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四百四十七章 剑气之争(上)

正文 第四百四十七章 剑气之争(上)

    杨清源走到了贺元希的石像之前,行了一礼。

    “惊扰前辈实非本意,还请前辈宽恕一二!”

    随后杨清源来到了后方石壁之处,轻轻敲打,虽然声音没有异常,但以杨清源的灵觉已然发觉背后是空的!

    “嗷!”

    一声龙吟之声在山洞之中响起。

    从洪七公处偷师的震惊百里施展而出,一掌打在了石壁之上。

    杨清源的掌法虽然不如剑法,  开始开山裂石还是没什么问题!

    降龙掌力轰在石壁之上,石壁竟然轰然破碎,在烟尘之中露出了一个洞口。

    令狐冲破此石壁需要用石头反复轰砸,但杨清源一掌便已经打出了一条宽阔的通道。

    “这?!”

    岳不群感觉自己最近几日震惊的次数可以赶上以往一整年了。

    完全没想到这思过崖的贺祖洞中还别有洞天。

    “杨学士如何知道此地还有这样一个山洞的?”

    杨清源当然不能说自己看过原著了!

    “清风十三剑乃是天下顶尖的剑术,其对于风的理解,超乎岳掌门的想象!再配合上我道门一脉的堪舆望气之法,自然知道,  此地别有玄机!”

    道士杨清源,再度上线!

    其实即便是杨清源不知道此处山洞,也能靠对于风的敏锐灵觉找到这里找到这里。

    “进去看看吧!”

    杨清源弹出了一缕真气,点燃了一把的一个火把,他可以在黑暗之中视物,但是林雪敏和周芷若不行。

    周芷若刚刚踏入洞中,就踩到了异物,接着火光定睛一看!足下竟然伏着一具骷髅,这情景实在太过骇人了。

    周芷若虽然有些小心机,但是毕竟只是个小姑娘,看见这样的白骨自然会被吓了一大跳!

    “清源哥哥,莫非此地是他人的墓地吗?!但这具骸骨如此俯伏?瞧这模样,怎么也不像是被人安葬的!”

    杨清源没有直接回答,含糊其辞道:“我也不清楚!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说着杨清源将火把交给周芷若,俯下身子,骷髅身上的衣着已然腐朽,但其身旁掉落的两柄大斧,  在火把照耀下兀自灿然生光。

    杨清源提起一柄斧头,  入手沉重,  掂了掂,这约莫得有八十斤重,再看这山洞之中也都是利斧砍过的一片片切痕,满洞都是斧削的痕迹。

    “他应该被人囚禁在山腹之中,于是用利斧砍山,意图破山而出,可是功亏一篑,离出洞只不过数寸,已然力尽而死。。算是时运不济吧!”

    杨清源带着众人向其中走去,能以双斧开辟出这样的通道,不论武功,光是毅力便是常人难及!

    而且刚刚杨清源试过,这山壁之石绝非等闲,坚硬无比,以他的洞玄境的修为配合上降龙掌力,才震开了山壁。若是换做普通岩石,早就化为粉靡了!

    再行数丈,顺着甬道转而向左,眼前出现了一个极大的石洞,足可容得千人之众,洞中又有七具骸骨,或坐或卧,身旁均有兵刃。一对铁牌,一对判官笔,一根铁棍,一根铜棒,一具似是雷震挡,另一件则是生满狼牙的三尖两刃刀,更有一件兵刃似刀非刀、似剑非剑,以杨清源的博闻,这似乎是之前明教中人所用的兵刃。

    看着这些场景,岳不群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但却没有开口。

    在这些兵刃之旁还掉落了一些长剑!杨清源拾起其中一柄,只见此剑较寻常剑更短,剑刃却阔了一倍,入手略感沉重。

    “杨学士,这是泰山派的佩剑!”岳不群看着杨清源手中佩剑解释道。

    杨清源点头默认,他几乎读遍了翰林院止戈榭中的所有藏书,这点见识肯定是有的。

    轻而柔软,是恒山派的兵刃;有的剑身弯曲,是衡山派所用三种长剑之一;有的剑刃不开锋,只剑尖极是尖利,是嵩山派中的兵刃;细长轻薄,这是华山派的制式长剑。

    不同的剑形对应着五岳不同风格的剑法。

    “但剑就是剑,铜剑、铁剑本没有什么分别。为了剑法特点去打造不同形式的佩剑,虽然能在短期提高战力,但终究还是落了下乘!”

    在场其余四人都是主修剑法,杨清源的这番话着实震撼,特别是对于岳不群夫妇,更是如雷贯耳。

    五人继续走去,只见右首山壁离地数丈处突出一块大石,似是個平台,大石之下石壁上刻着十六个大字:“五岳剑派,无耻下流,比武不胜,暗算害人。”

    到此岳不群已经可以彻底确认了!

    这里便是当年五岳剑派高手和日月魔教十位长老最后比武的地方。

    十六个大字之旁更刻了无数小字,都是些“卑鄙无赖”、“可耻已极”、“低能”、“懦怯”等等诅咒字眼,满壁尽是骂人的语句。

    岳不群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了。

    “杨学士,此地应当是当年我五岳剑派的前辈和日月魔教十大长老的决战之地。”

    杨清源的面上没有丝毫的意外之色。

    “这个我刚才就猜到了,这件事情在朝廷的档案之中是有记载的!”

    杨清源说这句话是存着敲打之心的,果然岳不群闻言心中庆幸,还好自己如实说了,否则在杨清源心中怕是要扣分了!

    “当时明教分裂,其中一部分人就建立了如今的日月神教!当时朝廷对他们还是比较忌惮的,毕竟是明教余孽。直到日月神教和你们五岳剑派火并,朝廷才渐渐放下了对日月神教的戒备。”

    岳不群虽然心机深沉,但是身在江湖,考虑事情的层次终究有所欠缺。

    “这是为何?!”

    “朝廷怕日月神教的野望不在江湖,而这一战表明了日月神教的野望只在江湖!”

    杨清源甚至觉得这是当年日月神教的第一代教主故意为之。

    在消灭五岳剑派的同时,向朝廷表明自己的态度!

    谷采

    朝廷忌惮的是有政治背景明教,但对于一般的江湖门派,朝廷的容忍度还是很高的!

    既然日月神教志在江湖,朝廷也不会过于刻意的打击,转身将注意力放到威胁更大的同舟会身上。

    岳不群也是个聪明人,立即领悟了杨清源话中的意思。

    老岳突然觉得自己的野心好小!一个五岳盟主就满足了!

    一旁的周芷若举起火把更往石壁上照看时,只见一行字刻着道:“范松赵鹤破恒山剑法于此。”这一行之旁是无数人形,每两个人形一组,一个使剑而另一个使斧,粗略一计,少说也有五六百个人形,显然是使斧的人形在破解使剑人形的剑法。

    在这些人形之旁,赫然出现一行字迹:“张乘云张乘风尽破华山剑法。”

    岳不群城府较深虽然没说什么,但是宁中则却是忍不了这等狂言。

    “日月魔教的鼠辈真是大胆狂妄已极。我华山派的剑法虽然称不上天下独绝,但也是精微奥妙,此二贼竟然胆敢说是‘尽破’?当真是无知者无畏!”

    当宁中则仔细看下去,却见石壁之上的图形虽然简陋,但是确实有其独到之处。

    面对华山剑法中的一招“有凤来仪”,石壁上的图案笨拙之中却含着有余不尽、绵绵无绝之意。

    “有凤来仪”这一招尽管有五个后招,变化复杂,可是那人这一条棒棍之中,隐隐似乎含有六七种后招,竟然将“有凤来仪”的后续变化尽数克制。

    再看下一招“苍松迎客”,竟然也被这棍法主人以攻击下盘的方式破解。

    刻画之人对这一招的精要诀窍实是所知极稔,眼见使棍人形这五棍之来,凌厉已极,虽只是石壁上短短的五条线,每一线却都似重重打在宁中则的腿骨之上,壁画上的棍法极尽变化之能,就是为了破解华山剑法而生的!

    无数的华山剑法被破,让宁中则心神微动!

    难道华山剑法如此不堪一击?!

    岳不群也不发现此刻妻子额头的汗珠,知道她看到华山剑法被破如坠魔障之中,一声饱含真元的大喝。

    “师妹醒来!”

    原本陷入华山剑法之中的宁中则听着丈夫的声音方才如梦初醒!

    “师兄这?!”

    岳不群知道宁中则想要说什么。拍了拍她的肩膀打断了她的话。

    “师妹魔障!须知我华山乃是气宗!”

    岳不群对着石壁之上的破解之法说道,“石壁上刻了种种图形,注明五岳剑法的绝招尽数可破。但五岳剑派却得享大名至今,始终巍然存于武林,各派剑法又岂是徒有其表,剑法自然有其内功心法相配合,剑招上倘若附以浑厚内力,难道剑招还那么容易破去!?”

    原本魔障的宁中则也被一语点醒,“是了!是了!之所以本门祖师才奠定了本门正宗武学千载不拔的根基,以气为体,以剑为用;气是主,剑为从;气是纲,剑是目。练气倘若不成,剑术再强,总归无用。”

    一旁的周芷若和林雪敏也点了点头,华山派祖师的这番见解也确是真知灼见!

    不得不说,老岳在炼气上还是有点心得的!原著之中他曾经以衣袖轻拂折断陆大有的长剑,杨过在剑冢中被雕兄投喂了菩斯曲蛇的蛇胆,修成重剑之术后,在面对郭芙时也就是做到这般程度。

    在岳不群夫妇说话之时,杨清源脸上却露出了微笑,来了!

    随后一个毫无征兆地从身后传来。

    “愚者之见!”

    众人回头借着火光看去,却见一个白须青袍老者,神气抑郁,脸如金纸,正在众人身后。

    “你自己剑术练得不到家,就整出一套什么以气为本的歪门邪说!要知道,招数是死的,发招之人却是活的。死招数破得再妙,遇上了活招数,免不了缚手缚脚,只有任人屠戮。”

    “你是何人?!”

    岳不群已然猜到了来者的身份,在华山能让他看不透深浅的老者也就穆人清和风清扬,穆人清他认识,唯独风清扬的模样,记忆已然模糊。

    既然不是穆人清,那不是风清扬还能是谁!?

    但即便知道,老岳也不能点破,一旦点破,即便剑气分家,风清扬也是他师叔辈的人,不免就束手束脚了!

    风清扬没有正面回答岳不群的问题,只是继续说道,

    “五岳剑派中各有无数蠢材,以为将师父传下来的剑招学得精熟,自然而然便成高手,哼哼,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熟读了人家诗句,做几首打油诗是可以的,但若不能自出机杼,能成大诗人么?光练熟剑法有什么用?!拘泥不化,不知变通。剑术之道,讲究如行云流水,任意所至。练不好剑道,就怪剑道不行!?”

    上茅厕拉得不顺畅,难道还要怪足下大地不成?!

    也不怪风清扬这般态度。华山剑气之争,正是岳不群和风清扬之间解不开的结!

    当年在剑气内斗时,风清扬曾被气宗以计策骗走远去他乡去成亲,到了之后,发现那不过是个青楼女子假扮的,风清扬因此错过剑气二宗对决,以致剑宗落败。

    待到其返回华山派之时见大势已去,风清扬深感愧疚,但大局已定,他也不愿大开杀戒,使得华山一脉人间绝传,只能隐居思过崖,封剑归隐,从此不再涉足江湖之争。

    今日见岳不群如此贬低剑宗,风清扬可忍不了!

    “岳不群,既然你说你气宗高明,那不如我们斗上一场,来看看是气宗高明,还是我剑宗更胜一筹!”

    岳不群突然觉得这个华山剑宗前辈有点无耻,你一个洞玄境,名列天下十三把名剑的绝世剑客,要和我个元化境动手!?

    这不欺负老实人吗?!

    风清扬知道岳不群在想什么,“我也不以境界压力,只用剑术,若是用丝毫真元,便算我输!”

    “……”

    岳不群仔细思考了风清扬提出的条件,如今的他得了杨清源赠与的清风十三剑,虽然没有练成,但是对于原本的剑术境界也大有裨益。

    而且他的紫霞神功也有小成,即便风清扬剑法高超,不能动用内力真元又有何用?!

    如此一对比,优势在我啊!

    “那就领教阁下高招!”

    岳不群开口道,“此处施展不开!我们去洞外比试!”

    风清扬一声冷哼,身形变幻间便离开了山洞。

    7017k




上一章 下一章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