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六百十五章 镇胡城现

正文 第六百十五章 镇胡城现

    东海畔,观澜山庄。

    两个帅大叔正在喝酒,弈棋。

    正是青莲剑仙李太白和弈剑听雨墨观澜。

    别看是两个年过四旬的帅大叔,但是这两个帅大叔,足以搅动天下。

    青龙会看了都发憷的两个法天象地境高手,此时却像两个邻家大叔一样在喝酒聊天。

    李太白喝着喝着,悲从心来。

    “观澜啊!你是知不道啊!我那个弟子,跟人跑了!留下我一个孤寡老人!我只能来找你喝酒了!”

    李太白说着差点扑到棋盘上大哭,好在墨观澜及时用真元托住了李太白。

    “老酒鬼,你该不是借机想把棋盘弄乱吧?!”

    墨观澜眼神狐疑,这老酒鬼酒品一流,棋品三流,和自己下棋不止一次耍赖了。

    不是借酒乱局,就是借醉昏睡。

    墨观澜就没好好地和李太白下完几局棋。

    墨观澜不说还好,一说,李太白就来劲了。

    “你好意思说这话!我怎么可能下得过你,就算是王积薪、刘仲甫都不是你的对手。过百龄号天下棋宗,还不是下不过你!?”

    王积薪,刘仲甫皆是棋道国手,为朝廷翰林院供奉,无须任职工作,便可享受五品翰林学士的待遇。

    这在后世,相当于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至于过百龄就更了不得了,此人是扬州无锡人,十一岁时即以棋闻名,击败了称为自称“纵横十九道天下第二”的叶台山,名震江南。

    弱冠之年,应邀北上京师,以善弈游京师,并在京师邀战天下棋手。

    天下棋道高手筑壁垒攻之者,无远不至,卒皆屈于文年,逐群奉为国手。自此,天下言弈者,以文年为宗。

    但就是这样一位棋道宗师,和墨观澜对弈之时,也是七败三胜。

    墨观澜的棋艺由此可见,李太白有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呢!

    这盘棋最终还是以李太白的耍无赖而结束。

    “说吧,你来我这,到底是为什么!?该不是想蹭我的酒喝吧!”

    李太白醉意微醺,“你这儿的酒确实不错,但是比起大内的御酒还是差了点意思。”

    “李青莲,你别蹬鼻子上脸!”

    李太白也知道自己不能把墨观澜惹毛了,讪讪地说道,“我就是来你这抱怨两句。你难道不是看着望舒长大的?!就没一点感言想发表?!”

    “有!”墨观澜给自己倒了杯酒然后肯定地说道。

    “你说!”李太白顿时如同找到了知己。

    “望舒能找到自己心上人,我很欣慰!?”

    李太白看着墨观澜,等他继续说。

    “……”

    “没了?!”

    “没了!”墨观澜对于这件事表示出一个肯定的态度。

    “感情不是你家白菜被猪拱了!”

    李太白对于墨观澜不能感同身受表示愤慨。

    墨观澜上下打量了一下李太白。

    “你记得你当年科举是二甲第十五吧!因为诗词冠绝天下,才被点为翰林学士!”

    说到这个李太白那可就不困了!这是他平生最骄傲的事情了。

    “正是!先太祖七年,今上亲自殿试,会试第三十五。”

    会试第三十五名,是个什么概念,可以大致替换为全国统考的初试第三十五名,复试直接上升到第十八名。

    而且靠的是单科成绩。

    “我毕竟是翰林学士,老墨,你没考过科举是不知道的!”

    墨观澜点了点头,“那就没错了!你口里的那只拱你家白菜的猪,会试第三,殿试第二。”

    “……”

    李太白得意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好难受!感觉有蚂蚁在身上爬!

    “这小伙子,我见过,很不错!还不喝酒,比你强多了!”墨观澜扎心的话如同利剑,刺入了李太白脆弱的小心灵。

    “再说了,人家两情相悦,你不同意能怎么办?!”

    “……”

    墨观澜给李太白的酒樽之中斟满酒。

    “我知道,你舍不得望舒,作为她的舅舅和师父,从小就想要给望舒最好的!”

    对于柳望舒的身世,墨观澜是知道的。

    “当年月圆妹子临终之前,把望舒托付给了你。这些年来你对他也是视如己出,甚至为了望舒,你和弟妹都没有生育子嗣……”

    李太白一口饮尽酒樽之中的酒。

    柳望舒不仅仅是李太白唯一的弟子,更是李太白小妹李月圆唯一的女儿。

    李月圆不是李太白的亲妹妹,而是他父母收养的女孩。

    但李太白和李月圆的情谊却更胜一般的兄妹。

    当年李太白在朝为翰林学士之时,李月圆游历江湖,结识了自己的丈夫。

    但是不知是何缘由,李月圆夫妇遭到了不明身份之人的追杀。

    李太白和墨观澜二人千里驰援相救,但赶到的时候还是晚了一步。

    柳望舒之父已然战死,李太白和墨观澜虽然将一众杀手尽数诛杀,救下了李月圆,可此时的李月圆也是重伤难治,回天乏术。

    临终之前,李月圆将自己的女儿托付给了李太白。

    所以李太白才将其取名为望舒。

    望舒为月,就是为了纪念柳望舒的母亲李月圆。

    一提到李月圆,李太白的情绪消沉了好多。

    “现在,望舒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人,那个人也喜欢望舒,这不好吗?!”

    李太白长叹一声,“我自然知道,望舒对于杨清源情根深种!那小子对于望舒也是很好,此子文韬武略,俱有惊世之才,出将入相。单一才学能力,确实是当世最出众的年轻人。”

    虽然老父亲心态不满杨清源,但是对于杨清源的武功能力,李太白还是肯定的。

    “但他身处帝国的政治漩涡中心,望舒又……而且此子还是个风流之辈,桃花缠身……也不知道是不是良配?”

    墨观澜给李太白的酒樽之中满上了酒,这翡翠酒樽,墨观澜自己都不舍得用,也就是李太白死缠烂打,才能用上。

    “放心吧!那些桃花债什么的,都不是问题,再多麻烦,也不过在望舒一剑之中。再说了,望舒不是还有你我撑腰吗?!还怕斗不过别人?!”

    “那倒是!”这话李太白爱听。

    看到挚友还是有些消沉,墨观澜随即转移话题。

    “我听说,望舒他们去戈壁大漠了!?”

    “没错!之前望舒传信给我,说了这件事情!不过具体是做什么我还真不知道。”

    “说起来,观澜你当年也去过大漠吧?”

    “是啊!”

    李太白上下打量了一下墨观澜,这货完全就是江南文人的气质,为什么回去戈壁大漠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呢!?

    “我那时年少轻狂,为了能够复兴弈剑听雨阁,于是就找了个地方领悟剑法去了。”

    李太白眉头微缩,“嗯?!你们弈剑听雨阁不是以弈入道,以雨为剑吗?!难道还有以黄沙为意的剑法?!”

    “没有啊!我弈剑听雨阁的剑法,你不都见过吗?!”

    墨观澜表示,你要不要听听你在说什么?!

    我们这里是弈剑听雨阁,不是万里黄沙门。

    “那你为什么去沙漠,领悟剑法?!”李太白感觉自己有点看不懂了,“江南烟雨,海上飓风,不必沙漠好得多!若要领悟风雨之势,哪有比东海之畔更好的所在呢?”

    墨观澜点点头,“你说的在理,我当初也是这么想的。只不过海外路途遥远,我就只好退而求其次。”

    “哦?”李太白不明白,墨观澜这个退而求其次是怎么个退法!

    “我去了戈壁沙漠,沙漠二字和海洋一样,都是三点水作为偏旁,而且都是六点水,想来也差得不多。”

    李太白闻言,手中的酒樽差点就脱手而出。

    这俩地方能叫差不多?!

    墨观澜之所以这么说,也是有开解李太白的烦闷的心思。

    “那你悟到什么了?!”李太白就不信,这还能有所悟。

    “确实有所悟。”

    这下李太白的酒樽真的掉地上了。

    好在这酒樽是上等翡翠所制,质地坚固,没那么容易摔毁挥。

    墨观澜也不废话抽出了一柄自己收藏的古剑,凝霜,直接演示起来。

    “马勒戈壁沙漠之中,常年干旱,一年都下不了两场雨。但是我却意外地发现,在沙漠的天地之间有水汽回荡。只是我们眼不可见,鼻不可闻而已。”

    言罢,凝霜古剑之上,散发出一道刺骨的剑气。

    倏忽,竟然有小水珠在凝霜剑的剑身四周凝结,在墨观澜的剑意作用之下,悬浮于剑身四周。

    “铮!”

    凝霜一震,每一滴水珠都化为小剑疾射向山石。

    不过毕竟是墨观澜自己的财产,不舍得为了给李太白演示就毁了自己的太湖石。

    “这种水珠凝结之后,如同云蒸霞蔚,我就叫他们水蒸气了……”

    “水蒸气……好名字!”

    李太白一个文科生,还是偏门偏到只会诗词的文科生,你跟他说什么也不懂啊!

    “不过,你这种和天人宗那位晓梦大师的天意四象决都是有几分相信!”

    墨观澜表示和一个文科生说不明白,他的这招乃是科学,庄晓梦的天意四象决之雨来,乃是玄学。

    ……

    “我现在有点担心,青龙会的那群人!望舒和杨小子去了大漠,他们坏了青龙会的大事,公子羽那伙人肯定是不会放过他们的。虽然杨小子和望舒的武功都还不错,但是毕竟只是洞玄境,”

    “老李头,你放心吧!清源小友不仅仅武功不凡,心智更是周密,若是他对付不了青龙会的人,自然会让我们出手。寐既然没说,说明他自然有他的考量,你就别在这疑神疑鬼的!况且三龙首孙恩被我重伤,短时间内估计只能找个地方疗伤。五龙首那逻迩娑婆直接被你所杀,没必要担心成这样。”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老父亲心态的李太白怎么可能放心柳望舒呢?!

    “被你这么一说,我更不安心了,我好歹死杀了青龙会一个龙首,又不是杀了头猪,青龙会的剩下那个几个龙首,能不想办法报复吗?他们对付不了我,肯定就得对望舒出手了,青龙会的龙首可都是不要脸皮的人。不行!你陪我去一趟大漠了,把罗网给灭了!否则我是真的不放心望舒一个小姑娘家家在江湖上闯荡。”用老父亲的语气,说着足以震动江湖的话。

    “……”墨观澜表示你注意点,在面前的可是青龙会前任四龙首,什么叫青龙会的都不是好东西啊!

    “真不行,咱们去洞庭湖把老浪叫上。”李太白已经在谋划着拉人干架了!

    “……”

    --------------------

    马勒戈壁沙漠,笔祖镇。

    杨清源正站在古庙之前,逗弄着掌心澹蓝色的谍翅鸟。

    待到众人准备得差不多了,杨清源手中真元轻拂,就将趴在他掌心的谍翅鸟震于半空之中。

    现在还不是和谍翅鸟贴贴的时候,虽然这小家伙真的很萌。

    不过杨清源还想要尽可能地拖延罗网的行动时间,就只能将这小家伙放回去。

    现在,能晚一刻钟是一刻钟。最好能等到他们打开秦皇秘藏之后,罗网中人再行动手。

    那时候有吸引罗网的秦皇秘藏作为鱼饵,才可能将真正的大鱼都钓出来。

    谍翅鸟扑动着翅膀,肉都都的身子消失在夜空之中。

    在距离笔祖镇数里远的一处小型绿洲之上,罗网的大队人马正在此地休息。

    罗网的大队兵马利用墨鸦白凤的谍翅鸟一路跟随杨清源。

    “公子,谍翅鸟回来,杨清源那一行在这笔祖镇住下了!”

    戴着面具的公子羽点了点头,“现在就看杨清源能不能解开笔祖镇的秘密了!”

    秦皇秘藏是公子扶苏一脉传下的秘密,而公子羽则是前秦二世皇帝胡亥的后人。

    即便是有所线索,也只是知道个大概而已。

    他们追查了这么多年,只知道秦皇秘藏与传说中的镇胡城有关系。

    但即便是罗网的势力渗透入整个马勒戈壁沙漠,也没有发现镇胡城的踪迹。

    而更尴尬的时候,他们为了夺取秦皇秘藏的秘密,一直追杀公子扶苏一脉的人物。

    为了吸引扶苏一脉前来寻找秦皇秘藏,罗网在五十年前的戈壁大沙暴之后,建立起了一座假的镇胡城,希望能引诱扶苏一脉的人前来寻宝。

    天策军中的刘伯,所遇到的镇胡城,其实就罗网设置的假镇胡城,为的就是将镇胡城的消息给散播出去。

    果然,这假镇胡城的消息确实吸引到了公子扶苏一脉的前秦遗族。

    子婴之孙,带着人手前来寻找秦皇秘藏,正中了罗网的埋伏,他在黑冰台高手的保护下,且战且走,折损了大批高手,最终逃出了大漠了。

    但是黑冰台一系的高手也折损了十之七八。

    事情也没有就此结束,子婴之孙一家的行踪都被再次捕捉,于是被罗网一路追杀,最终死在了太乙重阳山。

    但是同样,罗网也是失去了关于秦皇秘藏的消息,寻遍整个大漠戈壁,也只发现了这一座笔祖镇。

    罗网高手不止一次潜入这笔祖镇中,也发现了古庙之中的石剑。但是罗网中人没法拔出石剑,也没有开启机关的天问。所以任凭他们如何暗中搜寻,都没有找到关于镇胡城的线索。

    无奈之下,罗网只能严密监视笔祖镇的动静。

    有了之前失败的经历,罗网对于此事慎之又慎。

    若是笔祖镇再没了,他们便真的没有任何线索可以找到秦皇秘藏了。

    皇天不负有心人,公子羽等来了杨清源这个工具人。

    此人心思缜密,善于探桉,有他出手,必然能找到秦皇秘藏。

    于是便有了现在这个局面。

    公子羽一行在笔祖镇外等了两日,等到谍翅鸟飞回的时候,公子羽知道,杨清源已经有收获了。

    之前杨清源在各个镇甸,都是补充完清水粮食便继续出发,在此停留,必然是在笔祖镇中有所发现。

    公子羽遂派遣墨鸦白凤前往笔祖镇中一探究竟,便发现了古庙之下通往下方的暗道。

    公子羽知道,时候到了。

    秦皇秘藏,为一世皇帝血脉不可开启,杨清源一行不过是为自己作嫁衣罢了!

    待取出秦皇秘藏,他便能以秘藏为资本,招兵买马,逐鹿天下,恢复大秦的荣光!

    “出发!”

    ……

    ----------------

    在公子羽出发的时候,杨清源一行,已经沿着古庙进入了地下。

    公输家果然是发生生产力的绝佳人选,竟然能在这地下建立起这样大的空间。

    要知道戈壁的土质为砂土,极为疏松,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方法,竟然能让其百年不散。

    杨清源一行人沿着地下通道一路前行,顺便破解公输家设下的各种机关。

    以杨、柳、叶三人的武功,再加上天问剑这等作为密钥的信物。

    公输家的机关虽巧,也没能伤到几人。

    反倒是这地下的毒瘴,让几个大理寺的外勤受创。

    不过这些外勤都带了大理寺供奉,玉虚传人崔可琴所练的丹药,这等毒瘴也危及不到性命。

    这时候杨清源合理配置的高瞻远瞩就体现出来了。

    一个组织里,肯定是要有负责生产丹药的药师。

    比如少林有着名的大还丹和少林药丸,武当有着名的龙虎丹和武当药丸。

    大理寺也有各种治毒疗伤的丹药。

    众人在地道之中一路前行,在转过一个弯,打通了一个石墙之后,来到了一处开阔地中。

    随即,眼前的一幕,震惊了杨清源在内的众人。

    一座雄伟无比的地下城池印入了杨清源等人的眼中。

    但是这城池城墙便高逾三丈,能在地下建起如此雄伟的城池,已经不是鬼斧神工能形容的了!

    在这城池的大门两侧,堆放了两处京观。

    城池的大门之上,镌刻着三个大字。

    这便是戈壁传说之中的“镇胡城”!

    没人想到,这传说中的雄城,竟然是建在地底,也无怪罗网搜索多年,毫无收获。




上一章 下一章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