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五百六十章 毒计阴险

正文 第五百六十章 毒计阴险

    “捷报!捷报!晋阳捷报!”

    一骑飞马入中枢,捷报通传都督府。

    此刻在内阁中枢值守主事的是建极殿大学士李宏毅。

    虽然京畿之中风平浪静,但是所有人的心都是提起的。

    潼关的天险并不能给京畿带来安全感,更能够让京城之中的王公大臣感到心安的,是晋阳城中坐镇的那个人。

    不动如山,坚如磐石!

    “李大人!晋阳大捷。”

    兵部右侍郎李澄光递上了从晋阳传来的战报,于延益不在,李澄光便是兵部的临时一把手,一切的军备之事,包括重各地抽调兵马,收缩防线,改变防御布局,都是由李澄光在一手承办。

    李宏毅闻言,猛然起身,衣角带动了一大批书案上的奏折掉落在了建极殿的地面之上。

    按理说以李宏毅的城府是不可能如此失态的,实在是晋阳的战事太过紧要。

    反倒是李澄光,常年执掌兵事,反倒更稳得住些。

    但李宏毅也管不了这么多了,从李澄光手中接过了那报捷的竹筒。

    原本的蜡封已经被李澄光拆开了,李宏毅将竹筒的中纸笺取出。

    待到读完其上的内容,李宏毅的双手已经在微微颤抖。

    不愧是天子和前内阁首辅范希文最看好的人,于延益之才,他不及也!

    七月十二日,后金先锋大将鳖拜率八旗精兵五万逼近晋阳。

    辅国大将军、武英殿大学士于率军于晋阳城东正门迎击。

    时大军背城列阵,奋力而战,正面击溃敌军前军。

    侧后翼伏兵趁势杀出,大败后金前军于晋阳城下,重创敌将鳖拜,斩首一万两千余众,俘获八千,缴完好战马九千匹,杀伤无计。

    以三万兵马,正面击溃八旗五万精兵,斩敌一万二,俘敌八千。

    这放在当初的龙武军中,也算是不小的胜绩了!

    而现在,这场胜利是一支新老掺杂的兵马打出来的。

    于延益的三万人中,固然有八千神武军精兵,但剩下的都是荆楚两州的备蛮军和备操军。

    备蛮军和备操军翻译一下,就是预备役,也就比民兵团练高一个档次,战绩不可谓不辉煌。

    当然最令李宏毅感到震惊的,就是于延益带着一堆二线预备役部队,敢于出城和后金军野战!

    在守城之中杀伤敌军和在正面野战中击溃敌军是不一样的。

    这个捷报就像是一道曙光,划破了因为鹞儿岭和土木堡两次大败带来的阴霾。

    大周能战!

    想必于延益也是因为这一点,才会选择出城与敌人的先锋打了一场野战。

    “正明,我即刻将此捷报启禀天子,你将此捷报抄送之后,全城宣告!”

    正明是李澄光的字。

    “下官领命!”

    李澄光誊抄了一份之后,李宏毅便匆匆带着这份捷报入宫。

    说是呈报天子,其实是报给垂帘的皇后,现在的周帝,每日清醒的时间加起来不会有半个时辰,诸位大学士只能尽力不让杂事打扰周帝。

    现在周帝最需要做的,就是好好地活着。

    他活着,天下就能稳住大局,即便是暗潮涌动,也不会到明面上来。

    如果这个时候周帝驾崩,那大周就真的是摇摇欲坠了。

    “娘娘,建极殿李大学士在殿外请见!”

    雨化田这些日子一直随侍周帝身旁,不敢离开半步。

    正在周帝身边随侍的皇后起身,她并不是什么名门大家出身,只不过是一个平民之女,从妃位被扶为皇后,并不懂治国之道,但现在她知道,现在的大周,需要她站出来。

    “请李大学士到偏殿等候,本宫即刻前往。”

    -----------------------------

    就在京畿因为晋阳城的一次大捷,人心振奋之时,晋阳城的形势却依旧严峻。

    战斗持续了一整天,终于在暮色降临之际,靺鞨退兵回营了。

    一天的战斗下来,后金军伤亡不小。

    负责统计伤亡的一个万夫长进入帐中,拿着刚刚统计出的结果。

    “王爷!孔先生!今天一日攻城,我们损失了五千六百名勇士!轻伤重伤,不计其数!”

    这个伤亡数字让后金军现在的最高统帅也有些心疼了,打了一整天都没能摸到城墙顶,就已经伤亡了这么多人,接下来不知道还要多少人去填这座晋阳城。

    不过好在,此次伤亡的都不是努尔哈齿的嫡系兵马,所以才被拉来当炮灰,第一个攻城!

    努尔哈齿把目光投向了孔有德,这些天的接触下来,这个孔有德确实是有真才实学,而且足智多谋、诡计多端,他作为周人攻城肯定比他们这些靺鞨外族强,说不定他会有办法。

    《仙木奇缘》

    “孔先生,你看,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对于今日这些死了的靺鞨人,孔有德一点也不心疼,他考虑的是如何在最短的时间拿下晋阳城,死多少人,付出多大的代价都无所谓。

    只要拿下了晋阳城,一切伤亡都是值得的。

    攻陷晋阳,就是攻陷了周廷的心理防线。

    孔有德微微沉吟,然后道:“眼下最紧要的有两件事。”

    “先生请讲!”

    “第一,王爷您需要去周军之中寻一群擅长操作攻城器械的人来!今日的投石车的准度实在是太低了一些,没有投石车的相助,我们是绝无可能攻破晋阳这座坚城的。”

    努尔哈齿尴尬地点了点头,确实,今天靺鞨工兵表现出来的水准已经不能有差强人意来形容,简直是低劣之极。

    一天下来,十八架大型投石器,一共发射了一百八十枚巨型石弹,真正命中的,只有四发。

    平均四十五枚石弹才能命中一枚,这命中也是没谁了!

    若是光砸不准对方也就算了!关键这石弹还砸到了自己,被己方石弹无伤的靺鞨士卒就有将近四百人。

    第三轮的时候,统兵大将也是学聪明了,为了防止无伤到自己人,便先命令投石器抛射。

    两轮之后,否管中没中,投石器都停下攻击,再有步卒进攻!

    原本努尔哈齿还怕周军的工匠士卒不尽心竭力,现在看来是他没远见了。

    就算这些人再怎么划水,也不至于就中四发。

    其中两枚石弹还是直接正面撞在城墙上,没有造成任何伤亡。

    真正对于周军产生有效杀伤的,不过两枚石弹。

    “第二!”孔有德靠近了努尔哈齿的身旁,附耳说道,“王爷只需……”

    听完了孔有德的妙计,努尔哈齿眼前一亮。

    “先生果然大才!”

    “哈哈哈哈”

    --------------------

    在孔有德和努尔哈齿商议之时,于延益也在抓紧整顿军备,统计伤亡。

    “于帅,今日一战只有东正门和东昭门遭到了后金的攻击,其余六门都未发现敌人踪迹!”

    御林军中郎将徐钦拿着一叠纸笺向于延益汇报今日战况。

    别看此人年纪不大,但是做事雷厉风行,颇有将门之风。

    “伤亡结果如何?!”

    “我军共有一百一十七名将士殉国,其中包括校尉一名,队正三名,什长五名。重伤二百二十六人,轻伤四百。”

    相比于靺鞨族的伤亡来说,周军作为守城一方伤亡就要小得多了,其中近百人都是死伤在那投石车的巨型石弹之下。

    其中一枚正好砸到了人群密集之处,造成了巨大伤亡,剩下的人基本都是伤在靺鞨的弓箭之下。

    于延益点头道,“传本帅令,全力救治重伤之人,为国捐躯将士的抚恤金,按兵部原有标准的两倍发放!这件事情由你亲自去盯着,若有人敢向其中伸手,不管是谁,都给我砍断。”

    “是!”

    之所以于延益让徐钦盯着这件事情,是因为徐钦不仅仅是御林军中郎将。

    一个御林军中郎将还不足以震慑贪心,他真正的来历,是中山王府。

    中山王徐天德之孙,当代中山王三子!

    中山王、岐阳王、开平王、东瓯王,为大周最强的四大勋爵,并称四王。

    加上后来追封的黔宁昭靖王无人,组成了大周开国军方勋贵的代表。

    到本朝,虽然因为天子重新整编大军,将十二卫整编为六军,势力有所衰弱,但中山王府依旧是军中的参天大树。

    比如天策军大都督李承恩,原本就是中山王麾下。

    于延益要统筹全局,没办法亲自经手,但有徐钦亲自震慑军中,没什么人会不开眼对这抚恤动歪脑筋。

    “还有,让人清点城防所需军械!所缺者,着人即刻补充,一切事务以城防为先。”

    “是!”徐钦领命起身后,就下去办了。今天的攻城更多是试探,明日靺鞨进攻会更加凶猛,周军需要争分夺秒地修复城防。

    -------------------------------

    青州。

    一队兵马正在围攻靺鞨骑兵。

    这是一支自幽州南下的靺鞨族骑兵,正在青州劫掠,迎头撞上了前往晋阳支援的登州卫兵马。

    登州郡为青州下辖郡城,东临沧海,乃是倭寇活跃之地。

    虽然少有大举进犯,但是小规模的劫掠却时有发生。

    特别是李太白一人一剑,镇守东海金鳌岛之后,东海的倭寇就都往青州方向跑。

    让青州的海防压力大增,内阁鉴于如此情形,便派人将戚元敬从越州调到了登州郡。

    戚元敬在之前的粮仓案中,护送粮草有功,兵部便顺便擢升其为备倭指挥佥事,在越州沿海一带练兵备倭。

    原本他是在越州驻防的,后来被朝廷连人带兵调到了青州。

    他此次便是带兵西进,支援晋阳的。

    虽然戚元敬麾下只有八千人,但他必须要去!

    就在青州与齐州的交界处,戚元敬就遇上了这支靺鞨游骑。

    虽然这游骑不过八百人,却没把戚元敬麾下的兵马当回事!

    青州、齐州已无可战之兵,普通的郡兵,一阵冲杀就会被靺鞨骑兵杀散,所以这八百靺鞨游骑也没把戚元敬麾下的军队当成对手,只以为是移动的军功,却没想到撞在了硬茬子上!

    这支兵马完全不是他们之前遇到的游骑可比的,在双方遭遇的瞬间,立刻展开阵型。

    长矛,强弩结阵而战,让轻骑兵完全没有办法攻破阵型,反而被这支兵马仗着兵力优势分割包围,逐步惨死。

    待到这八百游骑死伤殆尽。戚元敬麾下兵马不过轻伤百人,重伤二十一人,中箭身亡者七人。

    此刻日近午时,日头正毒,从寅时开始行军,士卒还没有正经休息过。

    于是戚元敬便传令全军,找了一片林子休息,抓紧时间生火做饭。

    而他自己则取出了纸笔,回忆了刚才的战斗,军阵还是有破绽,还有改进的余地!

    -------------------------------------

    次日,城下的战斗再次打响了。

    但是这次充当先锋的,不是箭矢,不是飞石,更不是手持刀盾的凶恶靺鞨士卒,而是上千名手无寸刃的大周百姓。

    这些被努尔哈齿下令劫掠而来的百姓,在靺鞨人弯刀强弓地驱赶下,背着沙袋向着护城河走来,后面跟着杀气腾腾的靺鞨士卒监视他们的举动。

    随着一个个沙袋被他们投入护城河中,大周百姓开始返回,继续搬运沙袋。

    看着这一幕,努尔哈齿和孔有德的脸上也挂起了得意的笑容。

    昨日填了一半的护城河已经有被填埋了三成。

    城墙之上的士卒,分分纷纷面面相觑。

    面对靺鞨族的狼崽子,他们丝毫不会手软。可现在目标变成了自家百姓,这让将士如何下得去手?

    城墙之上,于延益面色如常,似乎毫不在意,但是双手紧握,已然掐破了皮肤,鲜血从指缝间渗出,他的内心也是挣扎和犹豫的。

    以大周百姓为盾,让周军投鼠忌器,恶毒而有效的办法。

    城墙上的飞石弩箭不敢发,礌石滚木成摆设。

    周军最大的优势被抵消了大半!

    若是真的放任跟着百姓身后的靺鞨士卒靠近城墙,那今日的城墙上必然会尸骨成山!

    “先生果然是妙计啊!”

    看到城墙之上,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反应,努尔哈齿不由大笑赞许道。

    “王爷谬赞了,我不过是利用于延益的心理罢了!像他们这样清高之人,最是在乎名声,若是今日他真的敢下令放箭,那他的名声也就臭了!”

    “哈哈哈哈!”

    孔有德,努尔哈齿在猖獗大笑,而晋阳城墙之上尽是士卒将校的窃窃私语之声!

    “于帅!我们该如何行事!?”

    一旁的赵天麟显得有些焦急,再不动手,靺鞨士卒就要靠近护城河了!

    坚毅如于延益的眼角也微微湿润,现在还能怎么办?




上一章 下一章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