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 >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六百十六章 镇胡城中

正文 第六百十六章 镇胡城中

    前秦国运如此之短,或许和此事也有关系。

    气运之说玄之又玄,虚无缥缈。

    但是根据杨清源的知识储备,能镇压气运者,唯有气运。

    镇胡城建于此地,自然是为了截断北方诸狄龙脉,镇压胡族气运。

    但同样消耗的也是大秦的气运。

    根据万年县中,蒙决的说法,这秦皇秘藏之中还有太祖高皇帝找了多年的至宝——传国玉玺。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那是中原皇朝的气运汇聚至宝之一。

    如此宝物又分出来前秦的三分国运。

    二世而亡,不是没有道理的。

    杨清源几人拿着火把来到来镇胡城的大门之前。

    这一扇大门乃是以青铜所铸造,也不知道公输家的匠人巧手用来什么工艺,历经百年,这青铜大门竟然没有丝毫的锈迹。

    杨清源上前,用力推了推青铜的大门。

    以他洞玄境的修为,这青铜大门竟然纹丝不动。

    随后杨清源借着火把的火光,发现了青铜大门之上存在一个钥匙孔。

    可见这青铜大门是需要钥匙才能打开的。

    但是这钥匙孔的模样和天问剑、望月珏均不相同。

    这让他上哪找钥匙去呢?!

    若是没办法,那就只能使用比较简单的办法了。

    这事叶剑寒比较擅长,还是让他来,然后可以破坏前秦文物的罪名,扣叶剑寒的工资……

    “剑寒!剑寒!”

    杨清源发现刚才一直在到处闲逛的叶剑寒竟然不在他的身后。

    “何事?”

    一个身影出现在了城墙的上方。

    “嗯?!你怎么进入的?”

    一个眨眼不见,叶剑寒已经在镇胡城上来。

    “飞上来的呀!”叶剑寒的口中说着理所当然的话,“这城墙也就只有三丈高,不过是一个点足借力的功夫。”

    “……”

    他说得好有道理,杨清源竟然不知道怎么反驳。

    在场的高手之中,杨清源、柳望舒、叶剑寒、李莫愁四人的轻功都足以轻而易举地越过这面城墙。

    但是李莫愁担心城墙之上有机关消息,杨清源压根就没想到走城墙,柳望舒跟在杨清源身后划水。

    唯有叶剑寒这个憨憨,直接用轻功越上来这个不算高的城墙。

    虽然叶剑寒这一波没毛病,但是你在地下,飞檐走壁,这画风就很奇怪,能不能去好好听听有关摸金搬山的江湖话本啊!

    有谁用轻功摸金啊!

    一定不符合画风好不好!

    “咳咳咳!……那个我先上去看看!谨防触发机关消息。”

    杨清源轻咳两声,来掩饰自己的尴尬,随后拔地而起,一跃三丈,轻若无物地落在了镇胡城的城墙之上。

    出人意料,这镇胡城的城墙之上,竟然没有什么机关。

    随即杨清源将绳索垂下,他们几个轻功高手自然是不需要绳索相助的,但是大理寺的外勤,以通脉境为主。

    这些人的轻功,可不足以登上镇胡城的城墙,需要借助绳索来借力攀登。

    片刻之后,大理寺众人便都登上了镇胡城的城墙。

    放眼望去,让众人倒吸一口凉气,原本略显阴冷的地底,温度都上升了不少。

    与其说是城池,不如说这是一个军事要塞。

    这镇胡城中,竟然有数以万计的兵俑。

    站在城墙上望去,这场景,比一月之前,在骊山皇陵之中所见还要震撼人心。

    杨清源几人先行进入了镇胡城中,大理寺的其余人员随后以绳索降下。

    这镇胡城中的兵俑是根据一个个军阵排列的。

    长戈紧握,强弩在手。

    杨清源也是将帅之才,大约估计这镇胡城中,有兵俑二十万。

    以骊山秦皇陵中的泥塑不同,这些兵俑身上铠甲都是铁甲。

    虽然在地下历时百年,但是这些铁甲之上却丝毫不见锈迹,这黑科技,看得杨清源啧啧称奇。

    无怪这秦皇秘藏被传得神乎其神。

    旁者不论,单就是这秦皇陵中兵俑身上的装备,就足以让人割据一方。

    二十万兵俑,就有二十万铁甲。

    最关键的还有这些兵俑手中的秦弩。

    秦弩本来就是不凡,而前秦一世皇帝统一天下,第一个灭的就是韩国。

    天下之强弓劲弩,皆出自韩,八百步内破盾噼甲无所不利。

    在灭了韩国之后,秦弩又得到了韩弩的精华,更胜原本。

    在前秦统一天下的过程之中,特别是对抗前赵国的武陵铁骑,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武陵铁骑,分风雷两部。

    风骑,其疾如风,急掠如火,来去无踪,奔袭千里,乃是轻骑兵的典型代表。

    雷骑,不动如山,动如雷震,冲阵破敌,无往不利,乃是重骑兵之中的佼佼者。

    武陵铁骑,在赵国主帅李牧的指挥下,以弱胜强,多次击溃前秦锐士。

    若不是有韩国的劲弩技术,以弩箭对抗。

    前秦还真没那么容易击败自己的宿敌。

    此间的秦弩,相比大周将作监的周三弩,虽然了早了三百年,但是在技术上丝毫不差。

    甚至在射程之上还要胜过大周的神机弩。

    只能将此地的兵甲带出,那就是二十万大军的配套装备。

    看了一圈之后,杨清源带着众人向着镇胡城的中央走去。

    远远地便可以看见镇胡城宫殿之中的有十二尊巨大的石像。

    待到众人走近之后,才发现这石像的宏伟。

    足长六尺,高逾五丈,如同十二根石柱擎天而立。

    “大人,这应该是以我前秦的镇国十二铜人为模板,所凋刻的石像吧!”开口的是明珠夫人。她是前秦遗族,对于前秦之事也更为了解。

    杨丶半个行走的通文馆丶清源点头,“应该是了!史书有载,收天下兵,聚之咸阳,销以为钟鐻金人十二,高逾五丈,足覆六尺。在金人背后,刻有‘皇帝二十六年初兼天下,一统神州’的字样。”

    说着杨清源身影一幻便出现了一个石像的背后,其后方果然有这样的铭刻字样。

    “果然是镇国十二铜人的石像。只是石像在此,真正的铜人又去了何处呢?!”

    当年前秦覆灭,各路诸侯攻入咸阳宫,却没有发现这镇国十二铜人的身影。

    关于这十二铜人的说法也是众说纷纭。

    有的史书记载,是前秦二世皇帝,为了自己的奢靡享乐,将这十二铜人熔铸,打造成了铜钱。

    这个说法可信度极低,当日攻入咸阳宫中之时,咸阳宫中尚有成堆的金银,二世皇帝虽然蠢,但是在有钱的情况下,也不会轻易将这镇国十二铜人熔铸。

    也有史册记载,这十二铜人是毁于战祸之中的,这种说法还是比较可信的。

    当年二世皇帝倒行逆施,起义军对于前秦深恨,毁去这镇压大秦国运的铜人,倒也在情理之中。

    不再理会石像,众人向着宫殿走去。

    相比之前的严阵以待的兵俑军阵,这殿前显得极为空旷。

    除了这十二铜人石像外,什么都没有。

    唯有一座石桥位于这宫殿之前。

    “明珠,这应该是依照前秦章台宫建造的吧!”

    姬明珠,点了点头,“章台为前秦宫殿之首,为一世皇帝陛下处理政务之所在。应当就是这里了。”

    秦帝国在渭河以南的主要朝宫,大的政治活动多在此举行。在秦灭六国的过程中,诸侯莫不西面而朝于章台之下。

    史册有载,秦始皇曾在这里“躬操文墨,昼断狱,夜理书”。中央各公卿机关、全国各郡县的奏章便向这里源源汇集。奏章被送到章台,值守吏要呈送秦始皇亲自验查,封泥完好,确未被奸人私拆偷阅,才敲掉泥封壳御览。

    故而这地下宫殿也是照着章台宫的仪制所建。

    就在杨清源和姬明珠讨论之时,一旁柳望舒秀气的耳朵微动。

    明珠?!这是一般人的称呼吗?!

    柳望舒仔细回想了一下,杨兄只有在对于女子亲昵之时,或者作为女子长辈之时才会这么称呼。

    比如杨清源会叫自己,“望舒”;称呼那个女将军“雪阳”!

    再就是大理寺中那个玉虚一脉的人间行走,是杨清源的师侄,所以杨清源会叫一声“可琴”。

    但是这个姬明珠很不对劲。

    杨清源虽然吸引女子,但是对于一般的女子都是恪守礼仪的,虽然大周民风开放,但是也杨清源和女子还是保持适当距离。

    但是杨清源和姬明珠之间,好几次都已经超越杨清源基本的相处距离了,行动之间,甚至比自己还亲近。

    现在杨兄更是亲昵叫她“明珠!”,柳丶神断丶望舒察觉事情

    没有那么简单。

    柳望舒一边想一边跟着杨清源上了石桥。

    “所有人小心!”

    杨清源的一句话,让正在思索的柳望舒回神了。

    在这石桥之下,有一条静静流淌的银色河流。

    “这河中之水是汞!”

    “汞!?”姬明珠微微一愣,这可就超出她的专业知识范围了。

    “就是水银!”

    说着杨清源将小角的碎银子,投向了河中。

    这碎银子有杨清源的内力包裹,在一股柔劲的包裹下,落在了河面之上,没有捡起一点水花,和某个东亚小国的灵魂炸鱼队,形成了截然相反的对比。

    落在河面之上的碎银子没有下沉,而是漂浮在了河面之上。

    “这……”

    大理寺众人看得有些懵。

    银子会沉入水中,这是天理,这是什么鬼?!

    科普小达人,杨丶走进科学丶清源上线了。

    “这河中流的不是我们平常所有之水,而是原本的金丹派所用的汞,其密度还要大于银,所以这银子入水之后才会漂浮。”

    F浮=ρ液gV排,了解一下。

    “这水银,乃是剧毒之物,而且会蒸发于空气之中,所有人都服用一颗清心丹,带上防尘巾。”

    杨清源随即从自己袖中取出一个瓷瓶,从其中倒出了一粒清心丹,递给了明珠夫人。

    “你也服一粒!”

    明珠夫人,毕竟只是个元化境,不能和杨清源三人相比。

    姬明珠没有拒绝,竟然直接低头从杨清源的掌心之上吞下了清心丹。

    其小香舌还在杨清源的掌心之上轻触而过,如柔风拂柳,带着难以言表的温润之意。

    姬明珠眼神之中的柔媚之意,让杨清源心神微微一乱,瞬间想到了明珠夫人的巧舌如黄。

    ……

    不能再往下想了,罪过!

    就在这时,一道冰冷的气息在杨清源背后升腾。

    柳望舒的一对妙目,正目光炯炯地看着杨清源二人。

    “杨兄,要不我也服一粒吧!”

    杨清源可不是钢铁直男,自然知道柳望舒的意思。

    “望舒,你已臻洞玄之境,这水银的毒气伤不了你,这清心丹也不用服用了!”

    以上就是错误示范了,完美地踩在了死路之上。

    如果这么说了,下一瞬,可能就是扶摇出鞘,天下不平事,问我掌中剑!

    杨清源从瓷瓶之中又倒出了一粒,清心丹。

    就在柳望舒以为杨清源要喂她的时候,杨清源竟然用真元包裹着送进了柳望舒的樱唇之中。

    杨清源还是懂女孩心思的,但是懂得不多,还是得再看看。

    柳望舒这时候脸颊鼓起,就像叶剑寒手里的包子一样。

    在众人服下丹药,带上了防尘巾之后,才越过了石桥,向着章台宫行去。

    章台宫前的台阶,用十二大阶,三百六十五小阶。

    对应周天星辰,黄道十二宫,以及一年三百六十五日和十二个月。

    这章台宫还是讲究!

    一行人来到了章台宫的殿门之前。

    这里用的依旧是厚重的青铜门,公输家的人还是做了除锈处理的,百年时光,未曾留下一丝锈迹。

    杨清源尝试着地推了一下这一扇青铜门,但是这殿门却毫无反应。

    显然也是有某种机关消息在这里的。

    “杨兄怎么办?该如何开启?”

    柳望舒问了杨清源一句,心中已经在期待用这扇青铜门发泄一下自己的怒意了。

    却见杨清源摇了摇头,“在此之前,我们要先欢迎一下客人!”

    “杨大人此言诧异!”

    一个头戴面具,身着锦袍的人刚刚迈上了章台宫前的广场。

    杨清源眼神一冷,并指如剑,朝着来人射出了六道先天无形剑气。

    就在杨清源出手的瞬间,六道人影出现在了此人的身周。

    一个目光坚毅之人,一个长相凶悍之中,一个手持双剑之人,一对双胞胎和一个蒙眼老人。

    六人出手,一人拦下了一道剑气。




上一章 下一章 大理寺卿的江湖日常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