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五百九十三章 意外请柬

正文 第五百九十三章 意外请柬

    “太子失德!咳咳咳……我……想改立魏王为太子,由皇后垂帘,四位大学士辅政。”

    周帝一边咳嗽,一边说出了足以让朝廷震动的决定。

    “无论是谁登基,短期内都没有安定天下的本事……咳咳……需要四位大学士辅佐,魏王年幼,四位大学士的意见反而更能听得进去。”

    至于四位大学士会不会专擅掌权?!

    周帝一来对首辅于延益的品行信得过,而来四人相互牵制,任何人想要专权都做不到。

    而且以四人之才,也能顺利渡过这因为皇位更替的动荡时期,压制幽州的赵王。

    即便是四人真的联手想要架空天子,但是太后为天子生母,不会眼看着四人如此行事。

    同样的,如果太后想要专权,四位辅政大臣同样会站出来反对。

    算是考虑的极为周全,把制衡之术玩到极致了!

    “清源你以为如何?!”

    杨清源有点尴尬,这么大事,这么草率地问我吗?!

    他当然是想要自己的弟子小十三继位啊!

    但是现在的十三没有任何继位的理论基础,论嫡论长都轮不到十三啊!

    “你一定在想我……咳咳咳……为什么不选楚王,却选楚王的同胞弟弟魏王吧!”

    并不是啊!不过,其实周帝的想法杨清源大致能理解。

    “魏王年纪尚幼,智慧聪颖,宅心仁厚,必然会善待他的皇兄。太子以皇兄之尊自然得以自保。”

    “而楚王是魏王一母同胞的哥哥,又有皇后在,自然也能够富贵平安,安享永年。”

    周帝不仅仅是在顾全朝廷的大局,也在作为一个父亲考量。

    对于周帝的看法,杨清源不以为然。

    当年太宗文皇帝也抱着和周帝同样的看法,将皇位传给了年纪较小,性情敦厚的晋王李治。这样就可以保证自己的诸皇子都能活下来了。

    但是在太宗文皇帝驾崩于贞观二十三年,永徽三年,魏王李泰郁郁而终,中间相隔不过三年。

    永徽四年,天性英武贤德,英果类太宗的吴王李恪被诬陷企图谋反,同年被杀。

    同年蜀王李愔受牵连,被废为庶人并流放。

    文皇帝想要保住的儿子,一个都没有保住。

    周帝现在的想法,包括现在的形势,与文皇帝之时都极为类似。

    但是周帝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杨清源也不能反对啊!

    这句话不仅仅是周帝在和杨清源商量,也是周帝的一个保证。

    保证皇位不会传给太子,杨清源可以安心地离开京城去办差。

    秦皇秘藏现世,让周帝看见了生的希望。

    传闻秦皇一世的皇陵之中有长生不老药留存,若是此物真的存在,那么周帝说不定还能有救。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即便是周帝这般人物,依旧看不透生死,想要搏上一搏!

    但是若是真的有长生不老药,前秦的一世皇帝,又如何会死?!

    “天策军的麟符,延益说还在你的手中,那就暂时不用……咳咳咳……不用交还御马监了,由你执掌,我是放心的,必要时可以调动兵马协助你行事……务必找到秦皇秘藏!”

    杨清源看到了周帝眼中的恳求之意,还是答应了下来。

    其实他留在京中也没有什么意义,周帝的传位之心已定,魏王于情于理,都比十三更有资格继承皇位。

    现在这种情况下,杨清源如果硬要助十三登基,那就只剩起兵谋反了……

    周帝之所以将杨清源召回京城,就是为了告诉杨清源一个答案——太子朱瞻坤不会继承皇位。

    如果不告诉杨清源这个答案,杨清源是绝对不会安心在这个时间点外出寻找秦皇秘藏的。

    这就是周帝连夜传召杨清源的最大目的。

    如果能够活着,谁愿意死呢?!

    蝼蚁尚且贪生,何况九五之尊呢?!

    而从杨清源的角度,他也得到了一个答案,虽然不是最优解,但是也合格了!

    毕竟世间之事,并非都以他的意志转移和改变。

    政治就是一种斗争和妥协的艺术,在不断的斗争和妥协中达到一种动态的平衡。

    此次的深宫夜话,谈到这里,其实已经足够了!

    大家都是聪明人,不需要说的太明白。

    杨清源刚打算要告辞退下,却发现周帝仍然拉着他的手,然后颤颤巍巍地从身旁拿出了一个盒子。

    “好孩子!委屈你了!我时日无多,可能无法见到你的大婚之日了,这算是提前送你的新婚之礼!”

    这一刻的周帝似乎连精神都好了许多,却看得杨清源格外揪心!

    这种精神并不是什么好事,回光返照,时日无多。

    周帝是不是好皇帝,青史自有公论。

    但是对于杨清源,他确实有着父辈般的慈爱。

    从杨清源中榜眼开始,就处处维护。

    杨清源十六岁入朝,如今二十六岁,在朝中十年,可以说只受过周明生案一次委屈而已。真正在朝中照拂他的,不仅仅是他的座师钱牧谦,也不仅仅是武英殿大学士于延益,还有这个病榻之上的垂暮天子。

    想到此处,杨清源心中也是悲意渐潮。

    “上位,好好休息,珍重龙体!”

    说完,帮周帝盖好了被子,杨清源才缓缓地退出了寝宫。

    只留下了周帝一个人,眼神浑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夜半时分想要出宫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还好杨清源御赐的令牌,守卫皇城的御林军大多也都知道他的身份,这才让他出了皇城。

    当然宫门肯定是不能开的!

    宫门之锁一旦落下,只有天子诏书才能打开!

    所以只能辛苦杨清源自己走宫墙了!

    带着周帝赠予的木匣子,杨清源在漆黑且空无一人的街道上走着。

    你见过凌晨四点的神都吗?!

    直到来到了大理寺的门口,杨清源才停下了脚步,兜兜转转,才回到了这里。

    看着大门之上的古拙沧桑的“大理寺”三字,杨清源不禁有恍如隔世之感。

    杨清源没有走门,而是和五年前刚上任之时一样,慢步走到了大理寺的大门之前。

    “咚!咚!咚!”

    根据大理寺的章程,每个晚上,都是有人在守夜的。

    不过,数息之后,原本紧闭的大门微微打开了,“什么人?!夜半敲大理寺之门,有何冤屈?!这里……”

    守卫的后半句却再也说不出口了!

    “大人?!……你回来了?!”

    杨清源闻言一笑,“好久不见了!李纲。”

    “大人回来了!!大人回来了!”

    “不必喊他们!”

    在李纲喊出第一句之后,杨清源的真元便将两人笼罩,让声音无法传出。

    但是一句话就已经够了!

    大理寺中,多得是习武之人,其中还以通脉境为主。

    一盏灯,两盏灯,慢慢地整个大理寺变得灯火通明。

    越来越多的人,从房间之中穿戴整齐来到了大门口。

    大理寺中人所称的大人,只有一个。

    而能让人在大半夜喊出“大人回来了”这五字的,更是只有一人。

    看着满院子的人,杨清源不由微微一笑,“一年未见,诸君安好否?!”

    随着胡蝶第一个单膝跪地,在场所有人的都如潮水般,单膝跪下。

    “恭迎大人回京!”

    杨清源眼眶之中微微晶莹,手中真元轻轻一拂,在场之人都不由自主地起身。

    “什么时候,这么多礼了?!都去睡觉吧!要是谁耽误了明日办案,我饶不了他!”

    虽然被杨清源赶回了房中,但是大理寺众人俱是心情激动,这一晚上怕是睡不好了!

    杨清源回到了自己的书房之中,胡蝶为他奉上了香茗。

    “胡蝶,瑶姑娘去哪了?!”

    刚刚的众人之中,却不见姬瑶花,这让杨清源感到诧异。

    不过姬瑶花毕竟是广闻司之主,外出办案也是常有的事情。

    但是胡蝶的回答却有些出乎杨清源的意料。

    “回大人,姬姐姐去闭关了!”

    “闭……闭关?!她去哪儿闭关了?!什么时候的事情啊?!”

    杨清源放下了手中的茶盏。

    “噢,就是前阵子,姬姐姐突然偶有所悟,然后就说要回东海闭关,突破武学壁垒。就将大理寺中的情报事务交给了我们,然后就离开!”

    杨清源皱了皱眉头,“东海?!闭关?!”

    不过转念一笑,姬瑶花所学武功乃是出自东海蓬莱一脉的分支,回东海闭关倒也说得过去。

    “她一个人回去的?!谁去护法?!”

    “海棠妹妹跟着姬姐姐一起去了!大人不必担心!”

    如此杨清源才放心下来。

    不多时,狄知远和宋惠父也来了!

    “大人!?”

    “清源!?”

    两人都不以武功见长,而狄知远又等宋惠父一起前来,这才晚了一点。

    “哈哈哈,知远,宋先生,许久不见了!”

    杨清源走后,大理寺的事务就是这两位大理寺丞在主持了!

    但之后行事却是比杨清源在时要难许多。

    别看当年杨清源不过是个四品的大理寺少卿,但是他还是一三系的领袖之一、翰林院的学士、礼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的得意门生……

    在朝中的势力根本不是狄宋二人可比的,加上一三系被贬出京者众多,所以两人办起案来,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阻力。

    直到杨清源打完北境之战,这股阻力才消散无踪。

    所有人都知道,这位大理寺的重建者要重新起复了!

    “胡蝶,再去泡壶茶来。”

    随后杨清源转头对狄宋二人说道,“二位我们慢慢说!”

    一年未见,不仅仅是叙旧,还有许多大理寺的政务需要和杨清源探讨。

    大理寺现在可不仅仅是个查案的机构,杨清源还是新编律法的成员之一,虽然有违立法司法分离的原则,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也没什么好办法。

    故而大理寺的人也会参与国朝刑律的修正和解释,以案释法。

    三人一坐便到天明时分,浑然不觉时间飞逝。

    杨清源和狄知远倒没什么关系,都是习武之人,一晚不睡不是大事,但是宋惠父虽然习有强身健体的基础武学,但是毕竟不能与真正的高手相比,眼睛之中已经开始有血丝浮现了。

    看谈得差不多,杨清源便让两人去休息了。

    待到两人离开之后,杨清源才想起了周帝送他的那个匣子。

    说是新婚贺礼,却不知道里面是何物?!

    杨清源打开匣子,取出其中之后,心神大震之下,竟是愣住了!

    没错,这个屡破大案,北镇乾元,东败后金,南镇百越,万剑朝宗的洞玄境高手,在见到盒中之物后,心神动荡。

    杨清源的手中是一面明黄色的绸缎,背面乃是祥云团,材质是金蚕丝的,轴柄为上好的翡翠,正面的右下方是一个红色的大印。

    上书,“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大字,在大印的下方还有六方小印,分别代表了东阁,文渊阁,建极殿,文华殿,武英殿,中极殿两阁四殿。

    最关键的是,这绸缎正面的白色绸布之上却是一片空白。

    这一份加了天子玉玺和内阁印信的空白圣旨。

    一般的圣旨,内阁还可有封驳之权,而这空白圣旨上,已然加了两阁四殿的印信,内阁也无权封驳。

    这不仅仅是一份圣旨,代表的更是周廷至高无上的皇权!

    而这样的圣旨,匣子之中还有一份。

    代表,只要杨清源愿意,便可行使两次九五至尊之权。

    当然,这是不包括立嗣的,传位诏书所用圣旨乃是特制,与一般圣旨不同。

    阅读网

    但即便如此,也足够惊骇了!

    这么说吧,杨清源甚至可以用这份空白圣旨,册封自己为公爵,不能世袭的那种!

    愣了半晌之后,杨清源才将这圣旨缓缓放入了盒中,以封条封存,藏于大理寺书房的隐秘暗格之中。

    这东西实在是太过重要了,若是落入奸人之手,必然天下大乱。

    杨清源还是希望自己不要有用到这份圣旨的时候。

    轻轻摇头,杨清源便不再思考此事,开始查起有关秦皇秘藏的情报。

    广闻司在姬瑶花的手中发展壮大了不少,情报自然也比以往强了许多。

    可就在杨清源查阅之时,却来了一封意外的请柬。

    一封来自青芜院主的请柬。

    原本公务在身的杨清源是想要婉拒的,但是打开请柬之后,其中暗暗夹带的纸笺,却让杨清源不得不去了。

    纸笺上书,“公子羽,秦皇秘藏”七字。




上一章 下一章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