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四百七十七章 幽冥或有

正文 第四百七十七章 幽冥或有

    江南,越州。

    一队装备精良的士卒正在押送神武军这两年的军饷。

    神武军乃是大周天子六军之一。

    天子六军中,御林军为天子亲军,负责拱卫京城乃至整个京畿地区的安慰。

    长林军,为太子亲军,人数最少,只保持三千人的编制,  由太子直接统帅。由太祖设立,其目的是为了历代储君都能知兵事,不至于出现某一代天子因为不懂军事而御驾亲征全军覆没,自己被人擒拿的结果。

    天策军为大周北境边军,主对大乾的战事以及北境的机动防御。

    神策军为大周西境的大军,主镇压西域诸国,保证大周西域商道通畅,  以及西域诸国的臣服。

    龙武军则是大周东北境的主力大军,主防备赵王的异动,  顺便打击建奴。

    最后便是神武军。

    这是大周天子六军之中人数最多的一军,负责防御东部沿海的敌军袭扰,打击南境不安分的诸国,以及想要作乱的土司。

    六军的军饷,一般都会由自己亲自派人参与护送。

    除了让将士安心之外,更能够极大地提高护送者的战意,要知道,这里面都是他们的钱啊!这打劫军饷不是就是抢他们的血汗钱吗?!

    护送的军士在这时便会爆发出十二分的战力!

    “程将军,朝廷为什么要选这种梅雨天来运送饷银啊!?这路也太难走了!”

    负责押送的副官忍不住抱怨道。

    江南地区多是丘陵,官道原本就不好修,再加上一下雨,道路立刻变得泥泞了起来。

    “咱们是辛苦一些,但是南境的弟兄们都等着这批银子呢!”

    程将军安慰着抱怨的下属。

    “可咱们也用不着连夜赶路吧!”

    “这荒山野岭的,又下着大雨,  若是原地驻扎保不齐遇到什么意外,而且按照原地计划,我们是要赶到松阳县的,  但是因为这泥泞之路耽搁了行程!还是趁着天色没有完全暗下来,多走一段路,争取能赶到松阳县休整,命众军加速前进!”

    现在的神武军很尴尬,离松阳县还有一段路,难是在雨中进行确实困难,即便是想找个地方临时避雨,这一路之上也没有这样的地方,能容纳神武军的三千人马。

    “大人,不好了!后队有一辆车轮陷在泥地里了!”

    程将军听到此言,脑壳一疼,这是今天第五次了!

    刚才是的时候,每辆大车上都装着满满当当的八只银箱,车辆太重了,马车没走几步,就会陷入道路之中。

    负责押送的神武军一直在更换,而且之前也少有梅雨季节押送饷银的情况,所以神武军的领军将领也不知道押运途中会发生什么,所以完全没有准备。

    无奈之下,  只能将银箱子从车上卸下部分,转而安放在骑兵的战马之上,保证一辆车上只装载四只银箱。

    如此一来车辆的重量便大大减轻了,车辆也不像之前那般容易陷入泥泞之中。

    “一二三!”

    “一二三!”

    在十余名士卒的努力之下,陷入泥泞的车辆被推了出来。

    “赶快检查车辆情况,检验银箱是否固定?!”

    “是!”

    一通忙碌之后,队伍再度恢复了正常。

    雨势越下越大,但神武军的严明军纪,让他们在这大雨之中,依旧保持着整齐的队列。

    又行十里,来到了一条河边。

    因为连续的降雨,河水明显涨起来了,一座石桥横跨在河流之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入夜气温下降,河边竟然弥漫起大雾!

    这让常年带兵的程将军感到事情不对!

    “斥候过河查看!!”

    随军斥候,行礼道,“标下领命!”

    两名斥候前出解运大军,从石桥之上达到了对岸,很快在大雾之中失去了踪迹!

    约莫片刻功夫,两名斥候从雾中冲出。

    “大人!前方无恙!”

    程将军行伍多年,总觉得这股雾来得蹊跷,但是斥候回报无事,让程将军将自己那颗微悬的心,放下了!

    就在程将军要下令过河之际,突然河对岸响起了一阵阵铠甲之间撞击的声音,随后便是战马嘶鸣!

    “踏!踏!踏”

    随后整齐划一的步伐声在河对岸响起。

    “全军戒备!”

    神武军百战精锐,在程将军下令的瞬间,便各司其职,握紧了手中的刀枪弓弩,戒备地看着石桥的方向。

    这军队的行军之声,越来越响,似乎就在石桥的对岸!

    “我乃龙武军游击将军,程立雪,不知道对面是哪一卫的兄弟,还请领军的将军前来答话!”

    “答话……”

    丘陵之间,程立雪的声音不断回荡,但对岸的行军声依旧,却没有人回答。

    这让程立雪心中的疑惑更深,在越州境内,根本不可能出现别国的成建制的军队。

    最多就是小股倭寇,但也绝不会有如此整齐的行军队列。

    一旁的副将在这诡异的气氛下不由打了个寒战,然后对这程立雪说道。

    “将军,这会不会是鬼魂啊!?”

    程立雪瞪了副将一眼,“你胡说什么?!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哪来的鬼魂!?”

    副将无奈地看了被乌云遮蔽的月亮和越下越大的雨,行吧,你是主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就在程立雪要继续发问之时,一个声音从河对岸传来,印证了刚刚副将的话。

    “阴兵过道,百鬼回避,生人退散!”

    这声音低沉洪亮,如同从地狱之中传来一般,位于队伍前方的程立雪在迷雾之中看到了一幅诡异之极的景象。

    一个人身牛头,一個人身马面的人,一人手持一面战旗从河对岸经过。

    程立雪甚至能看清那两面战旗。

    一面是中军大纛旗,满是血污和破损,只是用篆体写着一个大大的“白”字。

    另一面是普通的战旗,同样是篆体,写着一个“秦”。

    “何方妖孽!敢在本将面前放肆!”

    程立雪一声厉喝,却稍显底气不足。

    程立雪固然是元化境的高手,但是对面是人是鬼都还不清楚,这让程立雪如何不紧张。

    对方似乎是没有听到程立雪的问话,只是自顾自地喊道。

    “阴兵过道,百鬼回避,生人退散!”

    这下场面显得更加诡异了!

    就在程立雪要下令放箭试探之时,迷雾之中一个声音传来。

    “相逢有缘,借饷一用,日后奉还!”

    说完迷雾之中似乎有一个身影向着程立雪遥遥一拜!

    “全军戒备!”

    “借饷”二字显然触动了程立雪最敏感的神经。

    但对方说完之后却没有一点点异动,只是自顾自地行军,直到一刻钟后,对岸在完全没有了动静!

    “每小队抽出三人检查饷银封条,其余将士继续戒备!”

    瓢泼的大雨,昏暗的天色,让所有将士的心弦紧绷。

    所有银箱都有封条,为了防止雨水把封条打湿,还特地在上面盖了一层皮革,但是此时顾不上那么多了,检查要紧。

    盏茶时间后,全军已经检查完毕!

    “大人,所有封条都是完好的!没有异常!”

    程立雪眉头紧皱,难道是真的遇到了幽冥之事?!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对岸探探虚实!!”

    “大人!?不可啊!人如何能惊扰亡魂阴灵啊!?”

    程立雪不屑一笑,“什么亡魂阴灵,我刀下的亡魂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要是有亡魂早就来找我了!”

    在下属面前显然是不能露怯的,程立雪拍马过了桥面到达了对岸,却没有发现一点异常之处。

    甚至连河对岸都只有四行马蹄印,从蹄铁的花色来看,正是神武军的花色,应该是刚才两名探查的斥候来回留下的。

    除此之外,河对岸在没有什么明显的痕迹,更别说有大批士卒经过的痕迹了!

    程立雪想到自己刚刚在迷雾看到的一牛一马,冷不丁打了个寒战,难道真的撞上鬼了!

    在确认了一圈这周围确实没有人之后,程立雪勒马而回。

    “对岸没有任何异常,大军继续前进!”

    程立雪的回答让军中微微骚动,这年代,封建迷信还是很有市场的,刚刚的行军声,有不少人都听到了,但是现在程立雪却说没有异常,这太不科学了!

    还好神武军军纪严明,令出如山,虽然心有疑窦,但是还是跟着前进了!

    一个人影骑着马赶到了程立雪的身旁,“程将军如何?!到底是什么情况!”

    此人正是锦衣卫东镇抚司指挥使青龙。

    为了防止有江湖宵小打这批饷银的主意,锦衣卫东镇抚司指挥使青龙亲自化身藏于军中,与三千大军一明一暗护送饷银。

    程立雪将刚刚所见所闻告诉了青龙。

    即便是洞玄境高手,在遇上这等诡异之事,也会感到棘手。

    “我确认过了,对岸没有埋伏,我们还是加快速度,尽早离开这诡异之地吧!”

    青龙闻言,赞同地点了点头。

    “等下你率领大军继续前进,我去附近探查一番。”

    “好!”

    三千解运大军就在这诡异的气氛之中,冒雨连夜赶路,到达了松阳县。

    在入城之后,程立雪才长吁了一口气,刚刚的气氛实在是太诡异了,就连他这个平日里不信神佛的人,都感到毛骨悚然。

    “程将军,你们在此休息多久啊?”

    接待程立雪的是松阳县令,押送的路线像他这个级别的人肯定是不知道,但是程立雪手中有兵部和越州刺史府的文书,松阳县令自然也会竭力配合。

    “如此雨势,对于行军影响不小,可能要叨扰贵县一晚了!”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松阳县令看程立雪如此客气,自然也是礼节十足,“程将军客气了,你们不辞辛劳,卫国戍边,我们自然是全力配合的!此刻松阳县的城防大营尚可容纳大军休息,不如程将军便率部前往那里驻扎!”

    “善!”

    程立雪便在一旁的松阳县尉的带领之下,到达了松阳城防军驻扎的地方。

    松阳县是个小县,城防军只有二百余人,都是从松阳县内的百姓中招募组建的,平日里只是管理治安,纠察盗匪。

    虽然人数不多,但是军营还是宽敞的。

    尚有一大片的空地可供神武军安营扎寨!

    “程将军!县令大人已经给将军和几位校尉大人安排好了馆驿,不如程将军就随下官前往休息吧!”

    程立雪摆了摆手,“不劳烦县令和县尉了!本将一向是和麾下将士一同吃住的,馆驿就不必了!不过若是可以,还需要劳烦县令大人送些热汤和毛巾。”

    虽然有蓑衣,但如此大雨,蓑衣也不能完全抵御,一个不小心,军中士卒就容易感染风寒。

    “程将军放心!县令大人都已经安排好了!”

    在安排好之后,程立雪下令将银箱卸下,送入大营,由随军的剩余两个元化境高手看管。

    “小心!”

    “慢点!”

    终于赶到了县城之中,这让原本因为阴兵过道之时而紧张的士卒纷纷松了口气,开始卸下银箱。

    其中一个士卒,突然感觉浑身无力,身子有些发烫,手上突然没有了力气,手一松,银箱便落在了地上。

    “小五!小五!”

    周围的士卒看到袍泽倒地,纷纷围了上去。

    而落地的银箱也倒翻在地,原本的封条因为雨水泡软了,被如此一震,箱子便被震开。

    但其中掉出的东西让所有人都呆立于原地。

    程立雪注意到了这里,立刻走上前,但只看见原本装满银锭的银箱内,竟然掉出的都是砖块。

    “这怎么可能?!”

    程立雪立时反应过来,“所有人留在原地不要动!每队队正,撕去封条,检查其中的箱中情况!”

    一旁的副将立刻上前阻止道,“将军,万万不可啊!这封条一旦封上,便只有运送到神武军大营之中,由大都督亲自揭开。若是在此地私自揭开封条,这可是杀头的大罪啊!”

    程立雪拿着从那个银箱之中掉出的砖块,“这里头都是弟兄们的血汗钱,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怎么还能装作不知,必须立即检查,若是有误,立时上报朝廷!”

    随后程立雪抽出腰间佩剑,“所有人听我号令,由队正撕开封条,检查银箱!因此产生的罪由我程立雪一人承担!”

    “呯!”

    随着所有封条被撕开,银箱被打开,程立雪手中的剑掉落在了地面之上,溅起了一团水花。

    天要塌了!

    7017k


上一章 下一章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