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四百八十三章 拜访花家

正文 第四百八十三章 拜访花家

    澹然释怀笑万物,唯闻花香满楼窗;鲜花满月水长留,花满心时亦满楼。

    夕阳西下,鲜花满楼。

    花满楼对鲜花总是有种强烈的热爱,正如他热爱所有的生命一样。

    黄昏时,他总是喜欢坐在窗前的夕阳下,轻抚着情人嘴唇般柔软的花瓣,领略着情人呼吸般美妙的花香。现在正是黄昏,夕阳温暖,暮风柔软。

    小楼上和平而宁静,花满楼独自坐在窗前,心里充满着感激,感激上天赐给他如此美妙的生命,让他能享受如此美妙的人生。

    但就在他沉迷于生命之时,一阵脚步声打破了寂静。

    “我听人说你来越州了!原本还以为是公干,没想到竟然有会闲暇来看我这个瞎子!”

    光是听脚步声,花满楼就能分辨出来人就是杨清源。

    “看你当然是一个目的,同时也是为了公事而来的!”

    花满楼微微错愕,然后一笑,“你什么时候跟陆小凤学了,来看我,身边还带个如此清丽的女孩。”

    柳望舒:“……”

    她明明已经施展了轻功,如此轻盈飘逸的步伐步伐无声,便是踏雪亦可无痕,但花满楼却能察觉到她的存在。

    柳望舒微微震惊地看着杨清源,面上的表情就在询问着杨清源,你的这位朋友真的看不见吗?!

    每一个见到花满楼的人,都不会觉得他是个瞎子。

    “姑娘我是真的看不见!”

    花满楼好像是能看到她面上的疑惑一般,主动回答道。

    这下子柳望舒更震惊了。

    “来者是客,品一杯香茗吧!”

    花满楼从一旁的茶壶之中到处了一杯龙井。

    杨清源接过茶只觉清香沁人心脾,但柳望舒只是一闻就察觉到此茶的非同一般。

    “这是明前龙井!”

    柳望舒品味之后,眉头一皱,但这不是一般的明前龙井。

    “这是十八学士!”

    十八学士,乃是西湖龙井之中,品相最好的十八株,乃是龙井极品中的极品。

    花满楼听后,嘴角再次流露出笑意,“清源,你为人无茶无酒,无趣得很,没想到红颜知己却有如此品味,这十八学士,乃是皇室贡品,一般人别说喝,怕是闻都没有闻过。看来这位姑娘不仅武功高强身份地位也是不低!”

    “我真的很难相信,你这样的人会是一个瞎子!望舒的轻功甚至还在陆小鸡之上,你到底怎么发现的她!?”

    花满楼放下了手中的花洒对杨清源说道,“我不仅仅耳朵好用,我的鼻子也很好用!这百花楼中的鲜花都是由我亲手照料的,每一种花有着怎么样的香气,我都了如指掌,现在这些花香之中却混入了一种新的香气,虽然变化微乎其微,却逃不过我的鼻子!”

    杨清源半信半疑,也嗅了嗅,凭借他先天之体过人的六感,也闻到了柳望舒身上的香味。

    不过杨清源是洞玄之境,而且还拥有先天之躯,有此嗅觉倒还在常理之中,花满楼一个元化的武者有此感官,就非同一般了。

    “我也就不扯皮了,直接开门见山了!”

    “果然,你不是单纯来看我的!”花满楼没有丝毫的意外。

    “朝廷运送给神武军的八百万两军饷被人劫走了!?”

    杨清源开口就是一个让花满楼吃惊的消息。

    这个消息,目前除了朝廷中枢的几个大老,在越州范围内也就只有越州刺史,长史,银曹,东镇抚司的高层知道。

    至于其他人,只知道杨清源作为越州黜陟使来到越州,还以为杨清源仅仅是来肃清贪腐,察查吏治的。

    “是什么人做的,查到了吗?!”

    杨清源叹了口气,“别说是犯桉人,现在连饷银是如何被劫走的,都还没有查清楚。”

    “……怎么会?!”

    花满楼的朋友里,若论查桉,首推陆小凤和杨清源。

    “不过,能在越州境内,消化八百万两现银还不会引起别人注意的,除了金钱帮之外……!”

    杨清源顿了一下,花满楼随即接上了他的话,“那就只有我们花家了!”

    “没错!”

    花满楼也没有因为杨清源的怀疑而感到生气,因为杨清源说得一点没错,花家确实有这样的财力和实力。

    “那杨兄想要我做什么?”

    虽然被怀疑成了嫌疑人,但是花满楼丝毫不该温和与潇洒。

    “我想请花兄带我前往桃花堡,面见花老爷子!”

    “没问题,现在就走吗!?”

    杨清源跟着起身道,“那再好不过了!”

    随即三道身影从百花楼激射而出,飞向远方。

    -------------

    越州,一座山庄之中。

    “如今计划的第一步已经成功了!我等何时进行第二步!”

    其中一人带着一个鬼虎面具,询问道。

    “不要着急,虽然第一步已经成功,但是我们的老对手已经赶到越州!”

    确实是老对手,依旧是一个熟悉阴柔声音。

    “现在粮食也有了,军饷也有了!为什么还是按兵不动!”

    鬼虎的急躁溢于言表。

    “光靠我们是不够的!周太祖本是淮右布衣,却能一步一步登上这至尊之外,若是不是受命于天,该如何解释?!周得过之正,无以复加,再加上如今的周帝励精图治,百姓安居乐业,我们想要撼动周朝的天下,没有那么容易,此事急不来的!”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要想对付周廷光靠我们一家是不够的,如今,公子已经在联系北元大乾,建州后金,西南蛮族,西域诸国以及东瀛倭国!只待时机一成熟,就可以瓜分天下!”

    说到此处,原本冷静的阴柔声音也露出了情绪波动。

    “哼!?那我对付杨清源总可以吧!”

    鬼虎还是不死心,开口问道。

    “你以为只有你入了洞玄之境,当日武当山上的万剑朝宗之象你忘了吗?!还是你的觉得你的武功已经比‘人妖’里赤媚、‘武尊’毕玄更高了!”

    虽然被怼,但是鬼虎却没法发脾气。

    “人妖”里赤媚,“武尊”毕玄都是大乾有数老牌洞玄,虽然鬼虎对自己的横练金钟罩很自信,但也不觉得自己能够打过这两人。

    “不是还有你吗?!”

    阴柔之声嗤笑一声,“你又凭什么觉得柳望舒缠不住我!”

    “……”

    “你别急于一时,只要按照我们的计划走下,杀杨清源不过是时间问题!”

    ……

    ------------

    桃花堡,乃是江南首富花家的所在地。

    毗邻东海,占地……很广阔,广阔到普通人走一天,都走不出桃花堡的范围。

    “少爷回来了!”

    一个老奴看见了花满楼顿时迎上前来。

    花满楼在花家之中的地位特殊,无论是诸位兄长,还是各位长辈都对其疼爱有加。

    而花满楼也永远是那般温润如玉,即便是对待下人仆从都是一脸的笑容。

    “成叔,半年不见,你的身体还是这么好!”

    杨清源看着这个“成叔”,眼中闪过一丝讶色,这桃花堡的势力确实不弱,这个成叔竟然也是元化境的武者。

    “小少爷这次回来是……”

    “哦!我的这两个朋友想要见见父亲!”

    成叔的目光随即转到了杨清源和柳望舒的身上。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小少爷的朋友果然不凡!”

    成叔已经在元化境中不是弱者,却看不透杨清源和柳望舒,无论是有特殊的敛息功法还是境界更高,都足以说明两人的不凡。

    “老爷此刻正在沧浪亭中品茶,小少爷,两位,请随我来!”

    成叔正要带路,却被花满楼阻止了!

    “成叔,你去忙吧!我带他们去就行了!”

    听到花满楼这么说,成叔也没有坚持,只是叮嘱了一句,“小少爷走路小心一些!”

    杨清源和柳望舒在花满楼带领下,向着沧浪亭而去。

    “成叔从小就负责照顾我!”

    这也是为什么成叔如此关心花满楼的原因。

    桃花堡确实是占地宽广,三人行了一炷香的时间,才看到了沧浪亭所在。

    三人施展轻功,便跃上了沧浪亭所在的山坡。

    “楼儿!”

    一个老儒生模样的人看到了花满楼,又惊又喜。

    此人正是花满楼的父亲,江南首富花如令,平日他忙于家中的生意,经常外出,一家人也只有在中秋、重阳、元宵等节日才会齐聚。

    “父亲!”

    杨清源和柳望舒也很识趣地没打扰父子之前相聚。

    “对了,父亲,我有两个朋友要向您介绍一下。”

    花如令轻声一笑,“哈哈哈,若是我没有老眼昏花,这位应该是新任的越州黜陟使,大理寺卿杨大人吧!”

    杨清源没有感到意外,以花家的势力,不知道才是怪事。

    “见过花老先生!”

    “至于这位,我就更熟悉了!小月儿,你是不是不记得我了!”

    柳望舒也是一惊,月儿正是她的小名,除了师父和师娘以及岛上的仆役,应该是没有多少人知道了。

    “你也不用惊讶,我和你师父乃是好友,他这些年喝的酒,几乎都是我送去的。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只不过那个时候,你还在牙牙学语,不记得也很正常!”

    能成为江南首富,天下最大的地商,花如令自然有其人脉在。

    东海的青莲剑仙李太白就是花如令的好友之一。

    听花如令这么说,柳望舒也是行礼道,“见过老先生!”

    “果然就如杨大人所写,‘江山代有才人出啊!’两个不到三十岁的洞玄境,这等资质实在是千古罕见啊!”

    “花老先生谬赞了!不过是运气好了些!”

    简单客套之后,杨清源便直入正题,“今日来,杨某乃是有事相询,还请花老先生屏退左右。”

    杨清源也不客气,现在的他,不仅仅是花满楼的朋友,更是代表朝廷和天子的一州黜陟使。

    花如令见杨清源的神色,也不多说,直接便让一旁的下人暂时退下。

    “本官此次前来,乃是有要事相询!”

    “杨大人是为了军饷丢失一事来的吧!”

    杨清源完全没有因为花如令知道此事而感到意外,这件事情朝廷虽然在尽力封锁消息,但是对于花如令这位江南首富来说,这却算不得什么机密之事。

    “花老先生知道此事,那也就不用在下多费口舌了,想必已然知晓我来的目的了!”

    “在这越州,有能力从三千神武军手下劫走饷银的,没有几家,而在劫走之后,还能让人查不到饷银踪迹的,便只有我们花家和金钱帮了!”

    “不错!在下就是为了此事而来的!”

    花如令苦笑一声,“但是我现在无法自证清白……”

    这件事情花如令早就思虑过,确实目前没有任何证据指向花家或是金钱帮,但是同样的,花家和金钱帮也没有任何的证据可以证明自己没拿这八百万两。

    在花如令说话之时,杨清源看似随意,实则正在观察花如令的一举一动,甚至连花如令的心跳、呼吸,杨清源都在默默关注。

    但就花如令的表现来看,不像是在说谎。

    “不过,但花家可以帮朝廷暂时解决问题。”

    花如令开口道,“花家别的没有,钱还是用的,虽然八百万两这个数字不小,但是花家生意上的伙伴也不少,十日之内,花家可以凑出六百万两,愿借于朝廷,渡过难关。”

    八百万两,朝廷不是没有,但是要在短时间内凑出八百万两现银,也确实不容易。

    朝廷的库银每一笔都经过户部和内阁的精准核算,自有其用途,整个江南诸州一时之间也不可能找到八百万两的现银。北地和中原倒是有,但是运输又是大问题。

    八百万两饷银的押送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特别是在刚丢了八百万两的情况下,朝廷更是谨慎。

    朝廷此刻也不可能将所有的宝都压在杨清源身上。

    杨清源一行自然是追查此桉,而内阁也在筹措第二个八百万两。

    当下花如令此举,可解朝廷燃眉之急。

    花家虽然没法自证清白,但是他们可以选择鼎力相助。

    “花老先生,有此义举,实在是社稷之福,杨某代边境的神武军将士感谢花老先生大义!”

    “杨大人客气了!花某也是大周子民,不过是尽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而已。”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再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杨清源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再行一礼。

    “那就多谢老先生高义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