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三百六十二章 玉坠之主

正文 第三百六十二章 玉坠之主

    “小公爷不愧是京城俊杰!遵纪守法,当为我辈楷模!”

    夸人不需要成本,杨清源猛夸了冯虔一顿,然后开口道,“小公爷的家仆!干扰大理寺捕快执法!处杖刑十,罚银十两!可前往京兆府,自领其罚!”

    杨清源熟练地接过大理寺定制的罚单,开具了一张给冯虔。

    这项业务,杨清源算是熟练之极了!

    冯虔也没有生气,反而是从杨清源的手中接过了罚单,“应该的!应该的!杨大人执法严明,我素有耳闻!今日确实是我郢国公府的家奴,犯法在先!”

    现在的表现来看,冯虔确实可称君子,家奴犯错,不仅不推脱,反而大方地承认下来。

    “这是杨大人的令牌,还请杨大人收好!”

    说着冯虔将杨清源的令牌双手奉上,这一系列的操作,差点把杨清源给整不会了!

    这身上完全看不到一点勋贵的傲气啊!

    郢国公府,是大周的顶级勋贵,在凤阳一系之中,也可保五争三,这郢国公府的小公爷怎么和以往遇到的勋贵完全不一样呢?!

    杨清源略显茫然地接过令牌,人家这么客气,杨清源都不好意思继续如此言辞剧烈。

    另一边,冯虔神色莫名地看着杨清源开出的罚单,杨清源完全不知道他内心在想什么!?

    “不知小公爷到此有何公干!?”

    杨清源感觉到了气氛逐渐诡异!

    “杨大人有所不知,这万利赌坊,也算是我的产业,我是接到了消息,听说了万利赌坊被火所焚,才立刻从神都兼程赶来!”

    杨清源听着冯虔的话,神色莫名。

    前夜的大火,今日才赶到,这个时间很微妙啊!

    若冯虔是放火之人,那么按理说,他绝不会急匆匆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如果说,冯虔在万年县中有眼线,那么在起火的第一时间,肯定就会赶来,

    毕竟趁火打劫,确有其事!尽快赶来,说不定能减少损失!

    但是冯虔这个时间点赶来,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真的才刚刚知道这个消息一般。

    “那小公爷这次的损失可不小啊!前天夜里的火势之大,不仅仅人员伤亡惨重,可能需要赔偿,就连赌坊之中的铜钱、银锭都以及化成铜银之水渗入地下了!”

    铜的熔点为1083,银的熔点为962,而柴火的温度最高可达2000,这种情况下,赌坊之中现钱,几乎是损失殆尽的。

    “杨大人这就错了!我们万利赌坊每天在结业之后,现银就会存入天地钱庄之中,所以这损失的也就是一天的现银而已!”

    “既然损失不大,那么后续的赔偿工作,还请小公爷要做好。”

    这场大火现在还不能确定是何人所为,那么民事上的赔偿责任就要由赌坊先承担一部分。

    若是日后查明,确实有人故意纵火,那么赌坊也就自己的赔偿金额向纵火者追偿。

    但是现在的首要目的还是要安抚民怨。

    这一笔死者的赔偿金,对于万利赌坊来说,实在算不得什么!

    大周原本对于民事上的死亡赔偿及刑事附带民事的死亡赔偿是没有标准的!

    全凭主审官员的判决,判多少便赔多少!?判得多,那算是运气好!若是判得少了也只能认命。

    有些嫌麻烦的官员,干脆不判,自己也背不了什么责任,想要钱,自己想办法去要!

    这本就不是一个公平的时代,又或者没有公平是时代。

    文明之所以为文明,便是丛林法则在文明之中会被逆转!不断保护弱者,才是所谓文明的意义。

    若是自诩文明却依旧是弱肉强食那套,那人与禽兽何异?!

    从奴隶到封建,从封建到共和,这便是一个弱者不断被善待和保护的过程。

    太祖或许不明白这个道理,但是他知道,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

    故而才有这个在士林之中,被传刻薄寡恩,但是百姓却一直铭记着的太祖。

    不管是为了巩固统治,还是出身贫寒,太祖有意、无意间站在了百姓这边。

    大理寺少卿杨大人,没有那么高的思想觉悟,但是填补大周的法律空白,将赔偿的金额标准化,做到有律可查,有法可依,还是能做到的。

    《大周律补充说明暨关于伤残、死亡赔偿试行标准》在杨清源和户部、刑部的联合编纂下出台了。

    该标准详细地规定了地方官吏该如何对伤者、死者进行赔偿。

    杨清源基于后世蓝星经验,将死亡赔偿金划分为赔偿金和抚恤金两部分,根据责任划分来进行赔偿。

    虽然依旧有不少缺陷和不足,但是也算是给了各地方官员一个赔偿的标准,不至于胡乱判决。

    冯虔听到了杨清源说的赔偿金,立刻接话道,“杨大人放心,我郢国公府不是那些无情绝义之人,赔偿罹难百姓的赔偿金,一分都不会少!”

    杨清源突然觉得,这冯虔怎么看都不像是坏人!

    这三观还是很正的!

    “对了!杨大人,大理寺的人在这里,是不是这场大火有什么蹊跷之处啊!?”

    大理寺只负责重大的刑案,一般的火灾大理寺是不会出手的。

    杨清源当然也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正好他也想试探一下这个郢国公府的小公爷!

    “小公爷有所不知!贵府的这家赌坊涉及到了一桩重大的刑案!”

    “啊?!”冯虔的表情微微惊讶,似乎是没有料到这个答案。

    “怎么可能?!杨大人,我们郢国公府,可是最守规矩的了,严禁出借赌资!严禁抵押财产……不过……这万年县的赌坊,也不是我们直接控制的!”

    冯虔自顾自说道,“我当时就说不要办这赌场,现在真的出事了!”

    杨清源只觉得冯虔的表情不像是作伪,否则他的演技可太好了一点。

    冯虔心烦之下,取出了袖中的折扇,打开扇了起来。

    杨清源一直不能理解他们这些秋冬季带折扇的,这个季节带折扇的唯一作用就是装x了!

    但就在冯虔折扇打开的一瞬间!

    杨清源的目光之中闪过一丝惊色!

    这柄折扇!有问题!

    这柄折扇不同于一般的折扇,以珍稀木材作为扇骨,冯虔手中的折扇的扇骨是用白玉所制!

    上等的羊脂白玉!

    羊脂为白玉的形容词,是对白玉颜色光泽的形容。

    白玉分为“子玉”与“山料”和“山流水”。

    其中最受追捧的便是的所谓“子玉”。

    “子玉”产自昆仑山下玉河之中,这种“子玉”坚硬致密、细腻温润、光泽如脂,古人形容“常如肥物所染”。

    子玉浸泡在昆仑山下荒原或绿洲的水土中千百万年,其质地坚硬致密,温润如初,实在是它的可贵之处;在温润柔白的外形下,有着比钢铁还要强的坚韧,也正是它贵重价值所在。

    因为环境的不同,每块玉材各不相同,或有相似,但是这世间绝对没有两块一模一样的玉材。

    杨清源博览翰林院之中的书海,对于玉材也有不浅的了解,以他的眼光来看,这柄折扇的扇骨部分和“李守”送给蒙雪的白玉扇坠分明出自同一块玉材!

    “小公爷这柄折扇倒是雅致得很!这白玉扇骨颇为不俗啊!”

    冯虔听闻杨清源的夸奖,忍不住嘴角扬起微笑。

    “杨大人也这么觉得吗?!”

    “然也!”

    冯虔大喜,“真是英雄所见略同!”

    杨清源随口敷衍了冯虔两句,他心里正在想办法,如何开口才能从冯虔手中暂时借来此扇。

    就在此时,冯虔略显犹豫的开口道,

    “我有不满意原来的折扇扇面,刚刚请匠人重新作了一副扇面,本想请京中的书法宗师题字,正好遇上了杨大人!不知杨大人能否赏光,替我题个扇面?!”

    冯虔开口之间,显得小心翼翼,但是眼神之中有充满了希冀之色。

    杨清源:“……”

    我还在想着怎么骗扇子,你就自己送上门来了,这不是显得我之前的思考筹谋很呆吗?!

    “怎么?!杨大人不方便吗?!”

    送上门的机会,杨清源怎么能放过!?

    “没什么不方便的!我本就会替熟人题字,今日又和小公爷一见如故!就替小公爷提上一副扇面,还请小公爷不要嫌弃!”

    冯虔显然没想到杨清源会答应得这么爽快,“不嫌弃,不嫌弃!那就一言为定了!”

    说完,生怕杨清源反悔,一把将折扇塞到了杨清源的手中,转身带着家奴就跑。

    “杨大人,我要回去核算一下赔偿金额,先行一步了!待到杨大人提好扇面,知会我一声便是了!”

    然后带着一众仆役扬长而去。

    留下杨清源在原地,不知所措。

    “?……?”

    不过既然冯虔自动把扇子送上门来,杨清源又岂有不收之理?!

    杨清源带上鲸皮手套,收好折扇,将其放入一只证物袋中。

    随后,走到一旁的捕快身旁,赞许道,“你们能恪尽职守、面对郢国公府这般权贵,都坚持原则,不错!”

    为首的捕快,突然双腿并拢立正,“信念者,历经磨难,矢志不渝;勇气者,不畏强权,虽死无惧。这是当年院正留下的教诲,学生不敢忘!”

    此人名为赵铮!杨清源有印象,他是大理寺刑律学院第一期,侦缉科的学生!毕业两年,便升任大理寺巡捕统领,袖口之中纹着一长一短两条红杠!

    一个十分优秀的年轻人!

    杨清源拍了拍赵峥的肩膀!

    “学以致用,未来可期!”

    在鼓励了大理寺的外勤人员几句之后,杨清源带着人返回了馆驿之中。

    此时的馆驿之中,狄知远和宋惠父正在梳理案情。

    “大人,事情这么快就解决了?!”

    虽然杨清源的效率一向很高,但是这也太快了一点。

    “先不忙!你去把装着白玉扇坠的证物袋取来!”

    狄知远也不多问,起身从一边的证物箱中取来证物袋,然后带上鲸皮手套。

    杨清源也带上了鲸皮手套,从袖中的黑色证物袋中取出了一柄白玉扇骨的折扇。

    在看到杨清源取出折扇的瞬间,狄知远和宋惠父都知道了杨清源的意思。

    “大人,你的意思,这枚‘李守’赠与死者的定情信物——扇坠,就是这把折扇的!”

    狄知远说完之后,宋惠父也问道,“大人这把折扇你是从何得来的?!”

    杨清源无奈地说道,“别人硬塞给我的?!”

    “真是没想到啊!竟然是……嗯?!硬塞的……?!”狄知远瞪大了眼睛,这玩意还有硬塞的?!谁会把证物硬塞来!?

    一旁的宋惠父也是难以置信。

    这么重要的证物,是能随便乱塞的!?

    杨清源无奈地笑了笑,要不是他亲手接过了这把扇子,他也不信啊!

    “我们先抛开这扇子的来历不谈,来看这扇子的材质!”

    杨清源指指扇子的扇骨说道,“这扇骨的材质和这块白玉扇坠,绝对是出自同一块料子!”

    狄知远和宋惠父虽然不像杨清源这般博览群书,但是观察入微,也是看出了这扇骨的料子,有问题。

    “这样的羊脂白玉本就世所罕见!这扇子的主人,想必也是非富即贵吧!”

    狄知远看着扇骨的白玉说道。

    “没错,这是郢国公府的小公爷冯虔的折扇,说来你们不信,就在我想找借口,从他那里借此扇一观的时候,他非得硬塞给我,让我帮他题个扇面!”

    “……”

    “……”

    “真的就这么巧吗?!”宋惠父皱着眉头,冯虔就是万利赌坊的大股东之一,若是这个扇坠也是冯虔所有,那么事情就都能联系上了!

    一旁的狄知远不确定地问道,“大人,你说这会不会是冯虔,利用我们的心理啊?!”

    “怎么说?!”杨清源让狄知远谈谈看法。

    “凶手一直以来都是表现得狠辣异常,但是冯虔这做法,却与之前凶手的行事风格大相径庭。这无非就是两种可能,第一,冯虔只是凶手栽赃的一个对象。”

    “第二呢?!”

    “第二,这个冯虔故意在大人面前示弱,表示自己没有心机,以此来误导我们,让我们以为他不是真正的凶手!!”

    杨清源无语,这搁着玩千层饼心理博弈呢?!

    我预判了你的预判?!

    7017k




上一章 下一章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