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五百八十六章 丹成风波起

正文 第五百八十六章 丹成风波起

    “奴婢见过通微显化真人。”

    在朝中权势不小,执掌暗六部之一,司礼监的掌印太监曹正淳在这个帅老道面前,谦卑得像一个初入皇宫的小黄门一般。

    一旁的皮啸天还没什么反应,但身为洞玄境的曹正淳能完全感受不到帅老道的气机,仿佛面对天地一般,高不可测,深不见底。

    即便朝中两位武功更进一步神侯,曹公公也能望其项背,而眼前的张三丰让他生不起一丝对比的心思。

    “小曹是吧!贫道二十五年前入宫时,见过你。”

    听到张三丰的此言,曹正淳大喜过望。

    这可是红尘真仙一流的人物,竟然还记得他。

    “没想到,天子竟然要炼制这天长丹。”

    张三丰不免多了几分唏嘘之意。

    曹正淳看着天空中不断汇聚的云团和不断落下的闪电,不由问道,“张真人,这是为何啊!?”

    虽然曹公公武功不弱,但是毕竟见识有限,文化程度也不算高,对于这种神神鬼鬼的非自然现象也是比较畏惧。

    还以为自己平时杀人多了,才能天雷所劈,虽然刚刚那道雷只是波及到他,并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还是把曹公公吓得够呛的,直到现在还是惴惴不安。

    张三丰摇了摇头,解释道,“你真以为这天长丹出世是一件小事?!”

    在张三丰面前,心狠手辣的东厂厂督就像是个乖宝宝一样,聆听教诲。

    “人之生死,皆由天定,寿数几何,簿上有名,而天长丹能够激发人体剩余潜能,让人再得两载阳寿,这便是逆天而行。天长丹又怎么可能轻易出事呢?!”

    曹正淳点点头,道理他都懂,但是他就是好奇,张三丰在生死簿上到底记载了多少阳寿?

    明明是个百岁老人,但是曹正淳却没有在他身上感受到丝毫的气血衰败,生机枯萎之意。

    这要真有生死簿,曹正淳要一百万两,张真人的寿数绝对在两百岁以上,这天定定得也太偏心了!

    天空之中的云团已经凝重成阴灰色,已有数道天雷落到了丹房附近,且威力越来越强,已然是刚刚劈向曹正淳的数倍,一旁的茅屋,直接被天雷轰塌。

    张三丰见此形状无奈地摇了摇头,若是任由天雷继续肆虐下去,这天长丹还未成丹,就会被天雷毁去,正在专心炼丹的孙十常也会殒命在天雷之下。

    看来还是得自己出手了!真是无奈啊!

    张三丰轻轻向前踏出一步,身影已然消失在了曹正淳的身前。

    就在曹正淳和皮啸天要寻找的下一瞬,老道出现在了丹房的屋顶之上,道袍在劲风的吹拂之下,愈加显得老道士仙风道骨。

    曹正淳看到这一幕瞬间燃起来了!他虽然没读过多少书,但是却很喜欢听江湖话本,在东厂里还专门养了一个说书先生。

    唯一的缺点就是在江湖话本中太监总是扮演反派角色,不是要谋害忠臣,就是要毒杀天子。

    其实宦官对于皇权的威胁是最小的,当然前唐手握兵权的宦官除外。

    依照曹正淳多年听话本的经验,接下来的剧情,必然是张真人大发神威,出手一招,硬抗天雷,成功护住这天长丹出世!

    这等神威实在是心驰神往。

    不仅仅是曹正淳,一旁的皮啸天也燃起来了!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

    曹正淳这个厂长喜欢听说书,所以连带着东厂以下的各路高管、车间主任那就都喜欢听说书。

    皮啸天甚至比曹正淳还过分,每次都逼着人家改人设,非得把太监改成忠于天子,辅佐朝政的正面角色。

    就在曹正淳和皮啸天的期待中,张老道出手。

    不对,应该说是,出口了!

    “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

    语出《道德经》第四章!

    虽然是四句话,但是这四句话却在表达同一个意思——同化。

    随着张三丰此言一出,一道自然道韵同时涤荡四方。

    天长丹气机,在此一言之下,竟然和这武当山的天地万物融为一体,同化一处,难分彼此。

    原本还在落下的天雷,似乎是突然散去了目标。

    这种气势积蓄到极点却发泄不出来的感觉,如果天雷是个人估计现在已经开始骂娘了。

    但是在张三丰的道韵之下,天长丹的气机已然和整座武当山相融。

    没有了目标,天雷自然也就没有下一步的动作了。

    片刻之后,头顶之上的云层竟然渐渐散去,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曹正淳还好些,他身旁的皮啸天“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不断地给张三丰磕头。

    “老神仙,保佑我身体健康,保佑我发大财啊!”

    皮啸天还算有理智,没说要升官,不然曹正淳肯定不干了,皮啸天要是升官了,他去哪里?

    不过就算是皮啸天真的这么说了,估计现在的曹正淳也不会在乎,他还在震惊之中,久久难以自拔。

    他是老牌洞玄境高手,见识自然不是皮啸天之流可比,

    张三丰的这一手,比他直接轰开云层还离谱!

    言出法随,不过是一句话,便让这天长丹的气机隐藏在这自然之间。

    反过来说,就是张三丰再一句,便能调动这天地间的无穷天地元气。

    没错了,这就是天人境,天人合一的无上之境!

    愣了半晌,曹正淳在反应过来,结果就是看见自己的得力属下正在不断地朝着张三丰磕头,口中还念念有词,尽是保佑祈福之语。

    原本想要怒斥的曹正淳,却没有开口,但他武功再弱一点,见识再少半分,也会觉得这是神仙下凡。

    一言喝散天雷,这其实凡俗手段?!

    就在天空之中的雷云散去后的片刻,丹房之内,“轰”的一声巨响。

    曹正淳和皮啸天直接傻了眼,难不成,等这么些时日,最后这丹还炼制失败了吗?!

    百息之后,一个非洲旷工模样的人从丹房里钻了出来。

    “你是何人?!”

    皮啸天瞬间握住了腰间的佩刀,这一幕实在是有些诡异了。

    张三丰却笑着摇头说道,“不妨事!别紧张!只是炸炉而已?!”

    面对这一幕,老张已经司空见惯了!

    虽然孙十常号称“药王”,但是谁说药王炼丹的时候,就不准炸炉了?!

    从张三丰认识孙十常到如今,至少见证了孙十常二十五次炸炉,算上这次已经是二十六次了。

    看着一路黑灰的孙十常,曹正淳用颤抖的声音问道,“失败了?!”

    若是天长丹失败了,他无法交差事小,天子无法续命事大啊!

    孙十常看着苦着一张脸的曹正淳,不由说道,“你就是东厂的曹督主吧!幸不辱命,这丹药成了!”

    “成……成了!?”

    曹正淳感觉自己的情绪在不断地大起大落,比之前的一年情绪波动还要厉害!

    “不是,不是……炸炉了吗?!”

    “对了!是炸炉了!可谁说炸炉就是炼丹失败了?!”孙十常说得理所当然。

    曹正淳不懂这个,也不敢问!

    孙十常乃是皇室供奉,身份特殊,还是不要多事得好!

    将手中的托盘举起,其上的九个浅浅凹槽之上正摆放着九粒黑不溜秋的……姑且算是丹药的东西吧!

    随后,孙十常对着九粒黑色的丹药轻轻一吹,其中八粒的表面开始出现淡淡的裂痕,立时蔓延至整颗丹药。

    清风拂过,八粒丹药上的黑色表层竟然尽数随风而去,八粒碧绿晶莹的丹药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散发出阵阵药香。

    看着眼前的八粒丹药,曹正淳和皮啸天,再次大喜。

    曹正淳上前一步,“孙供奉果然不负‘药王’之称,竟然一次练成了八粒天长丹,杂家佩服!”

    孙十常白了曹正淳一眼,马屁拍得不错,下次不许拍了。

    只见孙十常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翡翠玉瓶,随即用一股柔和的真元将那颗黑不溜秋的丹药包裹,轻轻地送入了翡翠玉瓶之中,然后再合上了塞子。

    “对不住,老道实在是有负‘药王’之名,这次成丹只有一粒!”

    孙十常原本对于宦官的感官就不算太好,这下子更不好了,在装瓶完成之后,将玉瓶递给了曹正淳。

    “小心保存!”

    曹正淳和皮啸天面面相觑,没想到这一粒黑不溜秋的才是成丹。

    “还请孙供奉宽恕则个,只是杂家见识浅薄,不明其中道理。”

    孙十常虽然不喜这些宦官,但还是解释道。

    “这天长丹神奇无比,九死之中取一生,成丹虽然是九粒,但是这八粒都是残次品,无法完全锁住其药力,才会导致药香四溢。唯一这瓶中的一粒,才是真正的上品天长丹。”

    一边说着,孙十常一边将剩下的八粒次品丹药装入了另一只白玉瓶中,虽然没有成功,但是其还是有部分药力在的,对付伤势恢复,补充元气有着极好的效果。

    “切记,护送之时,一定要小心,切不可打破这翡翠瓶!还要,这天长丹虽然有些鸡肋,但确实是续命的神药,要谨防他人抢夺!”

    曹正淳小心地看护着翡翠瓶,“还请孙供奉放心,杂家定然牢记孙供奉所言,而且此事只有天子和杂家才知道此事的详情,即便是太子殿下和皇后娘娘也不知此事的。”

    说话间,曹正淳就发现张三丰和孙十常正看着他背后的皮啸天。

    说好的只有两人知晓详情呢?!这个东厂的大档头不是人吗?!

    曹正淳也发现了自己话中的漏洞,立刻说道,“这些人都是杂家手下的死士,除了大档头皮啸天之外,也没有旁人知晓,绝不会透露给他人的。”

    “此时京中情况紧急,杂家必须立时返回,若是来日有缘,再来聆听二位真人教诲。”

    说完曹正淳便带着皮啸天向着张三丰和孙十常恭敬一礼,然后退出了药王谷。

    在礼貌这一块儿上,曹公公从来都是不缺的!

    看着离去的黑衣箭队,孙十常不由叹了一口气,“我无意参与到朝廷的纷争之中,但人在俗世身不由己,又卷入这是是非非之中,这天长丹必然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虽然不是孙十常直接导致的江湖纷争,但却是因为他的丹药所起,怎么能不自责?

    一旁的张三丰也是轻叹一声,“我所日夜观星象,见天空紫薇星黯淡无光,而参宿、太白则逼近紫薇星宫,似有刀兵之祸啊!”

    自古天家的皇位传承的都是伴随着杀戮死亡和鲜血,国朝也不能例外啊!

    而且曹正淳运送丹药回宫之事,也绝不会是一帆风顺。

    张三丰思虑再三还是开口轻声说道,“阿木!”声音虽然轻柔,却直接随风上武当。

    随即一个身影便从武当山上而下,身影闪动之间,足见其轻功的不凡。

    来人正是武当三大洞玄之一,张三丰曾经的侍剑童子,木道人。

    “弟子,参见掌教真人!”

    “此间有一事,还需要你走一趟京城。”

    对于张三丰的话,木道人没有任何的疑问。

    “还请掌教吩咐!”

    “就在此前,东厂厂督曹正淳已经携十常所炼制的丹药返京,但是这一路之上必然波折不断!你在暗中跟上,护送他们将天长丹安全送回京城!”

    《镇妖博物馆》

    “弟子领命!”,木道人对着张三丰一击道礼之后,便立时施展轻功向着曹正淳离开的方向追去。

    而此时江湖上也突然传开消息,说是东厂厂督曹正淳在武当山中寻得了一株灵药,带回京城,吃了可以延年益寿。

    到了第二日上午,传言已经变成:曹正淳从武当山采回了一株千年灵芝,习武之人若服之,可以直入洞玄之境,功力大增、

    到了第三日,这流言已然变成,曹正淳从武当山真武殿的真武大帝像顶部采下了一朵万年灵芝,乃是炼制长生不老药的重要原料之一。

    甚嚣尘上,流言四起。

    曹厂长从武当山一路向北,也发现了事情不对,越来越多的人跟在了黑衣箭队的身后,鬼鬼祟祟。

    但是曹正淳也不知道他们的目的,只能愈加的小心谨慎,放慢速度,严防陷阱。

    此夜,曹正淳刚带着黑衣箭队,下榻一家驿站,就发现了屋顶之上有人。

    曹正淳再也不客气了,反手轰出一掌。

    “何方宵小,在此窥探本督主!”




上一章 下一章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