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五百五十章 初战(上)

正文 第五百五十章 初战(上)

    后金的先锋骑军的军旗已经在晋阳郡各地飘扬,黑水靺鞨的骑兵在晋阳郡中来回驰骋,口中怪吼,挥舞弯刀,想以此来炫耀他们的军威,郡中百姓,惶惶终日,不得安宁。

    若是晋阳城破,那大周在北境就再也没有翻盘的机会了。

    自从三十年前,被太祖高皇帝麾下的中山王和岐阳王带领大军驱除出中原之后,后金靺鞨的马蹄就不曾有越雷池一步。

    无论是镇守燕城的赵王朱楷,还是后来的梁国公胡玉和继任者,包括在鹞儿岭被完颜陈和尚伏击龙武军大都督赵玄礼在土木堡大败之前都是压着建奴在打。

    终于,他们等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好机会。

    三十年后,后金的铁蹄终于又踏上了晋阳郡的地界。

    后金的士卒都相信,在不久之后,他们将会如当年一般,南下神州,成为这片沃土真正的主人。

    这次周人可不会那么好运了,不会再有一个太祖高皇帝会站出来了!

    后金的先锋共有五万人,乃是努尔哈齿的麾下。

    原本攻势最猛的乃是完颜陈和尚麾下的忠孝军,这支能在骑战上正面击溃元蒙铁骑的精兵,在没有大周主力大军阻拦的情况下,攻城略地,无往不利,地方守备军,根本不是其一合之敌。

    如此迅猛的攻势自然引起了努尔哈齿的不满,他原本是要通过这一场南下之战,来确立他在后金的绝对权威的。

    建州宫变虽然让努尔哈齿获得了建州靺鞨的最高权力,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对努尔哈齿信服的。

    努尔哈齿的八旗部,其实并不是女真一脉的正统。

    女真正统一脉在前汉至前晋时期称挹娄,前唐至今称黑水靺鞨。

    辽太祖说得,“女真兵若满万则不可敌”,说得便是这一支,和八旗没有太大的关系。

    蓝星上的浑河之战,无论是川军一脉的白杆兵,又或是浙军一脉的戚家军,都在孤立无援,内部矛盾重重的情况,吊打具有优势兵力的八旗兵。

    当然了,也不能否认努尔哈齿麾下八旗军的战力,他们以渔猎为生,体魄强健,战力自然也不弱。

    但后金本支以完颜阿骨打所立一脉为正统,这是得到建州诸部的认可的。

    而努尔哈齿的八旗部,不过是古斯通南下的诸部,虽然也号称女真,但是只能算是旁支。

    虽然努尔哈齿凭借抵抗高丽的战功获封宗王,但是在女真完颜一脉乃至大部分后金大臣之中是不认他的。

    在看重血统的后金之中,以努尔哈齿的身份想要行司马篡位之事必须拥有绝对的威望和无匹的军权。

    但是现在这两者他还都没有。

    论血统身份,皇室之中尚有老臣可以与他匹敌。

    论军权兵势,完颜陈和尚甚至还在他之上。

    此刻努尔哈齿最大的依仗是手里的小皇帝,以及公子羽在后金的暗子给予他的政治支持。

    若是公子羽一旦翻脸,他都没有把握能控制住后金的政局。

    为了能摄取更多的军权,努尔哈齿组织了完颜陈和尚的攻势,让自己的亲信担任先锋。

    五万后金先锋的主将名为鳖拜,乃是努尔哈齿手下的勇士,一身横练外功也有极高的造诣,乃是努尔哈齿麾下八旗精兵之中,镶黄旗的统领。

    这一旗的旗色为黄色镶红边而得名,镶黄旗是上三旗之首,旗内无王,由努尔哈齿所亲统的兵马,算是他的近卫军。

    鳖拜这五万精兵也是努尔哈齿手下的精锐之一,以镶黄旗的精锐骑军为核心,混合其他骑兵混编而成,战力之强,在建州也是少有敌手。

    在鳖拜的五万骑军靠近晋阳城五十里的时候,大周的斥候便已经回报。

    “报!后金大军镶黄旗一部已经靠近晋阳城西,人数应当在三万以上,此时正在五十里外休整,按照靺鞨族战事的吃饭习惯,预计会在一个时辰之后会抵挡晋阳府城。”

    “我知道了,斥候需时刻关注后金先锋兵马的状况。”

    正在西正门的城楼之上的于延益,吩咐完之后,便静静看着面前的沙盘,喃喃自语道,“终于来了!就先用建奴的先锋军的血,来鼓舞我军的士气吧!”

    “传令大军,出城列阵!”

    于延益要趁着后金主力未到的情况下,先发制人。

    为了打这一战,于延益将最精锐的神武军八千人马调来了西正门,既然要打,就要用最锋锐的矛。

    然后又将御林军和龙武军的溃军也调来了西正门,但不是安排在城外,而是由他们镇守城门。

    于延益要在这些败兵的面前,亲手从正面击溃后金的先锋,让这些在土木堡吓破了胆的士卒知道,建奴不过尔尔。

    缓缓地带上了头盔,原本一直儒袍文冠的于延益换了一身戎装,骑着一匹卷毛青鬃马,自西正门而出。

    此刻的于延益身着一副古拙的明光铠,跃马出城,站立于大军阵中。

    在他的身后,西正门缓缓地关闭。

    一众城外的将校都目光惊异地看着这个督师七州的武英殿大学士,兵部尚书大人。

    这位大周目前最具权势的文臣,是真的没有打算活着回去。

    “凡守城将士,必英勇杀敌,战端一开,即为死战!

    临阵,将不顾军先退者,立斩!

    临阵,军不顾将先退者,后队斩前队!

    敢违军令者,格杀勿论!”

    于延益策马于军阵之中,威严厚重的声音,传入了诸将士的耳中。

    这就是著名的军战连坐法,此后名将大都曾采用过这一方法

    听到这杀气腾腾的语言,于延益身周的将校再次刷新了对这位内阁大学士的认知。

    就在一个月前,他还是一个从未指挥过实战的书生,还是儒雅随和的文官,脸上始终保持着沉着镇定的表情的人。

    在残酷的战场上,弱者是无法生存下去的,只有最为坚强、刚毅的强者才能活下来,狭路相逢勇者胜!

    迎着诸将士的目光,于延益斩钉截铁地用一句话表达了他的心意:

    “终日谈论忠义,又有何用,现在才是展现忠义之时!报国杀敌,死而不弃!”

    此刻的于延益已经不仅仅是晋阳的最高军事主官了,对于西正门前的将校士卒来说,这个略显文弱的身影代表着的是勇气和必胜的信念。

    帅有必死之心,士无贪生之念!

    就让建奴之血,重新点燃大周将士的士气吧!

    ---------------------------

    “你说什么?!”

    刚刚用餐完毕,带着大军逼近晋阳城,只剩十余里地的鳖拜正不可思议地看着汇报的斥候。

    就在刚刚,他麾下的斥候来报,周人竟然在西正门列阵!

    就是为何鳖拜现在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一旁的万夫长克罗莫力也是感到不可思议,开口说道:“这些周狗怎么敢?!就他们那些残兵败将也敢和我们野战?!”

    鳖拜虽然长相粗犷,但并不是一个无脑鲁莽的人,细细思索之后开口问道,“为首主将是谁!?”

    斥候有些为难,他们是斥候也不是敢死队,谁知道谁是主将?!

    “奴才也不知道到底谁是主将,但是从旗号上看,中军大纛旗是‘于’字的字样!”

    鳖拜知道对手是谁了,此刻的晋阳城中,能够有资格用中军大纛旗的于姓将领,只有一人——武英殿大学士,辅国大将军于延益。

    这让鳖拜的心思一下子活泛了起来。

    原本努尔哈齿的命令,是让鳖拜先行抵达,肃清城周,为后续大军的开进保持一个清净的环境。

    同时还特别叮嘱他,不可轻易和周军攻城。

    一旦鳖拜这支先锋军在晋阳城下吃了败仗,那么对于之后的攻城战的士气影响是极大的。

    一旁的文士模样的人开口说道,“此乃是鳖拜将军立功的大好时机啊!”

    此人名为孔有德,乃是齐州曲阜人士,衍圣公孔府一脉,被族中派往努尔哈齿之处投效。

    这是衍圣公一脉的常规操作了,一旦天下有变就分开投资。

    不管是谁坐了天下,都离不得孔府一脉。

    得到了衍圣公后人的效忠,努尔哈齿自然是极为高兴,又见孔有德却有才华,便将其派到了鳖拜的身边作为其军师。

    鳖拜闻言大喜,立时问计。

    “还请孔先生教我!”

    孔有德羽扇一摇开口道,“鳖拜大人可知道这于延益是何人?”

    “当然知道,此人乃是伪周武英殿大学士,兵部尚书,传闻有大才!”

    孔有德点点头,“没错,此人确实有大才,但是他只有治政之才,从没有带过兵,不过是个纸上谈兵的赵括罢了!”

    “此人现在是晋阳乃至这个大周最高的军事主帅,却自陷险地,殊为不智,但对于我们来说乃是天赐良机,若是大将军能够将其活捉或者击杀,那么晋阳城的周军便会立时崩溃,这可是泼天的功劳,封王赐爵可不在话下!”

    “退一步说,即便是让他逃了,也能大挫伪周的锐气。”

    鳖拜听着孔有德的话连连点头。

    “但是临行之前,王爷曾经吩咐我,不能擅自攻城,若是出兵接战,岂不是有违王命?!”

    “哈哈哈!”孔有德大笑道,“错也,错也!王爷只说大将军不能擅自攻城,但没说大将军不能与敌人交锋啊!现在周军列阵与晋阳坚城之外。正是破敌的大好时机,大将军不过是和周军野战而已,没有攻城,也不算有违王爷之命!”

    “再说了,战场之上,战机一纵即逝,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孔有德的话为鳖拜提供了坚实的理论依据,同时也打开了鳖拜心中野心的大门。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他要为自己也打出一个王爵来!

    “进军!”

    五万大军浩浩荡荡,向着西正门开去!

    但是鳖拜也是沙场宿将,不会贸然进攻,他明白周军敢出城野战一定是有所准备的,故而分派出多支斥候,探明形势,若是有诈便立时停下攻击。

    负责探路的斥候出发了,但是情况和之前的心理预期似乎有所不符,还没有到西正门,斥候就发现了一小队周军骑兵的身影。

    但是这伙骑兵,军容不严,装备不整。

    斥候跟随了一路,见到了数支小股骑兵,都是这般。

    于是他们立刻回报鳖拜。

    听闻了这一军情,鳖拜有了他的判断:周军还没有完全做好正面接战的准备,应当趁其阵脚未稳,击破敌军,活捉于延益!

    “弟兄们,随我杀!”

    大军开拔,骑兵驰骋争先,烟尘四起,向西正门杀去。

    片刻之后,鳖拜就看见了周军整齐的军容,这和他之前预估的阵脚未稳有所出入。

    但是鳖拜没有心情考虑太多,从阵型来看,西正门前的周军也就是三万余人,而且以步卒为主,骑兵为辅。

    鳖拜依旧牢牢占据着兵力上的优势。

    不管这是周军诡计,还是在刚刚的时间内,周军完成了阵容的布置,鳖拜都顾不上那么多了。

    现在他的眼里只有于延益,那是就是活生生的军功和王位!

    甚至连流传于部落之间,“列阵不战”的传言都被他选择性地遗忘了。

    列阵又如何?!土木堡外的周军在他的刀下如同猪狗,这些人也不会例外。

    “弟兄们,给我杀!”

    鳖拜派出了手下的万夫长克罗莫力,由他率军击破周军的军阵。

    克罗莫力接过军令,残忍一笑,向着周军杀去!

    面对声势赫赫,万马奔腾的后金骑兵,在西正门上的龙武军、御林军溃兵再次响起了在土木堡的记忆。

    大部分将士都脸色发白,更有甚者,两股战战,但是他们的主力大军就是被这些骑兵击破、屠杀的,现在之前的一幕似乎要重现了。

    面对冲阵的骑兵,很少有将领能带着步兵正面击破,于延益虽然熟读兵书,但是要以步破骑,可不会读两本兵书就有用的。

    不过好在,于延益有一个得力的助臂——郭靖。

    岳武穆为三百年来,以步破骑第一人,而郭靖就是岳武穆兵法——《岳册》的传人。

    “风!”

    于延益抽出腰间的佩剑,高声喝道!

    “风!风!风!”

    严整的军阵之中,立时传来的回应。

    无数的羽箭腾空而起,扑向了冲锋而来的克罗莫力部的精骑。

    万箭齐发!

    7017k




上一章 下一章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