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五百零七章 建州宫变

正文 第五百零七章 建州宫变

    “想要篡位就要看看你们的本事了!”

    完颜宗望看着胜券在握的努尔哈齿,不屑一笑,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金弹子何在?!”随着完颜宗望的声音,一个雄伟男子从屏风后走了出来。

    来人一身黑色鳞甲,手持两柄八面擂鼓瓮金锤。相貌希奇,如同黑狮子摇头;身材雄壮,浑似狠狻猊摆尾。

    金弹子乃完颜宗望已故的兄长完颜宗翰之子,天生神力,铜皮铁骨,少年之时便可横推八马,倒拽五牛!犹如霸王再世之神威。

    未曾练武之金弹子时就可凭自己特殊的体质抗衡通脉境的武者。

    之后,他跟随完颜宗弼、南宫灭和萨满教的主教三大洞玄境高手学习武艺,身兼三家之长。

    得完颜宗弼之势、南宫灭之力,萨满主教之灵!

    元化大成之后,又从长白山天池中习得了一身外家横练的神功,刀枪不入,气劲难伤,并于一年之前迈入洞玄之境。

    论武功境界金弹子可能远不如完颜宗弼和南宫灭,但是金弹子的战力绝对是洞玄之中的顶尖存在。

    “哦?!”

    公子羽在看到金弹子的时候,眼神之中流露出了极大的兴趣。

    “有意思,没想到建州这种苦寒之地,竟然能有这样的天生奇才。”

    以公子羽的见识和修为一眼便看出了金弹子的不凡。

    此人有霸王之力,金刚之躯,若是使用得当,便是战场上横行无忌的无双大将,若是能将此人收服,他日在征伐之时,相当于有了一个无匹前锋,对于公子羽的大业有极大的帮助。

    “年轻人有没有兴趣为我效力!”

    饶是以公子羽的冷绝心性也忍不住起了爱才之心,这样的人才实在是百年难遇,即便是完颜皇室,也不忍直接下杀手。

    但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回复公子羽的乃是金弹子一道浑厚的锤劲。

    一锤憾山!

    自古锤棍之将,不可力敌!

    多数人都会避其锋芒,以巧胜之。

    但就是这样憾山动地一锤却被一柄巨剑挡住了!

    此剑刃钝而厚重,并非剑锋,巨大无比,黑色的剑身之上铭有红色的剑纹,古拙之意油然而生。

    “喝!”

    来人一声暴喝,虬结的肌肉竟然再度爆发一分,将这一锤震了回去。

    一个彪形大汉挡在了公子羽的身前,手持一柄巨剑,剑柄之上有铁链缠绕。

    他的脸上受黥刑,用上古文字刺十四字。

    死敕——以死亡来训诫。

    不赦——任何情况哪怕天下大赦都不会放过他。

    重冥——犹如九泉,指地下。

    重戾——重罪、大过。

    邪戾——邪恶乖戾。

    逆天——罪中之罪。

    诛灭——天诛地灭。

    刺字所用文字古拙,非是今朝之字,足见此人之恶!

    但大汉的这一动作让完颜金弹子来了兴趣,很少有人能在气力之上与他抗衡一二。

    “呦!还有点力气吗?!”

    而一旁的萨满教大祭司已经认出了大汉手中的巨剑。

    “这是名剑巨阙?”

    公子羽有些意外,一个建州蛮荒之地的武者竟然能认出这把巨阙剑?

    巨阙为古越族铸剑大师欧冶子为越王句践所铸的巨剑,钝重非常,非天生神力,力大无穷者不能舞之。

    可一旦挥出威力无穷。

    巨阙之威可轻易开山裂石,曾有过“天下至尊”的称号。

    因其重量很少有人能驾驭此剑,所以它的威力也就逐渐被世人所淡忘,在天机楼的神剑谱上一度除名。

    即便是在中原也少有识得此剑者!

    然而金弹子也不在乎这么多,一对单锤便重逾四百斤的八面擂鼓瓮金锤扛到了肩膀之上,嚣张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有点气力啊!”

    彪形大汉也将巨阙扛在了肩上。

    “胜七!”

    公子羽面具之下笑意盈盈。

    此人本是农家魁隗堂堂主,因为杀兄欺嫂,成了农家的罪人,被农家以古字黥面投入水中,后来被他救了下来,成为了他手下的剑客。

    胜七冷血、残忍,将打败所有强者作为人生目标,败亡在他手下的剑客数不胜数。

    由于身份神秘的原因,他一直没能登上神剑谱,再加之他出手狠辣残忍,故被人称为“黑剑士”!

    “力气大,可不是决定胜负的关键。”

    胜七掌中的巨阙一动,直指金弹子,语毕,跳起一剑直斩金弹子。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

    重逾二百斤的巨阙剑在胜七的手中,威力惊人,但速度也丝毫不慢,剑风形成的剑气,在一旁大殿的柱子上,地面的青砖上留下道道剑痕。

    一剑之势,更胜斧钺,避无可避。

    连萨满教大祭司都感叹这一剑的威力,“不愧是曾经号称‘天下至尊’的巨阙,单以威力而言确实不凡,只是……”

    只是他面对上了一个不寻常的人。

    金弹子的力量已非血肉之躯可以理解。

    面对这一剑,金弹子只是举起了擂鼓瓮金锤一架。

    胜七的挑战一剑竟然被金弹子轻易地挡了下来,巨大的反震之力让胜七的双手虎口发麻。

    胜七面色依旧沉稳,但是心中已是惊骇非常,他也是锻体一脉少有的高手,天生神力,从没有人能在力道之上压制他,但今日这个番邦的皇子竟然有这等力道,看金弹子这游刃有余,毫不费力的样子,难道他不是血肉之躯?!

    “你就这点力气吗?!”

    金弹子语毕,便举起掌中擂鼓瓮金锤,朝着胜七当头砸下。

    “那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天下至尊!”

    巨阙逆势而上,一剑上撩。

    锤剑相交的瞬间,剑锤之上附带的天地元气震荡。

    胜七只觉持剑的双手不受自己控制,完全麻痹,再也握不住手中之剑,巨阙竟然脱手而出。

    不过胜七毕竟是洞玄境的剑客,在巨阙脱手的瞬间,便拉住了巨阙上的铁链,顺势挥动,借力劈向了金弹子。

    金弹子也没想到,胜七手中的铁链竟然有这样的用法,一时不察。

    再加上他本人又不善轻功身法,只能举起双锤招架。

    这横扫一剑的让金弹子也退了两步。

    胜七正要趁势追击,却停一旁的公子羽说道,“胜七,退下!”

    但胜七却置若罔闻,得势不饶人,手中的巨阙连续不断地斩击,让金弹子只得招架绵绵不断的攻势。

    连续的斩击让胜七剑势蓄到极点,巨阙带着开山剑势一斩而至,金弹子也不甘示弱,举锤迎击。

    就在剑锤即将交击之时,只觉眼前一花,戴着面具的公子羽已经出现在了锤剑之间。

    左手托住了金弹子的一锤,右手抵住了胜七的一剑,其足下青砖尽数皲裂,两人的力道大都被其化入了地面之下。

    胜七见到公子羽出手,才缓缓地收回了巨阙。

    一旁观战的努尔哈齿见公子羽这一手不禁鼓掌道,“赵公子果然是好本事!”

    “微末伎俩让王爷见笑了!”

    说着公子羽缓缓转身看向金弹子。

    “小王爷,你这样的人才实在是难得,不如与我合作!到时候即便是在中原富庶之地,我都可以允你裂土封王!”

    画得一手好饼,可惜的是,金弹子原本便是后金宗王,不爱吃饼,也用不着公子羽来裂土封王。

    “大言不惭!”

    对于公子羽的话,金弹子是一个字也不信。

    虽然后金与大周敌对,但是其叔父完颜宗弼的影响,金弹子对于大周也有着一份敬畏。

    自从大周立国以来,从龙武军到赵王朱楷,始终是压着后金在打!

    话不投机,直接动手,金弹子身影闪动之间,双锤齐举,一招“双鬼拍门”直取公子羽的面门。

    简单一招,在金弹子非凡神力的加持之下也是气势惊人。

    即便是公子羽这般高手也不愿意硬接金弹子的全力一锤!

    刚刚只不过是为了在金弹子和努尔哈齿面前炫耀武力而已,即便是这样,公子羽也被这一锤震得左手微微发麻。

    面对这一锤,公子羽身法翩然如风,身影一幻便已退到了努尔哈齿身边,随后淡淡地说了一句,“活捉此人!”

    一直埋伏在暗中的六道身影从房梁处跃下,将金弹子包围其中。

    为首之人扔出了一个首级,“完颜宗弼已死,你们的援军已经不会来了!”

    可他没想到的事,就是这句话,差点让他们翻车了。

    金弹子之父完颜宗翰早亡,是由完颜宗弼一手带大的,完颜宗弼对于金弹子来说如师如父,现在听到完颜宗弼被击杀且身首异处的消息,顿时赫然而怒。

    “你们这些逆贼,竟敢害我叔父!”

    金弹子双目之中透出血光,身上的铠甲被强大的真元轰然震碎,爆衣之后,战力全开。

    金弹子身上的气势暴涨,整个人化为一个金人。

    “今日你们一个都别想活着离开!”

    金弹子的变化让公子羽也为之侧目。

    “这是天池怪侠的金刚不坏神功?!”

    这金刚不坏神功源自少林派达摩祖师的金刚不坏体,在其基础改编加强,使得威力倍增。

    金身不坏,天下间除了远远超过自身功力的高手,无坚可摧,力可拔山,不用任何内力,仅凭自身恐怖的力量就能立于不败之地。

    练此功后,人体外表如穿金甲,可抵御外力一切的袭击,能使全身强化成黄金色之躯,成为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的金刚不坏身之人,故此得名。

    但此功也有缺陷,因为威力奇大,导致其功力难以持久,爆发时间大约在半个时辰左右。

    这种神功一旦变身,全身就会变成金黄色,成为真正的无坚不摧、万毒不侵、金刚不坏、至刚无敌的金刚不坏之身,功力越高其防御效果、速度、免疫力、破坏力越佳。

    六人之中的为首之人看到这一幕,率先出击,掌中名剑,直斩金弹子的咽喉。

    剑招刚猛凌厉,干净利落。

    但面对来人的攻势,金弹子不闪不避,任由剑刺中咽喉。

    在击中的瞬间,公子羽开口道,“真刚快退!”

    真刚刚猛的一剑仅仅只是在公子羽的咽喉处留下了一道淡淡的印记。

    就在真刚愣神之际,金弹子的八面擂鼓瓮金锤已经到了。

    “小心!”

    一旁的一个以黑巾包面,周身邪气四射的男子,立时出剑协助真刚抵挡。

    其掌中之剑,也透着丝丝邪气。

    此剑名为乱神,儒家祖师《论语》中有云“子不语怪力乱神”,其中就提及此剑。

    其原意乃指修学之人,治国之道,循天地之法,重人事民生,不可妄谈怪异、神明之事。

    乱神剑原来亦为越王句践所铸,以白马白牛祭昆吾之神,铸成后的确削铁如泥,携带风雷,威力无比,越王大爱之。

    然而次年,吴越之战,句践大败,此剑也落入吴王手中。后越王卧薪尝胆,最终一雪前耻,因此剑寓意不祥,改名为乱神,另寻名师,再铸八剑。所以,乱神虽为越王名器,却没有列入越王八剑之中。

    乱神剑势虽然蛮横霸道,但在金弹子的巨力之前,也难以抵挡。

    两人被金弹子巨力震退了数丈之远。

    一旁落拓不羁的少年剑客乘金弹子出锤之机,抓住破绽,再次快攻。

    此人剑法轻巧洗练,身法快如鬼魅,出现在金弹子的身后,双剑交击斩过金弹子的后颈。

    在他发动攻击的同时,一对双胞胎姐妹掌中古剑飞出铁索锁住了金弹子的双臂。

    而最后一名蒙眼老者,悄无声息地掠过了金弹子,其掌中古剑斩过金弹子的心脏,在其上留下了一道浅浅的伤害。

    这样的攻击对于大部分的洞玄高手,甚至都可以做到瞬杀。

    但是他们遇上了金弹子这个非常人的武者。

    一身钢筋铁骨,名剑难伤。

    在被老者伤到之后,金弹子的凶性越加被激发。

    双胞胎女子已经难以锁住金弹子的双臂,少年剑客也被金弹子的真元震开。

    公子羽也发现了自己最得意的杀人机器奈何不了此人,也不再迟疑,突然出手,天地之势随之而动。

    凶性大发的金弹子遇到这一招,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这一刻他面前的敌人似乎不再是公子羽,而是一方天地。

    天地元气在这一刻完全汇聚在了公子羽的掌上,天地之势随掌而动。

    这一招避无可避,挡无可挡,就像是在面对天地一般,空有无匹巨力,却无法施展,只能叹一句恨天无把,恨地无环。

    简单的一掌毫无阻滞印地在了金弹子的胸口。

    金弹子的金刚不坏神功没能再次帮他挡下攻击,金弹子直接倒飞而出,一口鲜血喷出,肌肤之上的金色也随之退去。

    金刚不坏神功,破!

    公子羽缓缓收回手掌,云淡风轻地说道,“雕虫小技,让前辈见笑了!”

    就在众人不知所谓之时,只觉眼前一花,一个老太监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以你不到五十之龄,能到达法天象地之境,实在是难能可贵。”

    老太监身形一闪而过,越过了完颜宗望,出现在了公子羽之前。

    完颜宗望见到老太监,完全没有国主的架子,拱手一礼道,“宗望见过葵花前辈。”

    虽然完颜宗望是一国之主,但是双方在地位上齐平的,葵花太监就是完颜皇室安全的最大依仗。

    “杂家和先国主有过约定,会护皇室一族安危,你们这样做让杂家很难做啊!”

    老太监看着公子羽语气平淡如水。

    公子羽也不以为忤,反而对着老太监一礼,“赵羽见过葵花前辈。”

    “今日看来你是打算和杂家做过一场了!”

    “非也,晚辈今日是想和前辈合作的!”

    葵花太监似乎对于赵羽所说的合作并没有什么兴趣,“杂家已经答应了完颜一族,自然不能食言!你不必再说了!”

    公子羽笑道,“前辈也说了,您答应的是玩意一族,而不是完颜宗望,只要这国主之位还是完颜一族的,那谁当国主对于前辈来说有什么分别呢?!”

    一旁的努尔哈齿也立刻上前说道,“是啊!小王绝无谋逆篡位之心,只是国主倒行逆施,畏周如虎,使得后金国主怨声载道,小王承天志携……携民意,这才决意废昏君立明主!至于篡夺皇位之心,小王是万万不敢有的!”

    以努尔哈齿的文化水平肯定是说不出这番话的,这是公子羽提前找人写好的台词,让努尔哈齿在另立新君的时候用的。

    结果努尔哈齿也是个人才,顺口也给用上了。

    唯一有瑕疵的就是背的不是很熟练,导致了刚刚卡顿了一下,呈现效果没那么完美了!

    “那又如何?!你们以为杂家会因为你们这几句陈词滥调就改变主意?!”

    完颜宗望听到老太监这么说,也是略微安心了下来,这老太监的武功深不可测。

    当年号称建州武仙的天池怪侠与这老太监在天池之上大战三日,最终败在了这老太监的手下,最终伤势过重,再难痊愈,坐化在了天池之中。

    那天池怪侠可不是一般人物,此人曾经在中原创出过赫赫声威,与曾经席卷天下的血河宗首席护法交过手,亲上少林,说服众僧得到了少林神功金刚不坏体,也曾得到逍遥派北冥神功的残章。

    最终以自身的武学与天赋将其补全改良,创出了金刚不坏神功和吸功大法两大绝学,此人的武功之高,当世罕见。

    但就是如此人物,最终败在了这老太监的手下。

    葵花太监的武功之高,可见一斑。

    《葵花宝典》,起初之时,至刚至阳,阳气焚身,不得不自宫以保证不走火入魔。

    但练到至阳之境后,阳极生阴,天人滋长,阴阳化生。

    葵花太监实属千年难遇的奇才,竟然能以残缺之身创此造化奇功。

    公子羽虽然同为法天象地境的武者,但是面对这个老太监,他没有什么信心可以战而胜之。

    今时,老太监又借皇室龙脉之气修行了这么久,武功应该又强了一分。真动起手来,公子羽多半会被吊打。

    葵花太监随即环视了一圈,金弹子的天赋异禀他自然知道的,连金弹子的金刚不坏神功都受过他的指点。

    而扫视到刚刚合击的六个剑客之时,原本面如平湖的葵花太监也忍不住惊讶道。

    “咦!?”

    这老太监连公子羽都要恭敬以待,六人自然不敢怠慢。

    “真刚、乱神、灭魂(转魄)、魍魉、断水见过前辈!”

    老太监摆了摆手示意无事,随后说道,“没想到我能见到如此神奇的武功,六人之中明明只有一个洞玄境,却都能发挥出洞玄境的战力。这种功法,我闻所未闻!”

    “这是我门下秘法,若是前辈愿意加入我们组织当个长老,这秘法晚辈自当双手奉上!”

    葵花太监笑道点了点公子羽,“如意算盘打得可真响啊!我一个残缺之人,也没什么争雄之心,这功法对我来说有什么用?!不过是一时好奇而已。”

    “前辈所求不过是龙脉而已,不仅仅这会宁府中有龙脉。当年天机莫测刘伯温封禁了关内龙脉,导致前辈龙脉可用,又迫于真武道尊压力,这才远走关外现在晚辈知道另一条龙脉的下落,也不求前辈违背承诺,只求前辈莫再相助这昏君,晚辈便愿意将龙脉拱手奉上!”

    在动手之前,公子羽便已经分析过葵花太监。

    此人无儿无女,无牵无挂,所求不过武道更进一步,他的武功需要龙气相助,那便给他龙气就是了。

    公子羽手下有一个精通堪舆术的宗师,在寻找天池怪侠的秘藏之时,无意间发现了长白山竟然还隐藏着一条巨大的龙脉。原本这地脉气运之术,玄之又玄,公子羽也没放在心上,但是现在可以用上了!

    听到还有龙脉之时,葵花太监再也无法保持面如平湖,武道之巅的攀登艰难之极,越到高峰便越知登高之难,攀峰之险。

    龙脉对于葵花太监至关重要,自然是越多越好!

    虽然神色一动,但是葵花太监没有答应下来。

    “我当年与完颜宗室一脉有过约定,这不是要置我于无信之地吗?!”

    完颜宗望听到此言,心中松了一口气。

    此刻无法调集大军围攻,他身边也没有禁卫军护卫,十步之内,万夫不当!

    法天象地境在这种情况下,可敌一国!

    若是葵花太监倒戈了,那他今日便真的在劫难逃了!

    就在完颜宗望长舒一口气时,葵花太监下一句话,让完颜宗望亡魂皆冒。

    “你竟然想让老夫当个不义之人……得加钱!!”

    ------题外话------

    六千字章节奉上。

    六一快乐

    7017k




上一章 下一章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