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五百二十八章 宿命,例不虚发!

正文 第五百二十八章 宿命,例不虚发!

    银库之中的战斗已经结束了,但银库外围的战斗还在继续。

    上官金虹麾下的四个元化境,一个身亡,剩下三个在李寻欢和张慕青两大远程的打击下已经失去了战斗能力。

    但是实力最强的上官金虹此刻正在压着李寻欢打!

    李寻欢在元化境中属于是顶尖高手,他的飞刀更像是规则之外的武功,别说是洞玄,就算是法天象地境被他的刀意锁定,也讨不了好。

    但前提是刀意能锁定敌人,有机会出手。

    上官金虹在洞玄之中也不属弱手,至少是中游偏上的水平,压制李寻欢这个元化境,轻轻松松。

    龙凤金环徘徊旋转,滴水不漏。

    也就是李寻欢的轻功本就高明,又常与杨清源交流身法,这才能在龙凤金环无漏无形的攻击之下,周旋这么久,但还是显得左支右绌,疲于防守,更别说找机会飞刀出手了。

    至于上官金虹,别看他尽占上风,但此刻根本不想和李寻欢过多的纠缠,他就想趁早开溜。

    今夜周廷明显是有备而来,继续和周廷的人对战绝对是不明智的,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保全有用之身才是正理。

    但他却没机会跑,不但这个飞刀莫测的李寻欢,就是刚刚躲在暗处引弓的神射手,都让上官金虹感到非常忌惮。

    这种元化境的远程单位,在特定的条件下,可以对洞玄境造成巨大的威胁。

    上官金虹想要逃离此地,必须先让李寻欢没有出刀之力,否则一旦被李寻欢的刀意锁定,再加上藏于暗处的弓箭手,即便是以他此时的武功,也多半是要饮恨于此。

    现在的上官金虹必须绵绵不绝地给到李寻欢压力,将其彻底压垮、击杀,最不济越要重伤李寻欢,如此他才能生离此地。

    就在上官金虹攻势一波接着一波之时,银库方向,一道飘逸绝尘的剑意,贯穿天地。

    上官金虹和李寻欢手上的动作都为之一慢。

    双方都知道银库的战斗已经有了结果了。

    上官金虹不成想到周廷竟然也派出了法天象地境的高手。

    到了这种级别的高手,都是有了自己的追求了,比如三龙首孙恩、五龙首那逻迩娑婆寐,他们和公子羽都是合作关系。

    只有足够的利益才能驱使他们,双方直接并没有直接的隶属关系。

    这个级别的高手,单纯权势的压力对他们的影响已经不大了,除非他们自己栈恋富贵权势,想从权势身上获得足够多的好处。

    典型代表就是能硬接张真人全力一拳不死的百损道人,之所以甘为梁王府驱使,就是为了富贵权势。

    金钱、权势、美色又有几人能勘破。

    然后就是与朝廷有关联之人,比如大乾的皇爷思汉飞。

    至于老张,他不是法天象地境。

    ……

    周廷到底可请动多少法天象地境,别说是青龙会,就连朝廷的暗六部都不知道。

    现在的暗六部中,正在有潜力突破法天象地境的只有诸葛正我和朱无视,这一朝两神侯。

    至于藏于暗处的高手,外人更是不得而知。

    刚刚这一道剑意,那一波天地元气的涌动,便已然说明交手双方分出了胜负,现在上官金虹只希望那逻迩娑婆寐能赢。

    再不济也得能拼伤周廷的法天象地高手,不然自己就真的没生路了。

    但是很快上官金虹就明白了一个道理,不能随便插旗。

    狄知远用一杆长枪挑着一个胖和尚的脑袋就出来了,“青龙会的众人听着,逆酋已死,众附逆者放下武器,一概从轻发落,继续顽抗者,杀无赦!”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青龙会的一众杀人却没有丝毫停手的意思,继续负隅顽抗。

    五龙首那逻迩娑婆寐的身份在青龙会中也是极为神秘,除了同为龙首的几人外,旁人也不知道五龙首的身份,更别说长得什么样子了。

    所以狄知远的这番劝降完全没有作用,一众青龙会的杀手之时冷漠地看了狄知远一眼,随后继续做困兽之斗。

    这让场面一度十分尴尬!狄知远劝降劝了个寂寞!

    但是真正识得五龙首那逻迩娑婆寐的人,却是大惊失色,比如上官金虹。

    古越族地一战,那逻迩娑婆寐所展现出的实力,不是上官金虹可以相比的,现在连他都被人枭首,那自己若是继续缠斗在此处,怕也是凶多吉少了。

    趁着李寻欢因为狄知远分神之际,上官金虹身影闪动,手中的龙凤金环脱手而出正中李寻欢的胸口。

    龙凤金环本就是难得的神兵,再配合上官金虹浑厚霸道的真元,一击便将李寻欢打成了重伤。

    一击得手之后,上官金并没有停顿,手中的龙凤金环再度出手。

    这次的目标是躲在暗处的张慕青。

    上官金虹在和李寻欢的缠斗之中,早已确认了张慕青的位置,趁着这一瞬间张慕青也因为狄知远出现分神之际,另一只龙凤子母金环也脱手而出。

    等到张慕青的反应过来的时候,龙凤金环已然近身。

    张慕青虽然学得部分九阳真经,内力精纯,但其轻功身法真的一般,毕竟人的精力有限,在短短一年之内,张慕青的内功有如此突破已经是难能可贵。

    这还是自身天赋和丹药配合才达到的境界。

    至于剩下的轻功身法,剑术刀诀,自然是没时间学习的。

    张慕青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上官金虹的龙凤金环击中的他的胸口,随即整个人被击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一口血雾从口中喷出。

    一直牵制上官金虹的两人已然无法继续阻止上官金虹,他立即身影一幻,趁着法天象地境高手尚未现身,溜之大吉。

    倒地的李寻欢看到上官金虹的身影向着远处飞掠而去,手中出现一柄三寸七分的飞刀。

    与上官金虹的龙凤金环,柳望舒的扶摇剑等神兵不同。

    李寻欢的飞刀仅仅是普通精铁所铸,神都铁匠铺里的铁匠仅仅花了两个时辰就打造完毕了。

    刀本凡铁,因执拿而通灵,因心而动,因血而活,只有在李寻欢的手里,这平凡的飞刀才会不凡。

    李寻欢用尽最后聚起的一丝真元,手腕一抖,飞刀脱手而出。

    白虹贯日,却又悄悄冥冥。

    在飞刀脱手的一瞬间,上官金虹就感受到了自己被刀意锁定。

    虽然龙凤金环已经重伤了李寻欢,但上官金虹一直在分心防备他,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李寻欢此人对他的威胁巨大。

    洞玄武者心血来潮,必有其因。

    果然此人的飞刀出手了,快逾疾风,迅若惊鸿。

    上官金虹在同一时间,也掷出了龙凤金环。

    他的一对龙凤金环已练到手中无环,心中有环的地步,妙渗造化,无环无我。无迹可寻,无锋可破。

    别说是小小元化境的飞刀,就算是洞玄境的刀剑也会被他的龙凤金环锁住,难进半分。

    但就在他以为龙凤金环即将锁住飞刀的瞬间,原本被他锁定的飞刀瞬间消失了踪迹。

    气势如虹,滴水无漏的龙凤金环也掉落在地上。

    上官金虹只觉得突然浑身有些发冷,风一直从喉间灌入,却再也如说不出一句话来。

    上官金虹的脖颈之上已经斜插着一柄飞刀,其上凌厉的刀气已经撕裂了上官金虹的咽喉。

    他不知道这把飞刀是如何从他龙凤金环的锁定之中逃出的,也不知道这柄飞刀是如何突破他的护体真罡的。

    似乎在李寻欢出手的瞬间,这把飞刀就该出现在这里。

    上官金虹的思考只到此为止,大脑供血不足让他已然无法继续思考,只觉得眼前越来越黑,身体再也支撑不住,重重摔在了地面之上。

    而飞刀出身的李寻欢,此刻也因为伤势过重昏死过去。

    “这飞刀……”

    目睹了这全过程的李太白,眉头微皱,他竟然也没有看清这把飞刀到底是如何突破上官金虹的双重防御插在他的咽喉之上的。

    这武功似乎完全不讲基本法,这把飞刀似乎本应该插在上官金虹的咽喉之上,理所当然却又毫无道理可讲。

    “哎!长江后浪推前浪啊!这飞刀实在是神乎其技啊!若是我不查之下……”

    而相对了解李寻欢的叶剑寒表示没什么值得惊讶的。

    他从元化境到洞玄境,从来就没有看懂过李寻欢的小李飞刀,就像他从来也没看懂过那个四条眉毛的人的手指一般。

    不再理会这飞刀,李太白转身对柳望舒说道,“现在气也帮你出了,就别生我的气了!”

    语气之中带着几分讨好之意,完全不像是为人师表的模样。

    “老酒鬼,你怎么会来此地?!”

    柳望舒虽然话语不善,但是语气之中那种撒娇的意味,确实前所未有的。

    “你还好意思说!?”

    一提到这茬,李太白就来气,“你一言不发地就闹着离家出走!然后就是快一年不回来,你让我怎么能不担心!?还有你师娘,你走了以后,她就整天在我耳边念叨,还不让我喝酒!你离家出走和我喝酒有什么关系啊!!?”

    李太白越说越委屈,“这个大周中土,卧虎藏龙,你以为学了点三脚猫的武功就能在中原横着走了?!”

    重伤的叶剑寒,被俘的荆无命,背着大周十四势的青龙,已死的上官金虹表示有被冒犯到。

    对不起,我们连三脚猫的都不配!

    “你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我怎么和月圆交代啊!?”

    柳望舒闻言秀眉一挑,“老酒鬼,你不要每次都拿我娘来压我!”

    “你再看看你,在中原都是交往些什么不三不四的人啊!?”

    李太白指着青龙,“这货我十几年就认识他了!锦衣卫的人,武功不高,脾气不小,也就是个元化境,不对,现在是洞玄了,但是臭脾气一点没改,一副冷面无情装高手的样子!”

    青龙被李太白说得差点掩面而泣,对不起,在李大佬面前洞玄境确实菜了!

    但是冷面这是工作需要啊!堂堂锦衣卫东镇抚司指挥使总不能每天挂着一副笑脸吧!

    但是青龙心理虽然有话,但人却在一旁瑟瑟发抖,丝毫不敢有所反驳。

    李太白的脾气他是见识过,当年醉后写诗,非得逼着曹正淳给他磨墨脱靴,曹正淳愣是被他打得一点脾气没有,乖乖照做。

    吐槽完青龙,李太白的火力随即转向了叶剑寒。

    不敢朝自己徒弟发火,还对付不了你们几个臭鱼烂虾?!

    “这就是你离家出走要见到那个臭小子?!”李太白开启了大阴阳术,“亏你还把他夸成难得一见的天纵奇才,天上少有,人间绝无,怎么就这般模样,怎么被一个小小的和尚打了两掌就吐血了,这身子骨也不行啊!不会吧!?难道肾虚?!”

    李太白拍了拍叶剑寒,“听说你也是诗才天授,而且诗词双绝,我也不欺负你,咱们不比武功,就在诗词之上一分高下如何?”

    叶剑寒:“……?!”

    一脸懵逼地看着李太白,然后朝着柳望舒眨巴眨巴眼睛。

    什么情况,我好像被针对了?!

    “他是叶剑寒,大理寺缉盗司司主!”

    李太白面色一尬,好像认错人了,不过话说回来如今这江湖天才这真不少,小小一个大理寺,竟然有三个如此年轻的洞玄境,也难怪自己错认。

    “咳咳!”李太白轻咳一声赞曰,“小友,年纪轻轻,就功入洞玄,前途不可限量啊!特别是刚才那三招剑法,化繁为简又变化万千,实在是不凡啊!改日我们切磋一二!”

    这下子叶剑寒更懵了,发生什么事了!?

    怎么突然从臭小子变成小友了!

    这么双标的吗?!

    柳望舒无奈地揉了青丝,“老酒鬼,你还没说你怎么会来越州呢?!”

    ----------

    观澜山庄。

    三龙首,太平道主“天师”孙恩已经缠了墨观澜五日了。

    “你们青龙会真的觉得缠住我,就没人对付得了那胖和尚了?!你们欺负人家李太白的徒弟,还想人家不插手?!”

    孙恩闻言惊道,“你通知李太白了,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这几日你分明没有时间通知啊!”

    “在你来之前就已经通知了!”

    孙恩表示无语,既然李太白自东海而归,那自己这几天在这里挨揍是图个什么啊!?

    墨观澜看出了孙恩的萌生退意,“怎么现在想走了?!你陪我活动这么些日子的筋骨,我怎么也得送你份大礼吧!?”

    话音未毕,墨观澜的气势便已然变化,一道太极阴阳鱼随即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7017k




上一章 下一章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