄昏的情形,与主题的黄昏只能算沾边。

    “刘侍郎,您就别卖关子了!”

    刘宾摇了摇头,说道:“诸位,不妨将这首诗反着读试试。”

    “反着读?”众才子心中大惑不解,不知道刘宾在卖什么关子?诗还有反着读的?

    但是没办法,谁叫自己不争气,连看都看不懂呢?!

    能按照刘宾的说法,反着读这首诗。

    其中一人下意识地读了出来:“轻鸿数点千峰碧,水接云边四望遥,晴日晚霞红霭霭,晓天江树绿迢迢……,嘶,这……恐怖如斯啊!!”

    只读了一句,在场众人便倒吸一口凉气,青芜院的温度也跟着上升了一度。

    “怎么可能?”

    “非人哉!?此诗神乎?!”

    “这,这首诗反着读,居然,居然也是一首诗!而且对仗工整,韵律绝妙!!!这这……”

    经刘宾如此一点拨,在场众人终于发现了其中的奥妙所在。

    “潮随暗浪雪山倾,远浦渔舟钓月明。

    桥对寺门松径小,巷当泉眼石波清。

    迢迢绿树江天晓,霭霭红霞晚日晴。

    遥望四边云接水,碧峰千点数鸿轻。

    轻鸿数点千峰碧,水接云边四望遥。

    晴日晚霞红霭霭,晓天江树绿迢迢。

    清波石眼泉当巷,小径松门寺对桥。

    明月钓舟渔浦远,倾山雪浪暗随潮。”

    这首诗无论正读反读,都是一首佳品诗词,而且无论正反,其韵律、词句都堪称上品。两者叠加之下,这其中的意味自然就不一样了。

    想要写一首意境、韵律、词句都上佳的诗句,此时青芜院中能做到的至少有一掌之数。

    但想要写出那一类正读倒读都是诗,意境还不差的诗词,却不是短时间内就能完成的,甚至根本不确定能不能写出来。

    顺读是月夜景色到江天破晓的话,那么反读则是从黎明晓日到渔舟唱晚。

    正读、反读同样工整贴切。

    此诗的作者在遣词造句方面,怕是已经登峰造极了!

    在场众人此时没人觉得这首诗是青芜院主写的。

    这样的奇诗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她写不出来。

    此界的诗词水平远远不如蓝星,

    而这首诗因为其技法的特殊性,所引起的震动,甚至还要超过那些杨清源之前抄的诗。

    诗词歌赋,不过是为了借景抒情、借物言志。

    但此诗的作者开发了一个诗词的新流派,既不是为了抒情,也不是为了言志,而是单纯地为了显示自己的诗词功底。

    为了打脸而进行的纯粹炫技——是为炫技诗!

    如此诗词,即便是周明生想要在评判时动手脚,也做不到。

    7017k




上一章 下一章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