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四百九十一章 古越之族

正文 第四百九十一章 古越之族

    “大人,找到线索了!”

    娄锋身影闪动之间,冲入了钱塘六扇门。

    书房原本正在分析青龙会情报的杨清源闻言也是身影一幻消失在书房之中。

    “娄捕头,你发现什么线索了!’

    娄锋看了周围一眼,随后对杨清源说道,“杨大人,此事诡异还是到书房中说吧!‘两人再次回到书房之中,感情杨清源这一趟是白跑了!

    “查到什么了?’

    “杨大人,我查到了阴兵借饷之事!!’

    杨清源闻言瞳孔微微一缩,原本还以为是青龙会和金钱帮有消息了,没想到竟然是阴兵借饷,

    在整个案件之中,阴兵借饷是最诡异,不可科学的东西。

    杨清源虽然在河边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但也不过是他自己的心证,并没有真正的证据可以表明,阴兵过道是什么人做的,怎么做的!

    “根据越州百姓的传闻,在越州的山中有古越族人,可驱猛兽,通鬼神。卑职在追查此事之时,遇到了一个樵夫,他说,曾经见过古越族人与亡者沟通?!’

    “古越人?!’

    古越为上古人族天皇氏之后裔,自交趾至会稽七八千里,百越杂处,各有种姓。

    上古越国便是在越州建立,越州也是因此得名。

    随着历史演进,后晋衣冠南渡,越人逐渐整合于南迁的华夏之中,到现在越族和华夏几乎已经没有区别。

    百越和华夏、东夷、荆吴并列为汉人四大来源

    “现在的越州还有百越人吗?!”

    “有!”娄锋点头答道,“越州大部分的百姓其实都是越族血裔,包括卑职祖上也是古越-族。但是还有一小部的古越族人,隐居于山中,不登记户籍,不听从政令!数任越州刺史都想解决此事,但是都无济于事!’

    “你的意思,阴兵借饷一事,可能和古越族人有关?!’

    “是!古越古族能通幽冥,阴兵借饷一事,很可能与他们有关!’

    杨清源皱着眉头,对于阴兵借饷一事,他曾经有了推测,这个推测也确实和古越一族有点联系。

    “娄捕头,你知道在哪里能找到古越一族吗?!”

    “山阴郡,稽山,禹皇陵!

    山阴府,原来叫会稽府。

    隋唐置越州,治会稽。

    后,前秦始皇巡游至此,更其名为山阴。

    前秦崩灭之后,前宋立国,其高宗南迁立钱塘为国都,改山阴会绍兴,立为陪都。

    前宋被大乾所灭,本朝太祖立国,收复中原,又将绍兴改为了山阴,为越州治所。

    看到杨清源回到了越州,狄知远感到一阵惊讶。

    “大人,你和柳姑娘怎么回来了?”狄知远看着突然回来的杨清源二人,不由一头雾水。“查到了一些和阴兵借饷有关的事情,和山阴府的稽山有关,所以我们就赶回来了!”狄知远一脸好奇,看样子杨清源应该确认了此事是人为的,不然也不会是这个表情。众所周知,杨清源是一个不信鬼魂,而害怕鬼魂的矛盾的人。

    口中念着唯物主义,心里一颤一颤的。

    “此事应该与山阴郡中隐居于山林之中的古越遗族有关系!‘

    狄知远微微一愣,“古越遗族?!’

    他是北方出生,入仕之后也一直在北方,对于南方之事知之甚少,虽然知道古越遗族,但也仅仅限于这个名字而已

    “是的!阴兵借饷之事,可能与他们有关!我要去查查!找出阴兵借饷的真相,便有可能找到了饷银所在!‘

    到现在为止,本案最大的谜团就是箱子中的饷银是如何被调包的?

    虽然杨清源还不知道缘由,但是多半和阴兵借饷这场大戏,脱不了干系。

    否则这伙人也不会花这么大的心思,来演这场戏了!

    “古越族之人据说是隐于南方山林之中,大人难道知道他们在哪里?!”狄知远有些担心这些人可没那么好找!

    “就在山阴的稽山,禹皇陵附近!’

    杨清源已经得到了确切的情报。

    “知远,你这里可有什么进展?!‘

    狄知远无奈地一摊双手,“我已经审问完押解的将士,这一路之上,除了鬼兵借饷,再无什么异常之处。这饷银到底是何时丢失的,根本没有头绪!”

    杨清源拍了拍狄知远的肩膀,“慢慢查,只要是人做的,就一定会留下痕迹和破绽!我去寻访一下古越之族,希望能得到一些线索!’

    在寻找了一个熟悉稽山的向导之后,杨清源和柳望舒便出现前往传说中的禹皇陵。

    禹皇陵,又称禹穴,乃是上古圣皇禹的葬地。

    背靠会稽山,前临禹池,位于越州山阴府东南稽山门外会稽山麓。

    天有九野,地有九州,土有九山,山有九塞。

    而位于山阴府的会稽山便是这九山之首。

    禹皇封泰山,禅会稽。封为祭天,禅为祀地。

    晚年,禹皇召集天下诸侯,于会稽山会盟,殡天之后,便葬在了此地

    禹皇陵由于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所以历任的越州刺史都会派人把守,而且定期修缮。杨清源和柳望舒跟着向导来到了禹皇陵下,向着禹皇的陵碑躬身九拜。

    禹皇为上古圣皇,治洪水而活百姓,凿龙门而浚河流,合诸侯而匡天下,铸九鼎而安八荒。

    维禹之功,九州攸同,光唐虞际,德流苗裔。

    不管站在什么立场,都该这一大礼。

    在祭拜完上古圣皇之后,杨清源便让向导先行离开了,接下来该是干活的时候了!

    杨清源闭目凝神,一股身融自然的道韵荡漾开去。

    短暂地融入天地之间,以此来提高自身的灵觉

    片刻之后,杨清源睁开了双目,“果然是上古炼气之法,确实有其独到之处,明明只是-个元化境,差点就瞒过了我的灵觉。

    说完杨清源身影一幻,便向着一旁的树林疾射而去。

    隐匿于林中的人,也知道自己被杨清源发现,立刻转身就跑,他的身法似乎就是为了适应山林而存在的,茂盛的树林,蜿蜒的藤蔓似乎无法对其速度产生影响,闪展腾挪之间,隐藏之人已经跃出十丈之远,但其身形对于周围的树木几乎没有影响。

    若是换了一个人,即便是青翼蝠王那样的轻功高手,也很难在这片密林之中,追上此人的脚步,

    但杨清源不同,他的轻功,在这个能人异士层出不穷的世界,不说当世无双,但也接近巅峰。

    自创的《登天阶》更是融合了凌波微步的部分身法奥义,即便是密林之中也可行动自如。倏忽之间,杨清源便已经拦在此人的面前。

    “请稍等,我并没有恶意!’

    但此人显然不肯相信杨清源的话,身影一动,就向着侧面跃去。

    看着跃起的声音,杨清源轻声一句,“抱歉,失礼了!”

    随即一道先天无形剑气斩出,就在此人要踩以一根枝丫借力之时,剑气掠过,借力的枝丫瞬间被斩断。

    逃跑之人也因为旧力已尽,新力未生,而从半空之中落下。

    当他再度起身之时,杨清源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前。

    “若是我真的不怀好意,刚才那一剑足以杀你了!

    虽然话不好听,可确实是事实!

    “你想做什么?!

    隐藏之人抬起了头,是一个中年人,装束古朴,与今时之大周开放的民风相去甚远。“我先做个自我介绍吧!我叫杨清源,大理寺正卿,越州黜陟使!’

    听到杨清源的介绍,中年人升起了一丝警惕之意。

    他们古越族一直独立于朝廷的管束之外,处于半隐世状态,朝廷的人突然来了,想要做什么?

    “我只是有一件事想要询问古越族。”说着杨清源从腰间解下了佩剑。

    “此剑你认识吗?!’

    中年人看到佩剑的时候,愣住了。

    天机楼的神剑谱上,一大半是上古名剑,而其中九成都是出自古越族的铸剑师。

    论及铸剑工艺,古越族堪称举世无双。

    而杨清源手中的这把剑,便是古越国铸剑大师,欧冶子的巅峰之作,曾经名列天机楼神剑谱第二位的神兵,湛卢!

    “这真的是湛卢?!

    杨清源将手中的佩剑递给了中年人

    “你自己看看吧!’

    中年人将手在衣服上擦了又擦,反复三四次,确认双手清洁无污之后,才敢从杨清源的手中接过这柄剑!

    其态度之虔诚,如敬神明。

    “铿!’

    中年人缓缓地抽出了湛卢,一柄通体纯黑的长剑出现在他眼前。

    古拙的长剑,却是一把钝剑,没有剑锋。

    其剑刃之上的剑气,没有一丝的杀意,剑意中正浩然。

    这种独特的剑韵,是一般的剑没法模仿的,只有曾经神剑谱排名第二的仁道神兵,才能有如此剑韵。

    “果然是湛卢剑!’

    中年人叹息之余,将湛卢收回鞘中,恭敬地递给杨清源。

    在回到杨清源手中之时,尚在鞘中湛卢,一声清澈的剑鸣,似乎在为回到主人手中感到雀跃。

    “湛卢认主?!’

    中年人再度大吃一惊,能寻得失传多年的神兵,便已是难得,眼前这个周廷的官员竟然还能被湛卢认主,

    不过,这也让中年人对杨清源放下了戒心。

    神剑有灵,自动择主。

    湛卢为仁道之剑,那么他的剑主必然也不会是什么奸邪之人。

    “不知阁下有何事相询?!’

    中年人一改刚才的态度

    “不知道能否带着在下前往贵部的聚居之所,此事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

    中年人微微犹豫就答应了下来。

    “望舒!”杨清源叫了一直跟在身后的望舒,中年人在柳望舒出现的时候,就盯着她,不,应该说盯着她手中的古剑!

    好像看到了一个绝世美女一般。

    不过,话说回来,柳望舒自己就是倾国倾城的美女,只不过在中年人的眼中,没有她手中的扶摇剑来得好看罢了

    随后中年人来带着杨清源和柳望舒一直向着稽山深处走去,杨清源虽然不是社牛,但是只要他想,就可以和任何正常人聊得很开心。

    从交流之中,杨清源知道了,这个中年人名叫欧钊不仅仅是元化境的武者,还是古越族的铸剑师。

    怪不得杨清源看他右臂远比左臂粗壮,想来是经年累月,挥动铁锤所制。

    这中年人喜好名剑,杨清源便和他聊剑。

    “欧兄弟,我手中还有一柄古剑,为上古之时的名剑天问,曾为前秦始皇的佩剑!剑刃锋芒,可断金切玉。

    “天问,我曾经听我师父说起过,那是荆楚之地所铸神剑,与我们古越族的铸剑之法不同可惜了,我无缘一观!”中年人说到此处,不禁一阵惋惜。

    对于他这样的铸剑师来说,品一柄名剑,就如酒鬼遇上了百年佳酿,武痴得到了绝世神功-般。

    “若是欧兄弟不弃,闲暇之余可以来京城找我,到时候,我可以将此剑借欧兄弟一观!”杨清源从简单交流之中,几乎可以断定此人乃是一个铸剑技术极高的铸剑大师。

    像这种具有特殊技能的人才,杨清源是最欣赏的了。

    比如玉虚行走崔可琴,因为丫丫的原因,现在已经是大理寺常驻炼丹师了。

    有了她坐镇大理寺,大理寺里的各种丹药,应有尽有,大理寺外勤的伤亡率也大大降低了。

    炼药的了,那如果有个能炼剑的,其岂不是更好了!

    随着大理寺高端战力的增加,精品的兵刃也是供不应求了。

    总不能一直让这些人用着制式的兵刃吧!

    两人一路闲聊,来到了一面光滑的石壁之前。

    杨清源乍一看,也以为是一面普通的石壁,但是仔细观察之后,才发现,这石壁之上有着小小的细纹。

    欧钊走到了石壁面前,在其中一处有规律地敲击七下,石门轰然打开。

    “杨老弟、柳姑娘,请!’

    三人进入了石壁之中,“这机关,倒是有几分墨家的手笔啊!”

    杨清源随口说道。

    欧钊一听,当即解释道,“杨老弟果然是好眼力!这确实是上古墨家机关大师的手笔!’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杨清源是湛卢剑主的原因,所以欧钊对其没有太大的防备心,对于杨清源是有问必答。

    一行人在这山腹之中走了许久。

    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百步,豁然开朗。

    待到三人走出石壁,一个世外桃源出现在了杨清源和柳望舒的眼中。

    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唉,欧大叔?!你回来了!.唉!这两位是?’

    一个少女看到了欧钊立刻挥着手打招呼,但是看到了他身边的杨清源和柳望舒却停下了挥动的手。

    古越族是半隐世状态,虽然不是完全和外界隔绝联系,但是还能来这古越隐居之地,大都是熟人。

    但杨清源和柳望舒,她却完全没有见过。

    “这两位是我的客人,要带他们去见见我师父!”

    杨清源和柳望舒跟着欧钊,看着他一-路打招呼,杨清源也跟着微笑点头,但是柳妹子的表情就显得有些僵硬了,

    两人跟着欧钊来到了河边的一处木屋旁,木屋外悬挂着各式各样的刀剑,在河流之上还有着一个巨大的旋转水车,源源不断地为木屋提供动力和清水。

    木屋之中还不时地传来打铁之声。

    “师父,有客人想要见你!’

    欧钊没有直接进门,而是站在了木屋之外大喊。

    “让他们等着!”屋中的打铁之声一断,但是在屋中之人说完之后,打铁之声就再度响

    起。

    欧钊尴尬地笑了笑,“杨老弟,不好意思哈!我师父就这样!一旦开始铸剑就停不下!”“无妨,尊师爱剑成痴可以理解!’

    虽然欧钊的师父不想见,但是杨清源自有办法让他出来。

    “望舒,拔剑!”

    “铿!’

    “铮!’

    湛卢、扶摇出鞘,两道剑意随着出鞘之声,凌霄而上!

    第与此同时,屋中的打铁之声也停了下来。

    数息之后,一个白胡子老头冲出了木屋,口中喊叫着,“剑呢?!剑呢?!’

    随后,老头便看见了杨清源手中通体纯黑没有半点锋芒反而宽厚慈祥的长剑,目中尽是痴迷之色。

    杨清源手腕一抖,剑便落在了老头的手中的!

    “五金之英,太阳之精,出之有神,服之有威。如代天道,监察人间!”

    老头握着湛卢喃喃自语道,“没错了!就是它,就是湛卢剑!没想到,我有生之年,还能得见这把失传的绝世神剑。’

    捧着淇卢看了半晌的时间,老头这才注意到了柳望舒手中的扶摇。

    老头小心翼翼地捧着湛卢走到了柳望舒的面前,“烦劳尊驾借剑一观!”

    这眼中尽是名剑扶摇,完全没有柳望舒这个人。

    柳望舒也不是小气之人,将扶摇剑递给了老头。

    扶摇不同于湛卢,乃是前唐名剑

    大鹏同风翼长攀,飞虹直上离尘寰。

    扶摇不起沧溟远,笑杀鹏抟似尔难。

    名剑扶摇虽然不如湛卢这等上古神兵,但也是难得一见的神剑。

    品鉴了许久,白胡子老头才依依不舍地将扶摇和湛卢归还给了杨清源和柳望舒,然后整理了一下形容,对着杨清源二人一礼。

    “古越族,当代欧冶,见过两位!’

    7017k




上一章 下一章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