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五百十五章 古越之劫

正文 第五百十五章 古越之劫

    万剑朝宗,为天下剑道克星。

    无论剑意如何浩大玄奥,无论是剑道为本还是剑器为用,在杨清源的万剑归宗面前,都会受到影响。

    然墨观澜的十诀剑法的最后一决——听雨,已然不属于剑道的范畴。

    剑伴随着纷争,而墨观澜的剑往逍遥,居于红尘之外,不愿受世俗的约束,自然也不会受剑君影响。

    雨落人间,逍遥世外。

    这就是墨观澜的逍遥剑道。

    “不愧是江湖盛赞的‘清源剑君’,以你的武功洞玄之中已是敌手罕见了!”

    墨观澜和杨清源回到了山亭之中,但是对于杨清源的剑道武学赞不绝口。

    “墨庄主谬赞了,今日观墨庄主之剑,在下也是受益匪浅。”

    当然,收益更深的是墨观澜对于青龙会的情报。

    在了解这整个组织之后,许多事情都变得更加明晰,特别是在知道他们的最终目的之后。

    “对了!还有一件事你得留意一番!”

    墨观澜的脸色微微一肃,一改刚才的潇洒。

    “墨庄主请讲!”

    “青龙会中有一种诡异之术,可以让元化境的武者,突破极限,拥有洞玄境的战力!”

    “什么?!”

    杨清源手中的茶杯也是微微一晃,险些脱手。

    洞玄和元化之间,说一句天堑都丝毫不为过。

    杨清源入洞玄,历经问心之大劫。

    庄晓梦入洞玄,得道门底蕴之助。

    叶剑寒入洞玄,斩洞玄磨剑之锋。

    柳望舒入洞玄……,她想入就入了!好像没什么难度……

    以上四人,都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但是他们入洞玄都非易事。

    一个武者到元化之境,都可以用灵丹宝材硬堆。

    即便是资质、根骨再差的人,只要有足够的资源,都能够凝气化元,入元化境。

    但元化境到洞玄境,却是一座独木桥。

    虽然因为老张的原因,天地晋升,道愈圆满,但这仅仅相当于是高考的小范围扩招,本科的含金量还是在那里的。

    现在墨观澜告诉杨清源,青龙会中有秘法可以让元化境突破极限拥有洞玄境的战力。

    这就等于高等教育招生考试发卷前有答案一样离谱。

    “墨庄主,此言当真?!”

    “千真万确,不过,这秘法应当是掣肘极大,在我离开之时,也只见过两人施展秘法,这门秘术算是青龙会中的最高机密,当年赵羽曾经以此秘法为引,让我等其余龙首出手十次!不过我们拒绝了!如此秘法,又岂能没有代价!?能当上七大龙首的,谁都又是傻子呢?!十次这价码太高了!”

    杨清源点头,墨观澜分析得没错。

    若是这般秘法没有什么限制,前秦早就复国了,再不济大周现在也该是个大乱之局。

    杨清源端起茶盏,“多谢墨庄主相告!清源以茶代酒,敬墨庄主一杯。”

    墨观澜摇了摇头,郁闷地说道,“果然,杨大人就像传闻之中那般,虽然才华惊世,但却半点不通风雅,这茶和酒分明就是两种珍品,到你口中,反而没什么区别了!可惜了你这榜眼之才!没有半点风雅志趣!”

    杨清源:“……”

    他确实是个俗人,完全欣赏不了文人雅士的酌酒品茗。

    再和张慕青又喝了一泡茶之后,便起身告辞了!

    继续墨观澜待在一起,压力很大,这会显得他太无趣的!

    况且杨清源在钱塘郡中尚有许多事务未完。

    金钱帮的分舵尚未剿灭,金钱帮帮主上官金虹及麾下高手不知所踪,丢失的库银尚未找到。

    现在又知道了青龙会的来历,这使得杨清源的担忧更上一层。

    若是一般的江湖势力,其所图不过是为了权财美色,其社会危害性有限。

    但是青龙会既然是前秦后裔所建立,那除了复国,估计也不会有别的目的了。

    一旦涉及颠覆国家政权,破坏大周的建设成果,这社会危害性立刻就翻了数倍。

    破获这群逆党也愈加紧迫了!

    ------------

    山阴府中。

    大理寺丞狄知远已经开始脱发了。

    无论他如何调查,都未曾找到绕开听地缸,通过地道将库银运出的?!

    狄知远还再次将负责听地缸的士卒将校再次审讯了一遍,但是依旧没有收获。

    狄知远常年刑侦的经验让他的审讯技巧磨砺得极为精湛,一般人说谎根本瞒不过狄知远的眼睛。

    但是这些个将校士卒审下来,没发现有一个人像是说谎的模样。

    其中偶尔有一两个心理素质过硬的很正常,但这明显不是一两个人就能完成的大工程。

    如果说每个参与人都有这样的心理素质和反审讯技巧,这狄知远是不信的!

    狄知远的目光再次落在了他的稿纸上。

    这个案子的关键之一就是银库中的官吏,没有他们的协助,任由你本事再大,也不可能在银库地下挖出一条密道的。

    越州银库的掌库李达已经“被”自缢身亡,而就在昨日,原本越州银库中的三个小吏也因为不同的意外身故,这让狄知远立刻察觉到了事情不对,让御林军将剩下的银库官吏保护了起来。

    随后狄知远勘察了现场,与以往缜密的手段不同,这次的灭口粗暴简单。

    就像是明摆着告诉狄知远,人就是我杀的,你能奈我何?

    狄知远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些老对手,向来潜藏于阴影之中害怕被人发现。

    身处黑暗的诡异之徒不再害怕阳光了,这必然是将有遮日之举了!

    狄知远盯着稿纸之上的错综复杂的线图,如果真的没有任何办法能够通过听地缸,那可能这库银根本就不是从地道之中运出的。

    那条所谓的“密道”说不定只是贼人的试验品,在发现难以联通外界之后便放弃了。

    就在狄知远感觉找到了突破口的时候,突然响起了急促的敲门之声。

    “狄大人,不好了!出事了!”

    “进!”

    狄知远的思绪被打断,不得已放下了手中的笔。

    “慌慌张张的,出了什么事情?”

    捕头拱手一礼然后说道,“狄大人,刚刚城防军的人送来了一个浑身是血的人?!”

    “浑身是血?!这受了重伤不该送去医馆吗?!送到我们钦差行辕来做什么?!”

    “不是……”

    这个捕快是缉盗司出身,向来能动手的绝不多话,故此不善言辞。

    “狄大人,是这样的,城防军的人说,这个人一直喊着要见杨大人。今日值守那个队正,认为此人如此情形,恐怕是要大事要禀报,于是便擅自做主将人送来了!”

    “做得好!我去看看!”狄知远起身道,“顺便给这个队正记一功!”

    狄知远快步赶到了伤者处。

    此时的伤者已经陷入了昏迷之中。

    “取针了!”

    狄知远招呼自己的亲随取来了针囊,随后熟练地在膻中、解溪、血海三处穴位之上下针。

    他不仅仅是个推理高手,还精通岐黄之术,在针灸一道上也有其独到之处。

    “有门!”

    狄知远拔出了膻中上的银针,发现伤者有了反应,开口道,“速速将他扶起!”

    随后狄知远突然出手,将解溪和血海上的银针拔出。

    在最后一根银针离体的瞬间,伤者一口淤血从喉间喷出,竟是悠悠转醒了过来。

    “杨大人、柳女侠……”

    此人转醒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寻找两人。

    “快去请柳姑娘!”

    狄知远看到了伤者的第一眼,就大概知道了他的来历。

    此人的衣着打扮,与山阴府的寻常百姓大相径庭,甚至都不像是大周的衣着,应该便是当日杨清源和柳望舒去见过的古越一族。

    “欧钊!?”

    柳望舒在看到伤者的时候,秀眉微蹙,此人正是当日带杨清源和柳望舒进入古越族地的欧钊!

    “柳姑娘!救救古越族吧!那个天泽又来了!咳咳咳……”

    看到柳望舒的欧钊神情激动,牵动了自身的伤势。

    “他们还带来许多人来,都是身手敏捷的武功好手,还有多名洞玄境!族人……族人们死伤惨重,大祭司和……和师父也是被打伤了!我是……我是杀出重围,前来求援的!”、

    柳望舒点了点头,“你安心休息,你的族人们交给我就行!”

    在得到柳望舒的承诺之后,欧钊也再度昏迷了过去!

    他原本便伤了内脏,又失血过多,全靠着狄知远的针灸刺激和自己的执念才说完了这些话。

    柳望舒握紧掌中的扶摇,对着狄知远说道,“狄大人,我的轻功快,我先走一步,你立刻召集大队人马,一起前往古越族救援,那个天泽,就是这个组织的人,此次对付古越族,也很有可能是他们的阴谋!”

    狄知远有些担心,“柳姑娘,贼人势大,你还是等候大队人马一起行动吧!况且我们之中也只有你知道古越族地所在。”

    柳望舒摇头道,“此时形势紧急,我先行一步,也能先赶到古越族地,查明情况。而且古越族地在密林山中,万一敌人是故意放欧钊出来求援的,而在道路之上设下埋伏,岂不是使得大军受创?!”

    柳望舒虽然平时一直跟在杨清源的身旁,但不代表她没有脑子。

    在一瞬间,她就想到了很多!甚至考虑到了有没有可能是为了算计山阴府的兵马而布下的围魏救赵之局。

    神武军奉命调离越州,此时正是越州守备最松懈的时候,现在的山阴府境内只有负责守卫银库的一千五百神武军,其余的就是各地的城防军了!

    根据昨日杨清源飞鸽传书而来的情报,几乎可以确定这伙人就是前秦余孽,所图皆为谋逆之事,若是这时候起兵叛乱,事未可知。

    “狄大人,我先行一步,你去召集人马随后而来,我会带上缉盗司的牵机引,你可以凭借此药跟上我的踪迹,一路之上我也会留下记号。如此不但能率先赶到,还能为大军扫清前路埋伏!”

    听柳望舒这么说,狄知远也不再坚持。

    “那我们就分头行动,在古越族地汇合!”

    狄知远话音一落,柳望舒便身影翩然,凌空而去!

    “立刻传令神武军中郎将颜剑秋,让他点一千精兵随本官出城剿匪!”

    ……

    -----

    此时的古越族地已然化为一片废墟,再无半点当初世外桃源的模样。

    无数身着黑衣之人正在搜罗古越族铸造的兵刃,抓捕古越族的铸剑师。

    这些东西对于青龙会来说,都有着极大的用处。

    大周虽然不禁普通兵刃,但是却禁止铠甲、强弩的私下买卖。

    青龙会攻击古越族地,不仅仅能获得大量优质的刀剑,还能抓捕古越族的铸剑师,来铸造铠甲!

    “古越族地!我又回来了!”

    一个深蓝色头发,红色眼睛的中年男子,看着四处燃烧着烈火的古越族地,眼中满是冷酷、嗜血之意。

    此人正是前百越王之子,赤眉龙蛇——天泽。

    缓步而行,天泽背后六根蛇头骨装锁链,两根盘双臂,两根盘腰,两根盘腿部,显得诡异非常。

    虽然天泽身上的气息不稳,但可以预见,此人已入洞玄之境。

    跟在他身边的,乃是金钱帮帮主上官金虹和荆无命!

    上官金虹得到了公子羽的命令,前来协助天泽,同时也盯紧天泽。

    此人虽然现在为公子羽所制,敢绝对不会甘心受人摆布,必然会想办法自立。

    原本七大龙首地位超然,公子羽也未必能指使动,但是上官金虹这个四龙首实在墨观澜退出青龙会之后凑数的。

    公子羽见其心智坚韧,势力强大,适合他们在江南行事,才收服了上官金虹,让他成为了青龙会的四龙首。

    不过,这也导致了上官金虹低了公子羽一等。

    随行的洞玄不仅仅只有他们两个,还有一个身披黑袍,戴着面具的洞玄境剑客。

    “天泽大人,小虾米都已经抓完了,只剩下躲入山谷之中的大队古越族人了。”

    在受到攻击之后,经历了最初的慌乱,在大祭司的带领下,古越族慢慢冷静下来,在两个洞玄境和数名元化境的掩护之下退入了山谷之中。

    “那就去把那些小老鼠都掏出来吧!”

    三个洞玄境向着山谷走去。

    此时的山谷内,古越族人正是胆战心惊。

    在刚刚的战斗之中,元化境战死了三人,只剩下无双和焰灵姬。

    而大祭司和欧冶也被上官金虹的龙凤子母环和天泽的蛇链击伤。

    他们二人虽然也是洞玄境,但是在战力之上还是差了一筹。

    突然之间,天泽阴恻恻的声音再次响起,“我给你们一个机会,现在出来投降,我以百越之主的名义起誓,却不为难你们。”

    大祭司不屑一笑,一个想要将百越拖入地狱的人,也敢自称百越之主?!

    天泽见谷内迟迟无人应答,便开口道,

    “我已经给过你们机会了!是你们不珍惜,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大祭司脸色一边,看着谷内的百越族人,开口道,“不行!不能在这里打!我们出去!无双你守住谷口!灵儿跟我们来!”

    说完,大祭司便带着欧冶、焰灵姬冲出了谷口。

    无双鬼筋骨强健,挡住谷口,一般人根本攻不进去。

    焰灵姬的御火之术诡异,虽然只是元化境,但也可发挥出意想不到的作用。

    看到大祭司三人冲出,天泽不屑一笑!

    “螳臂当车!”

    天泽、黑袍剑客、上官金虹立时迎着三人而上。

    天泽对上了欧冶,黑袍剑客对上了大祭司,上官金虹对上了焰灵姬。

    欧冶老爷子和大祭司那边倒还好,两人虽然受了轻伤,但是毕竟还是洞玄境的高手,即便胜不了也可周旋一二。

    但焰灵姬不过是元化境,又不是杨清源、柳望舒、庄晓梦之流,御火之术再奇诡又如何能与洞玄抗衡,不过是二十招,龙凤金环便震散了焰灵姬的火焰,剩余的真元去势不止,一招将焰灵姬击飞了出去。

    但就在上官金虹要上前擒拿焰灵姬之时,一道寒意彻骨的剑气拦住了他。

    高岭孤寒雪,明月青天悬。

    一个黑裙白靴,清冷如月宫仙子的女子接住了倒飞而出的焰灵姬,足尖点于树梢之上。

    被抱在怀中的焰灵姬正痴痴地看着这个清丽无方的高冷仙子,明眸妙目之中满满的水意。没想到在临死之前还能见到她。

    焰灵姬只觉得这怀抱温暖无比,忍不住抱得更紧了一些。

    “柳望舒!”

    上官金虹看着突然出现的柳望舒,面色微微一变!

    他曾经见过杨清源和柳望舒,但对于两人的武功却不知深浅,但仅从刚刚那一剑来看,柳望舒的武功比他想象中的还高。

    一旁交手的两对,虽然注意到了柳望舒的到来,但是手上却没有停下。

    “上官金虹!面对杨兄之时,丢下自己金钱帮的基业仓皇逃窜,现在就敢直视我了吗?!”

    柳望舒只是有些社恐,并不是不善言辞,此刻也开启了嘴炮攻势。

    这种情况下,当然是能多拖一会儿是一会儿了!

    “哼?!你懂什么?!杨清源妄自尊大,已有取死之道,离死不远矣!”

    虽然知道自己打不过杨清源,但这种时候,嘴上怎么能怂?!

    一旁的天泽看到上官金虹竟然没有主动进攻,反而跟柳望舒在扯皮,赤眉一皱,开口道,“上官帮主,赶快将此人拿下!免得夜长梦多!”

    上官金虹闻言嘴角微微一抽,有本事你来!

    但上官金虹也知道,柳望舒既然来了,说明周廷的援兵也不远了!

    握紧掌中的龙凤子母环,上官金虹向前一步。

    柳望舒身影翩然,落下了树梢,将怀中受伤的焰灵姬安置在树旁。

    “你自己小心!”

    言罢,柳望舒身影一幻出现在了上官金虹的身前。

    “铿!”

    扶摇出鞘!

    7017k




上一章 下一章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