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六百十二章 笔祖镇

正文 第六百十二章 笔祖镇

    “元敬以为,那种可能性更大一些。”

    秦颐岩和朱剑秋对视一眼,开口问道。

    戚元敬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他不仅仅是个纯粹的武将。

    在大周文武分流的当下,他内心却以为文武不分家并且以实际行动践行了自己的这一准则。

    因为杨清源和于延益,戚元敬不仅不轻视文官和文化的影响,反而认为这些都是行军打仗必不可少的内容。

    同时也是一个极富政治智慧的人,

    而这样的人,相比于天策军的二人,在政治上顾忌更多!

    他要说出的答案,涉及到大周皇室,在政治上极为敏感,这让戚元敬顾忌颇多。

    但是一番思虑之后,戚元敬还是做出了抉择。

    他受杨清源和于延益提拔,身上已经打上了帝党的标签,再有摇摆反而不妙。

    “依末将愚见,是赵王的可能性更大!”

    “元敬你谈谈你的看法!”

    戚元敬随即解释道,“高句丽虽然临近后金,但一直是我大周的属国,在伐金之战开始时,礼部依制就应该通知高句丽,如果是高句丽的人,定不会一直避而不见,反而会主动联系我们,避免双方有所误会!但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这支神秘势力,显然在尽力避免和我们有所交汇。”

    “除了高句丽之外,那么有能力有动作这件事情的,就剩下燕城的赵王爷了!末将听闻……”戚元敬微微一顿,“听闻赵王爷酷好武事,也是有私自出兵的可能性的!”

    戚元敬一直在注意措辞,毕竟无缘无故指责一个王爷有野心,这可不是小事,被有心人知道,轻则贬为庶民,重则流放三千里。

    朱剑秋和秦颐岩对视之后,朱剑秋开口道,“元敬不必如此拘束,其实你想表达的无非就是赵王野心,意图谋反之事!其实这在天策军高层算不得甚么大秘密。”

    “……”

    戚元敬有些发蒙,不明白为什么朱剑秋口中,能如此轻描淡写地说出一个亲王谋反。

    那可是太祖高皇帝的儿子,天子的弟弟,镇守燕城的赵王啊!

    “元敬,能得到杨侯和于大学士看重,必然是忠贞之士。”

    同样,换句话说,戚元敬身上是带着新武勋集团和帝党的标签的,算是自己人,所以有些话,直说也无妨。

    “之所以天策军和龙武军遥相呼应,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为了防范赵王的异动。”

    以戚元敬的政治智慧当然能看出赵王的野心,但是没想到,在天策军高层中,这个野心已经被放到明面上了。

    “赵王爷,乃是太祖之子,天子之弟,镇守燕城。原本应当是大周之柱石,为社稷戍边,然明眼都可以看出来,赵王爷近年的不安分。”

    朱剑秋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取出了一把白羽鹅毛扇,可能是血脉返祖了!

    “永安三年,赵王爷以边关吃紧为由,要求朝廷增加其护卫。原本赵王爷镇守燕城,临近建州前线,而且经常出关作战,故赵王爷麾下,有三支护卫,每支护卫军有一万人。”

    一边的秦颐岩补充道,“当然事后查明,这编制不过是明面上的,赵王麾下的护卫军每支当在两万人左右。当时朝廷弃守了边关无主之地,而十二卫大军也正在裁撤老弱,整编新军。朝廷根本也确实缺少精力抵御后金,于是便又给了赵王一支护卫军的编制,以藩王镇边抵御后金。赵王确实骁勇善战,以八万护卫军在边界配合边军,不仅打退了后金的进攻,还多有斩获。”

    这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戚元敬不过三十有五,当年还不过是个十五岁的少年。而这些东西都在兵部档案之中,以戚元敬如今的级别,也看不到。

    “待到永安六年,龙武军整军完毕,开赴幽州边境之时,赵王麾下已经有八万善战之军,还收复了兀良哈三卫的控弦善战之士作为仆从军,周围的部落,纷纷归附,已成为尾大不掉之势!且即便知道赵王有不臣之心又能如何?!堂堂亲王有戍边之功,没有证据,谁敢擅动?!就不怕一个千古骂名吗?”

    不管赵王是否真的有反意,但他确实已经有造反的能力了。

    “朝廷就没能尝试削藩吗?!”戚元敬询问道。

    “这个问题,我们也曾经和李帅讨论过,但是朝廷也投鼠忌器啊!赵王护卫军扼守关隘,若是逼之过急,一旦赵王因后金兵马入关,则北境危矣!”

    赵王手上一张可以掀桌子的底牌,一旦打不过朝廷,他完全可以引寇入关。将朝廷拖入乱局。

    “当时国库空虚,百姓因常年征战疲敝,经不起如此大战。朝廷的削藩计划,也只能就此作罢。”

    戚元敬是帝党中人,得杨清源、于延益看重,而且其统兵练兵之能,也是有目共睹。

    登州备倭军一直三线守备部队,被戚元敬练成了一支能打的精兵。

    在青州齐州幽州,打得战绩也不错。

    更重要的是,戚元敬这份千里勤王之心。

    所以两人才会和戚元敬说这么多。

    “虽然朝廷扩编了龙武军,同时开始节制赵王的势力,但是此刻赵王的势力已然难以轻易对付,虽然名义上四支护卫军只有四万人马,但是更加锦衣卫的情报,这四支护卫事实上每支都至少有兵马三万人,至少有十二万兵马,再加上兀良哈三卫的仆从军……赵王的真实实力在十五万以上,只多不少!”

    戚元敬不说话了,十五万的兵马,即便是龙武军未损之时,也需要仔细掂量掂量。

    赵王久经沙场,镇守北境多年,现役五军都督府中,除去已经在土木堡之变之中阵亡的赵玄礼外,剩下四人,唯有天策军大都督李承恩能略胜赵王。

    “所以元敬,如果真的是赵王劫掠了这些人口部落,那就更麻烦了!”

    ……

    ——

    燕城,赵王府。

    一个一身黑衣的老和尚,正在和赵王弈棋。

    “王爷,负责出去劫掠人口的张将军回来了。”

    “传!”赵王头都没有抬一下,只是认真地盯着棋局,原本他的局势一片大好。

    但是渡衍和尚突然一手妙绝,让他失去了原本的优势。

    一个身穿铠甲的大将步入了庭院中,走路带风,虎虎生威,一看就是少有的猛将,正是赵王麾下第一大将张世美。

    “王爷,末将前来缴令,此次出击,共劫夺人口四十万,其中青壮三万。牛羊八十万头……”

    先是后金庆亲王努尔哈齿抽调青壮组建兵马,随后完颜陈和尚败回后金之后,后金朝廷也开始征青壮重新操练大军,来抵御大周的反攻,这导致后金的青壮人口大量减少。

    “世美辛苦了!一路奔波,今晚本王在府中设宴,与世美把酒言欢。”赵王亲自扶起了张世美。对于追随自己的老兄弟,赵王是真心实意的。

    张世美知道赵王要和渡衍大师商量对策,而他不善布局谋划,在此反而不美,主动开口道。

    “王爷,末将刚从建州回来,风尘仆仆,先去梳洗一番,再来见王爷!”

    赵王这样的人精,如何能不知道张世美的意思,只是拍了拍张世美的肩膀。

    待到张世美离开之后,一直盯着棋盘的渡衍和尚开才口道。

    “有将如此,赵王殿下何愁大事不成?!”

    赵王欣赏地看着张世美离去的方向,“他们都是本王的兄弟!”

    随后赵王又坐回了位子上,“本王当初就该听大师的,直取后金老巢,劫掠更多的资源。”语气之中有些懊悔。

    在晋阳战起之初,黑衣和尚渡衍就给赵王朱楷三策选择。

    上策是北上破袭后金,摄取人口,夺取军功,提升威望。

    中策就是按兵不动,赌一手后金大军能击破晋阳,然后由赵王出兵扫平后金军,借机登位。

    赵王朱楷选择中策,但是他赌输了!

    杨清源和于延益,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

    不仅仅是击溃了后金,更是全歼后金主力大军。随后朝廷兵分两路乘机开始了伐金之战。

    这让赵王失去了大量劫掠后金人口的机会,只能劫掠靠近幽州的部族,不敢深入建州。

    “无妨,若是人人都能选择上策,那也有没有什么上策了!大位近在咫尺,殿下心中焦急也是能够理解的。”

    我知道刷某音,看动漫不对,这是下策,上策是应该好好学习,但是知道是上策就会选吗?!

    赵王盯着棋盘,面色凝重!

    “……”

    “你是不是刚才趁我和张世美讲话,你动我的棋了!”

    渡衍和尚明显一慌,但是随即又恢复了一派高僧的模样。

    “王爷说笑了,贫僧乃是出家之人……”

    “放屁!你上次和我下象棋就偷了我一个马!!”

    “不可能,贫僧乃是有德高僧,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

    “协助本王谋反的有德高僧?!”

    “……”

    “老秃驴,你要不要脸!”

    “阿弥陀佛!殿下输不起?!”

    ……

    ——

    马勒戈壁,笔祖镇。

    原本日常所书之笔,只有狼毫与羊毫,然而前秦大将军蒙恬,却在此基础之上,以兔毛制作出了第三种紫毫,恢复了上古之时毛笔的制作方法。

    最初的毛笔,就是用兔毛制作的,但是后来制作工艺失传了,知道蒙恬恢复。

    由于上古之时,到底是谁研发了兔毛毛笔,已然不可考,于是后人便将笔祖之名安在了再次发明兔毛毛笔的前秦大将军蒙恬身上。

    听完杨清源的解释,客栈之中的众人,理解了杨清源的意思了。

    当年前秦大将军北驱东胡七百里,随后便于此地建设郡县,驻扎了三十万精锐大军于此。

    而前秦二世皇帝嬴胡亥篡位之后,与丞相李斯,中车府令赵高合谋矫诏诛杀了公子扶苏和大将军蒙恬。

    而三十万秦军之中的蒙氏嫡系也在一夜之间消失无踪,剩余的兵马有一部分在副将李由的带领下南下平定帝国叛乱。

    而更多的前秦将士,则是驻守在北境,谨防中原大乱之时,东胡南下。

    东胡与剩下的二十万九原军,大战了近二十年。

    中原因为军阀混战,诸侯割据,没有在意这个地方,最终在没有援军的情况下,二十万九原军全军覆没,满城白发尽丧于东胡之手。

    但同样,九原军也给东胡造成了极大的伤亡,大乾太祖则趁东胡衰弱之时起兵,一统草原,建立了现在的大乾。

    而根据传说,蒙恬设郡县,筑城镇守之处和镇胡城的距离也并不是很远。

    如果说前秦,谁最有可能修建镇胡城和真正的秦皇陵,那便一定是蒙恬。

    这个地方既然号称笔祖镇,那肯定和当年的蒙恬有关系,应该能从这里找到和镇胡城有关的线索。

    随即,杨清源定下计划,众人趁着夜色前往笔祖镇的各处,寻找线索。

    ……

    用完晚饭之后,夜幕降临。

    杨清源带着赵敏也借着夜色掩护来到了小镇之上。

    几个起落之间,杨清源就带着赵敏来到了小镇的最高处——一座古庙之上。

    在这个地方,整个笔祖镇都会能一览无余。

    “师父,你为什么不带小师娘,单单带着我啊!是不是在你心里,我比小师娘还要重要啊!”

    杨清源听到小师娘的称呼微微尴尬,随后冷漠脸。

    “不,因为望舒不会跑!”

    “这么说,你承认望舒姐姐是小师娘了吗?!可是我知道师父你还有其他的红颜知己啊!比如那位斩三王以护国的巾帼女将曹雪阳姐姐该怎么办啊!?对了,之前那个白莲花周芷若对师父你应该也有意思吧!还有……”

    在说道周芷若的时候,赵敏的语气明显不善,不知道为什么,她看这朵小白花十分的不顺眼!

    “……”

    一不小心,又上套了!

    杨清源随即手指并指如剑,出指如电,立时封住了赵敏的穴道,让她没法出声。

    “今日,为师再教你一个道理,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诡辩是没有用的”

    “……”

    然后不理会,想要解开穴道的赵敏,强行带着她落入了这古庙之中。

    与传统的古庙不同,这座古庙并没有供奉神佛雕像,而是在其中竖立了各种各样的石碑。

    铭刻在石碑上的字体,还是古篆体!

    是一种古老的文字,也是前秦的皇室的官方文字。

    这凭着这些石碑,杨清源就可以断言,这座笔祖镇和前秦脱不了干系。

    “呜呜呜!”

    就在杨清源打算仔细观察石碑之时,一旁的赵敏口中发出了呜呜声,随后大眼睛扑闪扑闪地看向杨清源,眼神之中清澈无比,满是乖巧和顺从。

    “你的意思是保证听话,再也不胡说八道了,还要孝敬师父,每年给师父一百万两白银,还要送师父上好的战马万匹……”

    前面的确实是赵敏的眼神所表达的意思,但是为什么后面的愈来愈离谱了!谁能眼神表现出这样的复杂的意思啊!

    杨清源满意地点了点头,“你有这番孝心,为师很满意,那就这么说定了!”

    说完杨清源出指如电,虚空疾点,解开了赵敏的穴道。

    “记住这次教训,否则下次再乱说话,为师还是一样会点你的穴道。哦对了,这套点穴截脉的手法,是根据清风十三剑所创,天下间只有为师会解!”

    杨清源故意如是说道,赵敏学了他的落霞流渚剑和回风舞柳剑就急着跳反了,这仇杨清源还记着呢!

    这五行道剑,虽然厉害,却不是杨清源的极限,所以才这么说,故意气赵敏的。

    其实赵敏在恒山之上看见万剑归宗的时候,就已经后悔了,就应该多当一段时间乖徒弟的,那一剑实在是太帅了!

    说完之后,杨清源也不再理会赵敏,而是仔细看着这些石碑。

    这些石碑之上的古篆都刻有姓名,与其说是石碑,不如说是墓碑。

    而古庙的最中央是一个平台,在中央的平台之上,还有一个半人高的石台,石台的上方露出了一个石质的剑柄。

    杨清源随即身影一闪,来到了石台边上。

    在仔细观察,确实这石剑的剑柄不是机关消息之后,杨清源才将其握住,想要看看其中有什么玄妙。

    谁知杨清源用力一提,这插在石台之上的石剑竟然纹丝不动。

    须知杨清源虽不是锻体力士,但是洞玄高手汇聚真元,力发千钧,一般的力士根本没法和其相比。

    但是这般力量竟然没法拔出石剑分毫,着实让杨清源心中吃惊。

    不过没关系,谁叫这是一把石剑的!

    今天就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万剑朝宗!?什么叫剑道牛头人!?

    杨清源握着石剑的剑柄,随后引动剑意。

    剑君在世,万剑朝宗。

    不管是石剑、木剑、铁剑、铜剑、钢剑,只要是剑,便要臣服在这剑意之下。

    原本插在平台石鞘之中,纹丝不动的石剑,终究还是一柄剑。

    是剑,就没法拒绝杨清源。

    “咔!”一声石壁摩擦之声,石剑被应声拔出,握在了杨清源的手上。

    借着天上的月光,石剑之上,印出各种晦涩玄奥的字符,非篆非隶,非楷非草,就像失落在上古之时的文字一般,尽是古拙之意。

    “嗯,这段文字的大致意思是……”杨清源盯着字符,然后神情肃穆地缓缓说道,“拔出此剑者,即为不列颠的天命之王。”

    ……




上一章 下一章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