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四百一十章 余波

正文 第四百一十章 余波

    待到杨清源和刘正风说完之后,便解开了宫装少女的穴道。

    半刻钟后,宫装少女缓缓地转醒过来,睁眼最先看到的就是杨清源。

    愣了一下,少女才反应过来,开始检查自己的衣裙和身体,在确认自己没有异样之后,才起身,对着杨清源说道。

    “多谢先生救命之恩。”

    不得不说,杨清源的卖相还是很好的。

    读书人,身上有一种文雅的书卷气,这种书券气又和杨清源道门的自然之韵相结合,让人一见就亲近。

    杨清源问道,“不必客气,南宫灭后金建奴,狼子野心!我大周子民人人得而诛之。”

    又打量了少女一番,再联想到之前南宫灭的态度,便知道少女的身份可能比之前预想得还重要。

    “不知姑娘是何人?!这南宫灭为什么要挟持你?!”

    少女委屈地说道,“我叫……林雪敏,我也不知道这恶贼为什么要劫持我!?只是外出游玩之际,南宫灭就击杀我的随从,将我掳走!”

    少女犹豫了一下,说道,“可能和我父亲有关系!”

    杨清源闻言好奇问道,“令尊何人?!”

    “家父苍云关总兵林无涯!”

    杨清源闻言便知道为什么南宫灭要劫持林雪敏了。

    苍云关地理位置特殊,正好处在后金和大乾的交界之处。

    若是能够掌握了苍云关,后金和大乾就可结盟,其精骑随后便可挥师南下,直取大周的冀州、幽州。

    天策军和龙武军,在同时面对大乾、后金的时候,兵力便有显得略微不足,再加上野心勃勃的赵王趁势而起,北境便会在瞬间遍地战火。

    南宫灭挟持林雪敏的目的,大抵是想通过林雪敏,要挟林无涯,最终达到控制苍云关的目的。

    从这个角度来看,林雪敏的分量确实不比那不知何处的山河社稷图轻。

    唯一奇怪的是,林雪敏这样的人物被绑为什么没有情报传出。

    杨清源随即反应过来,他此刻已然不是大理寺少卿,又上哪里去知道朝廷内部的情报?

    而且即便是林雪敏有人保护,但在老牌洞玄境南宫灭的面前,也没有什么反抗之力。

    他完全可以布置成劫匪、意外等其他情况。

    在简单分析了林雪敏话语的真伪之后,杨清源安慰道,“你放心,现在已经没事了!我这就修书一封,让六扇门派人把你送回去。这几日只能委屈你跟着我了!”

    “嗯!”林雪敏点了点头,如今处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之中,她最信任的人便是将她救下的杨清源了。

    杨清源以真元托着林雪敏,刘正风背着曲洋,向着刘府走去。

    而刘府之中,衡阳六扇门总捕头魏离阳已经将事情处理妥帖,江湖中人已经散去,只剩下岳不群、定逸、天门等五岳剑派中人。

    在看到杨清源回来之后,众人都围上前,定逸和天门刚想开口询问,就看刘正风和他背上的曲洋。

    天门和定逸看到曲洋这个魔教妖人,拔剑便要动手!

    就在两人要动手之际,却发现掌中之剑突然不受自己控制,脱手而出,插入杨清源身前三丈的地面,向着杨清源微微弯曲,似乎在行礼一般。

    “这……”

    五岳剑派的三人都看呆了!

    这是什么情况?!

    剑成精了!?

    三人虽然恒山、泰山虽然号称剑派,但是境界不够,门中两个洞玄境都没有,自然不会知道当日的剑君出世,万剑朝宗。

    华山派倒是有洞玄境,但是那是人家剑宗的,岳不群一个气宗门人执掌的华山,风清扬能忍住不揍岳不群已经是自身道德水准极高的表现了,这洞玄,有和没有一个样!

    所以三人并不知道当日万剑朝宗的异象究竟是缘何?不过是听了些江湖传闻而已。

    “二位,不必急着动手!且听我一言!”

    杨清源的声音在道门真元的加持下,显得空灵清净,让天门和定逸心头的戾气暂消。

    “曲洋固然是日月神教中,但如今已经和刘正风一起退出江湖,算不得江湖中人了!况且他之前也少有恶行,三位就不要喊打喊杀了!况且就算真的要对付他,也轮不到两位动手,曲洋身为日月神教的高层,自然当由朝廷审问判决,两位如此行事,可是不够慎重了!”

    杨清源这话也能蒙蒙定逸和天门两个出家人,但岳不群和当地官府联系紧密,他是知道的,虽然日月神教,西域明教、同舟会都传自原本的明教,但是朝廷对这三家的态度是截然不同的。

    对待日月神教,朝廷向来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其中缘由皆是因为三家表现出来的性质不同。

    同舟会乃是原本明教的激进派和复仇者,他们存在的意义就是向太祖及其后人复仇,颠覆大周。所以对于同舟会,朝廷就一个原则——赶尽杀绝!

    而西域明教,虽然继承了原本明教最大的遗产,但是这些人乃是原本的守旧派,按照他们的想法,能够成为大周的国教自然是最好的,但若成不了,也没有必要和大周交恶!

    对于西域明教,大周以警惕为主,他们有宗教属性,很容易带动百姓。

    剩下的日月神教,是原本明教中保守的少壮派组建的,他们对老明教和大周之间的仇怨没什么兴趣,觉得那不过是咎由自取,但又舍不得中原的花花世界,不愿和那帮老古董退守西域,于是便来到黑木崖上,创建了日月神教。

    而这日月神教创建的第一场大战,就是和五岳剑派干了一场大的。

    当时的日月神教是由十大长老主事,他们和五岳剑派老一辈高手双双同归于尽。

    但也是这一战,让朝廷对日月神教放下了戒心,日月神教已经失去了政治属性和宗教属性,对于朝廷来讲不过是个普通的江湖门派而已。

    所以杨清源的话,也就是给个台阶,让三人下。

    岳不群生怕定逸和天门硬顶,立刻开口说道,“既然曲洋是朝廷的钦犯,那我们确实不好插手!”

    华山虽然近年来声势不如从前,但毕竟是八大门派之一,左冷禅虽然是五岳盟主,但是五岳还是隐隐以华山为核心,也是左冷禅要合并五岳的原因之一。

    见到岳不群开口了,定逸和天门也不好再说什么。

    杨清源见状,轻轻一拂,两柄剑倒飞而回,落在了定逸和天门的剑鞘之中。

    只余下定逸和天门面面相觑。

    一入刘府,杨清源就看见魏离阳正在府中等候。

    “卑职魏离阳参见杨学士!!”

    魏离阳是有野心的人,他在衡阳六扇门已经干了不少日子了,他相当楚州六扇门的总部头,甚至调入神都,任六扇门的追风神捕!他需要更大的舞台!

    而杨清源就是他通往上层的梯子!

    虽然目前杨清源看似失势,但一个和柳独峰交好的洞玄境高手,即便失势,对于魏离阳来说也是一条大腿。

    “魏捕头,今日之事做得不错!没有丢了朝廷的脸面!”

    “这是卑职分内之事!不敢居功!”魏离阳的态度还是很好,这让杨清源满意的是,此人无论心性武功都是可造之才。

    至于野心?!这其实不是什么坏事,把野心换个词,那就是上进心!

    “魏捕头这接下来的事务还需要你多多费心!”

    “请杨大人吩咐!”

    杨清源对着门外说道,“衡阳城外的竹林之中,有一地的嵩山派弟子的尸身,你带人去收敛了!”

    “什么?!”定逸闻言大惊,之前嵩山行事强横霸道,但是五岳剑派同气连枝,以定逸的性格,岂能坐视不理!

    “杨大人,我五岳与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为何要对嵩山弟子下此毒手!?”

    定逸也不在意杨清源是什么官职,有多高的武功,径直质问道。

    “杀他们的并不是我!而是后金洞玄高手南宫灭!”

    杨清源也不和定逸多解释,对一旁的魏离阳说道,“魏捕头,劳烦你传讯京城暗六部,让他们立刻派人对南宫灭进行截杀!决不能让他活着离开大周!”

    在说完之后,杨清源又用天遁传音道,“同时帮我带一个消息给大理寺,就说让叶剑寒出手,击杀南宫灭!另外,将嵩山的三人秘密押送至京城,交大理寺处理!”

    前一句话是杨清源有意说给岳不群三人听的,他们三人都是江湖上颇有名气的高手,杨清源正好通过他们将这个消息传播出去。

    南宫灭洞玄境高手,无论是功法还是财富都足以引起江湖中人的贪念,有江湖中人在,更容易锁定他的位置。

    至于杀南宫灭,洞玄不出,重伤的南宫灭也非普通人可杀。

    虽然南宫灭真元已散,短期内无法恢复,但他还是一个锻体武者,加上龙象般若功的锻体效果,外伤恢复速度极快。

    即便没有真元,一身龙象巨力,也足以击毙一般的元化境。

    这样的人,正好给叶剑寒当磨刀石!

    对于叶剑寒,杨清源一直是老父亲心态,操碎了心!现在自己和柳望舒已经先后破入洞玄之境,剩下的人中,最有希望的就是叶剑寒了!

    “是!”

    魏离阳在听完杨清源的传音之后,领命而出。

    在魏离阳离开之后,杨清源也不顾在场的岳不群三人,对着刘正风说道,“刘参将!如今你已经金盆洗手,退出江湖,不如就远离这是非之地吧!”

    刘正风摇了摇头,苦笑道,“天下之大,又有何处能清净呢?!”

    “神都啊!”

    杨清源给出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但又完全合理的解释。

    如今的京畿在杨清源的治理之下,江湖属性已然被削至冰点,刘正风带着曲洋和一家老小前往神都,受朝廷庇护。

    京城之中,现在明面上就有六个洞玄境,谁会闲着无聊去京城找刘正风的麻烦。

    “你可以向朝廷请旨致仕,然后举家搬迁到神都去!以你现在防汛参加的官位致仕,朝廷应该还会给五品左右的散官,反正是要退隐江湖,大隐隐于朝嘛!”

    杨清源的话让刘正风有了一个全新的,也是最好的选择。

    “多谢杨大人指点!”

    在指点完刘正风,杨清源看着岳不群,嘴唇微动,却没有丝毫声音发出。

    岳不群身子一震,随即恢复了正常。

    “芷若!我们先走了!”

    杨清源招呼一旁的周芷若。

    在和众人告辞之后,杨清源带着周芷若和林雪敏径直离开刘府。

    一路之上,林雪敏和周芷若在互相观察着。

    不知道为什么,周芷若看这个年纪还要比她小的少女很不顺眼,当然不仅仅是看林雪敏,她看柳望舒和庄晓梦也一样不顺眼,只是她打不过她们!

    “清源哥哥!这位妹妹是什么人啊!?”

    林雪敏拉着杨清源袖子,小声回答道,“我叫林雪敏是被清源哥哥从那个大坏蛋手中救下来的。”

    杨清源翻了个白眼,刚才还叫先生,现在怎么也改口叫清源哥哥了!?

    捉摸不透!

    呵!女人!

    杨清源带着两人向着客栈行去……

    -------------------

    神都,大明宫中。

    “南宫灭被清源重伤了?!”

    周帝的声音苍老之中带着颤音。

    “是!”

    站在下方的时候锦衣卫南镇抚司指挥同知,朱雀。

    她在得到山河密匙的第一时间就携带其返回了京城,事关龙脉天命,虽然不知真假,但是肯定是慎重为上。

    “朕记得,清源应该是元化境吧!可你上次的情报之中提到的这个南宫灭,应该是洞玄境吧!”

    江湖上的洞玄境,在朝廷中都是记载的,即便周帝不知道其生平,但是名字约莫还是听过的。

    “是!南宫灭是老牌洞玄,三十年前,中原大乱,后金、大乾南侵之时,此人便曾在中原兴风作浪。后背武林之中另一个洞玄‘心剑客’方勉重伤,退出中原,直到最近才重新返回中原武林,其目的应该还是山河社稷图!”

    “呵!建奴图我大周之心不死!反倒大乾,这些年动静小了些!”

    周帝摇了摇继续问道,“既然清源能够重伤南宫灭,那他是不是也入洞玄了!”

    “回禀陛下,二十三日前,荆州郧阳郡急报,武当山上,剑意冲霄!郧阳郡中,万剑齐鸣!根据锦衣卫的推测,应当是杨大人入洞玄境了!”

    周帝沉默良久,才说出一句,“好!好!”

    “臭小子,咳咳咳……还敢说养病!”随后俯身在桌子上,写下了一道中旨,并从一边的一个暗格之中,抽取了一个白玉令牌。

    “朱雀,你将此物和诏书……咳咳咳……一起送去,咳咳咳……交给清源!他会懂的!”

    周帝一句话之中就连续咳嗽了多次。

    “陛下……”

    朱雀眼中尽是忧色,周帝的身体这一刻显得太虚弱了,但是现在的大周还不能没有周帝镇压。

    此刻新君人选未定,且即便定下,也会面临威望不足的情况。

    无论太子还是楚王,即便登上帝位,暂时也没法慑服群臣,更遑论燕城的楚王和隐藏在水下的隐藏家。

    “陛下,还请保重龙体!”

    周帝点了点头,说道,“朕的身体,朕自己清楚,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你去吧!”

    朱雀正领命退下,却又被周帝叫住。

    “你等等,这趟差事,你不必去了!还是专心寻找山河社稷图为重!朕让丽竞门的人走一趟吗?!”

    周帝考虑了一下就决定让丽景门的人去。

    身为帝王,周帝考虑的总是比普通人要多!之前在太子案中,杨清源有错吗?!

    从公心来看,是自己和太子的私念让周明生一案难以昭明天下。

    随后杨清源在擅自出手,将周明生处决。

    杨清源的举措作为一个臣子,有些不给天子面子,但从公理的角度,杨清源将周明生这个该死的人正法了。

    周帝虽然是天子,但他也是个人,抛开身份地位立场不谈,没有人会觉得周明生这种丧尽天良的人不需要死。

    杨清源私自劫杀周明生的事情已经发生了,也没法改变结果,对于周帝来说,只要李守案不翻,不影响身后之名,周明生死了更好。

    况且太子自私调兵围杀杨清源的行为,让周帝很不满!

    杨清源周帝原本便是要继续用的,现在杨清源破入洞玄之境,那么对于周帝来说,杨清源的分量就更重了!

    但是基于上次的事情,周帝还是需要安抚一下杨清源,说到底,都是一家人。

    张三丰是自己的大伯,杨清源是张三丰的师弟,那杨清源就是自己的……三叔?!

    事情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周帝立刻把发散的思维给收了回来。

    “朱雀,你继续去追查……咳咳咳……山河社稷图的事情,决不能使其落入歹人之手!”

    “是!”

    朱雀退下之后,丽景门统领韩苏觅到了。

    “奴婢参见陛下!”

    如果说雨化田和曹正淳是周帝对外最信任的情报头子,那么韩苏觅就是对内最信任的安保首领。

    “这里有一份旨意和一枚朕的令牌,你派人去送给杨清源,剩下的不用管,他会明白朕的意思。”

    听到杨清源的名字的时候,韩苏觅的眼中闪过一道异色,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的周明生一案,韩苏觅还以为杨清源一系彻底败了,一众朋党尽皆流放,看周帝这意思还是有起复之意啊!

    “遵命!”

    韩苏觅接过中旨和令牌之后,退出了御书房中。

    天子垂暮,朝野上下蠢蠢欲动,每一代权力的更替就是一次政治洗牌,无数人想在其中获得足够的利益。

    7017k




上一章 下一章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