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三百九十五章 序幕拉开

正文 第三百九十五章 序幕拉开

    雏凤点头!

    扶摇一剑点在了师妃暄的色空之上。

    在剑尖点实的一瞬,突然爆发出了万钧之力。

    如此巨力,差点让师妃暄手中的色空古剑脱手而出,但十年练剑,还是让师妃暄握紧了手中的色空古剑!

    并且借着这股巨力,师妃暄顺势后退,想要以此来弱化柳望舒的急进攻势。

    但柳望舒自从出东海以来,便一路挑战江湖上的各路剑客好手,战斗经验并不是师妃暄这个初出茅庐的可以相提并论的。

    看到师妃暄想要借而退,柳望舒丝毫不给她喘息之机,立刻飞身上前,再出一剑。

    这一剑看似普通,但是直到色空与扶摇相交之时,师妃暄才发现其中玄奥。

    色空刚刚一接触扶摇,这个感觉到了色空和扶摇在以极高的频率震动。

    师妃暄想要撤回剑,可是已经晚了。

    色空古剑在高度频率的振动下已经脱离了她掌控,被震飞至高空。

    而柳望舒的扶摇,则是倒飞向柳望舒的身后。

    师妃暄的一身武学修为,有九分在剑上,若是没了色空古剑,决计不可能抗衡柳望舒的,立即轻身提纵,身影变化,追上了被震飞的色空。

    而柳望舒倒飞的扶摇却被其真元的所牵引。

    就在师妃暄接住色空的一瞬间,扶摇剑从柳望舒的左侧疾射而出,在距离师妃暄咽喉尚有三寸的位置上,停了下来。

    袖里青蛇,奇诡难测!

    “这位姐姐剑法绝世,妃暄甘拜下风!”

    而在这边战斗尘埃落定的时候,杨清源却被姬瑶花的目光看得浑身难受。

    其中之意,无非就是,为什么柳望舒也会雏凤点头和袖里青蛇。

    这两招剑法之前已经被杨清源送给蓬莱一脉。

    杨清源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差点翻车了!

    轻咳一声缓解尴尬,杨清源不顾姬瑶花幽怨的眼神,来到了师妃暄身前。

    “慈航剑典不过尔尔吗?!连望舒都对付不了!”

    杨清源想要继续打击师妃暄的心境故意开口讥讽道。

    “阿弥陀佛!杨兄又谎言相欺了!这位柳姑娘乃是谪仙李太白的弟子,李太白乃是天下十三柄名剑之一,输在她的手上,妃暄心服口服。”

    慈航静斋的教育却有其独到之处,师妃暄虽然输了,但是既不焦躁气急,也不气馁灰心。

    “不知道师仙子的武功比之秦梦瑶如何?!”

    杨清源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秦师姐无论是武功天赋才情都在妃暄之上,今日落败,并非是本门的慈航剑典不济,只是妃暄技不如人。若是今日是秦师姐在此,胜负还未可知?!”

    看着此刻略显倔强的师妃暄,杨清源觉得这才是正常人。

    什么清心寡欲,什么四大皆空,对于一个二十岁的女孩,这不是修行,而是折磨!

    “妃暄虽然落败,但还是想劝杨大人一句,太子仁德,乃是天命所归的苍生之主,还请杨大人不要为了一己私欲与太子为敌!以杨大人的才华若是能太子,必然能造福黎明,安定社稷!”

    杨清源点头道,“妃暄今日已败,但仍不忘劝说我,确实是心有百姓,慈悲为怀啊!”

    师妃暄似乎是没有听出杨清源话中的反讽之意,反而认真地点头答道,“妃暄只不过是想为苍生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

    在她眼中自己的行为就是在为天下苍生做事,出发点是好的,可惜了被慈航静斋洗脑了!

    旁者不论,就刚才那翻天命所归,苍生之主,杨清源就可以在此将其拿下!

    慈航静斋这么多年还是老一套,自诩为天选帝。

    杨清源并没有为难师妃暄的打算,他还需要靠师妃暄去分化佛门呢!

    “那妃暄可知,佛门已经开始支持燕城赵王!?这就是佛门的慈悲为怀?!”

    “?!”师妃暄明显愣了一下,“赵王?!”

    她接到的师命便是辅佐太子,太子才是佛门选定的天命之人。

    心中不禁想到,此事为什么还涉及到了赵王!?

    但毕竟是慈航静斋多年洗脑培养出来的传人,虽然不知道赵王之事,但是第一反应便是师门隐秘。

    佛门诸寺为了对抗日益强大的道门各宗,进行了各种布局。

    师妃暄虽然不知道其中详情,但是绝对是相信自己师门的。

    “杨大人无需以妄言乱我道心,我慈航静斋向来以苍生百姓为念,不会做出祸乱社稷之事,反倒是杨大人对抗天命,不服储君,才是取祸之道。”

    对于师妃暄的话,杨清源毫不在意,这丫头已经被慈航静斋那一套洗脑了,一时半会儿是改不过来的。

    “今日你来此,就是为了替太子招安?!”

    “妃暄只是来劝杨大人重归正道!”

    尝试招安当然是一个目的,另一个目的便是来试探杨清源。

    慈航静斋的传统之一,便是对付不了你,就让变成自己人,原著中,梵清惠之于天刀宋缺,碧秀心之于邪王石之轩。

    现在的师妃暄,估计就是慈航静斋抛出来对付自己的棋子。

    而支持赵王的秦梦瑶才是真正的下一代传人。

    杨清源摇了摇头,虽然阵容理念不同,仍然为师妃暄惋惜,“如若师仙子只是为了说这些,那么今夜便可以请回了!”

    夫子有云:道,不同,不相为谋。

    “杨兄!……”

    一旁的柳望舒却不愿意了!好不容易打赢了,就这么放走未免可惜了!

    杨清源微微一抬手,随后以天遁传音道,“望舒!此人不一定是我们的敌人,不必如此!”

    柳望舒疑惑地看了师妃暄一眼,随后目光落在了杨清源的身上。

    杨兄不会是看上了这俏尼姑吧?!

    难道杨兄还有这招独特的爱好!?

    杨清源虽然听不见柳望舒心中的喃喃自语,但也大致猜到柳望舒的眼神是什么意思!?不由翻了一个白眼。

    师妃暄今夜虽然败于柳望舒之手,但是简单地试探了一下大理寺的实力。

    刚刚新建的大理寺论实力固然不如原本的暗六部。

    也是因此,才显得极为有朝气,年轻高手更是数量不少。

    刚刚与自己的交手的柳望舒武功修为,剑法轻功都在自己之上,放到江湖之中也没有几个同龄人可以比肩。

    杨清源自然不用多说,虽然双方不曾交手,但是刚刚展露的一身轻功,连师妃暄都没能看得分明,而他身上那个自然道韵,与“散人”宁道奇极为相似,不愧是真武道尊的师弟。

    还有一直在旁边抱着一只白猫、吃着包子观战的那人,应该便是近年来声名鹊起的大理寺镇狱司主叶剑寒!

    一见之下才知道名不虚传,单以其身上的气机而论,便不在自己之下。

    还一同观战的姬瑶花,手持长枪的王振威。

    在师妃暄看来,此时的大理寺便如初升的旭日,熠熠生辉。

    这样的人,若是与佛门为敌,那便太可怕了!但若是能转入佛门之下,那佛门在朝中便有支柱!

    若是杨清源知道师妃暄的想法,必然更觉师妃暄天真。

    杨清源乃是真武道尊的师弟,张三丰为当代道门领袖,杨清源作为他的师弟怎么可能转头佛门?!道门乃是杨清源今日成就的根基,并非每个道门中人都是宁道奇。

    即便佛门能开出更高的价码,能打动杨清源的心!难道杨清源就敢叛逃道门吗?!

    虽然脑海中闪念极多,但师妃暄还是向着杨清源和姬瑶花一礼,收剑归鞘!飘然而去。

    待到师妃暄离去之后,柳望舒才问道,“杨兄!为何放她归去,此女的论及武功还在剑寒之上,只是输在经验不足,就这么放了他,不是放虎归山吗?!”

    “望舒多虑了!师妃暄不但不会成为我们的大敌,还会成为我们分化佛门的先锋。”

    其实从师妃暄身上佛门的纯度,还不够!

    师妃暄虽然是佛门出身,但其根基仅仅是慈航静斋的慈航剑典。

    而慈航剑典,却并不是纯粹的佛门武学。

    慈航静斋的创始人地尼,也是一代人杰。她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天魔策中的一篇《魔道随想录》,并从其中窥得破碎虚空和修炼内丹之法,而变化出道胎与死关之法。

    所以武功起源上来讲,慈航静斋不能算是佛门宗派,更像是魔门分支宗派,而慈航剑典也是脱胎于天魔策的武功。

    此域的慈航静斋算不得根正苗红,与少林、净念禅宗、西域密宗有明显不同。

    但师妃暄的师姐秦梦瑶不一样,秦梦瑶十六岁那年,言静庵为了能更好地融入佛门的核心圈子,便让她独赴净念禅宗,学习佛门武学。

    自那天起的三年之内,净念禅宗主持——了尽禅主不但亲自指点秦梦瑶武功,还让秦梦瑶尽阅净念禅宗内的武学藏书和历代祖师的笔记心得。她虽名为慈航静斋传人,却身具慈航静斋、净念禅宗两大门派最超然的武学之长。

    自此,秦梦瑶变成了佛门之中,下一代的核心人物。也是自此时起,慈航静斋才算是进入了佛门正宗的核心圈子。

    故而,单修慈航剑典的师妃暄,其实只是慈航静斋留给秦梦瑶的磨刀石,是慈航静斋的弃子,同时也是杨清源可以争取的对象。

    这些辛秘和谋算有半天可以说,杨清源也没多解释,转身便走回书房之中。

    明日的朝会才是最目前最重要的,至于依靠师妃暄,分化佛门,那都是之后的事情了。

    ----

    而远去的师妃暄内心也不是毫无波澜。

    虽然不知道秦梦瑶具体去了哪里,但是确实是往冀州方向去的,难道真如杨清源所说,师门在赵王身上也下了注?

    那自己这算什么?!

    但由于了片刻之后,师妃暄便抛却了心中杂念。

    毕竟是佛门出身,静心凝神本是专长。

    ------------

    次日,恰逢大朝会。

    京中的大小官员再次聚集,共商国事。

    就在品级较低的官员在按规矩开会时,这个国家的高层大佬已经在盘算朝会之后的八议了。

    今日的大朝会与往常一样,真正的大戏即将开场。

    虽然周明生的事情在底层,尚不清楚,但是由于太子之前拉拢众臣的原因,高层几乎没有不知道周明生一案的人。

    所有人都在等着散朝之后,那才是今日朝争的开始。

    同时,这场争斗也预示着陛下的态度。

    周帝年事已高,长年累月的处理政务,已经拖垮了他的身子。

    天子龙体欠佳,这是大周高层的共识,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都在等天子确定继承人。

    也只有尽早确认继承人,这些人才能放心下来。

    否则万一周帝的身体突然出了什么问题,但继承人未定,则朝廷中枢必然大乱,北地燕城的赵王也会趁势而起。

    自古立嗣一般都是立长、立贤。

    在这是有一个大前提的,这个长或者贤,是嫡子!

    也就是说,一般王朝,只有嫡子才有资格参与到皇位的竞争之中。

    大周也是如此,太祖祖训,立嗣首嫡。

    也就是在嫡长子还在的情况下,庶子继承从法理上讲是立不住脚的。

    周帝便是太祖的嫡长子,加上周帝自身也确实优秀,故而在太祖一朝时,周帝便是唯一的继承人。

    像赵王之流,虽然优秀,但是却根本不在太祖的考虑范围之内。

    周帝既是太祖的嫡子,又是长子,同时还是诸皇子中最优秀的一个,所以这个皇储的位子,根本没有人能够抗衡。

    但到了周帝这一代,情况不同了。

    摆周帝面前的选择有三个了。

    太子、楚王,以及楚王的胞弟魏王。

    太子是先皇后所生,楚王和魏王是今皇后所生,从礼法讲三人都是嫡子。

    太子自然是贤良恭谦,但楚王也不遑多让,虽然在政治手段上逊色于太子,但长于军略,果决坚毅。

    至于魏王,虽然年纪尚小,但也展现出了惊人的天赋。

    于是,皇位的着落便有了悬念了。

    这是周帝一直头疼的,也是众臣一直纠结的。

    这么多年了,这团迷雾在今天就有可能拨开了。

    楚王势力大损,已经无法抗衡,若是今日之事,太子能胜,那便说明周帝已经属意太子!

    今日的朝争在这群老狐狸眼中,可不是简单的刑案,更是一次对于继承人的试探。

    7017k




上一章 下一章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