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五百二十七章 先斩一首

正文 第五百二十七章 先斩一首

    夜色如水,残月如钩。

    闽州,剑津郡,建阳县城,这里是越州和闽州的交界线。

    在黑夜的掩护下,天泽聚集的三万大军已经攻占并控制了县城。

    妫厚作为大军的副将,确实大军的实际掌控者。

    天泽虽然是百越诸部的太子,武功不凡,擅长巫术,但确实不会统兵。

    他又不放心将兵权彻底交给青龙会,于是便让妫厚担任大军的副将,统领大军。

    进攻建阳县的战略目标是青龙会定下的,但是具体执行者是妫厚。

    妫厚少年之时能从东瓯王手下活着下来,并带着部分人马安全撤离,就足以证明其军事上的天赋了。

    不仅是勇将,也是一员良将。

    “殿下!现在建阳县城已下,应当乘势直取剑津郡城!”

    一旁的青龙会二龙首和天泽听着妫厚的话有些发愣,当时之所以选择建阳县,是因为此地为越州和闽州的交界之处。这个位置就选得很微妙。

    大周各州地方之间,泾渭分明。

    地方军政,互不干涉。

    天子六军直属中枢,由兵部和天子管辖,六军的都督或者大都督直辖六军。

    除了太子直属的长林军外,剩下五军的大都督并立于一府,在神都设有五军都督府。

    而五军的大都督基本都是三品起步,单以职级而言要远胜一般的地方官。

    所以地方的镇抚使和参将根本没办法节制五军驻扎在地方的野战军,能够管辖的唯有自己治下的备操军和城防军。

    百越一族选在这个位置就很玄妙了。

    一旦闽州兵马来犯,若是真的抵挡不住,就可以推往越闽之交的山中。

    越州难管,闽州不辖,他们便可以找到更多的机会。

    可若是攻占剑津郡城就不一样了!

    大周境内虽然有些山贼流寇,但是连个县城都不敢攻打,若是郡城沦陷,必将震动朝野,到时候要面对的可能就是五军的主力了。

    更何况能不能打下来都是一个问题。

    郡城可不比县城,一郡治所,城墙高耸,而百越联军又缺少攻城器械,一旦久攻不下,伤亡过大,那就会影响接下来的计划。

    妫厚见天泽犹豫,便开口劝谏道,“殿下,剑津虽然是郡城但是离海较远,守备力量并不强,城中也无备倭军。如此的防守力量凭借着我们的三万人马,定然可以一战而下。”

    “到时候剑津郡城之中的粮食银两,兵刃铠甲便都可以为我们所用,大大补充我军不足的物资。之前青龙会的二先生也说了,闽州此时的神武军大部分已经被抽调,北上防卫越州和扬州,那么剩下的人马也就不到一万人马了。虽然我没有把握可以与同等兵力的周军主力野战,但是据城而守不是什么难事。若是周军敢强行攻城,我有把握伺机击败周军。”

    天泽闻言看了一旁的二龙首一眼,陷入了思考当中。

    二龙首此时也有了别的想法。

    之所以青龙会要支持百越在闽州起事,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之一,便是为了吸引周围周军的注意力。

    闽州虽然不错,但是在公子羽眼中还是越州和南扬州最佳,越扬富庶,财力雄厚,而且又有长江天险,周太祖因之成帝业。

    若跨有越扬,保其岩阻,东联倭寇,南收百越,外御周军,内修政理。

    再与北境的后金、大乾遥相呼应,即便是以大周雄厚的军力也会捉襟见肘。

    若天下有变,公子羽便择一上将将扬州之军北上徐、豫,公子亲率西进荆楚,两路齐发,配合北境的两国夹击周廷,则天下可定,大秦可兴矣。

    这就是公子羽的战略规划,设计得不错,但是好像觉得在哪里看过。

    在这整个计划之中,百越最大的作用就是在替公子羽打下基本盘,同时吸引周廷的注意力。

    青龙会可从没将百越诸部当成自己人,当年前秦覆灭的一大原因就和百越有关。

    前秦为了彻底平定百越,曾经出动大军五十万,征伐百越,并在闽州之南和岭南长期驻扎。

    也是这一原因倒是了前秦大乱之时,没有足够的兵力平叛。

    现在妫厚主动提出要率军攻击剑津郡城,对于二龙首来说可不是什么坏事。

    若是妫厚能打下郡城,不但能增强百越联军的实力,还能最大程度地吸引周廷的仇恨值。

    即便打不下来剑津郡城也足以引来周遭的周军主力,同样达到了青龙会的目的。

    虽然是在闽州起兵,但是青龙会真正的目的还是越州。

    百越联军再强都是外军,唯有青龙会自己的军队,才是真正可掌握的。

    只要周军的注意力被吸引在闽州,那青龙会便可凭借八百万两饷银,上百万石粮草在越州拉起一支大军。

    想到此处,二龙首也开口道,“天泽兄,既然妫族长有此决心,便让他去吧!若是真的能打下剑津郡城,对于天泽兄的大业也是一大助力。”

    天泽闻言冷哼一声,“公子羽当时和我有过约定,一旦功成,我们双方便互尊为帝,交州、岭南、闽州便归握百越所有,这还算数吧!”

    二龙首心中冷笑,但是面上却说道,“当然,天泽兄不需要质疑我家公子的诚意,交州、岭南多瘴气,实在不适合我中原之民生活,我们要来何用?!若是天泽兄真的能助公子颠覆伪周重立大秦,我家公子愿尊你为百越国主,和你共享天下……”

    才怪!

    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

    公子羽志在成为一世皇帝那般的雄主,又岂会让人分裂大秦的国土,无论是大乾、后金、安息、倭寇,还是眼前的天泽,都不过是用来对付周廷的手段而已。

    一旦能大秦的根基立下,这些人一个个都得把吃下去的吐出来。

    天泽闻言点了点头,“如此甚好!”

    但心中也是冷笑不已,周廷之强,威亚四海,昔日同时面对大乾、后金、南蛮和西域三十六国,四线作战,四战全胜。

    青龙会的人妄图用牵制之法颠覆周廷,这实在是痴人说梦。

    反倒是这闽州入了天泽口袋之中便落袋为安了,到时候天泽在南下岭南,坐拥二州,依靠两州的山林对抗周军,未必不能成割据之势。

    而且还有公子羽和青龙会在前面硬顶周军,岂不是妙哉?!

    两个人各怀鬼胎,当即便同意了妫厚的这个建议。

    “妫族长!现在已是戌时,此时出发前往剑津郡城还来得及吗?!”

    妫厚早就考虑到一切了。

    “殿下放心,此时我已经考虑过了,我在攻占建阳县城之后,为了方便粮草兵力的运输,让小的们伐木制筏,我们只需乘竹筏顺流而下,最多两个时辰便可直达剑津郡城附近,到时候正好借夜色掩护趁机攻占剑津……”

    天泽听完妫厚的计划觉得此事可为,便开口道,“妫厚,我将予你两万五千人马,攻占剑津郡城。”

    “此战以你为主将,你尽可以放手施为!我要前往此地的山中各部,收编他们,继续壮大我们的势力!”

    “谨遵殿下之令!”

    得到了两万五千人马的实际指挥权,妫厚也是感动。

    原本效忠天泽更多是因为他是已故百越王的太子,但现在对于天泽本人,妫厚也是忠心。

    一旁的二龙首很不适时地开口道,“我此刻有要事在身,要赶回越州,就让我麾下的四个元化境武者襄助妫族长吧!”

    二龙首虽然并不将百越联军当做自己人,却也不想如此轻易地就失去对百越联军的控制,于是便在百越联军之中安插了这四人,以此来加强青龙会在百越联军之中的影响力。

    “我要赶回越州,继续下一步的计划,闽州之事,就拜托诸君了!”

    算时间,八百万两饷银应该已经到手了,而之前准备的粮食也到了越州境内,是时候回去准备招兵买马了。

    说完,二龙首身影一幻,便带着剩下的高手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天泽见状一声冷哼,“驱尸魔,你的炼尸如何了!?”

    一个身穿黑袍手执法杖的人答到,“回太子,已有百具炼尸制成。”

    亡灵召唤系的人总是这幅阴森的样子,就不能阳光一点吗?!

    “那正好,你就随妫厚一同前往助他一臂之力!”

    “是!”

    --------------------------------

    山阴府,越州银库。

    月光皎皎,却在剑光之下,显得黯淡。

    “叮!”

    一声独特的剑鸣之声响起。

    金樽清酒斗十千,会须一饮杯莫停!

    这把剑的名字取得正好,剑鸣之声如此独特,却与金樽碰杯一般无二。

    人剑合一,天作之合。

    原本这该是个豪情大发,狂草书词的场景,可惜却弥漫着淡淡的血腥之气。

    那逻迩娑婆寐的胖脸全然不复刚刚红润的脸色,反而显得微微苍白。

    其身上的伤势更是凄惨无比,双臂剩下一左,右臂已经躺在了地面之上。

    “你怎么可能这么强?!”

    那逻迩娑婆寐不甘地看着李太白。

    他突破法天象地境已有七年,更是集合佛门外道精华,融入天竺佛法和瑜伽秘术,创出了更胜十住大乘功的大乘十劫经,今日怎么就败在了李太白一个初入法天象地境之人的手里!

    那逻迩娑婆寐不甘啊!

    “武功这种东西,又不是练得越久就越厉害的!?”

    李太白从腰间取下了一个一个悬挂的酒葫芦,打开塞子,满饮一口。

    “啊!确实是好酒,可惜了!就是没有好的器皿盛酒,差了点意思。”

    此刻李太白的眼中丝毫没有那逻迩娑婆寐。

    一介妖僧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如果不是以大欺小,打自己徒弟的主意,他都不希的出手,留给柳望舒岂不是一块上好的磨剑石?

    “时间也差不多了!收拾!收拾!送你上西天吧!”

    那逻迩娑婆寐闻言面色更白了一分。

    眼前这个李太白,实在是太可怕了,他不是尝试过逃遁,但是他的轻功完全跟不上李太白的剑速,此人不仅仅剑法如仙谪人间,轻功更是缥缈写意。

    瞻之在前,忽焉在后,令人防不胜防!

    即便是轻功高手也完全没有逃跑的机会,更何况那逻迩娑婆寐这种不以轻功见长的高手呢?!

    “叮!”

    早服还丹无世情,琴心三叠道初成。

    杯莫停再次脱手而出,剑上附带的剑气铺天盖地将那逻迩娑婆寐完全包裹,但这只不过是前招,用来限制敌人走位和逃遁的。

    那逻迩娑婆寐全身金光再起,单臂轰出漫天掌印在对抗着剑气,殊不知这些只是虚招罢了。

    杯莫停再次落入了李太白的手中,李太白毫无阻滞地反手三剑,如行云流水一般,斩向那逻迩娑婆寐,锋芒之锐一剑强过一剑。

    三剑归一,剑气层云堆栈。

    第二剑比第一剑强上了三倍,第三剑又比第二剑强上三倍。

    虽然初入法天象地境,但李太白对于天地元气的操纵已经到了一个炉火纯青的地步。

    那逻迩娑婆寐堪堪挡下了前两剑,但这第三剑的剑威已是初始的九倍,瞬息之间便击破了那逻迩娑婆寐的真元,在其胸前再次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剑痕。

    翠影红霞映朝日,鸟飞不到吴天长。

    那逻迩娑婆寐想要反击之时,只觉不可思议,在这夜间,眼前的杯莫停竟然剑光大盛,让他在短短一瞬之间难以视物。

    这一招和他的十止之劫有异曲同工之妙,在那一瞬间封闭的不仅仅是那逻迩娑婆寐的目识,连其他五识都受到了影响。

    但高手过招瞬息便是胜负,当那逻迩娑婆寐恢复之时,李太白已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身影缥缈如飞燕还巢。

    一剑刺入了那逻迩娑婆寐的后腰之中。

    那逻迩娑婆寐无奈之下只得爆发全身的真元,以期震开李太白。

    李太白也不正面对抗,这是顺势抽剑,身法翩然。

    遥见仙人彩云里,手把芙蓉朝玉京。

    李太白飘逸的身影如天上谪仙乘风而来,手中之剑直指那逻迩娑婆寐,层层叠叠的剑气笔直穿云,锋芒裂空,将其彻底笼罩。

    这一剑下,那逻迩娑婆寐再无还手之力。

    “叮!”杯莫停一声欢快的剑鸣。

    剑锋掠过,人头飞起。

    青龙会五龙首,那逻迩娑婆寐,死!

    7017k




上一章 下一章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