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三百九十二章 深宫夜话(上)

正文 第三百九十二章 深宫夜话(上)

    二十九年前,太祖刚刚一统天下,治理四方。

    同样是在这样一个雨夜,当时还是太子的周帝,跪在了太祖的御书房前,请求太祖准许他娶现在太子的生母,孟芸华为妻。

    当时太子和武林二恶,孟神通的小女儿孟芸华已经私定终身。

    大周的皇后王妃,虽然不要求背景显赫,但也许家世清白,可孟神通作为武林二恶,名声别说清白,都和“好”字不沾边。

    周帝想要娶这样的人当太子妃,太祖自然不可能同意。

    太祖性格极为刚强,自然不会在这件事情上让步,但周帝何尝不是如此!?

    虽然看上去要比太祖儒雅得多,但是周帝的骨子里也是继承了太祖的坚韧不拔,既然认定了孟芸华,便不会轻易改变。

    于是一场父子之间的较量展开了。

    和如今的太子不同,周帝那时的地位是绝对稳固的,嫡长子,且参与政务。

    而刚刚铲除了明教和胡玉、蓝惟庸的太祖对朝廷的掌控也是绝对的。

    周帝根本没有办法通过其他手段来改变太祖的决定,于是在一个夜雨之中,跪在了御书房前。

    为了自己的心上人,放下了作为太子的尊严。

    太祖固然心坚如铁,但自己的嫡长子在雨中跪了一夜,最终还是让太祖妥协了。

    虽然太祖没有任何明示,但此后再也不阻止太子迎娶孟芸华。

    孟芸华也就成了太子的第一任太子妃。

    之后,孟神通被抓获,但是看在太子妃孟芸华的面子上,朝廷最终没有下杀手。

    那个从一介布衣成为天下至尊的老人,最终还是对自己的儿子妥协了。

    面对臣民,太祖可用铁血手段,但孝慈皇后和他所生的嫡长子,终究是他心中最后一片柔软。

    听着连绵不绝的雨打瓦片声,周帝也踌躇了。

    同样的雨夜,同样是求情。

    他从跪在门口的太子,变成了坐在御书房中犹豫和难决的帝王。

    “哎!”周帝一声长叹,没想到当年自己做的事情,自己的儿子现在也做了一遍。此时的周帝算是体验到当初太祖的心境了。

    恨铁不成钢,却又无可奈何!

    “皇兄,太子如此,也不过是为了心中挚爱,如同先皇之于孝慈皇后,皇兄之于文穆皇后。毕竟是年轻人嘛!”

    周帝闻言看向了自己的这个十四皇帝。

    论及才华、天赋,庶出的十四在先帝的一众皇子之中也能算是出类拔萃。

    在周帝和赵王之后,便要数朱无视这个郡王了。

    但当年的朱无视也是为了一个女人,被太祖削去了王位,降为侯爵。

    若非周帝求情,只怕太祖罚得还要重。

    这么一看,似乎他们老朱的家血脉,都有一场情劫要经历啊!

    “无视,你说说,朕该怎么办呢?!”

    周帝在朱无视的面前,放下了一直的面具,此刻的他,只是一个为难的父亲。

    朱无视也是沉默片刻,“皇兄,外面雨大,虽然太子有些武功在身,但内力终归是浅薄的,不如让他先进来吧!听听他是怎么说的。”

    朱无视知道,在皇兄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便已经动摇了,但他需要有一个人帮他来说出这句话。

    果不其然,周帝闻言后点头道,“曹正淳,你去让太子起来,进书房见朕。”

    就在曹正淳要动身之时,周帝突然又补充了一句,“深秋雨寒,让他先去沐浴,换身干爽的衣服,再让御膳房备一碗参汤。”

    “奴婢遵旨!”

    朱无视闻言也行礼道,“皇兄,夜已经深了,臣弟就先行告退了,皇兄也注意身体,早些休息。”

    就在朱无视要告退之时,却被周帝拦下。

    “十四,你不用急着走,论辈分,你是太子的叔叔,留下听听,太子是怎么说的?!”

    周帝对朱无视这个弟弟的感情是复杂的,是将他视为同胞兄弟的。

    朱无视是庶出,他的母妃生下他没多久,便撒手人寰。

    年幼的朱无视便由孝慈高皇后抚养长大。

    两人虽然并非一母,实则更胜于同胞兄弟,朱无视被太祖削去王爵,但在周帝继位的第三年,便恢复了朱无视的王位,封临平郡王。

    此外还增加了朱无视的权柄,扩大了护龙山庄的规模,予以调查之权。

    也是因为原本大理寺广闻司的底子,再加上周帝的支持,护龙山庄才成了今日,天下最大的情报机构。

    对于朱无视,周帝是九分信重,一分怀疑。

    而这一分怀疑,也不过是为君的基本逻辑而已。

    孤家寡人,便是除了自己,对待任何人都不能付出全部真诚。

    特别是身负皇室血脉之人。

    杨清源、于延益这些人,在大周天命民心未失的情况下,就算不尊天子,也就是当权臣。

    后汉某年,民心已失,曹魏篡汉尚且花了两代人,何况今日的大周。

    而雨化田、曹正淳之流的权阉,他们手中的权力来自天子,甚至是天子可以扶植用来对抗文官集团的产物。

    别看是权势滔天,但是真到了时候,要解除他们的权利,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

    即便他们是洞玄境的高手,也只能保住自身,保不住手中的权力。

    而朱无视和赵王却不一样。无论嫡庶,两人都是太祖血脉。似他们这种皇室谋反,是很有可能成功的。

    约莫小半个时辰之后,太子已经换了一身衣服来到了御书房中。

    “参见父皇,见过皇叔!”

    太子一入御书房,就看见偌大的御书房中只剩朱无视和周帝两人。

    其余的内侍已经被周帝给屏退。

    周帝看着立在阶下的太子,却迟迟没有开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朱无视也看出了周帝此时的犹豫。

    轻咳一声,然后说道:“太子殿下,你深夜入宫求见天子,所谓何事?”

    随着朱无视开口,御书房内尴尬的气氛被打破了。

    周帝表情也是一肃。

    “说说吧!”

    太子酝酿了一番之后,随即跪下说道:“儿臣恳请父皇在大理寺少卿杨清源重查的万年县一案饶他一命。”

    周帝虽然知道太子要为周明生求情,但没想到太子会如此的直接,开口就是请求饶周明生一命。

    周帝的火气又上来了。

    “就为了太子妃,你连最基本的正邪善恶都没有了!?”

    周帝深受太祖教诲,对百姓还是很重视的。

    不论周明生,欺瞒天子、毁灭证据的一系列罪行,但就他杀害上百平民的罪行,就足以让周帝起杀心了。

    太子似乎知道自己的话,并会引得周帝怒火,但是却没有丝毫的犹豫。

    “父皇请容儿臣申辩!”

    太子跪在地上,俯身不起,但口中朗声说道,似乎没有示弱之势。

    “好!朕就给你个机会说,看你能说出什么大道理来!”

    太子低着头,在周帝看不见地角度微微一笑,只要周帝给他开口的机会,今日之事,就有八成把握。

    “儿臣承认,此来求情,是因明玉之请,但同时也是为了父皇!还请父皇明鉴!”

    “呵呵?!还为了朕,朕倒是要好好听听了!”

    周帝被太子的这番话气得怒极反笑,明明是为了儿女私情,不顾朝廷律法,却能被太子说得这么理直气壮。

    “父皇容禀,儿臣不会否认,阻止大理寺少卿杨大人,有自己的原因,但更多的却是为了父皇的尊严。周明生杀不得啊!至少,不能用李守案,来杀周明生!”

    周帝皱了皱眉,“你继续说!朕听着呢!”

    “周明生戕害百姓,制造冤案,百死莫赎!若是仅仅因为这杀他,无论是儿臣还是明玉都无话可说!但现在周明生一案涉及的已经不是他自身,更是朝廷的尊严和父皇的威名!”

    周帝的政治眼光何等犀利,此刻已经知道太子接下来想要说些什么。

    “若是因为李守一案,要诛杀周明生,那就意味着朝廷将李守一案审错了!一个按照太祖遗训,敲响登闻鼓的案子,最终审错了!这是何等荒诞的一件事情!?”

    周帝的面色也有些不好看。

    李守,历经万年县审判,刑部复审,大理寺核查,还有都察院组建的专案组亲自复核,没想到这么多人都没能查出问题来,这说去出,朝廷确实是面上无关。

    “这还不如周明生狡诈狡猾,通过你的关系人脉,来对抗朝廷调查?!现在你还好意思说这件事?!”

    太子想要偷换概念,但周帝一眼看破,所谓的朝廷威严尽失,并不是朝廷直接造成的。

    而是周明生在刻意地制造冤案,以有心算无心,众官吏才会难以查清。

    “父皇,儿臣当然知道周明生罪责深重,但是现在事情已经发生,朝廷应该做的是如何补救,即便是杀了周明生也不能改变案子错了事实,不如将错就错!”

    周帝闻言微微一滞,太子的前半句话是有道理的,但是后半句话却让周帝极为不悦。

    思虑良久之后,周帝才缓缓开口道。

    “你要朕为了所谓的朝廷颜面,任由李守一案成为冤案?!若是如此行事,岂不是会有更多人,以此方法,要挟朝廷?!对待这种奸邪之徒,决不能投鼠忌器!当然,朕也不觉得,所谓的朝廷颜面比上百条人命的公道比更重要。”

    虽然周帝还是斥责的语气,但是太子已经听出了周帝语气中的动摇。

    这上百个人,毕竟已经死了!

    死人,是没有价值的!

    周帝当然知道,怎么做才能对大周更为有利,但是在太祖和孝慈高皇后的教育下,周帝不仅仅是个好皇帝还是个好人。

    太子再次以头抢地,“父皇,儿臣下面说的话,有大不敬之嫌,还请父皇恕罪。”

    “朕恕你无罪,你尽管说便是了!”

    太子不敢起身,跪地说道,“若是父皇此时春秋鼎盛,儿臣绝不会阻止父皇重理李守一案!但是现在……”

    太子没敢继续往下说,但是周帝已经懂了。

    后半句是,但是现在,他已经时日无多了。

    周帝身体不好,这几乎已经不是秘密,这太子知道,群臣也心知肚明。

    也正是如此,所以在杨清源打破太子和楚王之间的平衡之后,周帝没有刻意地去恢复。

    因为他也适时地需要去确认一个继承人了。

    太子除了太过宠溺太子妃周明玉之外,没有太大的缺点,虽然不一定能成为圣明之主,但是当一个守成之君,还是绰绰有余的。

    在这种情况下,若是周帝的名声出现了污点,那边难以修复了。

    若是换作十年之前,周帝会毫不犹豫地重审此案,一个冤案而已,周帝有的是机会来抹除和弥补。

    前唐太宗文皇帝,弑兄逆父,夺得皇位,却丝毫不能掩盖他的功绩。

    内修政理,外拓疆土。

    区区污点,在他身上根本算不得什么!甚至不屑于掩盖此事。

    原本的周帝也这样的豪情,但是现在他没有时间了。

    自己的身体,周帝很清楚,数十年的政务操劳,此刻的身体已经在崩溃的边缘。

    已经没有时间,让他慢慢去抹平这个污点,弥补自己的过失。

    若是任由此案重审,那么在后世的史书之上,他前半生的功绩都会被质疑。

    想到此处,周帝犹豫了。

    太子继续补充道,“父皇仁德,可比先汉文皇,岂能因为此事背上污名!?”

    周帝虽然是个好人,但更想当个好皇帝,就像先汉文帝一般,而他也是一直向着先汉文帝学习的。

    文帝永思至德,以承天心,崇仁义,省刑罚,通关梁,一远近,敬贤如大宾,爱民如赤子,内恕情之所安,而施之于海内,是以囹圄空虚,天下太平。

    三代以下,称帝王之贤者,文帝也。

    周帝知道长生不死,不切实际,如今最渴求的,便是在驾崩之后,可得谥号,文皇帝。

    但李守一案的影响继续扩大,很可能连这个愿望都无法达成。

    滥用刑罚,冤案错假,如何还配得上一个“文”字?!

    人都是自私的,周帝也不例外。

    太子给了他一个很好的借口,来免除周明生的死罪。

    这一刻周帝的心神已经动摇了!

    7017k




上一章 下一章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