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四百零四章 金盆洗手?

正文 第四百零四章 金盆洗手?

    孟冬十月,北风徘徊。

    通往衡阳郡城的官道之上,有一家客栈。

    在这年头,开客栈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干的。

    不仅仅有官府中人刁难,还会有一言不合的江湖中人大打出手,没点本事和后台,根本不敢开客栈。

    而武当能将客栈开遍天下,凭的就是官面和江湖上都能吃得开,任谁见了武当的产业都得给三分薄面。

    “你们听说了吗?!”一个身着灰布袍,腰间挎着单刀的江湖人士压低着声音跟邻桌的友人说道。

    “听说什么?!”

    灰袍刀客惊异道,“怎么你没听说?!”

    “……听说什么!?”

    “你们消息也太闭塞了!这都没听说!”

    邻桌的友人已经拿起了一旁的剑,咬牙切齿地说道,

    “到底听说什么?!”

    只要这个灰袍刀客还敢继续水,他直接拔剑就砍!

    “昨天湘潭县的湘莲帮被一个女子一人一剑给挑了!”

    友人缓缓放下了剑,这个消息,还算是比较劲爆的。

    “这女人什么来历啊?!湘莲帮可是湘潭县第一大帮,湘莲帮主自己就已经是通七脉的境界,这般实力天下何处不可去?!他的师父更是一名元化境的绝顶高手!此外通脉还有三名通脉境的护法长老,这般雄厚的实力被人挑了?!”

    灰袍刀客说道,“听说来者不善,那女子身高一丈,腰宽九尺!?”

    友人小声嘀咕道,“身高一丈,腰宽九尺,妈呀!这他m的是个水缸啊!”

    灰袍刀客不悦,大声地说道,“你听不听?!不停我不说!!”

    友人立刻服软道,“听听!你继续!”

    在八卦面前,人人都是要服软的。

    “那女子青面獠牙,凶恶得狠!胳膊比你大腿还粗呢!!”

    “这么吓人?!”

    灰袍刀客不悦道,“这能有假?!这是我邻居家二大爷的堂兄的干儿子的连襟听他在湘潭县的远方表舅的堂叔说的!那是千真万确啊!”

    很快灰袍刀客的秘闻就吸引了客栈中大堂中的大部分人。

    二楼雅间,女子有点小委屈,看着自家的小胳膊小腿,纤细的身材,怎么到了别人口中就成了青面獠牙的凶恶水缸了!

    杨清源是个稳重的人,但是听到别人对周芷若的传闻还是忍住笑出了声。

    周芷若柔弱时如出水芙蓉,冷淡时如射姑仙子,怎么看都和凶恶二字沾不上边,没想到被传言传成了这副模样。

    剑挑湘莲帮的那个水缸,正是眼前娴静温柔的周芷若。

    那湘莲帮竟然在行拐卖妇女之事,被杨清源和周芷若遇到,自然不能放过。

    这种小帮派不值得杨清源出手,权当给周芷若刷经验了。

    等到被通知的官府中人赶到之时,只余下满地打滚的湘莲帮弟子,杨清源和周芷若早已翩然而去。

    自从二人下了武当山,便一路向南,第一站便是衡山。

    五岳剑派,闻名天下,虽然目前除了华山都掉出了正道八大派之列,但是曾经五岳剑派都辉煌过。

    而如今的五岳盟主左冷禅更是想合并五岳,重组剑派,以代替华山派的位置。

    但无论如何,五岳剑派的剑法都有其精妙神奇之处,即便不是为了剑法,仅仅是五岳迥然不同的山峦奇峰,也足以让杨清源一行。

    大周名山万千,独以五岳为尊,劈地摩天,气冠群伦。

    东岳泰山之雄,西岳华山之险,中岳嵩山之峻,北岳恒山之幽,南岳衡山之秀,无一不是天下奇峰。

    不再理会路人的说法,周芷若对杨清源说道,

    “清源哥哥,前面就是衡阳城了吧!刚刚听路人说衡阳城中,有衡山派刘正风的金盆洗手大典,不如我们去看看吧!”

    周芷若很珍惜和杨清源独处的这一段时间,想要多走走多看看,留下更多的回忆。

    杨清源闻言点头,衡山派刘正风金盆洗手,这是重要剧情,既然遇上了这种名场面,自然是要凑个热闹的,况且他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江湖上的恩恩怨怨,难以说清,只要江湖中人不过分,杨清源也暂时不算掺和其中,但有一件事,杨清源却不明白。

    在刘正风的金盆洗手大典上,有朝廷使者到来,还册封刘正风为参将。

    在江湖人眼中,或许参将只是个没有品级芝麻绿豆大的官职,但是身在朝中的杨清源知道,参将绝不是一个普通江湖人可以担任的职位。

    除了大周野战主力,六军十二卫之外,地方营军、边境守军也有着严格的编制。

    自下而上分,分别为什长<队长<哨官<守备<都司<游击<参将<副总兵<总兵。

    参将乃是仅次于总兵和副总兵的一个军职,若像是刘正风自己解释的,是花钱捐的,杨清源是不信的。

    卖爵鬻官也是有限度的,先不说本朝尚且政治清明,但纵观千古,也少有买官能买到参将这种级别的。

    这其中必然还有不为人知的地方。

    就算抛开这些不谈,杨清源也要去一趟刘正风府上。

    嵩山派那些人下手太黑了,竟然将刘正风府上家小尽数灭口,单是这一点,就足以让杨清源将嵩山派打入黑名单中。

    “那我们吃完便启程吧!此处离衡阳城已经不远了!我们今晚便居于衡阳城中吧!”

    言罢两人便加快了吃饭的速度!

    当二人下楼之时,那名灰袍刀客还在绘声绘色地描述着那位身高一丈腰宽九尺的女侠,

    面对杨清源调笑的目光,周芷若又羞又恼,立刻加快了步伐。

    两人骑上了快马,便向着衡阳城中赶去。

    --------

    两日之后,便是刘正风金盆洗手的日子了。

    相比一个衡山派的剑客,这两年,刘正风更像是一个富家翁的做派,在衡阳城中也有不小的声望,在百姓之间,名声也是不错。

    而因为他的金盆洗手,也让衡阳城中变得热闹非凡。

    杨清源和周芷若两人也是借着武当派的名义,光明正大地进入了刘正风的府中。

    武当派在江湖中的名声如日中天,而衡山派则仅仅是五岳剑派之一,名声不小,却不在一流大派之列。

    故而当杨清源进入府中的时候,甚至是由刘正风亲自相迎的。

    在交谈过程,杨清源也简单观察了一下刘正风。

    元化境中不算弱手,举手投足之间也是君子之风,从表明上来看,应该是个不错的人。

    当然了,一旁的岳不群,似乎也是不错的君子呢!

    刘正风在江湖上名声不小,今日来的武林高手也是数量众多。

    恒山派的定逸师太,泰山派掌门天门道人,青城派松风观观主余沧海。

    此界之中,青城派乃八大门派之一,掌门人追风剑客燕宇乃是当世年轻一代少有的高手,是有望洞玄的年轻才俊。

    有这样的人在上头,余沧海想要获得掌门之位,只能另辟蹊径了。

    比如,福建福威镖局林家的辟邪剑谱。

    而众多高手之中,身份最高的便是华山剑派掌门人岳不群。

    别看现在的华山人才凋零,但是依旧是天下八大门派之一,剑宗洞玄境风清扬虽然与气宗的岳不群不合,但是在各门派的眼中,依旧是华山高手无疑。

    而嵩山派左冷禅之所以一直想要五岳合并,其中最大重要的原因就是觊觎华山派在八大门派中的合法席位。

    想要成为八大门派,其很基础条件为:具有一定的声望、一定的历史渊源、一套可以流传的直指洞玄之上法天象地的武学,一直都有一位以上的活着的洞玄境高手!

    这些条件能完全符合的,才有资格去竞争正道八大门派的名额。

    当然像慈航静斋、净念禅宗、天人宗、天师府也是符合这个条件的,但是他们身上的佛道属性更甚于武道属性,所以不在八大正道门派之列。

    嵩山派想要成为八大门派之一,要不取代其中一个,要不成为第九大门派。

    毕竟在武当成立之前,江湖正道只有七大门派。谷

    可惜嵩山派目前的最高战力就是左冷禅自己,也仅仅是元化境中的好手,于是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借壳上市。

    将华山派的席位,变成五岳剑派的席位。

    这也是左冷禅一直奋斗的目的。

    将近午时,各地前来观礼的高手不断前来。

    丐帮副帮主史火龙、郑州六合门夏老拳师、东海海砂帮帮主潘吼、曲江二友神刀白克、神笔卢西思等人先后到来。

    这些人有的互相熟识,有的只是慕名而从未见过面,一时大厅上招呼引见,喧声大作。

    天门道人和定逸师太分别在厢房中休息,不去和众人招呼,

    毕竟是五岳剑派的掌门高人,对于自己的地位还是很看重的。

    今日来客之中,有的固然在江湖上颇有名声地位,有的却显是不三不四之辈。定逸师太和天门道人不愿和这些人有所交流,更是嫌弃刘正风不知自重,滥交朋党,堕了五岳剑派的名头!

    但华山掌门岳不群却是例外,身为华山掌门,身份还在定逸师太和天门道人之上,但是却广交朋友。

    来宾中便是许多藉藉无名过来和他说话,岳不群都一样和他们有说有笑,丝毫不摆出华山派掌门、高人一等的架子来。

    午时三刻,刘府开席。

    就在众人谦让座次之时,门府突然锣鼓喧天,来的是朝廷中人。

    群雄一怔。不知是何缘由?

    只见刘正风穿着崭新熟罗长袍,匆匆从内堂奔出。群雄欢声道贺。刘正风略一拱手,便走向门外,过了一会,见他恭恭敬敬地陪着一个身穿公服的官员进来。

    在场众人不识,但是杨清源却是认识此人的,兵部考功司员外郎张烨。

    张烨看了在场的各路江湖中人,心中暗骂一声,流氓地痞,随着走到了大厅正中央,并从一只用黄缎覆盖的托盘取出了一只卷轴。

    “圣旨到!刘正风听旨!”

    这一下可让众人心中一惊,刘正风虽然是江湖中的高手,但是还不至于能惊动天子吧!莫不是犯了什么事情!得罪了朝廷?!但看刘正风的面色,一直喜气洋洋,又不像是此事。

    张烨打开圣旨,朗声读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求治在亲民之吏端,赖循良教忠励资敬之忱,聿隆褒奖。原衡阳郡守刘称询族兄刘正风禔躬淳厚,垂训端严,业可开先,式穀乃宣……兹以覃恩。着实授防汛参将之职,治湘江、平洪涝,安黎庶,牧生民……钦此。”

    杨清源一听便知,这经过内阁发出了圣旨无疑。

    虽然防汛参将没什么实权,但也是朝廷的编制,秩同五品,这刘正风路子挺野啊!

    刘正风立磕头道:“微臣刘正风谢恩,我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行礼完毕之后,刘正风起身对那张烨弯腰道:“多谢张大人栽培提拔。”

    那张烨捻须微笑,说道:“恭喜,恭喜,刘将军,此后你我一殿为臣,却又何必客气?”

    刘正风道:“小将本是一介草莽匹夫,今日蒙朝廷授官,固是皇上恩泽广被,令小将光宗耀祖,却也是族兄和张大人的逾格栽培。”

    张烨脸上的笑意更盛:“哪里,哪里。”

    按照正常的逻辑接下来就是要送礼了,这怎么好意思呢!

    张烨藏在袖中的手指下意识地搓了搓。

    果然刘正风没有让张烨失望,转头向方千驹道:“方贤弟,奉敬张大人的礼物呢?”

    方千驹道:“早就预备在这里了。”转身取过一只圆盘,盘中是个锦袱包裹。

    刘正风双手取过,笑道:“些许微礼,都是衡阳城的土特产,不成敬意,还请张大人笑纳。”

    张烨意味深长地说道:“同殿为臣兄弟,刘大人多礼了!”

    心中却暗暗想到,这刘正风真是江湖草莽,这点规矩都不懂,千里迢迢来的,竟然只给点土特产。

    张烨一挥手,让身边的护卫前去接收,没想到护卫接过盘子时,双臂向下一沉,显然盘中之物分量着实不轻,护卫没有防备,差点脱手而出。

    显然这托盘之上并非白银而是黄金,张烨随即转怒为喜,眉开眼笑,这种土特产,张烨可太喜欢了!他就喜欢土的东西!

    “刘参将,本官公务在身,不克久留,那就斟三杯酒,恭贺刘将军今日封官授职,不久又再升官晋爵。”

    刘正风随即让人取来酒杯,“那就谢张大人吉言了!”

    两人连饮三杯,张烨才喝完之后,便告辞离去。

    一旁一直看着的杨清源,心中暗暗记下,这个季度李寻欢的业绩又可以多一笔了!

    张烨要是知道,在这群武林草莽之中还有这样一位爷,估计说什么也不会来走这一趟。

    而此时刘府众人,大都在武林中各具名望,均是自视甚高的人物,向来不尊朝廷,不敬官府,此刻见刘正风趋炎附势,公然行贿,只觉鄙夷。

    杨清源甚至听到邻桌有人小声说道,“刘正风向来为人正直,临到老来,反倒是利禄熏心,买了个芝麻绿豆大的‘参将’甘为朝廷鹰犬?!”

    杨清源闻言翻了个白眼,这江湖中人真就离谱,参将在军中地位绝对不低,边军参将甚至可统兵万人,到了他们口中反倒成了芝麻小官了……

    刘正风送走张烨之后,来到群雄身前,满脸堆欢,揖请各人就座。

    随后其门下弟子双手捧着一只金光灿烂、径长尺半的黄金盆子,放在茶几之上,盆中已盛满了清水。

    刘正风拱手对众人说道,“刘某从今日起便是朝廷中人,江湖上行事讲究义气;国家公事,却须奉公守法。今后若是二者冲突,不免为难,未免此忧,刘正风今日便退出武林。武林中的种种恩怨是非,刘某却恕不过问!”

    说完刘正风转身向外,对着群雄朗声道,“从今而后,刘某人金盆洗手,专心仕宦,但决计不用师传武艺,升官进爵,江湖上的恩怨是非,门派争执,刘正风更加决不过问,如违此誓,有如此剑。”

    语毕抽出腰间佩剑,指尖真元一运,一柄精钢长剑便被一分为二。

    折断长剑后,刘正风顺手让两截断剑堕下,嗤嗤两声轻响,断剑插入了青砖之中,一时间群雄骇然。

    这一柄精钢宝剑,竟然被刘正风徒手所折,此人的武功还在他们预估之上。

    刘正风面露微笑,捋起了衣袖,伸出双手,便要放入金盆,完成金盆洗手的仪式,就听得大门外有人厉声喝道:“刘师叔且慢!!”

    只见大门口走进四个身穿黄衫的汉子。其中一名身材甚高的黄衫汉子高举一面五色锦旗,旗上缀满了珍珠宝石,一展动处,发出灿烂宝光。

    看见这一幕杨清源忍不住对着周芷若轻声吐槽左冷禅的审美,“也不知道这左冷禅怎么想的,一面令旗要做得这般花里胡哨!”

    听着杨清源吐槽,周芷若也忍不住以袖掩口,清源哥哥实在是太损了!左冷禅好歹也是一派掌门,却这般编排他。

    “刘师兄!在下奉五岳剑派左盟主旗令:还请暂行押后金盆洗手之事。”

    来人乃是嵩山派“大嵩阳手”费彬,标准的元化境高手。

    嵩山派虽然没有洞玄境的武者,但是其背后之人的支持下,元化境却是不少。

    嵩山十三太保,尽是元化高手。

    费彬亲至,刘正风便知道事情并不简单,但是面子上礼节还是要维持的,随即对着令旗躬身问道:“但不知左盟主此令,是何用意?”

    费彬面上露出诡异笑容,“我也只是奉命行事,实不知左师兄的意旨,还请刘师兄恕罪。”

    刘正风见状知道今日之事已经难了也不再维持表面的客气。

    “当年我五岳剑派结盟,约定攻守相助,维护武林中的正道,遇上和五派有关之事,大伙儿须得听盟主的号令。见令旗如见盟主,原是不错。但是今日金盆洗手,乃是刘某的私事,既不违武林道义,也与五岳剑派并不相干,这五岳盟主的令旗自然管不到我头上!”

    言罢,便说着走向金盆,想要强行金盆洗手。

    就在刘正风要将手伸入金盆突然银光闪动,一件细微的暗器破空而至。就在刘正风要退后之时,突然一道剑气不知从何处而来,竟然将那么费彬发出的暗器削为两段。

    刘正风趁此时机,便将手伸入了金盆之中,

    出手之人,正是在一旁吃席的杨清源,他想看看若是刘正风真的完成金盆洗手,嵩山派的人打算怎么办?!

    眼见刘正风已经完成了金盆洗手,费彬再也耐不住性子了,大喊道,“陆师兄,丁师兄!”

    随即屋顶之上也是黄影晃动,两道身影从房顶来到了厅中,这轻身功夫,便和刚才费彬跃下时一模一样。

    站在东首的是个胖子,身材魁伟,是嵩山派掌门人的二师弟托塔手丁勉,西首那人却是高瘦如竹竿,乃是嵩山派中坐第三把交椅的仙鹤手陆柏。

    两人一齐喝道,“刘师兄,奉盟主号令,不许你金盆洗手。”

    刘正风此刻却已经擦干了手上的清水,完成了金盆洗手的仪式,笑着对两人说道,“两位师兄远道而来,不入座喝杯水酒,却躲在屋顶,受那风吹日晒之苦?若是让人知道了,还以为是刘某招待不周!”

    “哼!刘正风你不要顾左右而言,今日来此就是为了阻止你金盆洗手的!?”高瘦的陆柏冷哼一声,说道。

    “金盆洗手乃是刘某的私事,况且此刻已然礼成,三位何必苦苦相逼?!”

    一旁的定逸师太虽然看不惯刚刚刘正风的行径,但也出声道,“刘师兄金盆洗手,去做那芝麻绿豆官儿,贫尼是不以为然,但人各有志,只要危害百姓,不违武林道义,旁人倒也不好强加阻止,况且此时刘师兄已然礼成,费师兄又何必勉强呢?”

    费彬却微笑着向着定逸师太一礼,说道,“师太,你是佛门中有道之士,自然不明白江湖宵小鬼蜮伎俩。”

    对定逸说完之后,费彬再度走回刘正风的身前,饱含内力,大声斥问道,“刘师兄!左盟主吩咐了下来,要我们向你查明;刘师兄和日月魔教教主东方不败暗中有什么勾结?设下了何种阴谋毒计,来对付我五岳剑派以及武林正道?”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7017k




上一章 下一章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