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三百八十二章 投案

正文 第三百八十二章 投案

    “殿下,内阁首辅的位置谁不想坐?!可微臣不希望,自己身上的朱紫袍是由无辜之人的鲜血染红的。”

    太子的面部微微抽搐了一下。

    杨清源虽然没说但是却在指桑骂槐。

    “平民在殿下的眼中是什么?!难道就只是牛羊?!臣原本也是一介平民,做不到对人无动于衷。”

    江湖话本之中,经常出现有人获得了强大的力量之后,便视人命如草芥,将众生当作蝼蚁。

    杨清源一直觉得这不是修行者,而是单纯的力量机器,徒有力量,没有与之相符的心境,算什么强者?!

    没成想现实之中也是如此,在这个天生出生高贵的太子眼中,众生就只是蝼蚁?!百条人命,就不值得一悔?!

    杨清源前世毕业之后,考上了中部地区基层检察院。

    二十五岁的捕诉科长,虽然依旧是基层干部,但前途已经算是光明了。

    但他却是便是普通的工薪阶层出身,刻苦上学,经历高考,同无数和他一样的竞争,才从那座独木桥上经过,最后脱颖而出。

    到了此界,虽然有了强大的力量,不小的权势,杨清源却恪守本心,从未想过高人一等。

    而太子此时的态度,便是杨清源最厌恶的之一。

    殊不知太子的心中此刻也是复杂和纠结的,他当然知道周明生所犯之罪,百条人命对于大部分人来说都不是简单的数字。

    虽然因为从小学习帝王心术,太子必须学会权衡和冷酷,但帝王心术又不是人屠之道。

    太子当然知道周明生该死。

    上策便是交出周明生,交好杨清源,化解双方的矛盾,如此不仅不会为难,还能交好杨清源为首的“一三系”,巩固自己的地位,保证顺利登基。

    中策为不闻不问,任何杨清源擒拿周明生,这样虽然不会加分,但也不会与杨清源这颗政坛新星为敌,太子妃那里也能交代得过去。

    为了太子妃,一向睿智沉稳仁德的太子选了下策。

    人在世上有各种各样的牵挂和约束。

    而太子妃周明玉便是太子最大的牵挂,此时也就成了太子最大的约束。

    太子妃虽然身体娇弱多病,但是贤良淑德,将东宫事务打理得井井有条。

    而太子对太子妃更是呵护到了极致。

    太子虽然有侧妃,但都是在和太子成婚之前,纳的侍妾,后晋侧妃位,而太子自从迎娶太子妃后,太子便再也没有纳过新的侧妃。

    两人之间的感情,如金似玉。

    太子将太子妃看得和九五之位一样重要。

    而太子妃周明玉从来没求过太子什么,只有这次希望太子能保周明生一条生路。

    这样的请求,太子实在是难以拒绝。

    于是才有今天这一幕。

    “孤还可以加码!”

    杨清源疑惑地看了太子一眼,在内阁首辅上加码?!

    “始皇秘藏!孤可以分杨大人一半!”

    权财色,已出其二。

    太子看到愣神的杨清源,以为已经说动了他,继续开口道。

    “传闻这始皇秘藏之中还有秦皇留下的绝世武学和不死仙药,这些都可以分杨大人一半!”

    权财之上,还加上习武之人都爱的武学秘籍,已经传说之中无数帝王将相追求的长生不死。

    若说杨清源不爱权财,那便是胡说。

    不爱权财的人有,像诸葛忠武侯、范文正公、于忠肃、王圣人都能走到那一步。

    但杨清源没有那样的境界。

    他是个俗人,摆脱不了权财的诱惑,但是这钱得是自己挣来的,权得光明正大得来的。

    用这样肮脏政治交易得来的权财,杨清源拿着烫手,更无言面对刀笔春秋。

    都言蓝星华夏没有信仰,殊不知那五千年的历史便是华夏的信仰。

    孔子成春秋,乱臣贼子惧。

    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青史留名是一种信仰,一种理想。

    故而“文正”两个最简单的汉字会成为无数名臣宰辅的毕生追求。

    杨清源读史,也冀希着自己能在历史的长河之中闪耀,即便是刹那也是极好的。

    这便是此刻杨清源能够拒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势,财可敌国、富甲天下的财富的信念所在。

    没有直接回答太子,杨清源缓缓只是解下了腰间常服所用的素金带,收入了怀中。随后向着太子深深一揖,“殿下,微臣告退了!”

    杨清源说着便向着门外走去。

    待行到宫门口时,杨清源脚步一停,在太子以为有转机的时候,杨清源低沉的声音转身说道。

    “还请殿下在今日日入之前,让周明生前往大理寺投案。”

    看着杨清源远去的步伐,太子的脸上阴晴不定。

    “殿下!这便让他走了?!”

    一个文士模样的人从远处走了出来,怕杨清源发现,他刚才没敢靠近,只能远远地躲在人群之中看了杨清源一眼。

    饶是如此,杨清源似乎还是注意到了他的存在,目光几次扫过,都让他以为自己被人发现了。

    “不让他走,还能怎么办?!难道在这皇城之中埋伏刀斧手,摔杯为号,将他就此击杀?!”

    太子一把将手中的杯子摔碎在地上,“孤是太子!不是天子!!便是天子也不可能在这皇城之中暗设伏兵,袭杀朝廷重臣!”

    文士不能理解杨清源,“他就真的如此坚决?!”

    太子拿起酒壶直接灌下了一大口的果酿,“他刚刚解下了腰间的素金腰带。”

    文士沉默了,他自然知道杨清源的这个举动是什么意思!

    片刻之后,文士开口询问道,“那殿下打算如何?!”

    太子神色莫名,“只能先将人交出去了!以孤对杨清源的了解,他不会擅自处决人犯,即便是之前的文颉之流,他也是交由朝廷执法,所以明生虽然会有皮肉之苦,但是不会有性命之威!”

    文士听完若有所思,“殿下是想和杨清源在朝堂之上硬拼?!”

    太子冷笑道,“杨清源固然厉害,手段、权势都不可小觑。他想要罚周明生很简单,但想要杀他,却难如登天!”

    要杀周明生,便是要对抗“八议”。

    之间文颉便是“八议”之一,又有丹书铁券,可免三次不死。

    杨清源没办法只能通过政治手段杀文颉,给他扣上了一顶私通赵王,意图谋反的帽子。

    但是周明生却不一样,文颉不过是一个落寞的勋贵,又因为太祖朝的旧事,是凤阳系若即若离,杨清源自然能够顺利用这种手段。

    但是周明生不一样,他是太子内弟,一旦太子继承大统,他便是国舅,正儿八经的皇亲国戚。

    有太子的庇佑,想要用文颉的办法对付周明生,几乎是不可能的!

    杨清源想要堂堂正正地将周明生正法,只能和太子在朝堂上硬拼。

    片刻后,太子开口问道,“顺之!于延益查到什么没有!?”

    “启禀殿下,于大人已经查到御林军卫河营了!”

    “……”太子微微一叹,“我当时让你替明生谋划,你却出了袭杀杨清源这样的下策。”

    “是小人的失职,原本以为天机弩加上原家父子万无一失,没想到杨清源竟然能在短时间内对抗洞玄境武者,是小人对杨清源的战力评估有误,还请殿下责罚!”

    “罢了,此时再追究责任已经于事无补,你去派人将尾巴处理干净,于延益和杨清源是一样的人,要是真的被他查出了什么!?事情就麻烦了!”

    “是!”

    -----------

    另一边,杨清源刚走出宫门,领队的缉盗司第一大队巡捕统领李纲便急忙上前问道。

    “大人!您没事吧!”

    第二大队的巡捕统领也接话道,“是啊!您这么久没出来,可把弟兄们给急坏了!”

    阴阳转心壶,鸩酒杀功臣的话本,不说尽人皆知,但是看过的人绝不在少数。

    杨清源独自一人入东宫,手下的捕快都是心中忐忑的,毕竟这是太子,是九五之尊的第一候选人。

    万一双方谈崩了,太子用毒酒鸩杀功臣,或者摔杯为号,杀出五百刀斧手,那该如何?!

    “倒是让你们挂念了!”

    看着眼前的众人,杨清源心中满是歉意,为了他所谓的正义,将这些弟兄们都拖入了此次案件,实在是自私的。

    “放心吧!我已经和太子谈妥了!今日酉时之前,周明生会到大理寺投案!”

    李纲为首的众人皆是吃了一惊,虽然知道自家大人神通广大,但是没想到竟然能从太子爷的手中要人。

    “那我们!?”

    “我们先回去吧!案件也差不多解决了!今日之后,弟兄们都休息一段时间吧!这些年大理寺一直在连轴转,弟兄们都没好好放过一个长假!倒是我的过失了!”

    “大人?!”李纲诸人已经察觉到事情不对,但是却被杨清源抬手阻止了。

    “对了!让弟兄们都去老辛那里,领二十两赏银,算是给弟兄们发的过节费。”

    随后没有再给几个人说话的计划,一步踏出,三丈之外。

    “大人等等我!”

    ……

    一个时辰后。

    兵部之中,于延益也是神色难看。

    才刚刚查到一点端倪,但是现在线索全断了!

    之前查到卫河营和长林军中天机弩的零件损坏率过高,于延益便就此展开了调查。

    长林军刚刚才进行了一次演练,负责天机弩的是一个新手,故而操作失误,导致了零件磨损。

    虽然这个理由不足以让于延益信服,但是长林军只有人马三千,天机弩一共也没几架,就算把上面的零件都拆了,估计也就能拼出一到两架天机弩。

    真正的大鱼,还是卫河营中。

    神都素有八水环绕之名,周围皆是河道,水运发达,如此地利,也是太祖定都于此的原因之一。

    而卫河营就是负责守卫这八条河流水路的御林军人马。

    卫河营不仅仅有天机弩车,在其巡河的中型战船之中,都配有天机弩。

    按照他所拥有的天机弩的数量计算,三成的零件损耗,足以拼出十余架天机弩来。

    于延益刚刚派人查到了卫河营的负责军械辎重的校尉,此人就在今日巡河之时,船体倾覆而死。

    “一个主管后勤的校尉,竟然跑去巡河?!还淹死了!?御林军卫河营难道是一群酒囊饭袋吗?!”

    于延益对于御林军的这份报告书,一个字也不信!自己刚要查倒卖机密军械零件的事情,相关人员就溺水身亡了?!这不明摆着有鬼吗?!

    “持我名帖,请御林军统领陈将军到衙内一叙!”

    于延益抽出了一张纸笺,落笔如飞,在写完之后将其装入信封之中,随着自己的名帖一并交给了手下。

    “快去快回!”

    “是!大人!”

    ----------------------

    酉时一刻。

    “大人,周明生怎么还没来!?”

    王振威虽然知道杨清源不干没把握的事情,但是还是对于周明生投案自首这个说法持怀疑态度。

    他们缉盗司、广闻司的大队人马,在京城之中找了三日都没发现周明生的行踪,那周明生为什么不继续藏下去,要出来呢?!

    “振威,稍安毋躁。你们之所以找不到周明生,是因为有人将他藏起来了,现在藏他的人发话了,周明生自然也会乖乖地走出。不要急,先喝茶。”

    杨清源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内心也有些不确定。

    人心总是最善变!

    太子万一变卦了也很难说,杨清源赌太子不舍得九五之位和一个留于春秋青史的好名声。

    就在众人等候之时,一个捕快匆匆跑进来。

    “大人!大人!来了!”

    “人来了!”王振威再也坐不住了!立时上前问道。

    “是周明生!周明生来了!”捕快,此刻的眼中尽是崇敬之意,自家大人果然是升级妙算,说周明生会来,周明生果然来了!

    杨清源闻言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

    要是最后周明生没来,自己可就丢脸了。

    “人在哪里!?”

    “已经被李统领带到了偏厅之中!”捕快答曰。

    “好!!先让他在偏厅等候半个时辰,看好他,别让人跑了!期间上两次茶,换一个杯子!”

    “遵命!!”

    虽然不知道杨清源想干什么,但捕快还是依照吩咐去做了!

    ------题外话------

    存稿中

    7017k




上一章 下一章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