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七章 拜访郢国公府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七章 拜访郢国公府

    掌力剑气在空中不断撞击,空气之间有气浪频频炸开。

    好在两人交手都算克制,才没有造成更大的动静。

    简单的交手之后,两人便各自收手。

    这般动静,已经会把宫中的高手引来了!

    “原本以为不过曹正淳是夸大胡吹,没想到你确实有这样的本事!”

    这个与杨清源交手丝毫不落下风,甚至还隐隐压制的人,竟然是一个女子!

    看她年纪似乎最多只有三十一二岁,正是风韵迷人的年岁,却有这么一身高深的武学。

    不过,杨清源考虑到,女性高手总是会更在意自己的容貌,那么其真实年龄肯定也不会像是肉眼看到的这般。

    小九看到两人停手,才提着裙摆小跑过去,“韩姨!你怎么来了?!”

    杨清源也是目光深邃,皇宫大内,果然是卧虎藏龙,又是一个洞玄境的高手,从刚刚简单的交手来看,似乎不弱于曹正淳。

    “参见殿下!”

    女子看着九公主,也是一个万福礼。

    “师傅,这是宫中尚宫局的韩尚宫。她也指点过我剑术。”

    尚宫局,尚宫。

    掌导引中宫,凡六局出纳文籍,皆印署之,若征办于外,则为之请旨,牒付内官监。监受牒,行移于外。

    可以说,尚宫的职能地位,就像是内阁之于外朝。

    职权之重,为尚宫、尚仪、尚服、尚食、尚寝、尚功,六尚局之首,总领宫掖之政。

    “韩姨,这位就是我师父,文华殿学士,大理寺少卿。”

    中年女人对着杨清源屈膝再一个万福礼。

    “尚宫局韩苏觅,见过杨大人!”

    “大理寺少卿杨清源,见过韩尚宫。”

    杨清源一揖之后,却发现韩苏觅正上下打量着自己。

    “意气风发少年郎,和当年的他何其相似!”

    韩苏觅看着眼前的杨清源,想到当年自己的心仪之人!

    当年的他也是监察御史,刚直不阿!

    当时的自己不过是个小小侍女,他初登仕途,却已得太祖青睐!双方地位犹如云泥。

    巡按江西,安抚黎庶,为官清廉,两袖清风。

    相似的履历和性格,让两人的影子重叠在一起!

    “你很不错!但你的路不好走!”

    韩苏觅的话,让杨清源的双目之中,精光掠过,自己查李守案的事情,连韩苏觅一个尚宫也知道了吗?!

    就在杨清源心生疑窦之际,三人已经被数名元化境高手包围。

    “大明宫内,不得动武!!”

    但随即一群人都向着小九行礼道。

    “参见殿下!”

    小九虽然不是嫡出,但却是周帝最宠爱的女儿没有之一。

    不仅如此,小九还是一个十五岁的元化境高手,无论哪一条,都值得让这些宫中侍女尊敬。

    在向小九行完礼之后,众侍女才向着韩苏觅行礼道。

    “姑姑!”

    韩苏觅点了点头,“不错,手脚挺快的!刚刚我和杨大人活动了一下筋骨,并没他故,你们就先退下吧!”

    “是!姑姑!”

    杨清源看着韩苏觅的这般做派,想起了柳独峰的说过的一个传闻。

    当年马皇后曾遭到刺杀,先帝盛怒之余在宫中建立一个负责卫护后宫的秘密部门,名曰丽竞门。

    其中挑选天资骨骼优秀的女子,配以不知道谁传下的速成功法。

    让后宫的保卫力量在短期内大增!

    而韩苏觅应该就是丽竞门的当代主事之人。

    “你很不错!”

    韩苏觅点了点头,随即便行礼之后,便离开了。

    让杨清源有点摸不着头脑。

    小九也感觉今天的韩姨有些怪怪的,特地跑来就是为了和师父过招,太不合理了!

    “小九!我们走了!”

    杨清源没有想多久,便要离开,现在的他可没有太多的时间想别的事情,李守案才是关键。

    另一边的韩苏觅却回到了自己的房中。

    从一个保存完好的盒子之中取出了一副卷轴,虽然韩苏觅保存完好,但是从卷轴出,依稀能看出,时间久远了。

    展开卷轴,其中所画是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登高而望。

    画卷之旁,还有一首题诗。

    暖风吹雨浥轻尘,满地飞花断送春。

    莫上高楼凝望眼,天涯芳草正愁人。

    今日看到小九和杨清源,韩苏觅就想起了当年的自己。

    也是因此,韩苏觅才有了和杨清源动手的念头。

    玉手抚过画卷,韩苏觅口中喃喃。

    “莫上高楼凝望眼,天涯芳草正愁人……,天涯芳草正愁人……”

    韩苏觅似乎已经看到了两人的结局!

    房中最后一场惆怅长叹,便再无了声息。

    ------------------------

    此刻,杨清源已经告别了小九,出了大明宫!

    正打算去一趟郢国公,再去会会冯虔,如果这个冯虔真的有问题,那在面对白玉扇坠的时候,很有可能会露出破绽。

    杨清源来到了郢国公府的面前,递上了自己的名帖。

    郢国公冯武翼早亡,反而没有陷入当年的胡、蓝逆案之中,使得郢国公一系的力量保存得较为完整。

    而现任的郢国公冯成,更是开国勋贵之中少有的,掌有兵权的人!

    不多时!之前的门房来报,“对不住了!杨大人!我家小公爷不在府上!您可能白跑一趟了!”

    杨清源闻言也没有感到意外,冯虔避而不见,倒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哦?!你身为郢国公府的门房,怎么连自家小公爷出门没有都不知道?!”

    门房听完杨清源的话后,直呼冤枉。

    “杨大人,都说您是天下神探,慧眼如炬,我可不敢蒙骗你!我家小公爷,武功不凡!又不喜欢带随从!平日出门未必就会走正门,有时候走后门,有时候走侧门,甚至有的时候直接翻墙就出去了!小人们真的不能确认小公爷他在不在家啊!”

    虽然说,一府的下人不该编排主上,但是这些门房已经不是第一次被质问这个问题了。

    杨清源自然不会和他们计较,但是遇上性急的,脾气大的,或是其他勋贵的纨绔子弟,认为是门房有意愚弄,说不定就直接动手了!

    冯虔知道此事之后,便直接让门房实话实说。

    有什么气对着他来,欺负几个下人算什么!?

    杨清源点了点,算是认可了这个问答,正要转身离开之际,却听见街角的拐弯处,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

    冯虔回来了!

    当冯虔在拐角看见杨清源的时候,眼前一亮,一路连蹦带跳地就冲向杨清源。

    其实冯虔施展的是一门高明的轻功身法。

    但是在杨清源眼里,也就是连蹦带跳。

    是的,天下大部分人的轻功,在杨清源的眼中也就是连蹦带跳,再差一点的,就只能算是蹒跚学步了!

    “杨学士!”

    冯虔蹦跶到杨清源的面前。

    “杨学士,你怎么会来此?!”

    杨清源身居先天,灵觉远超常人,能明显感受到,冯虔的心跳在加速,呼吸也略显急促。

    虽然冯虔刚刚施展了轻功,但是以他通脉境的实力,简单地使用轻功,根本不至于心跳加速,呼吸急促。

    这必然是心绪波动引起的!

    “我刚刚到访府上,从门房的口中得知,小公爷并不在府中!正要离开,却不想小公爷就回来了!”

    “哈哈哈,是我让门房直说的,免得有些人怪罪他们!在将离之时,仍能相遇,这不说明你我有缘!快随我府上一叙!”

    冯虔热情地将杨清源带入了郢国公府中。

    这反而让杨清源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两人在正厅落座上茶之后,冯虔才问道,“杨大人不知此次登门所谓何事啊?!”

    虽然冯虔的嘴上问着所谓何事,但是脸上却尽是期待。

    就差直接问出,是不是扇面题好了!

    杨清源从袖中取出扇面开口问道,“之前小公爷曾经让我为此扇面题字,如今不负所托,已经完成了,又恰逢我回京一趟,正好将扇子来交还给小公爷!”

    刚拿出扇子,杨清源感觉到,冯虔的心跳又加速了!

    果然,冯虔有问题。

    虽然冯虔很想直接从杨清源手中接过扇子,但还是矜持了一番。

    “杨大人以后不必如此客气,你一口一个小公爷,未免太显生疏了!我表字恪之,以后杨大人之间喊我表字便可!”

    “礼不可废,小公爷毕竟要袭一品国公之位,如此未免显得失礼了!”

    杨清源假装客套了一番。

    但是冯虔立时开口道,“杨大人是科场前辈,而我只是区区秀才功名,杨大人称呼我的表字本就是正常之事!”

    “……额!”

    冯虔的这个说法,倒也说得通。

    科举为官之人,除了官位,登科时间,考试排名都是决定地位高低的重要依据。

    杨清源一个永安十三年的榜眼,称呼冯虔这个秀才一声恪之,一点毛病都挑不出来。

    就算是一个七老八十老秀才,杨清源也可唤一声表字,而不违礼。

    “恪之,还对拙作指点一二!”

    杨清源也不再客套,递上了折扇。

    冯虔接过折扇,缓缓展开,原本空白的折扇之上已经题上了一首七绝。

    边疆烽火书剑秋,彷徨初心谓何求

    须知少日拏云志,曾许人间第一流。

    一首七绝,配上杨清源的书法剑意,其中凌云之意,几乎要透纸而出。

    须知少日拏云志,曾许人间第一流。

    这一句实在是写在了冯虔的心坎上。

    他虽然出身于勋贵之族,为国公之后,却不愿与那些纨绔子弟为武,他也有着自己的志向。

    他最仰慕的就是前宋岳帅那般文武双全的人物,一直苦练武艺,勤修书文。

    一心也想成为那般儒将,可惜了却一直在京城之中,没有机会为国而战。

    现在看到杨清源的这首诗,不禁热血沸腾。

    冯虔对着这折扇是爱不释手,不愧是自己的第二偶像,竟然能写出如此符合自己心境的诗句。

    一旁的杨清源也感受到了,此刻的冯虔呼吸和心跳又加速了!

    这让杨清源没懂!

    看了良久,冯虔才缓缓合上了折扇。

    “杨大人之诗才,真可谓是当世绝顶!不做第二人之想!在下佩服!”

    杨清源也是习惯地客套道,“恪之言重了!”

    一旁的冯虔却正色道,“杨大人不可如此,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在下虽然没有杨大人这样的学问气魄,却也知道君子当正视己身,不可过分自谦!”

    杨清源看着冯虔,越来越奇怪,此人怎么看都不像是本案的幕后之人啊!

    在认错之后,杨清源决定再试探一下冯虔。

    “恪之兄,此来除了奉还折扇,还有一件事相询,还请恪之兄如实相告!”

    冯虔一看杨清源的态度,知道必然是正事,立刻说道,“杨大人请问,在下绝不敢有所隐瞒!”

    “那我便直说了!恪之兄,你这把折扇可有扇坠?!”

    冯虔现在被没有想到杨清源会问这个问题,“杨兄怎么知道,这扇坠还有一块扇坠?!”

    扇坠虽然是折扇的装饰品,但却不是每把折扇都有的。

    “恪之兄看看,可是这个白玉扇坠!?”

    冯虔仔细看了一眼,便可以确认了,这把折扇是他加冠之时,父亲赠送的礼物,冯虔一直视若珍宝。

    “这块白玉扇坠怎么会在杨兄手中!?”冯虔的脸上带着惊疑之色。

    “这么说,这确实是恪之兄的扇坠!?”

    杨清源在问话之时一直在观察着冯虔,无论是冯虔的神态语气,都不似作伪,心跳也没有加速!!

    这就奇了怪了!

    刚刚看见折扇的时候,冯虔明显是紧张了的!现在反而没了之前那般的反应。

    “不知杨大人是从何处得到这块玉坠的!?”

    “此物是我从万年县刘府得到的!?”杨清源说话之时,没有放松对冯虔的观察,特别是说道万年县刘府之时,若是冯虔真的有问题,那么应该会有所反应。

    但是结果令杨清源失望了,冯虔没有紧张,反而极为惊讶。

    “怎么会到万年县去的?!我明明是在神都丢失的?!难道是被人贩卖至万年县的!”

    冯虔小声嘟囔道。

    杨清源却能听清他口中的话。

    冯虔随后开口道,“在下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杨大人能不能将此白玉扇坠卖给在下!此物对我很重要!”

    杨清源摇了摇头,“此物本就是小公爷的东西,说卖就见外了!”

    杨清源的称呼变回了小公爷,语气也与刚才微微不同,冯虔察觉到事情没那么简单。

    “不过,这玉坠却暂时不能还给小公爷!”

    “为何!?”

    “因为此物,是一桩命案的关键证物!”

    7017k




上一章 下一章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