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四百零三章 万剑归宗!

正文 第四百零三章 万剑归宗!

    这一刻,天下风云动。

    但始作俑者杨清源,却还沉浸在自己的破境之中。

    “万气自生,

    剑冲废穴;

    归元武学,

    宗远功长。”

    这四句口诀,杨清源早就烂熟于心。

    杨清源这些年里,利用道瞳对三门武功的推演从未停止。

    其一为先天无极功,这是他的根基,自然需要精益求精;

    其二,是之前施展的剑廿三,此剑不是人间剑法。

    杨清源强行施展剑廿三,还活下了下来,剑廿三的剑意精华也被杨清源逐渐消化吸收,其剑道之进境,可谓一瞬千里。

    其三,便是刚刚修炼的万剑归宗。

    万剑归宗乃是剑尊所创的无上剑诀,一经使出万剑归宗如仆见主,如朝拜到尊神一般。

    剑招一出,凌厉无匹的剑芒、剑气、剑劲由体而生,身形可化着一股青烟,劲、气四散弥漫。无数利剑狂风暴雨般的飞卷。漫天飞舞,剑势如网,凌厉无匹,蔚为奇观。也可以操纵万剑发动攻击。

    就在刚刚杨清源将得自剑廿三的感悟和先天破体无形剑气的精要掺杂其中。

    属于杨清源自己的万剑归宗,成矣!

    “呯!”

    包裹着杨清源的玄冰破碎,杨清源轻巧地落在了太和湖面之上,整个人凭水而立,只有在落于水面之时有一圈涟漪晕开,之后便如落叶浮于水面之上。

    杨清源心念一动,一串水珠从湖中升起在杨清源面前凝聚成了一把水剑。

    心念一动,水剑起舞。

    杨清源屈指轻弹,水剑散去再次化为水滴落入太和湖中。

    剑意随心,御剑如臂指使!

    此番境界不知胜过之前的自己多少!

    在简单测试了一下目前的武功之后,身如轻烟,杨清源落到湖边,来到了尚未清醒的晓梦身边,未曾想原本长大的晓梦又变回了之前的白毛萝莉了,唯有头发比以前长了好多。

    就在杨清源想要抱起晓梦的时候,一旁的秋骊剑,一声清鸣自动出鞘,落于杨清源的手中。

    杨清源一阵愕然。

    自己的万剑归宗,好像发生了亿点点变异。正版的万剑归宗虽然可以御使万剑,但是绝对不是这般模样!

    这是万剑归宗?!这是ntr剑道吧!

    晓梦性命相交的佩剑竟然就如此自发地落到自己手中。

    神剑有灵,杨清源可以清晰地秋骊此时的欢愉!

    “……”

    杨清源默默地将不情愿的秋骊收回鞘中,然后抱起了晓梦。

    这次能渡过心魔之劫,明悟道心,也有晓梦的功劳,若不是晓梦的逍遥真元在关键时候打断了黑衣杨清源的自我拷问,又以梦中证道的绝技相助杨清源,杨清源可能已经迷失心劫之中,还谈什么道心,破境。

    “恭喜清源师叔!”

    一直在太和湖边为两人护法的紫阳也起身道,“多谢小师叔指明前路,弟子受益良多。”

    紫阳在太和湖边,亲眼见证了杨清源蜕变的过程。

    虽然武学境界仅仅是从元化跨入了洞玄,但是杨清源此刻的道境已经不是一般洞玄可比。

    旁者不论,就刚刚那番万剑朝宗的异象,便是法天象地境的高手破境,也难以做到。

    “这是你自己的心灵福至,与我何干?!反倒是我和晓梦要谢你的护法之恩!”

    杨清源抱着晓梦对着紫阳微微一礼。

    但是紫阳却赶忙托住了杨清源。

    论辈分,两人都是他的师叔,杨清源的破境又对他有指点之恩,这一礼怎么受得起呢?!

    托住杨清源的紫阳,立刻开口转移话题道,“小师叔,掌教正在紫霄宫中等你!快些去吧!”

    杨清源也是点头,之前张三丰在杨清源的眉心点了一滴本源太极真灵,方才护着最虚弱的杨清源不被外魔所趁。

    随后两人便一齐到了紫霄宫中。

    杨清源刚迈入紫霄宫中,就听见张三丰说道,“恭喜师弟,双喜临门!”

    “双喜临门?!”

    杨清源愣了一下,完全不知道第二喜是啥?!

    “一贺师弟心魔暂去,铸就道心,天人之前再无瓶颈。”张张三丰一眼就看出,此刻杨清源的境界已经不输一般的法天象地境,只不过初入洞玄,根基未稳。

    但从洞玄到法天象地境再无桎梏,前路已是一片坦途。

    这第一贺,杨清源自然是能够想到的,但是张三丰的双喜临门,杨清源想破头皮也不知道。

    “当然是因为师弟和晓梦师妹双修,即将结为道侣?!”

    “啊?!”杨清源一脸懵逼,“双……双修?!”

    杨清源发愣之际,甚至没注意到,怀中抱着的白发萝莉脸颊染上了红晕之色。

    “不是?!怎么就双修了?”

    杨清源低头看了看怀中的晓梦,这才多大啊!?!

    “师兄你这个双修他正经吗?!”杨清源是真的不明白了,难道是自己在昏迷的时候?

    可不对啊!当时自己是被龟息诀的内力封在玄冰之中,这也能双修。

    张三丰看着杨清源不知所措的样子,心中偷乐,但是面上依旧一本正经地训斥道。

    “我看你才不正经!我道门神魂相交,便是双修的一种!刚刚晓梦以梦中证道之法助你,自然便是双修了!”

    “……”杨清源觉得张三丰说得好有道理,他竟然无言以对。

    现在骂一个不过瘾,张三丰又低头对着杨清源怀中的白毛萝莉说道,“还有你!别装昏迷了!”

    杨清源诧异地看了一眼晓梦,被他抱在怀中的晓梦一直呼吸均匀,一直没有什么变化,以杨清源此时的修为都没有察觉到她已然苏醒。

    若不是晓梦脸上的晕颊,杨清源是决计看不出来的。

    晓梦有小手拍了一下杨清源。

    杨清源会意之后,将晓梦放了下来。

    “你好大的胆子啊!竟然敢用梦中证道法?!”

    晓梦依旧是一副满不在乎的傲娇样,但不知为何,杨清源却觉得此刻的她心虚得很!

    “这本就是残缺功法,你私自修炼也就算了!还贸然使用?”

    晓梦虽然心虚,但还是嘴硬道:“那不过是俗人之见,圆缺本就是一念之间,太过圆满的功法难道就一定能成功!前人的功法不也是推演出来的吗?!”

    杨清源看着晓梦这般傲娇模样,忍不住心中怜爱,揉了揉她的小脑袋,这让晓梦更不服气了。

    “而且我上承玄都道统,自然和那些庸人不同!”

    晓梦本不姓庄,但因为她上承太清第二代掌门的玄都真人的道统,这才给自己安了一个庄姓。

    玄都真人俗家姓庄,时人称其为“庄子”。

    杨清源发现庄晓梦变小之后,说话更气人了!

    “你这是练了天长地久长春不老诀?!”

    这是杨清源能想到的道门之中唯一返老还童的手段,又称合法萝莉制造功!

    “哼?!什么年迈!什么青春!不都是天地之间一蚍蜉吗?!”

    张三丰看着庄晓梦的样子若有所思。

    “可是……”

    杨清源紧张了起来。

    “师兄!是不是天长地久长春不老诀有什么缺陷?!能那弥补吗?!”

    “不!我只是觉得,晓梦这幅模样,怎么当你的道侣?!你们没法成亲啊!?”

    “我……”杨清源再次被自己师兄的脑回路给震惊了!

    一旁的晓梦却不乐意了!

    “为什么不行?!我……”

    就要晓梦挥舞小手要争辩的时候,武当的众人都已经赶到了紫霄宫中。

    “小师叔!”

    “杨师叔!”

    见到杨清源无事,武当众人皆是欢喜不已,即便是一种有别样心思的木道人,都露出了真心的笑容。

    此刻的木道人,尚没有那么深的执念。

    紫霄宫中一片欢声。

    -------------------------------

    与紫霄宫中不同,神都之中,却暗潮涌动。

    在杨清源称病离京之后,太子党的报复也随之开始。

    常朝之上,刑部侍郎曹守正率先发难。

    “陛下!臣请诛大理寺少卿杨清源!”

    在汇报完日常事务之后,曹守正第一个站了出来,跪于銮殿地面,以头抢地。

    “杨清源身为大理寺少卿,知法犯法,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劫杀周明生!实在是罪大恶极!”

    曹守正直起身子,正气浩然。

    “陛下,大理寺为朝廷法度森严之地,杨清源此举简直是目无法度!若是人人依仗武力,挑衅朝廷,那朝廷以何治天下?!还请陛下明断,将杨清源交于刑部受审!力斩此贼,以正国法!”

    一番话,慷慨激昂,正气凛然,确实具备一个优秀的政客的基本素质——不要脸!

    “曹大人此言可有证据?!”

    左佥都御史李寻欢立刻询问道。

    曹守正一看是李寻欢,便知道今日朝堂又是一场争辩。

    “当然有证据!”曹守正答完便转头看向周帝,“陛下!臣所言皆是刑部的押送的公人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不敢有半句虚言!”

    曹守正从袖中取出了两张供词,“这是两人的口供,证据确凿!”

    “这就证据确凿了?!”

    太仆寺少卿陈讷言出列反驳道,“区区两份证词,如何验明真伪?!”

    陈讷言,永安十三年科举乙榜第四。

    “那两名公人尚在刑部之中,若是诸位不信,本官可以传唤此二人任陛下和诸位大人当面询问!”

    李寻欢对曰:“曹大人污蔑人的手段可真是低劣!选择证人就选自己衙中的公人,还选在杨学士离京养病的时候,即便是这两个衙差满嘴胡言也无人对质!”

    “李大人,我看是杨清源畏惧罪行暴露而假意告病!”

    太子党骨干,鸿胪寺卿严成仁。

    一看曹守正被人围攻,作为太子党的核心成员,立刻站出来支持曹守正。

    “这么说,这些事情严大人都是一清二楚咯?!不知有何凭证啊?!”

    陈讷言,为太仆寺少卿,只能算是“弼马温”的副手,但“弼马温”在历代王朝之中可都不是小官。

    论职级不如严成仁这个鸿胪寺卿,但是太仆寺隶属兵部,执掌皇室、官署用马,以及国家军队的运输用马、骑兵之战马需求,大周马政尽归于太常寺之手,乃是军中的要害部门。

    比实权和重要性,不是鸿胪寺卿这个清水衙门能比的。

    故而陈讷言怼起严成仁来,一点心理压力没有。

    曹守正自然知道严成仁的水平,此人在礼节仪典之上造诣不浅,但是对于律法一窍不通,更遑论刑侦了,立刻开口替严成仁解围道。

    “严大人所言不过是推断!难道除了杨清源外,还有别的人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去劫杀周明生吗?!”

    曹守正理所当然地说道。

    “所以严大人和曹大人言之凿凿!其实只是二位的诛心之言?!这天下欲杀周明生而后快者不知几何?!如何就是杨大人动的手?!”

    李寻欢嘴角挂着一丝讥笑,“若果真的如二位所言,那么杨大人为什么不将这负责押送的两个衙差一并灭口。反而要让他们逃回来?!……两位或许不知,杨大人虽然只是个文官,但是武功不凡,要杀那两个衙差,易如反掌!”

    曹守正愣了愣,总不能说杨清源只是为了将周明生绳之以法,不愿伤及无辜?!这是定罪还是在夸赞?

    曹守正突然觉得今日在殿上,太子的势力似乎没有那么强大,完全没有了论罪当日的气势。

    就在曹守正感觉势单力薄之时,又有一人站出来。

    通政司右通政,王华。

    “即便如曹大人所说,杨少卿是此案的凶手!那也轮不到曹侍郎的刑部来管这件事情。议贤、议能、议功、议勤,无论怎么议,杨少卿都该在八议之列,由圣上裁断,曹大人何以越俎代庖?!”

    王华一句话将曹守正刚刚的话全部给否认。

    先不管人到底是不是杨清源杀的,就算是杨清源杀的,那也轮不到你曹守正来管。

    当初为周明生脱罪的办法,被王华用在了杨清源的身上。

    李寻欢瞥了一眼面色微青的曹守正和看似淡然的太子,心中偷笑。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好了!此事朕已经知道了!没有证据就无需多言了!”

    周帝顿了一下,然后开口道,“但是杨卿告病,大理寺的事务不能丢下,就暂免杨卿大理寺少卿之职……”

    “陛下!臣以为不妥!”

    周帝没有说完话,就被人出列一人打断。

    众臣皆望去,想看看是谁有这么大胆子,敢在天子说话的时候打断他。

    刚刚升迁的户部漕运司员外郎刘既白赫然出列,他不读四书五经,但他知道做人要讲义气!现在老大遭受无妄之灾,自己怎么能袖手旁观!

    虽然官职不大,但是为老大摇旗呐喊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看见自己的儿子出列,礼部侍郎刘宾微微摇头,长大了,由不得自己了!

    “陛下,臣以为杨大人有大功于社稷!陛下如此便罢免杨大人的官职,有所……不妥!”

    刘既白刚开始还是义正词严,理直气壮,但是越说越没底气。

    草率了!!

    李寻欢、王华这些扛把子都没有出头,自己一个马仔逞什么英雄!

    虽然时机不对,语言不妥,但是李寻欢的眼中还是露出了赞许之意。

    刘既白不能算是一三系的人,是靠着抱着杨清源的大腿,在粮仓案中立下功劳,才成为了一三系的边缘人物。

    李寻欢、姚节等人固然没有看不起他的意思,但是学霸和学渣总是有隔阂的。

    今日一三系的众人是觉得,刘既白这小兄弟,是真的能相交。

    有事他是真上!直接打断天子的话为杨清源鸣不平!这种胆略和气魄,以往还真是小看他了!

    周帝当日知道刘既白是什么样的人物,京城著名纨绔子弟,不学无术!

    以周帝的境界自然也不会和刘既白一般见识,这是手微微一抬,示意无妨,继续说道。

    “授杨卿中议大夫之衔,享受朝廷供奉,他去往荆州养病,那便再加荆州都察使衔!其文华殿、翰林院一应职位,尽皆保留,大理寺日常事务由大理寺丞狄知远、宋惠父代掌,暂时划归刑部管辖!”

    王华听到周帝的安排,皱了皱眉头,但是没有多说话。

    李寻欢、陈讷言原本想要争辩,却看见王华在微微摇头,也暂时按下了争辩的心思。

    刑部尚书卫东来年事已高,经此一案,更是不想管事,只求告老。

    现在的刑部曹守正正是如日中天!

    将大理寺划归刑部,似有扶持太子之意。

    但王华转念一想,大理寺由杨清源一手重建,其中的狄知远、宋惠父、叶剑寒、姬瑶花都非等闲之辈,一个曹守正可压不住他们,那么陛下此举便让人看不懂了!

    杨清源不在,王华便是一三系的魁首,眼见王华不动,一三系也就没有争辩此事!

    原本以为关于杨清源的事情就这么告一段落。

    但是太子显然没有这么轻易地放过一三系,在之后的几日之后,弹劾一三系骨干的人,一个接着一个。

    要知道,这大周弹劾的理由可是千奇百怪的。

    比如弹劾李寻欢最多的,便是身为都察院左佥都御史不重礼仪,肆意饮酒,放浪形骸。

    人无完人,姚节、陈讷言或多或少都被人找到一些细小的问题加以放大。

    甚至连王华这般老成持重的人都难以幸免!

    王华虽然让人难以找到破绽,但是他在越州的族人难免有违法乱纪,作奸犯科之辈。

    这是时代做官,可不是自己不犯事就行,你同族近亲犯的事情也是可以算在你的头上的。

    一个治家不严,纵容亲眷为祸一方的罪名就扣在了王华的头上。

    一三系的姚节、杨讷言等人先后被贬出京,神都中几乎只剩下李寻欢一个独苗。

    姚节被派往交州,任长史;

    杨讷言前往并州,养马去了!

    ……

    甚至连王华都没能幸免,左迁扬州刺史!

    原本王华以为,这是天子做出了决定,让太子继位,但与此同时,天子却又发了一道让人看不懂的诏书。

    左龙武军将军吕毅之升任检校左御林军大将军,御林军副统领。

    要知道御林军乃是护卫神都的兵马,向来由北境边军以及龙武、天策两军的精锐调防。

    每三年一轮换,每次调防轮换,都会打乱原有编制后重组,以提高天子对于御林军的掌控力。

    御林军正、副统领的位置更是重中之重。

    这样的位置却交到了吕毅之的手中,这是让众臣都没想到的。

    吕毅之没什么过人的军略,治军也是一般,在大周的众多将军之中,勉强排进中层,最大的优点就是忠心。

    当然吕毅之还是当今皇后的亲弟弟,楚王的亲舅舅。

    一边打压和太子不对付的一三党,一边扶植亲近楚王的大将,这一波操作,迷得很!

    但陈讷言却因为天子的贬谪有些意兴阑珊!

    在李寻欢、王华送别之时,陈讷言甚至起了辞官归隐之意。

    官道的长亭边上,李寻欢、王华为陈讷言摆下了一桌送别的酒宴。

    “王兄,李兄,当年我们在状元楼中盟誓,要施展平生抱负,解民倒悬,继往开来。但如今,杨清源重伤,我们也都遭到贬谪,如此情形,当年誓言不过是一句空话了!”

    王华看着又闷下一杯酒的陈讷言,也是举杯对饮。

    “默之兄这是起了隐退之意了!?”

    连干三杯的李寻欢问道。

    陈讷言,字默之。

    陈讷言面对李寻欢的询问,苦笑道,“想学陶潜,寄情山水了!”

    李寻欢自嘲一笑,“不瞒陈兄,我五年前便有这般想法!但是杨兄一番话,令我幡然醒悟!”

    “哦?!杨兄有何高见?!”

    “屈原愤懑忧国投汨罗以自尽,陶潜不为五斗米折腰,悠然南山下!这固然是一种个人选择,但却非我辈所应效仿!屈平、陶潜虽是文人风骨,但于天下何益?!与黎庶何用?!不过是成就了他们个人文名而已!”

    李寻欢一开口就是石破天惊。

    屈原、陶潜向来是文人风骨代表,但是被杨清源说来,却是不值一提!

    “杨兄无意诋毁二位先贤,但他觉得如此行事,甚至不如那些谋求己身而奋进之人!”

    陈讷言:“……”

    “陈兄,莫非忘了当日高楼之上的问道四句!”

    李寻欢说到此处之上,原本略显颓废的陈讷言,突然双目之中闪过一丝精光。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这四句话无论何时读来,都是令人热血沸腾!

    当年的永安十三年榜上的一众奇才,也正是因此誓而团结在一起!

    一旁稳重的王华没有开口,但是心中热血亦是沸腾。

    “陈兄此去还是可以有所作为的!”片刻之后,王华才稳定心神对着杨讷言说道,“马政乃我大周的要务,而并州的马场更是六军骑兵的战马供应。”

    虽然名义上被贬谪出京,但是仔细想来,陈讷言并没有被闲置,反而是去往基层,调研并州的马政。

    “德辉兄的意思是?!”

    “我没有什么意思?!陈兄自出翰林院以来,就少有主政一方的经验,此去并州,未必不是一次历练的好机会!”

    王华昨夜分析了京中一系列的变动,最终得出结论,太子还不是周帝心中的继承人!

    否则自己等人不仅仅是被贬出京,更会被闲置!

    现在看来,姚节被派往交州任长史,但是王华身为通政司右通政对于交州刺史的情况很清楚。

    上一任交州刺史李宏光调任之后,继任的是原本的交州长史龙成。

    此人年近古稀,对于政务处理极为吃力,刚上任便向朝廷请辞。

    姚节此去,名为长史,实际上是要干刺史的活!

    而陈讷言也是如此,陈讷言太仆寺出身,对于大周马政了如指掌!去了并州管理马场,实际上是在学习积累基层马政经验。

    而王华自己,虽然调任扬州刺史,但扬州乃是上州,富庶甲天下,在朝廷眼中其地位不逊冀州。

    其余人也是如此!

    一三系虽然被贬人数众多,但是少有弃用者。

    如此看来,所谓的贬谪更是周帝历练。

    但这也只是王华自己的猜想,难以求证!

    “这是可惜,诸位要喝不到小儿满月酒了!”王华之妻已有七个月的身孕了。

    说到此处,李寻欢从怀中掏出了一只玉瓶,“这是杨清源让崔姑娘为嫂夫人练的安胎丹药,原本是为了不时之需,没想到真的用上了!”

    “无妨!”

    原本还略显颓废的陈讷言突然振奋起来,“我等必有重见之日,还盼到时初心不改,再一同把酒言欢!”

    “呯!”

    虽然三人的碰杯,也象征着原本朝中的一三系,被周帝彻底打散!

    ------------------

    御书房中,只有周帝一人静坐,在他的书案之上,还平铺着一张纸,其上书写了数十个人的名字。

    “可惜了!朕的时间不多了!”

    周帝看向一旁的烛火,他自己能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就像是风中残烛,明灭不定。

    若不是宫中有万密斋、李濒湖两大国手,恐怕此时已经去见先帝了!

    --------------------

    武当山上。

    从杨清源突破至洞玄之境距今已有十日。

    杨清源也慢慢地收放自如,不复之前那般,举手投足之间都会引动旁人之剑。

    这剑道ntr真的很离谱!

    待到基本能控制自己的剑意之后,杨清源便前来向张三丰辞行!

    “师兄!我欲前往游历名山大川。”

    “不错,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师弟在大周翰林院中书看得不少,但走的地方确实不算多!”

    未等杨清源继续答话,一个白毛萝莉就窜了出来,挥舞着小手说道,“我也要去!”

    可能是由于天长地久长春不老诀的副作用,杨清源觉得晓梦最近的行为越来越幼龄化了!

    这什么鬼!

    “你给我留在武当闭关!”

    张三丰似乎不给晓梦机会,一道阴阳真元就将晓梦束缚,然后将其扔进了紫霄宫的一处阁楼中!

    晓梦刚刚突破洞玄境,天长地久长春不老诀和天意四象决的根基尚未扎实,便用梦中证道法和杨清源神魂双修。

    此时的晓梦正该是闭关修行,勇猛精进之时,张三丰自然不会放她出去乱跑!

    “那不如就让我跟着清源哥哥去吧!”

    一直在外面偷听的周芷若端着茶水进来了。

    其实以杨清源和张三丰的修为早就听到了她的到来。

    杨清源正要开口拒绝,张三丰就说道,“这倒是不错!”

    杨清源闻言瞪大了眼睛,师兄你又卖我!

    张三丰却丝毫不在乎杨清源的表情,“芷若幼时就被送往了峨眉,这些年也一直在峨眉修行,但毕竟是女孩子家家,一个出门游历我和你师父也都不会放心,正好趁此机会和清源到处游历一番,增长见识!”

    周芷若听到张三丰开口,就知道此事已成,立刻开心道,“多谢张真人,谢谢清源哥哥,那我去收拾行李了!”

    说完便急速向着自己的房间跑去,甚至轻功都比以往有了进步。

    周芷若内心已经乐开了花,这次晓梦闭关,柳望舒、姬瑶花坐镇神都,正是一个偷家的好机会!

    陪着清源哥哥携手行走江湖,两人之间生出情愫!江湖话本里都是这么写的!

    周芷若已经安排好了之后的剧本!

    “……”

    看着周芷若欢快的身影,杨清源久久不语。

    杨清源狐疑地看着张三丰,“师兄,我总觉得你在坑我!!”

    张三丰却毫不在意,淡然自处。

    “你看我这样子,像是会坑人的人吗?!”

    杨清源上下打量了一番,鹤发童颜,英俊潇洒的老帅哥!

    而且道韵天成,万法自然,俨然是一个世外高人!

    这样的人可能会坑人吗?!

    暂时说服自己相信了张三丰的话。

    “师兄,我此番游历除了增长见闻,还有一个目的!”

    张三丰点点头,示意杨清源继续说。

    “我曾经答应了一个女孩,再创蓬莱的诛仙四剑!如今第一剑已经成了!尚欠下三剑!”

    “就是那招剑廿三?!”

    “是!”

    张三丰点评道,“单以剑道而言,此剑为我所见之最,称得上诛仙二字!”

    “此外尚有三招,其中两招我已有眉目,但自身的阅历积累,尚且不足,难以功成。加上被免去了大理寺的职务,这才想到处走走!”

    被免职的消息,第一时间由悦来客栈的情报网送到了武当山上。

    张三丰这次没有八卦,反而郑重其事地说道,“你与蓬莱结下了因果,自然是要还的!”

    “还有,朝堂之争,我是不愿参与的,你也要多加小心!”

    杨清源朝着躬身张三丰一礼,“师兄放心,清源心中有数,此去又不知何时能归?!还请师兄多加保重!”

    张三丰挥了挥手,说道,“去吧!去吧!江湖难行,你自己也小心点!”

    说着一步踏出,已经出现百丈之外。

    次日,杨清源收拾好行囊,告别武当众人,开始了他的江湖游历之路。

    ------题外话------

    不好意思,昨天同事无耻地在啤酒里掺白,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这么喜欢这一招。

    作者君又被套路了,被他们像死猪一样扔在了酒店套房里。

    我的锅!

    本章八千=2000的四更!

    7017k




上一章 下一章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