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五百零八章 建州事定

正文 第五百零八章 建州事定

    会宁府在黑暗之中动乱不止。

    直到黎明第一道曙光照下,黑夜中的阴诡才被驱散,但一夜的时间,会宁府已然换了人间。

    后金朝廷的升朝景阳钟照常响起,但汇聚在后金大殿之中的群臣人心惶惶。

    所有人都在等待昨夜动乱的结果。

    既然照常敲响了景阳钟,说明无论如何动乱都已经告一段落了,剩下的事情可以不靠刀兵来解决。

    可惜一众臣属并没能等来国主完颜宗望和都元帅完颜宗弼,而是古通王努尔哈齿带着一个唇红齿白的少年慢慢向着天子之位走去。

    所有人都知道,昨夜的斗争,这个一直对国主忠心耿耿的古通王努尔哈齿是最后的胜者和获利者!

    剑履上殿,努尔哈齿与少年并肩,已然没有半分臣子该有的恭敬。

    “昨夜,沈王,都元帅完颜宗弼勾结周国、犯上作乱,欲领兵袭杀天子,本王奉天子之命勤王!然逆贼猖獗,攻势凶猛,本王还是晚了一步,待本王率领八旗精兵赶到之时,天子已然丧命于逆贼之手。不得已,本王只能率军平叛,逆贼完颜宗弼已然伏诛!从犯完颜金弹子也由禁卫军擒获!”

    古通王努尔哈齿的一番话,在殿中引起了轩然大波。

    就算是再没脑子的人,也知道这不过是努尔哈齿的借口罢了。甚至不少人猜测,眼前这位古通王才是这场政变的幕后黑手。

    面对殿中的乱象,努尔哈齿大喝一声,“肃静!”

    声音虽大,但是殿中却没有什么人听他的!

    努尔哈齿随即朝大殿之外的新任禁卫军统领点了点头。

    在众臣争吵之时,整齐的步伐声和凌乱的铠甲碰撞声响起,一对披坚执锐的禁卫军已经堵在了大殿的门外。

    “肃静!”

    这次努尔哈齿的话有人听了。

    努尔哈齿摇了摇头,这些人真是不识像,好声好气地和他们谈话不听,非得搞得动刀动枪的,这多不好啊!

    “现在天子驾崩,国不可一日无君!大皇子完颜齐,德才兼备,性情淑均,日表英奇,天资粹美,余领皇太后慈命,欲奉大皇子为帝!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努尔哈齿跳过了政变的真相,就要另立新君。

    一旁文官队列走出一人,“敢问古通王!天子是如何死的?!沈王是如何兵变的?!又有什么人可以证明此事?!兵变弑君这等大事岂能含糊而过!”

    后金蛮荒之地,文官的文化水平普遍不高,能读写大周文字的基本就可以为官一方。

    比如这个站出来仗义执言者,连最基本的礼仪用语都用不清楚。

    天子亡故怎么可以用一个“死”字呢!

    但礼节上的缺失,却不能阻挡其忠义之念,即便是此刻刀兵即将临身,他依旧坚定地站出来。

    完颜宗望对他有提拔知遇之恩,如今完颜宗望死因成谜,最有可能的凶手却窃居大殿之上,意气风发,这让此人难求心安!!

    “苏卡列大人这是在质疑本王刚才那番话的真实性吗?!”

    努尔哈齿说话之时,手已然按在腰间的弯刀刀柄之上。

    “难道天子的尸身,不该有众臣验看吗?!现在连天子的死因都尚且是谜!如何能草草了事?!为臣子者岂能看着天子死难瞑目?!”

    努尔哈齿缓缓走下殿来,“说得好!说得好啊!苏卡列大人真的是先帝的忠臣啊!”

    这话说完,努尔哈齿已经走到了苏卡列的身旁。

    “既然如此,那苏卡列大人不如……”

    努尔哈齿刚刚要暴起杀人,一个雄壮的武将已经挡在了苏卡列的身前。

    “苏卡列大人说的也不无道理!为什么古通王不愿意让众臣见见国主的遗骸呢?!”

    “完颜陈和尚!”

    看这个眼前的大将,努尔哈齿怒意之中带着三分忌惮。

    此人乃是武将出身,当年大乾太祖令大军进攻其祖地,完颜陈和尚之父兵败身亡。

    完颜陈和尚时年二十岁,被大乾军俘虏,乾军主帅思汉飞看出完颜陈和尚有名将之资,对他很是喜欢,便打算把他留在身边当做亲信培养。

    完颜陈和尚自此便在大乾逗留一年有余。

    而此时完颜陈和尚的母亲仍留居建州,由族兄完颜斜烈奉养。

    于是完颜陈和尚借口探望母亲,请求还乡。

    乾军主帅思汉飞对于大周的忠孝礼仪甚是仰慕,便答应了完颜陈和尚的要求。

    便派一队亲兵陪他一同前往建州,名为陪同,实为监视。

    随后完颜陈和尚与族兄完颜斜烈商议,两人联手杀了看守他们的士卒,带着母亲向着建州方向逃去。

    其母年迈不能行走,于是完颜陈和尚兄弟就用一种人力小车载上,由兄弟二人轮流拖拉,往东北而行,最终回到后金。

    完颜宗望听闻此事对他们兄弟二人很是看重,完颜斜烈因有世袭官位,任命为都统,完颜陈和尚则成了完颜宗望的亲军护卫,不久转为禁卫军千夫长。

    后完颜陈和尚与人结怨,被人诬陷下狱,台谏官怀疑他曾在禁卫,又握有兵权,一定是随意专断,违犯国法,应当处以死刑。

    但完颜宗弼力保完颜陈和尚,最终国主完颜宗望赦免了陈和尚。

    两年后,完颜陈和尚在完颜宗弼和完颜宗望的支持下,编练新军——忠孝军,完颜陈和尚任忠孝军提控。

    陈和尚治理有方,忠孝军都俯首听命。所过州邑,秋毫无犯,每战先登陷阵,疾若风雨,是一支难得的劲旅。

    同年大乾铁骑进犯,陈和尚带四百忠孝军迎战,以骑对骑,力破元蒙铁骑。

    此后更是数次与大乾军交战,多次击败大乾。

    这也是努尔哈齿为什么没对完颜陈和尚下手的原因之一——公子羽力保完颜陈和尚。

    公子羽之所以帮助努尔哈齿篡位,当然不是闲着无聊突发善心。

    为的是让努尔哈齿南下袭扰大周的北境,牵制大周朝廷的兵力和精力,那南下的战力自然是越强越好!

    后金之中最能打的就是完颜宗弼和完颜陈和尚。

    完颜宗弼乃是国主完颜宗望的弟弟,不可能争取,那剩下的完颜陈和尚却不一样。

    故此,才没有对完颜陈和尚动手,只是派了一个次刺客象征性地刺杀了一番,干扰他的注意力。

    活着的完颜陈和尚能让公子羽的计划更加顺畅。

    努尔哈齿见识过公子羽的势力之后,他便知道,在彻底掌握金国之前,他还没有办法忤逆公子羽的决定。

    脸上挂起了和善的笑容,努尔哈齿开口问道,“那陈和尚你以为,此事该怎么办?!”

    完颜陈和尚虽然是个武将,但心思缜密。

    “请萨满教大祭司为国主祭祀!”

    说是祭祀,其实就是让大祭司查看完颜宗望的死因。

    萨满教为后金国教,世代效果,后金未立国之时,便是后金祭祀。

    在完颜陈和尚的概念之中,萨满教定然不会与努尔哈齿同流合污。

    “好!我给陈和尚兄弟这个面子,去请大祭司!”

    努尔哈齿缓缓收起了杀意,他知道,现在之所以能够压制群臣,不是因为他的势力足够强大,而是他率先控制了宫城。

    如果真的强行镇压群臣,必然会导致后金大乱。

    原本努尔哈齿是想杀苏卡列以慑服群臣,但完颜陈和尚出头且态度如此坚决,已经打乱了他的计划。

    既然他们想见大祭司,那就让他们见好了。

    昨晚,萨满教、努尔哈齿、葵花太监、公子羽已经达成了四方协议。

    每个人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现在的萨满教已经是站在努尔哈齿这边的了。

    不多时,萨满教大祭司便来到了殿中。

    “见过皇子殿下!”

    大祭司向着大皇子完颜齐行了一礼。

    完颜齐紧张地看了一旁的努尔哈齿一眼,然后小声地说道,“大祭司免礼!”

    完颜齐是完颜宗望的长子,长得极为俊美。

    然而除了俊美之外,他就没有什么其他的显著优点了!反而优柔寡断,胆小怕事。

    当然这些在努尔哈齿、大祭司和公子羽眼中就变成了极大的优点了。

    一旁的完颜陈和尚也向着大祭司一礼,“大祭司!还需要劳烦您为先国主赐福祈祷、祭祀升天!”

    而暗中,完颜陈和尚则对着大祭司传音道,“烦请大祭司查明国主的真实死因。”

    大祭司点了点头,给了玩意陈和尚一个放心的眼神,随后便带着群臣来到了完颜宗望的遗骸停放之地。

    因为礼仪和习俗,外臣不得入,所以只有大祭司一人进入。

    完颜陈和尚并不知道,他所信赖的大祭司,已经和努尔哈齿沆瀣一气。

    半个时辰之后,大祭司推门而出,开口宣布道,“国主确实是崩于斧钺之下,重伤不治,御龙殡天。”

    听到这里完颜陈和尚反而信了一分。

    完颜宗望也是不凡,在禁卫军的保护之下,还能以斧钺伤他,那完颜宗弼的螭尾凤头金雀斧确实有极大的嫌疑。

    跟随的群臣也是议论纷纷。

    “怎么样?!陈和尚兄弟,现在相信了吧!”

    完颜陈和尚没有说话,完颜宗望死于斧钺之下,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

    不过现在完颜陈和尚也没什么证据能够查明事情的真相,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保证国主之子能继承皇位。

    完颜陈和尚身后的众臣见带头的人都没了声响,也少有说话者。

    包括刚刚的苏卡列,他虽然不信努尔哈齿,但是对于大祭司确实相信的。

    当下,无端的怀疑只会导致会宁大乱,还是先拥立新君,再慢慢调查这件事情。

    “既然事情已经清楚了,那么各位准备一下大皇子的登基大典吧!”

    努尔哈齿刚刚说完,就有提出了反对!

    “先国主崩于刀兵,并未有遗诏留下,新国主的人选,自当由群臣推选,怎可如此草率!”

    此言一出,努尔哈齿心中已然乐开了花。

    果然不出公子羽所料,新君的人选会比老国主的死因更加引人关注。

    对于大部分臣僚来说,老国主已死,计算查清了死因又如何?!

    对于众臣并没有直接的好处,反而是新国主的人选,才和众臣的利益息息相关。

    当他们的注意力被新国主的人选吸引后,时间一长,谁还会在乎老国主的死因?!

    “我靺鞨女真一部向来也是幼子守灶,这国主之位理当由三皇子继承!”

    话没说完,这个观点就遭到了其余大臣的反对。

    “荒谬!我建州因学习周廷之制而日益强盛,纵观八荒诸族,哪一家不是学神州之法?!既然学了人家,就该学到底!大皇子,为嫡为长,自然应该是由大皇子继位!”

    “不然!下官以为,二皇子天资聪慧,他才是继承皇位的最佳人选!”

    “……”

    瞬间,群臣为了各自的利益,开始拥护自己支持的皇子。

    而完颜陈和尚和苏卡列等极少数对完颜宗望忠心耿耿的大臣却没有参与到这场争端之中。

    他们原本便是效忠于完颜宗望的,三位皇子年纪都不大,而且都是完颜宗望的亲子,谁继位对于他们意义不大。

    面对吵成一团的局面,努尔哈齿并没有阻止,而是任由群臣继续争吵。

    这种争吵,能够让人忽视完颜宗望兄弟的真实死因,等到他们反应过来,努尔哈齿已经彻底掌握会宁府。

    至于新国主的人选,努尔哈齿有兵权在手,又掌握了宫城和皇后、太后,那些大臣的争吵其实没有任何的意义,最终的拍板权还是在他手里。

    话又说回来,三个稚子,哪个上位又有什么区别呢?!

    兵权政权尽握于他手,国主不过是个摆设而已。

    于是,努尔哈齿任由这种争吵持续了三日,直到第四日廷议之时,努尔哈齿才拿出了皇后和皇太后的懿旨,立大皇子完颜齐为国主。

    当然还是很多人持反对意见的,但是这些意见在禁卫军的刀剑之下都尽数消失了。

    唯一有资格反对的完颜陈和尚却并不在意新君是谁?!

    就在昨天,努尔哈齿找到了完颜陈和尚,像他承诺不会摄政,只是辅政,等到国主成年亲政之时,自然会还政于国主。

    这不仅仅是口头承诺,努尔哈齿还付之以行动!

    奉皇后、皇太后懿旨,任命古通王努尔哈齿、都元帅完颜陈和尚,已经完颜皇室之中威望极高的完颜宗干为辅政大臣。

    如果说,之前只是努尔哈齿的口头承诺,那么现在就是实打实的诚意了。

    “臣完颜陈和尚,参见国主!”

    在宣布完皇后和皇太后的懿旨之后,完颜陈和尚第一个跪在了完颜齐的面前行礼。

    他的举动也带动剩下的人,此刻大局已定,再争执也没有意义了。

    “参见国主!”

    看到众臣的反应,努尔哈齿的嘴角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他既然敢让完颜陈和尚当这个辅政大臣,自然会让他没有办法染指政权!

    就在国主登基的第三日,赵王朱楷,趁着新君刚立,人心未稳之际,出兵北伐。

    这就是努尔哈齿的底牌之一,将完颜陈和尚逼出会宁。

    赵王朱楷骁勇善战,根本不是普通后金将领能对付的,于是完颜陈和尚便带着他的忠孝军前往前线了。

    后金的大权也彻底落入了努尔哈齿的手中。

    公子羽的大计,再成一步!

    ---------------------

    越州,山阴府。

    杨清源和狄知远发现了银库底下的密道之后,立刻下令将越州银库之中的银子转移,而越州银库也被封了起来。

    “知远,可查出什么东西来?!”

    狄知远负责重新复查越州银库的安防系统,以期能查出什么漏洞来。

    狄知远闻言无奈地摇了摇头。

    “大人,我检查过所有的听地缸都没有问题,开始还以为是因为距离原因,于是我特地找人了在两个听地缸的中间位置向向挖掘了一段,但是那个动静根本瞒不过听地缸!”

    杨清源闻言,愈发不解,这两天,他和狄知远一直在研究,到底如何才能通过地底将这银两带出,但是一直没有找到办法。

    杨清源和狄知远还分别质询了负责防卫的神武军和银库的大小官吏。

    但是神武军的人,一问三不知,从来就没人将大批的银箱子带出过银库。

    而银库的官吏更加离谱,有五人还未查就直接畏罪自尽了,剩下都将责任推到了已经身亡的越州银库掌库李达身上。

    只有银库银曹王立还算公允,为掌库李达说了几句公道话。

    调查再次陷入了僵局之中。

    就在两人一筹莫展之际,却有人带了消息。

    没错,越州都察使李寻欢再次立功了!

    他从被抓的钱塘长史吴安康的身上再次找到了突破口!

    李寻欢在审讯之时问出,半个月前,金钱帮曾经送了吴安康三万两银子,李寻欢带着到吴安康家中的密室之中搜查。

    结果从这密室之中搜出了三万两,都是越州银库的官银!

    要知道,官府的官银有自己的铸造之法,官府所铸库银成色偏灰,而市面上自铸的银两,成色青白。

    但是官府的库银每一笔的支出都有详尽的记载,越州支出的官银根本没机会被贪渎如此之多,除了那消失的八百万两!

    ------题外话------

    五千字章节奉上

    端午快乐

    7017k




上一章 下一章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