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四百九十章 银库猫腻

正文 第四百九十章 银库猫腻

    山阴府,库房之中。

    大理寺丞狄知远正对着面前的箱子发呆。堆积在他面前的,正是之前装有饷银的箱子,足足有上千只。

    几日的审讯下来,狄知远得到了许多的信息。

    比如,负责押运饷银的领兵将领程立雪看到过贴上封条之前的银两,虽然没有仔细检查,但当时绝不是石砖和沙土。

    在经历了阴兵过道一事之后,解运大军抵达松阳县后,才发现了饷银丢失。

    程立雪虽然不是专门和银子打交道的银曹,但是银锭和石砖应该是分得清楚的。

    狄知远再看这些箱子,虽然是被雨水浸泡过,还长途运输,即便是路途之上磕磕碰碰,但是这些箱子破损得太严重了吧!

    狄知远蹲在了地上,上面的漆皮已经脱落了,银箱子的上方都布满了裂纹,随即狄知远发现了这不是一个偶然现象,而是每一只箱子的上方都布满了裂纹,而且箱子的侧面也有细小的裂痕。

    如果是一只两只,倒也在情理之中,毕竟时间一长,箱子确实有可能破损,但是每一只都这样,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运送饷银怎么可能选用这种质量的箱子?!

    这样的箱子在大雨之中就会渗水,到时候这个箱子内的银两就泡到了水中了。

    这批箱子肯定有问题!

    “来人!立刻持我官凭令箭,传越州刺史府的银曹来见!”狄知远立刻起身对着门外值守的捕快说道。

    “是!’

    大理寺的捕快立即鱼贯而出,两刻钟后,便将越州刺史府的银曹带到了库房之中。“属下越州刺史府银曹王立见过狄大人!”

    丢失饷银,罪责最重的自然是负责押送饷银的程立雪和青龙。

    虽然目前还没有追责到王立的身上,但是若是日后此案难破,朝廷追责,他作为越州刺史府的银曹必然会在朝廷清算的名单之上。

    这些日子,王立也是食不香、寝不安,听到专司此案的大理寺丞,越州督察副使狄知远传讯,王立立刻就跟着捕快们赶了过来。

    “王银曹,这越州刺史府的银库是由你负责的吧!’

    “正是下官专司!”

    狄知远点了点头,“王银曹,那本官有一事相询!还望王银曹不吝赐教!”

    “大人请讲,下官必然知无不言!’

    大理寺丞原本就比越州银曹高了两品,狄知远又是目前朝廷派来的越州都察副使,越州都察使是李寻欢。

    所以王银曹在狄知远面前是毕恭毕敬,不敢有一丝的失礼之处。

    “王银曹,我想知道,这些押送往神武军的饷银所用的箱子是由神武军带来的,还是由越州银库提供的!”

    听到狄知远的问话,银曹王立的脸色明显变了一下!

    “......大人,这些银箱都....都是由越州银库所提供的!”

    “哦?!’

    狄知远是何等人物?在并州任法曹之时,就有神探之名,入大理寺后更是接触了各类大案奇案。

    又和杨清源分析交流了审讯之时的微表情学,一眼就看出这个银曹心中有鬼。

    看来这批装有饷银的银箱确实有问题啊!

    狄知远没有追问,但是银曹王立在狄知远目光的注视下,却先顶不住了!

    “大人恕罪!小人实在不是故意用这批箱子的!这是受人所托才不得已用了这批箱子!”王立一边说一边跪在地上,用的银箱质量不好原本不是什么大事!

    但是在这种时候,这就是被处罚的依凭

    “仔细说说,若有不实之处,本官立即将你交都察院处置!”

    “是!”

    银曹王立颤颤巍巍地起身,随后说道,“狄大人或许不知,其实这些银箱子都是由越州银库出钱制作的,原本州内的银两转运,都可以用以往的箱子,但是这次的库银是运往神武军的,故而越州银库特地重新做了一批新的银箱!”

    “大人或许也知道,像这种银箱也不是什么贵重的物品,制作起来也没有什么难度,所以一般就是用越州银库指定的工匠来做的,当日接到运转命令之后,下官就打算和往常一样,去寻几个木匠来做这批银箱,但是负责越州银库的掌库李达找到了下官!”

    狄知远已经猜到大概是什么情况了。

    “他请下官喝了一顿酒,李掌库有个妹妹嫁了一个木匠,但是家中生意不景气,希望下官能将这批银箱的制作交给他的妹夫。通过给我们越州银库制作银箱来打响他的知名度!李掌库和下官共事一场,再说这个银箱的制作也无关紧要,所以下官思虑之下,就将这活计交给了李掌库的妹夫。’

    狄知远闻言一笑,只问一句,“你收了他多少银两!?”

    刚刚站起来的王立再次跪在了地上,“大人,下官也是一时糊涂,李掌库给了小人纹银十两,以作斡旋,下官这才答应将这木匠活交给了他!”

    纹银十两,其购买力相当于一万两千元人民币

    说实话,这十两说少不少,说过也真的不多!对于普通百姓,十两确实不是个小数目,但是对于王立这个越州财政厅一把手来说,真不是什么大数目

    按照后世蓝星的刑法,受贿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这里的数额较大是以三万元为限。

    抛开各种特殊情况,收受贿赂一万两千元,虽然达到了立案的标准,但若是嫌疑人认罪态度良好且积极退赃的,最终的处理结果,大概率是会按照有罪不起诉来执行。(ps:几乎没有人是因为贪污了1w被查的。)

    放在如今的大周,这其实也不能算是贪渎。

    太祖时期,凡贪污纹银二十两者,立斩不赦!

    然今上登基之后,有感官员俸禄之低,所以为大家提高了一大截俸禄,同时也觉得太祖所制定的律法实在太过严苛了一些,让官员们实在是没法生活,于是又对此进行了修订

    贪渎纹银二十两者,杖三十;贪渎纹银百两者,流三千里;贪渎纹银五百两以上者,立斩不赦!

    对于贪污的起刑点大幅的放宽,就银曹王立这十两银子,连贪污罪的起刑点都没到。

    对于这个问题杨清源和狄知远也曾有过探讨,杨清源最终的结论是:“今日贪取之风,所以胶固人心而不可去者,以俸给之薄而无以赡其家也。

    大周读书人,十年寒窗,金榜题名,学而优则仕。

    经历层层考试选拔,终于有了做官的资格,本以为即便不能发财,也能饮食无忧,没想到但反而让生活陷入拮据。

    家中富裕的自然没什么关系,但是寒门黔首出身的,可真的过不了日子。

    自我道德水平高的,也就君子固穷了,但凡思想有点动摇的,自然就会想办法贪。

    杨清源曾经说过,如果要肃清大周有过贪腐行为的人,你说每一个人都有贪污行为,那肯定会冤枉好人。

    但如何隔一个官员抓一个,肯定只有放过的,没有抓错的。

    究其根本,就是俸禄不足以养家,更别说体面地生活了。

    马斯洛需求理论中,最基本的就是生理保障,即衣食住行。

    作为大周的士大夫阶级,连最基本的生存都要苦苦支撑,如何奢求他们能去实现自己原有的价值?!

    所以大周才有了各种各样捞钱的名目,比如折色火耗、淋尖踢斛,朝廷也就睁一只眼,闭-只眼。

    所以光靠严刑峻法的震慑,是没办法肃贪的!

    狄知远看着银曹王立的裤脚,刚刚站立之时有官袍遮掩,现在一跪便露了出来,堂堂银曹王立,朝廷正七品的官员,其裤脚之处竟然打了一个补丁。

    今日,狄知远叫银曹王立前来,事发突然,王立事前是不可能知道的,而大理寺的外勤捕快将其带来,他肯定也来不及换衣服,故而这应该就是他的平日着装。

    “王大人先起来吧!这十两纹银,还不到我大周律的起刑点,本官也不会此刻就责罚你,但此事本官会向黜陟使大人和督察使大人如实禀报!具体罚与不罚,还要两位大人定夺!”“多谢狄大人体恤下属之恩!下官感激涕零!”

    “你继续说银箱的事情!’

    “是!”王立随后起身继续说道,“下官收下这纹银之后,便将银箱的制作交给了李掌库的妹夫,他妹夫制作的银箱,不仅仅没有涨价,在价格之上反而比原来低了五成!这下子下官才放下心来!’

    “那这些箱子制作完成之后,你可曾验收?!”

    狄知远继续追问道

    “下官验收过,可当时虽然用的木料不如平日所用的质量好,但这对于越州银库来说,毕竟是使用一次性的银箱,待其运送至南境的神武军发放之后,这些银箱也就没了作用,故而下官以为也不需要太过耐用。”

    狄知远闻言,倒也认可这个说法,对于越州来说,原本从州银库中取出银两补贴神武军,就是一件吃亏的事情。自刺史以下,肯定是不乐意的。

    像这种一次性的银箱,用较为便宜的材质倒也能理解。

    “当时这些银箱子上是没有裂纹的吧!”

    “应当是没有的!’

    王立的语气显得有些不确定。

    “应当?!”

    “大人容禀,下官验收这些银箱之时,未曾仔细检查,只是随便看了几个,便让他们收入了府库之中!’

    狄知远点了点头,随后又询问一些细节,“王银曹,你滥用职权,原本应当处刑,但念及你所收之贿,数额较小,所犯之错也不大,便暂时记下。望你在日后,切莫再犯!”

    王立的眼中闪过一丝喜色,“多谢大人!多谢大人!’

    “还有一件事,都察院对于越州府库的查账已经开始,需要你积极配合此事,不得有误!

    “下官谨遵钧令!”

    狄知远挥手让王立下去之后,继续开始研究这些箱子。

    这些箱子损坏得太奇怪了,这裂缝也不像是用内力震裂的。

    可即便是箱子所用的木材再怎么疏松也不至于全部损坏成这样吧!

    这批木箱的质量到底仅仅是一次小型的贪污,凡是与饷银的丢失有关?!就在狄知远追查此事的时候,李寻欢处也有了收获。

    可惜这收获,不是针对饷银案的。

    越州,山阴府,钦差行辕。

    作为越州督察使,李寻欢没有直接参与到饷银案的侦破之中,而是开始追查越州刺史府下属的各级僚属。

    像这样大的案子,如果没有内应支援,是难以办到的,李寻欢查贪,其实就是在侧面追查有可能的内奸!

    “李大人!这里的账目似乎有问题!!”

    随行李寻欢的京畿监察御史胡云冀拿着一本账本找到了李寻欢。

    “哦?!怎么?!银库之中银两有问题!?”

    若是银库真的有问题,说不定就是打开阴兵借饷案的钥匙!

    “是!’

    胡云冀将手中的账本递给了李寻欢,“李大人,下官遍查越州银库的账目,发现这其中少了一笔银两!”

    “哦?!”

    李寻欢接过账簿,发现胡云冀已经在账簿之上标注而出。

    “去年三月之时,山阴府下辖的新昌县曾有一笔税款进库,合计是两万三千两,乍得一看账本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核对府库进出款项的账目,最终我们得到的结果,现在的府库之中应当剩余有银两七十六万三千两,但是现在府库内的真实数额只有七十四万两,这两万两,被人以各种名目非常支出了!’

    听到两万三千两的时候,李寻欢感觉自己白激动了,原本还以为这会是打开阴兵借饷案的一把钥匙,但如此看来应该是与阴兵借饷案无关的。

    两万三千两对于个人来说确实是不少了!

    但是放在八百万两军饷面前,这数目就有点不够看了,即便是八百万两之中缺失了两万两也点点算半天才能算出来。

    如此看来应该就是一桩普通的账目贪渎案。

    “我知道了,此案就由你牵头负责吧!需要人手可以向六扇门和大理寺借调!”

    “是!’

    之后,李寻欢的心思又放到了追查越州的贪腐之中。

    根据王华给的名册李寻欢已经按图索骥,抓了一批人,但是被抓的人中,似乎没有什么人能和饷银案扯上关系。

    李寻欢只好继续查下去,希望能从中找到部分线索。

    7017k




上一章 下一章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