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三百九十八章 流放?!

正文 第三百九十八章 流放?!

    杨清源没有完成第一个目标,重审李守案,为死难伸冤。

    但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沮丧的时候,眼下还有杀周明生的机会!

    周帝和卫东来之所以阻挠自己重查李守一案,多半就是为了身后之名。

    周帝刚刚也说了,剩下的罪名,继续议罪,其话中之意,便是剩下的事情,他估计选择当一个中立者,而不是拉偏架了。

    太子见到卫东来的举动,心中不由暗骂一声。

    “老狐狸!”

    当时去说服卫东来相助的时候,这只老狐狸满口答应,但是现在达到自己的目的之后,就如此干脆的退出,丝毫不拖泥带水!简直过分!

    但是太子也没有办法!

    卫东来为刑部秋官,独掌一部的阁老重臣,别说他只是个太子,就算他现在登基,也得慎重无比地对待!

    太子无奈只能使了眼色给曹守正,现在还是得让他来。

    曹守正得到了自家主子的示意,再度站了出来。

    刚才卫东来可以以证据不足驳倒杨清源,自己肯定也可以。

    曹守正仿佛已经看见美好的未来在向他招手!

    “陛下!臣以为,杨大人此案尚有疑点!”

    卫东来看见曹守正这般模样,心中不由吐槽道,虽然曹守正有治政之能,但是在刑狱之道上,却不擅长。

    周明生一案,其实若是放在平日,已经是可以算作铁案。

    之所以自己可以驳倒杨清源,不是因为自己在刑律上有多高的造诣,也不是因为这个案子有多少疑点,而是大家都不愿意这个案子重审,故而如鸡蛋里跳骨般,驳倒了杨清源。

    现在是周明生在长音园杀人之事了!

    这件事情,殿中除了太子之外,已经没有人在乎。

    “曹卿有什么发现可以直言!”

    曹守正朝周帝一礼,随后对杨清源说道,“杨大人,你说在现场的佩剑之上发现了周明生的指印?!”

    “不是周明生的指印,而是凶手留下的指印,只不过这个指印和周明生的指印一致!”杨清源正色说道。

    “那就没有可能有两个人的指印是完全一样的?!”

    曹守正问出了一个在场非刑侦向的官员都好奇的问题。

    一旁没有说话程青松开口道,“曹大人这个问题,大理寺、刑部和都察院曾经做过一个测试,曾经找了三百人,录下他们的指印,花费三月进行比对!得到的结果是无一相同”

    杨清源也补充道,“人之指印便如人之样貌一般,或有相似,但绝无相同,即便是孪生兄弟姊妹,也会有所不同!故而这世上没有两人的指印是完全一致的!”

    曹守正不甘心地问道,“难道就没有例外?!”

    “曹大人,子曰: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程青松提醒道,曹守正虽然是刑部侍郎,但其主要专长还是行政向的,对于刑律也有研究,但是涉及到案件刑侦,曹守正也就是个新人。

    当年三法司试验指印的时候,曹守正还在外任刺史,自然不会通晓。

    面对程青松,曹守正也是不敢犟,只得乖乖地说道,“那即便指印一样,难道就能证明周明生是凶手吗?!”

    杨清源走到周明生身边,“周明生,本官问你,你可曾见过方圆?!”

    周明生立刻答道,“不曾见过!”

    随后周明生朝着天子所在俯身跪地,“陛下,小人真的不知道,那把剑上为什么会有小人的指印,杨清源这是想要通过小人来攻讦太子!还请陛下明察啊!”

    未及杨清源反驳,一旁的楚王便站了出来。

    “满嘴胡言!杨大人持心公正,为民请命;太子爷处事公正,不徇私情!你小小一介商贾,谁会来陷害你?!陷害你又如何能影响到太子?!”

    骂完,楚王向着周帝一礼,“父皇,此贼满嘴胡言,胡乱攀咬,草菅人命!儿臣请诛此贼!”

    楚王党出手了!

    现在的情形,想要将李守案翻过来进而对付太子是不可能了!那杀一个周明生恶心太子,顺便支持杨清源还是得做的!

    “皇弟!案情尚未明了,如何就能草率行事?!那我大周和蛮夷有何区别!?”

    楚王下场,自然也引得太子出手。

    周明生不能死!这是太子的底线!

    在两皇子相争的时候,杨清源适时开口了,“陛下,《大周律·斗讼》载明,诬告者反坐之。”

    “周明生一介商贾,竟然敢空口白话诬陷朝廷四品大员!父皇此风绝不可助长!”

    楚王和杨清源瞬间打起了配合!

    太子冷冷地看了杨清源和楚王一眼,自己似乎把这两个人逼到了一起。

    一旁的曹守正立即辩解道,“陛下!杨大人此言完全是为了混淆视听!周明生不过是不悖于大理寺的恶毒刑罚!才有如此愤懑!”

    杨清源却不屑一笑,“曹大人,本官可以在此验伤!若是这周明生的身上有任何动刑的痕迹,本官可以任凭处罚!但若是验不出伤口,曹大人这也是诬陷啊!”

    曹守正说不出话了,大家就是口嗨一下,唯独你杨清源要当真,你这就不对!

    就在曹守正为难之际,一个杨清源没有想到的人也开口为太子说话。

    “陛下,臣以为还是应该关注案件本身!为了一个小小的周明生搅得朝堂不宁,殊为不智!”

    吏部侍郎申汝墨,也是钱牧谦最得意的弟子之一。

    申汝墨这句话看似是在和稀泥,其实就是在偏帮太子一系。

    杨清源深深地看了这个师兄一眼,双方已经站到了对立面上,老师的回乡,估计也和他有关系。

    申汝墨面对杨清源的目光很是坦然!

    内阁大学士的位置人人想要,多一个人入阁就少一个位置!

    周帝点了点头,“申卿所言有理!先处理周明生一案吧!”

    “那周明生,你先解释一番,你的指印为什么会出现在大理寺捕快,方圆的剑上!?”

    周明生狡辩道,“我平时交友广阔,说不定有什么时候就摸过那把剑!”

    杨清源闻言也没有立刻反驳,而从一个黑色的袋子中取出了一个剑匣。

    原本入宫是绝不允许带兵刃的,但是这事是提前给周帝报备过了的,方圆的玄铁剑作为证物入宫。

    杨清源带上鲸皮手套,取出了玄铁剑。

    “陛下,此剑为玄铁所铸!断金如玉,削铁如泥!乃是江湖高手,剑灵方宝玉的佩剑!方圆一向视若珍宝!别说是周明生一个外人,就算是大理寺中的同僚,也没有多少人摸过此剑!”

    拿出这柄剑的意思,杨清源自然不是为了作证,而是为了加码!

    若是换了一个普通捕快,今日或许真的会让周明生脱罪,但是杨清源手中还有一张牌。

    在长音园中受伤的可不是没有背景的普通人。

    方圆虽然是个小捕快,但方宝玉二十年前便是洞玄境的剑客,虽然因为长时间隐居未入天机楼的剑诗,但绝对是洞玄境中顶尖的存在。

    这样的人,即便是朝廷也是需要给一个交代的!

    前秦始皇的遭遇历历在目,对着这种高手,朝廷也不想死磕!

    在提到方宝玉的时候,太子的脸色也微微变了一下。

    周明生这次确实闯下了大祸,但凡换成其他任何一个人,太子都会把人交出去,解决事情了。

    太子也知道妥协是最优解,但是他是大周的皇储,是帝国未来的继承人,若是事事都为了妥协,那么还需要当这个皇储吗?!

    当太子妃周明玉知道太子窘境,请求太子不要为了自己力保周明生的时候,太子说了一句话。

    “若是我当这太子就是为了不断向人妥协,连你的这点要求都做不到!?那我力争大位还有什么意思?!不如直接当个闲散王爷!”

    太子虽处窘境但心不悔!

    周帝身旁的曹正淳未等周帝指示,便下阶走到了杨清源的身边,他自然不是为了看剑上的指印,而是为了验证这把剑的真伪。

    简单的查看了一番之后,曹正淳回到了周帝的身旁,微微点了点头。

    方圆的身份可以作假,但是玄铁剑上,洞玄境剑客的剑意却做不了假。

    玄铁剑上尚且残存着自然之剑的剑意,这绝对是一柄洞玄境剑客的佩剑。

    杨清源问道,“周明生你还有什么可说!?”

    周明生此刻已然是身子微颤,话已然说到这个份上,又哪里还有周明生辩解的余地,之前的李守案,有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帮他,长音园中的事情,可扯不到其他人身上了。

    “小人……小人……”

    就在周明生浑身发抖,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太子却笑了。

    只要杨清源不再纠缠李守案!周明生便死不了了!

    “此案众卿还有别的意见吗?!”

    周帝见案件已经清楚,便开口询问道,说是众卿,其实就是问太子的意见。

    众臣也没有出言者。

    周帝见此场景,便对杨清源说道。

    “杨卿,那你判罚吧!”

    “臣遵旨!”杨清源躬身一礼,“案犯周明生!于长音园中袭杀大理寺捕快方圆,及李守之女丫丫。依《大周律·贼盗律》,诸谋杀人者,徒三年;已伤者,绞;已杀者,斩;诸谋杀制使,若本属府主、刺史、县令及吏卒谋杀本部五品以上官长者,流二千里。”

    “案犯周明生,蓄意谋杀,当判绞监候!然方圆为大理寺捕快,当时正保护人证,即人犯之女丫丫,周明生袭杀方圆、丫丫,有对抗执法,毁灭证据之嫌,臣以为罪加一等!当判斩立决!”

    “……”

    当周明生听到这一声斩立决的时候,吓得瘫软到地上了。甚至连开口向太子求救的话,都说不出来。

    就当周帝要宣布此判时,一个人再次站了出来。

    吏部侍郎申汝墨,钱牧谦的得意弟子,杨清源的师兄。

    “陛下!臣以为,杨少卿此判有所不妥!”

    申汝墨开口便是否决。

    周帝心中稍稍不悦,“申卿,刚才朕问的时候你为何不答?”

    “启禀陛下,臣对于杨少卿的案件事实认定并不质疑,只是觉得杨少卿的判罚欠妥。”

    周帝开口,示意申汝墨继续发言。

    “陛下!案件审到此处,已然明了,周明生仅仅只是蓄意杀人,不在‘十恶’之列,当属‘八议’之决!‘八议’中人当由天子圣裁,减免刑罚,杨大人如此行事未免有逾越之嫌!”

    卫东来和太子的谋划,到这一刻才显出其最终目的。

    只要不涉及李守一案,周明生的罪行不过就是故意杀人致人重伤。

    杀人未遂和既遂可不一样。

    虽然《大周律》中规定了,诸谋杀人,已伤者绞。但那是对于一般平民的。

    周明生虽然计划杀人还伤了人,但最终没有造成人死亡,算不得什么大恶!

    “杨少卿,不知道本官说得对吗?!”

    申汝墨看向杨清源,面色平淡,就事论事。

    杨清源虽然不甘,却只能点头称道,“理当如此!”

    “其次!本官有一问,还想请教杨少卿!”

    “申大人请教!”

    申汝墨语气平淡地问道,“敢问杨大人,周明生杀了何人?!”

    杨清源双眸微微一缩,刚才在判罚之时,杨清源故意没有提到方圆和丫丫的情况,现在被申汝墨提出来,杨清源便知道申汝墨早已经投靠了太子,并且完全算计好了一切。

    杨清源沉默不语。

    “本官刚才看到案卷,无论是捕快方圆、还是那个小女孩,都仅仅只是重伤而已,并没有人真的身亡,没错吧!”

    杨清源官袍袖中的双手紧握成拳,这说法虽然是事实,但未免太无耻了。

    方圆之所以没死,是因为有药王孙十常的续命丹暂时吊住生机,目前生死未卜。

    丫丫之所以没死,是因为玉虚一脉的神药,三光神丹。

    若是换作旁人,此刻已经是两座孤坟。

    但现在申汝墨却拿此事来做文章,虽然在律法之上确实如此,但从情理上讲,无耻之极!

    方圆和丫丫受的伤,是致命的重伤,因为杨清源的抢救活了下来,现在却成了给周明生开脱罪责的理由,这是何其讽刺。

    “臣请陛下圣断!”

    申汝墨说完之后,便将这个问题再度抛给了周帝。

    八议之人,当由天子决断。

    周帝有点头疼,他是真的不想判这个官司,随即手一挥,“朕非专断之主,周明生的判罚就由众卿议一议吧!”

    一看周帝松口,太子党先锋曹守正便站了出来,“臣以为申大人所言,老成持重!周明生虽有恶行,但无恶果!罪不至死,可杖刑八十,流放万里!”

    曹守正一开口,就引起了众多人的应和。

    这些人是太子一早就联络好的大臣,就是为了在今日能响应太子的号召!

    若说要旗帜鲜明地支持太子夺位,肯定是不可能的!

    但是在这件事情上支持太子,却没有什么可犹豫的,就算他们支持了太子,也不会被天子认为是效忠新君。

    这种好事,可没地找去!

    但楚王党肯定也不会这么容易的便宜太子。

    楚王党先锋,工部侍郎吕城立即站了出来。

    “陛下!臣以为,周明生为太子内弟,若是不严加惩处,必然会让天下人觉得朝廷处事不公!包庇皇亲!臣以为当斩周明生,以正国法!”

    没错,就是吕城,那个曾经因为在应卯时间在青楼考察装修风格被李寻欢弹劾的人。

    三年了,杨清源曾大理寺丞干到了大理寺少卿,文华殿行走干到了文华殿学士。

    李寻欢从京畿监察御史干到了左佥都御史。

    而他还是工部侍郎。

    当然了,官当到他这个份上,想要在往上跳一级,已经不是靠自己努力就可以完成的了。

    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虽然他和杨清源、李寻欢有怨,但现在可不是计较仇怨的时候。

    吕城的话一出,原本楚王党的人,也纷纷站出列附和。

    当然了,因为之前杨清源的操作,让楚王的主力,残存的淮西勋贵杀得杀,贬得贬,整整三年,楚王党都没能恢复元气,这让楚王党的声势小了许多!

    远不及太子那般支持的人数众多。

    李寻欢见殿中渐有嘈杂之声,立刻朗声开口道,“肃静!”

    都察院的御史,有整肃朝仪之责。

    李寻欢开口间还带着一分醇厚的内力,让偏殿内为之一静。

    看到这一幕的周帝突然觉得,以后这个监察御史最好就是能会武功,平日里若是这种情况,监察御史必然要连喊数声,众臣才会安静。

    但是李寻欢喊着内力的一声就够了!

    就在周帝胡思乱想之际,偏殿之中的形势也已经分明了。

    有近六成人,支持太子。

    一直未曾表态的都察院正,右都御史程青松站了出来。

    大周一朝,以右为尊,程青松便是监察系统的一把手。

    “陛下,老臣以为,周明生本已是罪大恶极!如今虽然因为一些原因,难以定罪,但是当斩之,以正国法!”

    程青松话中明着在告诉周帝,自己对于李守一案的态度。

    我知道,陛下心有顾念,所以没有重审李守一案,但不代表我认可李守一案的结果,现在既然涉及到了元凶首恶!那么周明生就应当处斩。

    程青松知道天子的难处,也理解天子的难处,但不代表他认可天子的做法。

    而另一边,于延益也站了出来,他是兵部尚书,对于刑侦之道不甚了解。

    他是直臣,没有程青松的顾虑,直言道,

    “陛下,李守一案原本便是证据充足,卫大人说得虽然有道理,但不是搁置李守一案的原因。李守一案可以暂且封存,继续调查,但是周明生当斩!光天化日,对抗执法,灭口证人,此风不可助长!”

    杨清源将天机弩的线索交给于延益,虽然目前还有查到确凿的证据,但是于延益知道此事和太子决计脱不了干系。

    以程青松和于延益的地位,自然是不惧卫东来的,更是敢直谏周帝。

    武英殿大学士和一位地位权势等同于大学士的都察院正旗帜鲜明地支持杨清源,让众人在羡慕之人,也感到事情的扑朔迷离。

    但很快事件就上升到了众人未曾估计的高度。

    建极殿大学士李宏毅直接站了出来。

    “程大人和于大人此言谬矣!李守一案,正如卫大人所说!证据不足,到现在为止依旧没有人亲眼见到周明生杀人,也没有人看见周明生毁尸灭迹,更没有能直接证明周明生罪行的证据,单以推断如何定案?!”

    “臣附议!”文华殿大学士长孙辅机也站了出来。

    他也是刑律高手,但给人的形象一直是笑眯眯、胖乎乎的,就如佛门的未来弥勒佛一般。

    但是实际上,此人的政治手段丝毫不逊色于李宏毅、于延益,甚至还在钱牧谦之上。

    “陛下,大周依法治国!办案自然应当要按照大周律来,若是因为周明生是皇亲,就轻判或者重判,都是一种不公!”

    说完长孙辅机还看了杨清源一眼。

    “杨少卿以为呢?!”

    杨清源没有说话,单以法理的角度而言,这句话是没错的。

    既然《大周律》规定了,就该遵守!

    如果不满意,你可以改《大周律》,而不是无视《大周律》去做你想做的事!

    这就是分析法学派的观点之一。

    长孙辅机的出现,让殿内的对抗上升到了一个高度。

    两名阁殿大学士对抗一个大学士和一个都察院正。

    这四人已经目前朝中文臣序列的最高级别四人,这四人一旦对抗,便是朝野动荡!

    周帝也不得不慎重处理此事。

    “既然大家意见难以统一,那就廷议吧!”

    大周朝制,凡朝廷遇有重大政事,或遇有文武大臣出缺,天子必诏令廷臣会议,以共相计议,衡量至当,然后报请天子,取旨定夺,其有关政事得失利弊之研商者,谓之廷议。

    一般用廷议的只有立君立储、迁都、郊祀、典礼、宗藩、漕运边事等等重大的政务会用到廷议。

    但是为了解决现在的困境,周帝决定用廷议。

    廷议一般由阁殿大学士、六部尚书、侍郎、都察院都御史、佥都御史、六科给事中、通政使、大理卿及掌道御史参与。

    今日偏殿之中,也基本就是这些人,多了都察院的监察御史,以及六部郎中,通政司左右通政,基本都是四品以上或者握有实权的官吏,算是一次常委扩大会议。

    东阁大学士孔勤礼,虽然大学士之名,但天子亲旨,研学教学不得参政。

    文渊阁大学士钱牧谦,因为母亲病重,告假返乡。

    其余人员基本都在。

    这次廷议由周帝亲自主持。

    “诸卿,支持判周明生斩刑者,立于殿左,支持流放者,立于殿右!”

    随着周帝的话语,偏殿内的重臣开始站位。

    在整个过程之中,周帝也在观察,他也在思考其中的哪些人是太子党,又有哪些人只是在这件事上支持太子,又有哪些人是单纯地支持判罚。

    片刻之后,偏殿之中众臣站位已经泾渭分明。

    有近八成的人,在站在了支持流放的右边。

    只有都察院的少数人,于延益,杨清源,李寻欢、王华及楚王党的死忠,工部尚书赵言、侍郎吕城等小部分人支持斩刑。

    场中的形势已经很明显了!

    周帝自然也没什么可犹豫的了,这是廷议的结果!

    “周明生杖责八十!流放岭南!”

    判决作出之后,于延益、程青松二人齐齐出列,跪于殿中。

    “臣乞骸骨!”

    这不是两人真的要撂挑子,而是在对抗廷议,不满判决。

    两人虽然跪在地上,但他们的腰杆子却比殿中所有站着的人都要直!

    人之风骨,从来不在于他是否行了跪拜之礼。

    李寻欢正要一起出列,却被王华拉住。

    两位老大人乞骸骨,只不过是在表达自己的不满,但若是更多的人加入其中,那就成了逼宫了!

    即便是那样,天子也不会轻易妥协,反而在政治上落入了被动的局面。

    “于卿、程卿乃是国之柱石!朝廷运转,社稷安定离不开你们二人,朕不许!”

    两人在周帝的话后缓缓起身。

    太子虽然面上平淡,但是心中却已是窃喜。

    周明生终是保了下来!

    周明生一案也到此告一段落。

    “退朝!”

    随着曹正淳的一声话语,众臣从偏殿之中散去。

    “清源!”

    王华看到杨清源有些不寻常,便开口看到。

    谁知杨清源竟然径直地从李寻欢和王华旁边走过,却连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

    “寻欢,这?!”

    王华在一三系中一直是老大哥的身份,但是杨清源的这番操作,给他整不会。

    “德辉兄!我们跟着便是!”

    随后,狄知远、宋惠父也跟上了两人。

    杨清源沿着大道缓缓而行,逐渐地走出了大明宫,身后十余丈远的地方,始终有四道身影跟着。

    杨清源就这样,整整走了半个时辰,一直走到了大理寺中。

    今日负责值守的捕快一看到杨清源便热情地招呼道,“大人,散朝了……”

    但很快,他就发现了问题的不对,今日的杨清源竟然只顾着低头进门,竟没有理会他!

    就在他要继续开口之际,就看见后面一路跟随的李寻欢。

    只见李寻欢示意他不要开口,然后四人便跟着杨清源入了大理寺之中。

    “大人……”姬瑶花正在院中和麾下将会,就看到杨清源从外面走进来,嘴角立刻扬起了微笑。

    但杨清源却没有应答!

    随后杨清源走入了自己的书房之中,静坐在书桌之前,闭目养神!

    ------题外话------

    限免推荐结束!

    感谢七姐给予的机会。

    也感谢大家的支持,这俩天加更!

    7017k


上一章 下一章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