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四百二十六 扬州势力

正文 第四百二十六 扬州势力

    次日,杨清源带着江玉燕去扬州六扇门记录了口供。

    作为报案人,和重要证人,江玉燕还是需要走必要的程序的。

    扬州六扇门在昨夜抓捕了倚红舫及其背后势力近三百人,整个扬州六扇门的牢房之中的关满了人。

    但同样的,各方的压力也是接踵而至。

    能够在瘦西湖开这么大画舫,瘦西湖边还有排名扬州前三的青楼,这样的人背后,绝对不会没有势力。

    大早上,扬州府通判、已经派人来过了。

    扬州府为扬州治所,扬州府的通判也比一般的郡中的通判要高上半级,乃是正六品下的官衔。

    要知道,原来六扇门总捕头柳独峰未获得爵位之前,也就是个五品官。

    扬州总捕头夏烈此时肩上的压力可不轻!

    杨清源陪着江玉燕记录完口供走出房门,就看见夏烈正在应付一个穿着青色官袍的官员。

    根据大周的定制,七至五品的官员可穿青色官袍。

    而此人的官袍上的图案为小杂花,径一寸,应当是个五品官。

    估计是扬州府府尹或者扬州长史。

    “夏捕头,这位是?!”

    杨清源当然不可能坑夏烈了,自己若是不出面,官场上的压力,夏烈可能就顶不住压力了。

    “杨大人,这位乃是扬州府尹葛诚意大人!”

    葛诚意看了杨清源一眼,一副书生打扮,但气质不凡,难测深浅,随即拱手问道,“足下是!?”

    “文华殿学士杨清源。”说着杨清源从袖中掏出了自己的名帖。

    “……”

    葛诚意失神之后,立刻行礼道,“下官扬州府尹葛诚意参见杨大人!”

    “葛大人客气了!”

    面对葛诚意杨清源姿态拿捏得很足,他是来给夏烈撑腰的。

    他要向葛诚意表明一个态度:这个案子不是夏烈想办,而是他杨清源逼着夏烈在办。

    “怎么?!葛大人也来报案!?”

    “啊?!”

    葛诚意没有明白杨清源这话是什么意思?!

    “昨夜我在瘦西湖上游玩,恰好碰上了一群逼良为娼的恶徒,这才来报案,葛大人难道不是来此报案的吗?!”

    杨清源一说,葛诚意算是明白倚红舫和倚红楼得罪什么人!

    “朝廷三令五申,要严格归还青楼赌坊,结果扬州之地,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甚至本官一来扬州就遇到了!葛大人,你这扬州府尹有失职之处呀!”

    杨清源的一番话,让葛诚意额头微微有冷汗渗出。

    “杨大人,这是下官失职,治理无方,还请杨大人恕罪。”

    杨清源摇头道,“你无需向我请罪,我也不是你的上官,如今天子皇恩,特准我休假,我也无权管辖扬州,只是想给葛大人提个醒而已。”

    “下官洗耳恭听!”

    “逼良为娼,乃是大罪,若是其中还是涉及贩卖人口,杀伤他人,那是死罪!葛大人还是不要牵扯其中的好!”

    葛诚意已经知道杨清源是在敲打自己,连忙说道,“杨大人教诲,下官谨记!”

    再次行礼之后,葛诚意借口衙内还有要事,便急匆匆地离开了。

    一旁的夏烈待到葛诚意离开之后,立刻对杨清源行礼道,“多谢杨大人解围!”

    杨清源还礼摇头道,“夏捕头客气了!此事原本就因我而起,自然不可能袖手旁观,只是我没想到,这倚红舫的背后势力比我想得还大,竟然直接让一府府尹亲自前来说情。”

    扬州府乃是扬州治所,治所称府,其余为郡。

    扬州府就像是蓝星的省会城市,扬州府尹便是省会城市的一把手。

    这样的人,倚红舫第一晚出事,竟然第二天就亲自来说情,背后之人的势力可见一斑。

    “扬州城中豪商无数,与各级官吏的关系,盘根错节,甚至是我们六扇门也收过他们的好处……”

    夏烈也没有表明自己有多清正,反而直言不讳。

    杨清源拍了拍夏烈的肩膀,这事实在是怪不得夏烈,实在是太祖当年给的月俸太感人了。

    一县县令,若是不贪不占,纯靠俸禄过日子,他可能真的饿死在任上。

    这不是夸张的说法,太祖临朝之时,七品官的年俸折算成大概是二十八两白银。

    每个月二两有余,折合购买力也就是2400元。

    当然比一般的贫农自然是要高上不少的,但是这对比的对象错了。

    无论何种社会,都是存在阶级,七品官员已经可以归属为统治阶级,这样的人的月俸竟然只有二两?!

    而且,县令一个人也办不了事情,需要招募师爷门客,为他一同办事,这二两银子够干什么?!

    所以即便是太祖高举治贪之刀,依旧有人前赴后继。

    因为苦学半生,步入仕途,基本的温饱都不一定能满足,这让这些大周的顶尖人才,如何甘心?!

    贪腐光靠刀是杀不完的!

    特别是寒门、黔首出身的官吏,他们没有家族背后的支持,甚至所有的家人都靠他们的俸禄。

    比如蓝星上的海刚峰,一县县令,母亲大寿竟然只能买上两斤肉。

    太祖朝时的大周低品官吏,若是只靠俸禄,便是这般景象。

    今上监国之时,便已经深入了解这个情况,但太祖因为幼时经历,深恨贪官污吏,是决计不会同意提高俸禄的。

    故而这一现象直到今上登基才得以改善。

    今上首先是提高了各级官吏的基础俸禄,随后又默认了火耗等灰色收入,才让大周的官吏的收入趋于正常。

    高薪不一定能养廉,但只能保证基本收入的年俸却绝对是滋生贪腐的温床。

    这一点上,今上认识得很深刻。

    普通官吏的收入虽然得到了提高,但是六扇门这些人的收入却没有太大的变化,直至杨清源的出现,提高了六扇门和大理寺捕快、外勤的收入,六扇门捕快的日子才算富足起来。

    在这之前,六扇门也收银子,各家豪商的银子。

    没办法,弟兄们也都要过日子!

    “放心!我不是迂腐之人,自然也知道你们的难处。”

    杨清源清楚,若是自己背后没有武当,也不敢保证自己能一直坚守本心。

    “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杨清源的语气平淡,但其中的压力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那这个案子?!”夏烈开口问道,现在的他已经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继续查下去,这是我给德辉兄准备的一份礼!也是他打开扬州局面的契机,等他到任,你身上的压力自然也就会随之而去!”

    “是!”

    ----------------------

    扬州一处茶楼之中,刚刚因为公务离开的葛诚意正在此地品茶。

    “你是说原大理寺少卿,杨清源!?”

    一个富态的老头开口问道,他就是倚红舫背后的最大股东,陈泰,扬州城中有近三成的青楼,都是他的产业。

    葛诚意点头道,“正是此人!”

    一个略显粗犷的声音响起,“不过是一个被免职的人,有什么可怕的!?”

    此人乃是扬州的盐商,齐鸿运,家中资产无数,乃是扬州数得上的富商,倚红舫的生意,也有他的一股。

    陈泰不屑一笑,暴发户就是暴发户,没一点见识。

    “齐老板这话就有失偏颇了。”葛诚意开口解释道。

    “杨清源虽然目前被削去了大理寺少卿的位置,但是地位就摆在那里,他是永安十三年的榜眼,在翰林院又有修书之功,随时可能起复。”

    说到这里,葛诚意长叹一声,人与人是有差距的。

    他已年近五旬,才刚刚当上扬州府的府尹,就算是之后仕途顺畅,这辈子估计也就是干到扬州长史的位子。

    但是杨清源一旦起复,即便是外放,也至少是一州刺史。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

    葛诚意抿了口茶继续说道,“最重要的是,新任的扬州刺史王华大人,乃是他的同窗至交!王华为永安十三年状元,杨清源为榜眼。王华、杨清源还有当朝左佥都御史李寻欢,并称三杰,情同手足!”

    在场的都是聪明人,葛诚意话说到这里,众人便都已经懂了,杨清源此举很可能就是在为王华铺路,解决了他们,王华的威也就立起来了。

    “葛大人,那现在该怎么办?!这倚红舫还是有人知道我等的身份的,一旦查出来,那事情就不妙了。”

    葛诚意微微皱了皱眉头,他虽然收了陈泰等人的银子,但是却没有参与到他们的破事之中,这件事情原本他可以不参与的。

    但葛诚意是个有原则的人,收了钱,就要办事!

    但是现在遇到杨清源事情就不好办了!

    一旁另一人也开口道,“葛大人,此事还得靠你多多帮忙啊!”

    说着又从袖中取出了一张银票,整整一万两面值的银票!

    此人名曰王安民出自扬州豪门王氏,在扬州已传承数百年,即便是当年后金屠城之时,王氏也通过收买后金主帅,逃过一劫。

    但这次葛诚意却没有收下,反而从袖中取出了一张三千两的银票。

    “葛大人,这是什么意思?!”

    齐鸿运有些不高兴了。

    葛诚意却也不在意齐鸿运的态度,他这个人是很有原则的,收钱办事,办事才收钱!

    若是事不可为,这个钱他是决计不会收的!

    现在众豪商所托的这件事情已经不是葛诚意能够插手的了,稍有不慎,自己也会陷进去。

    葛诚意将钱放在了桌上,然后起身一拱手,“葛某衙内还有公务需要处理就先走一步了!各位还是要好生考虑!”

    说完也不在乎这些掌柜豪商的反应,径自下了茶楼。

    葛诚意的反应让众人的脸色都有些难看。

    他们为了巩固自己的势力,对待扬州的官吏向来肯抛本钱,历任扬州刺史、长史、司马,扬州府尹,通判都会收他们的好处。

    如此便在扬州形成了一个关系网,让他们的生意和势力得以维持。

    葛诚意一直是他们合作愉快的对象。

    此人极富原则,从不胡乱伸手要好处,但若是得了你的好处,自然会帮你将事情办得妥妥帖帖的。

    但今日葛诚意却甩手不管,钱也不收!

    这个态度让陈泰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而齐鸿运还在纠结葛诚意的态度,“这个葛诚意,我们平时也没少送银子给他,他怎么就敢翻脸不认人?!他就不怕我们去检举他收受贿赂吗?!”

    王安民像看白痴一样看着齐鸿运,“你有证据吗?!”

    “大不了鱼死网破!”

    齐鸿运骨子里还是有地痞那股子狠儿劲的。

    “鱼死网破?!你有他受贿的证据吗?!”王安民反问道。

    每次给葛诚意的都是银票,这些银票都是没有字号,即存即取的。

    也就是说,葛诚意把这银票随便一藏,除非你能找到他的银票藏在哪里,不然根本没有他受贿的证据。

    “那有什么,老子亲自指认他不就完了!”

    王安民冷笑道,“要是这么容易,那岂不是随便来个人指认就能把一个高官拉下马了!?”

    “呵!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说怎么办?!”

    齐鸿运可不管什么仪态风度,当场就给王安民摆脸色。

    一旁的陈泰也想到了,“王老弟,这按理说,你们扬州王氏和越州王氏,应该同属一宗啊!你就不能跟这位王刺史去拉拉关系!?”

    原本还怒气冲冲的齐鸿运闻言也一脸冀希地看着王安民。

    王安民苦笑道,“扬州、越州王氏虽有渊源,但那也是数百年的事情,现在两家都自成一脉,哪还有什么亲戚可言!?”

    “而且这位王大人的任命下来的时候,咱们不就都打听过了吗?!历任太守、刺史、通政,咱们的这些伎俩,还不在他的眼中!”

    陈泰沉默片刻之后,才开口道,“即便没有办法让这位王大人罢手,也得拖延他上任的时限,这样我们才有足够的时间来对付六扇门的人,以及清除各种不利于我们的证据。”

    “这位王大人,原定是半月之后到任!”王安民开口道,他是众人之中和朝廷联系最紧密的人。

    “要不咱们就花钱找人去宰了他!”齐鸿运又想出了一个好办法。

    “呵呵!”陈泰可以确定了,这个齐鸿运就是个没脑子的蠢货,真不知道他的家产是怎么赚来的,若是个县令,他还敢想想,但这可是正四品的朝廷命官,一州刺史,封疆大吏。

    到时候引来暗六部的人,他们庞大的家业还在这里,可没法学那些江湖匪徒躲进深山老林之中。

    陈泰他们要的是成功,不是海陆空!

    “谁说是咱们花钱雇凶杀人了!分明就是倭寇袭击了县城,正好就杀了王刺史!倭寇杀的人,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7017k




上一章 下一章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