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五百三十三章 幽州溃败

正文 第五百三十三章 幽州溃败

    不过短短一瞬,孙恩就发现了不对,晓梦此招虽然已经有了点天人合一之境的玄奥,却并不是真正的天人合一,天地尊我。

    孙恩掌心真元随即引动天地元气,形成一阵反向的风暴,虽然不如庄晓梦的风起凌厉,但足以对抗其威力。

    天意四象决,这是庄晓梦和杨清源一同创出的绝世奇学。

    以我意代天意,此绝技能在洞玄之境窥得一丝天人境的威能。

    风起、云涌、雷鸣、雨落。

    天意四象,我意天意。

    狂风渐止,孙恩却发现自己的衣衫之上多了数道豁口,这说明刚刚的那一招对拼竟然是自己输了。

    庄晓梦的风起不仅仅只有微弱。

    若是她与杨清源苦心孤诣,整合道门典籍创出的天意四象决就这点威能,那她也不会被称为道门奇才,杨清源的内嵌式外挂——道瞳也可以扔了。

    风起于青萍之末,既有飓风的狂飚暴虐,亦有轻风的拂过无声。

    在经历了剑刃风暴之后,防备松懈的孙恩的灵觉略微迟钝,没能察觉到清风无痕。

    “咳!”

    孙恩一声轻功,他的伤势可不仅仅是那几道豁口,清风化剑侵入了经脉,让他的伤势更上一层楼。

    “云涌!”

    晓梦的第二招接踵而至。

    体内的真元狂涌而出,与周围的天地元气融为一体。

    方圆百丈之内,如在云雾之中。

    其实普通的云雾对于洞玄境高手的限制都极为有限,更何况是法天象地境?!

    但孙恩却感到自己平日无往不利的灵觉最近失效了,超出一丈的范围,孙恩就再难察觉。

    不仅仅是灵觉,其余五识都受到了限制。

    这一招和五龙首的大乘十劫经有些相似,但是论及玄奥更在这大乘十劫经之上。

    这些翻滚的云雾还在不断炼化孙恩身周的护体真罡,此消彼长,在这云雾之中,拖得越久,便对孙恩越不利!

    就在方圆百丈对于普通人来说确实是不小的范围,但是对于法天象地境的高手来说,不过是十息的事情,即便这个法天象地境已经受了重伤。

    但就在孙恩刚刚起步之时,藏在云雾之中的庄晓梦再度出手了。

    “轰!”

    这人物制造的云雾之中,竟然有雷光跃动。

    在孙恩疾驰的瞬间,一道雷霆径直劈向了孙恩。

    云雾翻腾藏万仞,九天虚无走雷霆。

    雷霆为道门诸法之尊,万法之首,役使雷霆。

    这当然也不是真正的天地之雷,天意四象决虽然练到最高境界可以呼风唤雨,号令雷霆,但庄晓梦不过是刚刚起步而已,哪里有这般神威?

    不过是真元配合天地元气模拟出来的,即便是如此,其威力也惊人得紧。

    狂雷震地,雷动九天!

    三道雷霆,直接击破了孙恩的黄天真元所形成的护体真罡,使得其内伤再重三分。

    虽然在庄晓梦这少女手中吃了瘪,但他却没有丝毫找回场子的意思,现在保命才是第一位。

    孙恩硬拼着挨了庄晓梦三记雷霆,但也顺利逃出了,庄晓梦云涌的覆盖范围。

    看着孙恩逃离,庄晓梦也没有追击,只是可惜,这天意四象诀,她只修成了“风起”、“云涌”、“雷鸣”这三招,最后一招润物无声的“雨落”才是天意四象决最大的杀招,可惜凭她现在的修为,正常情况下,用出前三招便已经是极限。

    她又不是来杀孙恩的,犯不着拼着重伤来施展尚未完全掌握的“雨落”。

    至于孙恩,没关系,前面还有人在等着他呢!

    逃出了庄晓梦“云涌”范围的孙恩,再次一路向东,怪不得之前墨观澜没有对他下杀手,原来是外面还有道门中人等着他,想要清理门户呢!

    可是道门那群老家伙也未免太小觑他了。

    他孙恩虽然称不上道门大宗师,但也是一道之主,一个未满双十年华的少女也想留下他?!

    不过现在想来,庄晓梦为什么会是这般模样?!

    很快孙恩就有了猜想,传闻在天人宗中又一门残缺的奇学,名唤《天长地久长春不老功》,修成之后可以长生不老,返老还童,莫非庄晓梦练的就是这门功法?

    想到这功法传说之中的神奇,孙恩已经开始觊觎此神功了,若是能参考这门功法,他的黄天大法必然能更上一层。

    但就在孙恩考虑如何能获得这门绝世奇学之时,又一道雷霆从天际划过,落在了他的身边。

    一个年轻道士出现在了孙恩的身前,掌心之间雷光闪动,其雷光之纯正,更胜刚刚庄晓梦的天意四象决。

    “龙虎山?!天师府?!五雷天心诀?!龙虎山的小天师?”

    孙恩一眼便认出了来人的身份。

    小天师没有答话,但掌心的雷光仍在不断跳动,看得孙恩心惊肉跳。

    雷霆永远是修道之人最敬仰和畏惧的事务之一。

    道门之中,以神宵派这一分支对于五雷正法研究最深,而神宵一派乃是有龙虎山天师道演化而来。

    “那就让老道见识一下,道门年轻一辈到底有什么本事吧!”

    孙恩散乱的长发飞扬,黄天大法运至了第八层的极限。

    ……

    -------------------

    神都。

    “幽州八百里加急!都闪开!”

    一个传令兵骑着疾风驹飞快地冲入了兵部之中,随后朝廷震动。

    龙武军大都督赵玄礼行军至鹞儿岭被完颜陈和尚伏击,胡寇于山两翼邀阻夹攻。

    大都督赵玄礼的近卫军被切断了与其他部队的联系,包围于山谷之中,最终死战殉国。

    北境龙武军在失去主帅的情况下,阵脚大乱,慌忙逃窜于土木堡之中,完颜陈和尚、鳖拜乘机率军围攻,龙武军士卒战无士气,军无主帅,外无援兵。

    三十万龙武军中伤居半,死者三之一。骡马亦四十余万,衣甲兵器尽为建奴所得。

    整个龙武军都被建奴打散了,京畿以东再无可战之兵。

    青州、齐州勉强防御,幽州、冀州、并州毫无抵抗之力。

    随后建奴南下,兵锋直指晋阳。

    晋阳陷落,朝廷就只能依仗潼关,保卫京畿了。

    可这种情况下,周帝仍然浑浑噩噩,只留下一句“诸大学士辅政”,然后便继续开始昏睡。

    如此噩耗,诸大学士也不敢告知,生怕周帝受了刺激,在这种时候御龙宾天。

    建极殿大学士李宏毅、文渊阁大学士钱牧谦、文华殿大学士长孙辅机、武英殿大学士于延益经过商议,由于延益牵头,联名上书。

    请中宫皇后听政,太子监国。

    诸大学士虽然有辅政之责,但毕竟是辅政不是主政,更不是摄政,国家还是需要一个元首的,哪怕只是一个吉祥物。

    偏殿之中,大周的中高层都已经聚集于此。

    御书房乃是天子之地,即便是听证的皇后,监国的太子也没有资格坐,所以便选在了含元殿之中。

    含元殿上方龙椅空悬,皇后坐于其侧。

    队列之中太子次之,楚王再次之,随后是诸大学士和各部尚书。

    现在这个局势是于延益四人经过商议刻意营造而成的。

    周帝昏迷,原本当由太子监国,但若真的让太子掌权,四位大学士又担心太子乘机夺权,于是搬出了皇后垂帘听政。

    中宫皇后乃是楚王的生母,有她制衡太子,太子无法有什么动作。

    “诸位大人,你们都是朝廷的肱骨,我一介妇人,见识浅薄,朝中大事只能仰赖各位了!”

    “臣等惶恐!”

    偏殿内的朝廷众臣纷纷起身行礼。

    皇后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但凡还想要名声的,敢不效死?!

    “诸卿如今该当如何行事?”

    “娘娘,老臣以为此时,努尔哈齿凶威赫赫,我军损失惨重,不可再战,先汉有白登之围,前唐有渭水之盟,何不效仿汉祖唐宗与建奴议和?!”开口的是鸿胪寺卿,他执掌大周的外交礼仪,第一时间自然也想着通过外交途径解决。

    “臣以为此言不妥,我大周自太祖高皇帝始,与大乾议过和,与西域三十六国罢过兵,但建奴不过是我大周附属之国,安敢如此猖獗,臣以为当于潼关布下重兵,聚险而守,然后从西南各地抽调兵力,再战建奴。”

    开口的是都察院的一个御史,虽然有决战之心,但所言之策仅仅是俗手而已。

    “娘娘,臣以为建奴此刻兵锋正盛,我军不可与其正面交锋,京畿虽有潼关之险,但潼关亦非不可破也!”一个从五品的翰林院侍讲站了出来,开口道,

    “臣徐珵夜观星象,发现我大周龙气南移,天下龙气于紫金山盘踞,娘娘和殿下可趁此时南迁,一顺天意,二保国祚!”

    此言一出,原本吵闹的大殿为之一静。

    这朝堂之上,有主战的,也有主和的,但这主逃的,他徐珵是第一个提出来的。

    建极殿大学士李宏毅闻言眉头微皱,文华殿大学士长孙辅机则开始考虑迁都的利弊,文华殿大学士钱牧谦当即怒斥,唯有兵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默默无声。

    皇后看向没有开口的于延益,问道,

    “于卿,你是兵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主掌天下兵事,你说该怎么办?!”

    “臣以为,主张南迁者,可斩!”

    “……”群臣肃静,这才是狠人,一言不合就要斩。

    于延益也不理会其他人的目光继续开口道,“神都为天下根本,一动则大事去矣,独不见宋南渡事乎!”

    于延益继续开口道,“若是以潼关为险,防御建奴自然更加稳固。然一旦我们龟缩京畿,那么建奴便可在并,幽,冀三州肆意烧杀劫掠,荼毒我大周百姓。向北可威胁天策军和云中都护府之背,东迫青、齐,南攻豫、扬。我大周之天下危矣!”

    众人都知道当年太祖北伐之艰辛,若非四王统兵之能,士卒效死之力,再加上大乾四大汗国之间互有间隙,收复北地没有那么容易。

    幽、并、冀、凉四州出产了大周八成的战马,若是四去其三,则大周的骑兵便会实力大跌,战马无以为继。

    “那以于卿之见,该当如何?!”

    众人的目光再次聚集到于谦身上,这时候开口献策承担的责任可是巨大的,一旦失败,到时候所有罪过都归咎于他身上,命能不能保住都是两说。

    于延益却完全没有犹豫,亦或者说,他早已考虑清楚一切。

    “以臣愚见,当陈兵晋阳,以并州治所为核心建立防线,与建奴一战。并州为我大周的战马的重要产地,且民风彪悍,我军若能陈兵并州,进可威逼冀州之敌,退可守御豫、扬二州!”

    随着于延益一拍手,一幅巨大的地图被展开在了皇后和太子的眼前。

    “娘娘、殿下请看!这是晋阳的位置!”

    于延益指着地图上的晋阳说道,“建奴原本劫掠以骑兵为主,但此次南下,建奴可谓是精锐尽出,合计骑兵三十万,步卒四十五万。建奴这是将所有家底都亮出来了,就是要鲸吞我幽州和冀州。”

    听到七十五万大军,殿中不少人都脸色大变。

    建州女真就不怕大乾或者高句丽突袭他们吗?!

    “虽然建奴兵力不少,但其常备军为五十万,其余二十五万应该是临时招募的兵马!他们之所以敢倾巢而出,想必和高句丽、大乾已经达成了协议。短期内并无后患!”

    “女真此时的人数虽多,但是也限制了他们的速度。等到各地的援军一到,便可反攻建奴。”

    皇后闻言不由轻叹一声,“援军?!哪里还能有援军!”

    在含元殿之间,几个大周高层已经简单地分析了当下的情况。

    天策军和云中都护府被大乾的梁王所牵制,甚至自己有被建奴偷袭之危;西域动荡不已,神策军分身乏术;龙武军及御林军的大部分在土木堡被打散;神武军地处南域,根本来不及救援。

    哪里还有援兵可用?

    时神都之中劲甲精骑皆陷没,所余御林军残部不及十万,且因为大败,人心震恐,上下无固志,何以一战?

    “禀娘娘,臣以为可令荆州备操军,楚州备蛮军北上晋阳,同时令工部缮器甲,装备士卒,这两部人马合计十万之中,加上京中人马已经不断收拢的败兵,已然有资格与建奴一战!”

    于延益给出了方案,这时候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皇后的身上,等待着他做出决定!

    7017k




上一章 下一章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