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四百九十二章 越族往事

正文 第四百九十二章 越族往事

    欧冶子为上古铸剑大师。

    但在古越族中这不仅仅是个名号,更是一个尊称。

    只有古越族每代最出类拔萃的铸剑师,才可以被称为欧冶。

    眼前这个白胡子老头,就是当代欧冶。

    在门口站了小半个时辰,欧冶才意识到,这两位客人还站着呢?!

    “实在抱歉,怠慢二位贵客,请跟我进屋一叙吧!”

    杨清源和柳望舒收剑回鞘,跟着欧冶进入了木屋之中。

    不愧是铸剑大师的房子,其屋中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剑,长短轻重一应俱全,虽然称不上神兵利器,但都是难得的精品。

    还有一炉剑正在锻造,但是因为刚刚被杨清源和柳望舒的剑韵吸引,欧冶一时手足失措,这炉剑大半是毁了!

    不过问题不大,像这种剑,都是欧冶的练手之中,说是作品不如说是工作内容。

    古越族居于山林之中,但也只是半隐世的状态,还是经常性地会和外界进行交易,来换取生活所需的盐巴等必需品。

    其中古越族对外贸易的就是刀剑。

    古越族的铸剑术,独步天下,即便是用来交易的剑,也可算是精品,在外界能卖出不菲的价格。

    “师父,这位是大周朝廷的大理寺正卿,……处……出……”

    “越州黜陟使杨清源清源。”杨清源见欧钊陷入了思考之中,便开口补充道。

    古越族世代隐居于此,对于刺史这种历朝历代都有的官员自然是知道的,但像“黜陟使”这种冷门官职,欧钊就说不上来了。

    对于周廷的官员,古越族没什么恶感,但也没什么好感。

    但好在杨清源是湛卢剑主,对于欧冶来说,剑品比人品更可信。

    杨清源既然能得到仁道之剑认主,那便自然不会是什么大奸大恶之徒。

    “杨老弟,到此不知所为何事啊?”

    不知道是不是古越铸剑欧家的传统,这见人就叫老弟,欧钊一个中年人看上去也就三十来岁,叫声老弟也在情理之中。

    但是欧冶这年纪,少说七十岁了吧!这也叫老弟!

    上次被人叫老弟还是刚来大理寺的狄知远,后来杨清源听得实在别扭,在花费大力气,纠正了狄知远“清源老弟”这个奇奇怪怪的称呼。

    没想到三年之后,老弟这个称呼再度出现了。

    内心吐槽一番之后,杨清源便开口答道。

    “我是听说,古越一族,可通鬼神,所以有一事前来请教!”

    听到可通鬼神的时候,欧冶也皱了皱眉头,“杨老弟请讲!”

    “是这样!?朝廷大军前日在行军过程之中,在距离松阳县不远的地方,遇到了阴兵借道,我奉朝廷之命,调查此事,听山阴府中的老人讲,古越族人可通幽冥这才前来问询。敢问欧老先生,这世间真的有通幽冥之法吗?!”

    欧冶先是摇了摇头,随后长叹一声,“杨老弟,阴阳分列,人鬼殊途。人死如灯灭,这世间又哪有什么通幽冥的法子……所谓古越族能通幽冥,不过是我族祭祀的幻术罢了!用以祭祀先祖,寄托哀思罢了。”

    杨清源听闻欧冶的话也是大为诧异,倒不是他原本相信鬼神的存在,只不过作为古越族传说,没想到欧冶会如此轻易地说出真相。

    莫非学工科的都比较实诚吗?!

    但同样,欧冶的坦诚,也让杨清源对他的怀疑下降了好几个档次。

    杨清源于是便将当日程立雪等人遇到的情况和欧冶说了一遍。

    “虽然不曾亲眼目睹,但是听杨老弟这描述确实像是我古越族的幻术。”

    “不知欧老先生可知这幻术详情?!”

    欧冶摇头道,“老夫就是一个打铁的,也只会打铁,幻术这种东西,是我古越族的祭祀才会传承的奇术!”

    “那在下想了解一番这奇术,不知道欧老先生可否替我引荐一二?!”

    欧冶脸上显出了为难之色,他是古越族当代最优秀的铸剑师,在古越族内有着极高的声望,但也仅仅是声望而已。

    那些祭祀可不会买他的账!

    “祭祀们负责祭奠祖先天地,平日里也很少出来活动,而我也是常年铸剑,和他们并不相熟。而且大祭司为我古越族长老会的首席,我说话也未必管用。”

    杨清源指尖微微摩擦然后说道,“这样吧!如果祭祀们可以帮我这个忙,那么以后越州刺史府可以定期为古越族提供所需的物品,包括盐巴,食用油等等。”

    “……”

    杨清源这个条件还是比较优厚的,古越族之所以处于半隐世的状态,就是因为很多东西他们需要但是无法自己生产。

    若是以欧冶为首的铸剑师,才会铸剑去山外售卖,然后换取族中需要的生活物品。

    “我现在也没法立刻答应你,不过我可以带你去见大祭司,具体的条件可以和大祭司谈!”

    杨清源知道,这已经是欧冶可以做到的上限了,拱手感谢道,“多谢欧冶老哥了!”

    欧冶却摆了摆手,“不必客气,你是湛卢剑主,本就该是我古越族的尊贵客人。”

    杨清源还是低估了湛卢在古越族人,在铸剑师心中的地位。

    湛卢是神兵谱上常年霸榜第二的存在。

    天机楼的神剑谱的榜首毫无疑问是代表人道、圣道的夏禹轩辕剑外。

    而代表天道、仁道的湛卢只要现世,神兵谱上就不会掉出前三。

    湛卢对于古越族来说,不仅仅是一把剑,更像是一种部落图腾式的信物。

    而作为湛卢认可的主人,杨清源对于古越族来说,也是不一般。

    在欧冶的带领下,杨清源来到了一个祭坛之前。

    “欧老,您来此地有何贵干!?”

    一个年轻女子拦住了欧冶,看着他身后的杨清源和柳望舒开口问道。

    “这两位是?!”

    欧冶没有解释,大祭司虽然是长老会首席,但他古越族第一铸剑师,当代欧冶,同样是长老会的次席。

    一个年轻祭祀,还没有资格来询问他。

    “我要见大祭司!”

    年轻的女祭司向欧冶行了一礼,然后说道,“请欧老随我来。”

    年轻祭祀将三人带到一旁会客室中,“还请欧老稍等,我去通禀大祭司!”

    这个年轻女祭司,不过是双十年岁,但已经是通七脉的境界了,这般武功,在江湖中也是不得了。

    对了,不仅仅是这个女祭司,欧冶这位老爷子也是一个洞玄境的武者,虽然古越族传承的上古炼气之法有独特的敛息效果,但是气血确实瞒不过杨清源的气机。

    欧冶年过古稀,依旧没有气血枯败之象,这很明显就是洞玄之境。

    而且看刚才欧冶的态度,这个大祭司估摸着又是一个洞玄境。

    不过古越族毕竟人数众多,在越州,闽州一带足有十余万人,且在东南诸越之中,声望极高,是为诸越的领导者,有两个洞玄也在情理之中。

    不多时,一个老妪走了出来,杨清源见到的第一眼就可以认定,又是一个洞玄境。

    “老铁匠,你不好好地在家打铁,来我这里做什么?!”

    “你以为我稀得见你吗?!这不是有客人吗?!否则我才不会来你这破地方。”

    杨清源看着互怼的两人,看这样子,似乎是有奸情啊!?

    “这两位便是你的贵客了?!”老妪看着杨清源和柳望舒,开口问道。

    “这位是周廷的大理寺卿,越州……越州……”

    欧冶和欧钊果然是师徒,连卡顿都在同一个地方。

    “越州黜陟使,杨清源!”

    无奈之下,杨清源只能自己开口补充!

    听到是朝廷的人,老妪的脸色微微一变。

    欧冶也知道大祭司对于朝廷的态度不算好,立刻开口道:“他不仅仅是朝廷的官员,还是湛卢剑主!”

    此言一出,老妪的脸色又恢复如常了,“我还以为你转了性了,原来是湛卢剑主当面!失敬失敬!”

    随后老妪仔细打量了一番杨清源和柳望舒,“不愧是湛卢剑主,年纪轻轻就入洞玄之境,不知羞煞多少江湖豪侠,名门高手?!”

    “大祭司客气了,古越族,一族双洞玄,这份实力也是不弱了!”

    老妪听后,摆了摆手,“我们不过是占了天时之利,才在两年前,突破桎梏,迈入洞玄境。否则这辈子就是困死在元化的命!”

    欧冶一听不乐意了,“那是你,我可是比你早三个月突破洞玄境!”

    “行!行!行!你厉害了!”

    杨清源越来越觉得这俩老头老太之间有猫腻,不然这语气怎么这么宠溺呢?!

    “好了!说正事,杨大人此来,是想问问我们古越族沟通幽冥的幻术的事情,这玩意我也不懂?!还是你和杨大人说说吧!”

    提到古越族幻术,大祭司的脸色也凝重了起来。

    “杨大人,不知道想问什么?!”

    “是这样,大祭司,前几日,我大周的一支解运大军,在靠近松阳县的地方遇到了阴兵借道!我多方查证之下,才听说这是古越族的幻术,这才来此。”

    “杨大人刚刚所说,确实像是我古越的幻术!”

    大祭司是掌管古越族的领袖,其政治敏感度比欧冶这个老铁匠可高多了!

    有人用古越的幻术,袭击了朝廷的解运大军。

    虽然杨清源没有说这大军是押运什么的,但是能让朝廷大军出马的无非就是军械、粮饷。

    不管是哪个都是灭族夷家的大罪,而古越族现在却成了这种罪责的嫌疑人。

    周廷对于古越族早就有所不满,不服王化,不遵政令。

    不过是因为古越族平日里安分守己,从没有惹出什么大乱子,且是为上古圣皇禹守陵的一族,占据了大义名分,所以周廷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现在这件事情,不是等于给了周廷一个对古越族出手的借口吗?

    “杨大人,这件事情,我古越族是完全不知情的!定然是有人要借这幻术来陷害我古越族!”

    现在否认这不是古越族的幻术已经来不及了!只能让杨清源相信,此事与古越族无关。

    虽然古越族有人口数十万又有两名洞玄,但是这样的势力,在朝廷面前,也不过是蝼蚁而已。

    神武军大军开赴至此,顷刻碾压,没有丝毫還手的餘地。

    “大祭司不要着急,本官并没有说,古越族就是袭擊解运大军的真凶,我只是想问问,这幻术是不是古越族独有,除了古越族外还有什么人可能会?!又或者说,古越族有什么仇人?!”

    大祭司沉默片刻之后,才说道,“古越族确实有一个也擅长幻术的敌人!他曾经也是古越族!”

    “哦?!”

    “不知道杨大人可曾听闻,二十五年的一场叛乱!?”

    杨清源这个行走的翰林院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大祭司说的可是当年西南越族叛乱的事情!?”

    “正是!”

    二十五年前,正值太祖诛杀蓝胡,平定明教之乱,刮骨疗毒的大周陷入了一个较为虚弱的状态。

    虚弱的大周,也给了野心家们机会。

    西南百越诸族之中,有一个人高举大旗,自称百越王,召集了南方诸多的越族之人,自建一国,号称越国。

    当時西南诸越,已经东南越族的部分纷纷响应,声势浩大。

    但可惜,他遇上了大周的黔国公,也就是黔宁昭靖沐王爷。

    百越王麾下,虽然有雄兵三十万,却没能成就他的野心。

    他面对的是大周的名将,黔国公沐和颍国公傅。

    面对两位开国名将的夹击,百越王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

    于是百越王便开始吸收各族的力量,并且把主意打到了古越族的身上。

    古越族虽然是百越之一,但是却是根正苗红的天皇氏的后裔,世代为圣皇大禹守陵,不愿参与这种斗争。

    于是便拒绝了百越王的要求。

    且古越族在东南诸越之中,威望极高,他们的拒绝让东南诸越纷纷拒绝百越王的招揽。

    得不到力量补充的百越王,最终被黔国公和颍国公击败,兵败身亡。

    西南诸越也在这一战中几乎消磨殆尽。

    但是,百越的儿子,前百越国的太子却下落不明。

    “百越国的太子?!”杨清源不禁喃喃,这个人设感觉好熟悉啊!

    “是的!他是百越王的嫡子,贵为王胄,但天赋异禀精通百越巫术,又因生就异相被称为赤眉龙蛇,或称为赤眉君……他的名字,叫天泽!”

    7017k




上一章 下一章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