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三百八十三章 太子的布置

正文 第三百八十三章 太子的布置

    周明生是不情愿来的。

    大理寺是个什么地方?!虽然在百姓眼中,大理寺司法严明,高悬明镜,但是在他们这些权贵眼中,大理寺和东西两厂和锦衣卫没什么区别,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

    但是没办法,太子亲自开口,让他来的大理寺中,周明生即便心中万般不愿,也只能乖乖地来大理寺报道。

    而现在大理寺的情况,更是让周明生不寒而栗。

    周明生已经喝了第二壶茶了。连茶盏都换了一个,却一直没见杨清源出来,也没有一个大理寺的高层出来。

    只有一个捕快,保证他的茶水不断。

    而此刻的杨清源也已经不在大理寺中,根据杨清源的吩咐,大理寺派出了叶剑寒在门口守着周明生。

    以叶剑寒的性格,根本不担心周明生能讨到什么好处。

    因为他根本不屑于和这种人多说话!

    “大人去哪了?!”

    狄知远和姬瑶花在远处看着屋中坐立不安的周明生,知道了杨清源此刻的部分用意。

    使周明生焦虑,随后产生破绽。

    但是杨清源却在这个节骨眼上,离开了大理寺,这就众人难以理解杨清源的目的了。

    此时不该是审问周明生吗?!

    ----------------------

    而在周明生的投案之前,太子也开始行动了。

    八议,最重要的就是一个议字,并不是说启用八议,犯罪者就一定可以免死,所谓“八议”不过是绕开正常的司法程序,有天子的来进行判决,在正常刑罚的基础之上,适当的减轻刑罚。

    用现代司法的措辞,八议只是可以减免刑罚,而不是应当减免刑罚!

    这也是太子将八议作为最后一条路的原因——不确定性!

    所以评议结果,便成了决定周明生生死的关键。

    依制,最终结果是用天子圣裁的。

    不过,今上不是一个独断专行的人,必然会展开廷议。

    一旦廷议,周帝必然会让朝廷重臣发言,所以太子要尽可能获得众臣的支持。

    如此才能争取主动权。

    -------------

    “钱大学士!”

    “座师!”

    “恩师!”

    钱牧谦的府上,此刻已经有不少人在此,这些人都是钱牧谦的学生,钱牧谦文坛宗师,可谓是桃李满天下。

    当然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点——都是太子党羽。

    自从太子压过楚王之后,站队的人便越来越多,特别是品阶不高,境遇不佳的官吏,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是杨清源、王华、李寻欢。

    普通的二甲排名靠后的以及三甲同进士出身的官员,升迁之路,向来难行。

    光靠自身的能力和勤奋已然不够,还需要各种各样的机遇,而此时的太子,便是他们的机会。

    从龙、救驾,功莫大焉。

    虽然他们的支持,只能为太子壮壮声威,但是对于太子来说,也是一分支持的力量。

    太子广结党羽会遭到天子忌惮,但是同样,在百官之中素有威望,也是加分项,关键便在于这个尺度的把握,当朝太子便把握得不错。

    “你们都是来给太子当说客的?!”

    众人皆互相以目示意,谁也不敢先说。

    虽然都是钱牧谦的弟子,可弟子也有远近亲疏。

    王华、杨清源、李寻欢,于钱牧谦,那便是得意的亲传弟子,这种关系在官场上,仅次于父子兄弟。

    而今日来此的,更多的,只是钱牧谦的记名弟子,空有师生之名罢了。

    就在众人踌躇之际,为首一人站了出来,“老师,学生等不是贪图富贵,只是这次清源贤弟实在太过分了!直入东宫威逼太子,这还是为臣子者应该做的吗?!”

    一看有人率先做出头鸟,其余人也来了精神,“是啊!老师!计长兄说得有理,君臣父子,天地纲常。若都像清源贤弟那般,不尊储君,这大周国将不国啊!”

    “再说了,恩师,太子此举也不过是启用八议中的议亲,也是符合我大周的律法,并没有什么违律之处!”

    三人的话引起了众人的赞同,一时间十余人的应和也显得有气势。

    “砰!”

    钱牧谦的茶盏突然砸在了书案之上,“说完了?!”

    “我看你们的圣贤书是读到狗肚子去里了?!看完科举,《孟子》的《尽心章句下》的就忘了?!”

    钱牧谦积威所在,一发怒便让众人噤若寒蝉。

    都不记得了?!那我这个当老师的在教你们一遍!孟子曰:“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是故得乎丘民而为天子,得乎天子为诸侯,得乎诸侯为大夫。”

    钱牧谦口中亚圣经典,在场众人都被其气场所摄。

    “现在,清源正在为万年县冤死的百姓讨一个公道,你们这些人,却纷纷来劝阻我?!是何道理?!”

    面对钱牧谦的质问,众人悻悻却不敢多言。

    众人皆以为钱牧谦太偏心杨清源了!

    就在其中一人打算反驳之时,一个声音传来,“老师!学生以为,这一次应当支持太子殿下。”

    一个温润如玉的中年帅哥走了进来。

    “学生申汝墨见过恩师!”

    申汝墨,钱牧谦的得意弟子之一,永安七年的会元,现如今刚刚就任吏部左侍郎,此人乃是钱牧谦众多学生之中,官位最高的一人。

    钱牧谦的脸色有些难看。

    “汝墨,你也是来劝我的?!”

    “恩师,学生自越州归京,有一封家书要带给恩师!”

    钱牧谦脸色微变,从申汝墨的手中接过了书信

    ……

    -----

    建极殿大学士,李宏毅,此人曾经当过太子的老师,乃是四位主政大学士中唯一的太子党。

    “老师!此事还需要您来周旋。”

    太子在李宏毅的面前姿态放得很低,没有以储君自处,反而是口称学生。

    “虽然以殿下的身份对付杨清源并不难,但是为何要这么做?!为君者当以大局为重,不管那个周明生为殿下做了什么?!上策都是将此事作为契机,收杨清源之心,以图‘一三’一党的支持。”

    在李宏毅眼中,太子一向果决睿智,虽然比不上今上,但若是稍加调教也会是一个有为之君,但是这次太子的做法,却让李宏毅不能理解。

    太子朝着李宏毅一揖,“老师,弟子知晓老师所说,但是弟子有自己的苦衷!还请老师相助!”

    李宏毅看到太子行礼,立即上前扶住太子,“殿下,君臣有别,不可行此大礼!”

    随后李宏毅轻叹一声,“老臣原为殿下效命。”

    若是有可能李宏毅是不想和杨清源为敌的,政坛之上,可为友者切不可为敌,要团结一切力量,来对付你的政敌,这是李宏毅的政治理解。

    像杨清源这样的政治新星最好便是当朋友,但若是逼不得已双方成为了敌人,也得将其快速扼杀在摇篮之中。

    李宏毅思索片刻随即开口道,“内阁首辅,中极殿大学士,范希文还乡,如今的内阁尚有五人,武英殿大学士于延益,文渊阁大学士钱牧谦、文华殿大学士长孙辅机,我以及一个凑数的东阁大学士孔勤礼。”

    “其中孔勤礼虽有大学士之名,却无大学士之权,只是个摆设,暂时不用考虑。剩下的三人之中,我可以帮你说服文华殿大学士长孙辅机!此人虽然是杨清源的上官,与杨清源私交不错!但只有条件合适,他是可以被打动的。”

    李宏毅继续说道,“武英殿大学士于延益,此人乃是本朝,乃至前朝持心最正的人之一,于公之前,我也自叹弗如,想要动摇他的心志,根本不可能,而且他极为欣赏杨清源,殿下不必考虑争取他!”

    “至于剩下的钱牧谦……”

    就在李宏毅要继续说的时候,太子打断了李宏毅,“老师放心!钱牧谦在此事之上,不会出手!”

    李宏毅意外地看了太子一眼,钱牧谦对于永安十三年的三鼎甲,可谓是欣赏到了极点,若是没有意外必然会出手相助,没想到太子竟然能让钱牧谦这个文坛盟主保持中立,自己还是小看了这个学生的手段。

    “那就好!诸阁殿学士之下,便是都察院、六部……”

    李宏毅,继续替太子谋划着。

    --------

    而此时的大理寺中,周明生已经等了一个时辰,开始不耐烦了,丝毫没有发现,他喝茶的杯子已经被人换过了。

    周明生想要询问,刚踏出偏厅之门,一柄断剑便出现在了他的脖颈之上,剑刃的冰凉之意,寒彻骨髓。

    周明生毫不怀疑,只要他敢再向前走一步,这柄剑的主人便会斩下他的头颅。

    “叶司主!有话好商量嘛,何必动刀动剑呢?!”

    叶剑寒的威名,周明生是听说过的,剑败神侯府冷血,战平护龙山庄四大密探之一的归海一刀……

    虽然这个大理寺镇狱司司主深居简出,但是没有会小看他。

    曾经的大理寺,镇狱司才是最强战力,如今成了天子亲卫——锦衣卫。

    所以没有人会小觑重建后,大理寺的镇狱司。

    “嗯?!”

    叶剑寒不想和周明生讲话,只有用剑轻轻拍了拍周明生的脸颊。

    伤害不高,但是侮辱性极强。

    若是换个人,周明生拼着没命,也要理论一二。

    但是面对叶剑寒,他不敢!

    因为一旦激怒了叶剑寒,他真的会没命。

    “叶司主,那你总可以告诉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到杨大人吧?!”

    叶剑寒犹豫了一下,才吐出了三个字。

    “不知道!”

    “……”周明生彻底无语了!为什么大理寺会有这样的人,这和大理寺的画风实在不搭啊!

    但是没办法,换个人周明生还可以和他理论一二,但是叶剑寒显然没有听他的讲话的兴趣。

    此刻叶剑寒的表情解毒,若是周明生还敢多说一句,便直接要动手了!

    面对这种情况,周明生只能怏怏地缩回了偏厅之中,继续喝茶。

    一旁正在观察的狄知远和姬瑶花正在纠结,不知道该如何行事,宋惠父便带着鲸皮手套,拿着一个杯子走了过来。

    “结果出来了!”

    闻言,姬瑶花立刻追问道,“宋先生,结果如何?!”

    “和我们预料的一样,周明生的拇指指印和白玉扇坠以及玄铁剑柄上的一模一样!他就是李守案以及袭杀方圆丫丫的凶手!”

    虽然之前就有了猜测,但是在得到确认的瞬间,姬瑶花还是杀意一起。

    而她的身旁,一道更加寒冷凛冽的杀意冲霄而上。

    柳望舒掌中的扶摇一声轻鸣,表达着主人此时的怒火。

    “柳姑娘稍安毋躁!此刻还是杀他的时候!”姬瑶花上前劝阻了他。

    姬瑶花想过可以任由柳望舒杀人,这样很可能引起杨清源的厌恶,随后自己的把握便又大了一分。

    但是若是真的这么做了,也就打乱了杨清源的全盘计划,而且太子的内弟死在了大理寺中,这件事情,大理寺也不好交代。

    故此,姬瑶花虽然内心不愿意,还是劝阻了柳望舒。

    柳望舒虽有杀意此刻也压制了下去,她当然也清楚,此刻若是杀人,最被动的便是杨兄。

    就在众人怒火中山之时,杨清源回来了。

    跟他一起回来,还有三个身穿黑色斗篷的人!

    “大人,这三位是?!”

    来的三人,其中一人脚步微微虚浮,明显不会武功。

    而剩下两个都是有数的高手,难以看出深浅。

    “这三位是我的朋友,你们不必在意!周明生在了吗?!”

    “已经在偏厅等候。”

    杨清源点了点道,“将其带到审讯室中,我要亲自审问!”

    “是!”

    就在周明生踱步之时,原本紧闭的偏厅之门被打开。

    “周明生!跟我走一趟吧!”

    周明生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当然了这是个人都会有。

    都到了大理寺了!人家不审问你,难道请你吃饭?!

    周明生跟着李纲,走到了大理寺的一家问讯室中。

    杨清源此时已经在讯问室中等他。

    “周老板,请坐吧!”

    杨清源手里拿着一个茶盏,看上去人畜无害。

    周明生暗骂一声笑面虎,才做到了讯问位上。

    “杨大人,初次见面,久仰大名啊!!”

    周明生象征性地客套了一下。

    “周老板错了!我们可不是初次见面!”

    “嗯?!”周明生一愣。

    “当时在青芜院中,你不是已经认出我的身份了吗?!”

    7017k




上一章 下一章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