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五百八十九章 高手频出

正文 第五百八十九章 高手频出

    一道剑光从天而落,目标直指曹正淳身后的那辆马车。

    当然不是天外飞仙,但剑势依旧凌厉非常。

    来人手中是一柄普通之极的铁剑,显然是在竭力掩藏自己的身份。

    但以曹正淳的武功还是看出了此人的武功路数。

    “佛门中人,竟然敢袭击朝廷的车队,佛门这是要造反吗?!”

    来人身材高大,声音沙哑。

    “废话少说,快把丹药交出来!”

    剑光闪动之间,竟然带着几分道门的味道。

    但是在曹正淳的眼中不过是掩饰而已,到了他这个境界一个元化境的武者,再怎么瞒都瞒不过。

    就在高大剑客接近装有天长丹的马车之时,归海一刀出手了!

    霸刀的刀法在江湖上名声不小,绝情绝义,绝仁绝爱才能练成威力无匹的绝情斩。

    而归海一刀的刀意,却比霸刀的刀更加无情。

    若是正常的成长,归海一刀现在可能已经越过洞玄境的门槛了。

    他确实是天地玄三人之中武功天赋最高的一个。

    也是铁胆神侯铸造的锋利的刀。

    可惜的是,这把刀遇到了合适的刀鞘,遇见上官海棠的归海一刀失去原本的锐利。

    绝情绝义,绝仁绝爱的心境不在,归海一刀的武功再难寸进,一直卡在这个关口。

    刀光剑气交错而过。

    归海一刀身上的刀意骤然提升,掌中长刀直指来人。

    “你这样的对手,很久没遇到了!”

    话音一落,掌中的长刀刀速再快三分,杀向了高大剑客。

    曹正淳见丹药暂时无恙,眼中杀意渐起。

    宫傲此贼竟然该埋伏东厂的车队,打劫天子的丹药,实在是罪不容诛!

    就先拿这水匪头子的脑袋立威,来震慑其他江湖上的宵小!

    想到此处,曹正淳四十年阳刚无比的天罡童子功全力爆发!

    彭拜刚猛的掌力立时笼罩住了宫傲。

    车队的后方,段天涯也遇到了麻烦。

    一个青袍蒙面的年轻人拦住了他,“护龙山庄的天字第一个号,段天涯段大侠?!”

    与来人的淡然不同,段天涯的全身肌肉已然紧绷,双手已然放在了自己的倭刀的刀柄之上。

    “你是什么人?!”

    “段大侠不要紧张,我没有什么恶意,也无意与护龙山庄为敌!”

    相比于江湖人士,这个年轻公子更像是一个略显阴柔的书生。“你也是为了东厂的商队来的?!”

    “段大侠误会了,我和那些贼人并不是一伙的,我只是听闻段大侠的武功传自东瀛伊贺流的忍术,在下虽然见识过不少武功,但是对于东瀛伊贺流的武学,还是很陌生的,所以今日特地想要向段大侠讨教一二。”

    青袍人说话之间,给人一种温文尔雅的感觉,脸上一种挂着的笑容,让他显得极为敦厚。

    但是段天涯多年密探的生涯,让他觉得,这个青袍人没那么简单。

    “请赐教!”

    青袍人左手轻抬,身影突然加速如影一般黏住了段天涯,随后蓄力的左手拍出一掌。

    段天涯在同时,倭刀出鞘,刀气横切而出。

    就在他以为能拦下这一掌时,却见青袍人的掌力击散了他的刀气,击中了他倭刀的刀身,震得倭刀不断颤动。

    这武功,段天涯再熟悉不过了,这是甲贺流的大拍手,乃是甲贺流的秘技之一。

    段天涯乘机借力,向后跃去。

    “你是何人?!为什么会东瀛武学?!”

    青袍人得势不饶人,趁着段天涯微微震惊之际,招数一遍。

    双臂平举,僵直了身子,一跳一跳的纵跃过来,行动俨如僵尸。

    两臂直上直下的乱打,明明膝头虽不弯曲,纵跳却极灵便。

    突然一拳,逼得段天涯避无可避,身影变幻之间,金蝉脱壳,留下了一件外袍在原地,真身已然远遁三丈之外。

    青袍人的这一拳,拳劲可怕,竟然直接将段天涯的在半空之中无处着力的外袍轰得四分五裂。

    “辰州言家的僵尸拳?!”

    虽然段天涯没有亲眼见过这种武功,但是这武功的特点太明显了。

    练习者行动之间如同僵尸一般,但是此拳法配合独门心诀,使得修行者劲力大增,威力无穷,这是辰州言家的不传之秘,虽然言家如今没落了,但是也没有道理让外人学得。

    “不愧是伊贺流的忍者,这招金蝉脱壳果然不俗,下面在下就试试段大侠的刀法吧!”

    说话间,青袍人从腰间抽出了一柄软剑。

    “软剑!?”

    软剑不仅仅青袍人擅长,段天涯也很擅长,他的腰间也有一柄铁胆神侯所赠的精钢软剑。

    青袍人,软剑轻鸣直取段天涯的眉间。

    段天涯只觉得冷森森的剑气逼人眉睫而来,掌中倭刀立时上撩一击。

    双方交手不过二十余招,段天涯就感到了自己不是此人的对手,对方的剑法剑意绵绵不绝,生机随风而动,生意藏于生机之下。

    段天涯觉得自己至少应该听过这样的剑法,即便没亲眼见过,也该听过!

    “这是?!七七四十九手回风舞柳剑法?!你是巴山剑派的人?!”

    巴山夜雨清风追。

    剑诗之上的两大剑法宿老,巴山剑派顾道人和华山派的风清扬。

    虽然两人在比剑之时都输给了杨清源,但不代表他们弱。

    两人都是实打实的老牌洞玄。

    段天涯可以肯定,刚刚青袍人用的必然就是巴山剑派的七七四十九手回风舞柳剑法。

    这种生机之中藏着剑气杀意的剑法太特别了,实在旁人难以模仿的。

    剑气掠过段天涯的左臂,在他的左臂之上开了一道浅浅的口子,但是却有一股生机盎然的剑气侵入他的经脉。

    段天涯虽然平日不如归海一刀决断,但战斗之时也是果决非凡,身影再次疾退,将倭刀插在了地上,随后右手出手如电,扶桑点穴术,封住了伤口四周,让剑气暂时难以扩散。

    “以阁下这样的武功,我应该听说过你,至少护龙山庄的情报里应该记载有你!”

    青袍人正是之前在周明生案中和杨清源对过一阵的“蝙蝠公子”原随云。

    不过他来这里的目的可不是真的要和段天涯打个你死我活,只要能将段天涯拖在此处,他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若是真的出手杀了段天涯,那必然会引得铁胆神侯的怒火。

    朱无视的护龙山庄情报天下无双,而且朱无视原本就是站在洞玄之顶,遥望法天象地境的那一小撮高手。

    天地异变之后,很断定如今的朱无视有没有突破到法天象地境。

    无争山庄可不想惹上这样一个对手。

    原随云的对面,段天涯的眼神凌厉了起来。

    这样一个精通各门武学秘技的高手实在是太可怖了,到现在他还是这样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实在让人心悸。

    但是就如原随云没有施展全力一样,段天涯一样没有施展全力。

    他还有一剑,承自日本剑豪眠狂四郎。

    段天涯缓缓拔出了插在地面上的倭刀,对面原本云淡风轻的原随云突然面色微变。

    他双目失明,与人对敌,以气机和声音判断敌人的位置和出手方式。

    原本的段天涯在他的脑海中是有一个清晰的定位的,无论是出招闪避,都能知晓大概,可突然之间段天涯的整个人模糊了,变得如幻似真。

    这让原随云汗毛倒立,他现在就像是一个普通的瞎子一样。

    段天涯掌中倭刀的剑,骤然一亮。

    这一剑速度快得让人看不清剑的残影,但出招之际却没有引动气流,悄无声息,如梦如幻,似是而非,虚中有实,实中带虚。

    使得对手根本无法察觉真实的剑击向何处。

    这便是眠狂四郎学自中原的绝技,幻剑!

    此剑在中原已然绝传,眠狂四郎死后,段天涯便是这剑法的唯一传人。

    原随云因为无法察觉段天涯的出手,只能不断施展七七四十九手回风舞柳剑。

    看幻剑似乎真的是幻影一般,即便是原随云密不透风的剑势也被突破了。

    但就在段天涯近身的瞬间,原随云左手结印,随即拍出,密宗大手印正中其右胸。

    段天涯被这一掌打得倒飞出去。

    原随云立时施展轻功,向着远处逃窜而去。

    段天涯掉落在地面之上的倭刀刀刃上的鲜血,预示着原随云的伤势同样严重。

    -------------------

    神都,东宫!

    “呯!”

    一个茶盏被太子摔碎在地面上。

    “庸医!都是庸医!”

    将朝堂政务处理得有条不紊的太子殿下现在却显得有些癫狂!

    “还自称是什么名医国手,没有一个人能治好玉儿的病!”

    一旁的小太监两股战战,伏在地面之上的郎中也是瑟瑟发抖。

    太医院中的御医已经想尽办法,包括李濒湖和万密斋,都没法治愈太子妃周明玉。

    于是太子就从皇宫外招募各个名医为太子妃诊治,但是俱是束手无策。

    伏在地上的名医用颤抖的声音说道,“太子殿下,娘娘的病乃是先天不足,导致心血不畅,之前可能又受到了什么大的刺激,这才造成的现在的局面。若是之前,小人尚有办法可以缓解,但是现在……”

    “现在如何!?”太子追问道。

    “现在已成死局,殿下就算是杀了小人,小人也没有办法啊!”

    这个大夫也是光棍,干脆一口气全说出来了!

    这话说出,似乎也带走了太子的怒火一般,长叹一声之后,太子缓缓说道。

    “孤知道了!那你可有缓解太子妃病痛的办法!”

    大夫似乎也知道太子的怒火散去,立时从一旁的药箱之中取出笔纸,在伏在地上写下了药方。

    “殿下,这是小人祖传的药方,镇痛效果极佳,虽然难以治愈娘娘的病,但是能减缓娘娘所受的病痛!”

    一旁的小宦官上前接过了药方。

    “辛苦李大夫了!小德子,你代孤送李大夫!另外从库房取白银三百两,给李大夫的家人以做抚慰。”

    李大夫原本还想要磕头谢恩,突然觉得太子这话不对,但是为时已晚,那个名为小德子的太监已经出手扭断了他的脖子。

    “这样的废物留在世上也没什么大用!”太子起身擦了擦手上的茶水,“对了,小德子,你记得把三百两银子送去给他的家人,家中壮丁不小心溺水而亡,家中没了劳力,生活必然困苦!”

    “殿下仁德,奴婢遵命!”

    就在太子要说什么的时候,一个小宫女突然跌跌撞撞地跑入宫中。

    “殿下!不好了!”

    若是换了旁人这般失礼,定然是交尚宫局的。

    但是这个小宫女却是太子妃的贴身婢女。

    “连翠,是不是玉儿出事!?”

    “殿下,娘娘她,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咳血!您快去看看吧!”

    连翠的语气之中已经带上了哭腔,太子妃待她极好,从无打骂责罚。

    两人之间不想主仆,反而更像是姐妹一般。

    太子妃病重,这东宫之中第二难受的就是连翠了!

    太子没来得及听完连翠的话,便已经出了殿门,一路快步而去。

    “玉儿!玉儿!”

    太子冲入了太子妃的寝宫之中,此时的太子妃面上已然没有血色,呼吸急促,咳嗽不止!

    心脏已然引发了其他脏腑的病变。

    “玉儿,你坚持住,孤已经请人去取药了,药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吃了药,你就一定会好起来的,你一定要坚持住!!玉儿!”

    ……

    -------------------------------------------------

    晋阳城中。

    杨清源正在焦急地等待着于延益的内阁诏令。

    他现在执掌晋阳乃至并州和冀州大权,虽然权势滔天,但是也将他牢牢地束缚在了晋阳。

    前日,他已然将自己的推断和想法全部以密码的形式传给了京中大理寺的人员,让他们转送于延益。

    可五日过去了,还是没什么消息。

    就在杨清源等待于延益的诏命之时,却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突然一道身影闪动之间,传入了杨清源的府邸之中。

    “武乡侯,杨学士可在!快来救人啊!”

    来人身法之快,甚至连府外和士卒谈话的曹雪阳都没有看清,更离谱的是,此人的背上还背着一个重伤之人。

    “你是何人?!为何擅闯帅府?!”

    府中的锦衣卫立时将他围了起来,曹雪阳也带着长枪赶到了此地!

    “不得无礼!”

    “曹侯!”

    所有锦衣卫见来人是曹雪阳立时收刀行礼道。

    “这位大侠,你找杨兄有何事?!这位伤者是你的朋友吗?!”

    虽然此人看得猴精,但面上焦急的样子却不像是坏人,所以曹雪阳才让锦衣卫先收起了刀剑。

    来人见来了一个能讲道理的,立时急道,“请你快通知杨学士,就说:陆小鸡重伤!请他来救人啊!”

    7017k




上一章 下一章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