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穿成冲喜王妃后我成了病娇王爷心尖宠 > 穿成冲喜王妃后我成了病娇王爷心尖宠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3章.讨债

正文 第3章.讨债

    明月到底是穿过来的灵魂,若是换了别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古代小姐,即便不是傻子,被这员外夫人一说道也保不齐会心生怜悯,继而同情起他们来。

    可明月是什么人?

    她是经历过风霜的人!

    前世可是在战乱地区以一敌百、手刃强敌的人!

    虽然是个雇佣兵,但明月始终觉得,自己是个有勇有谋的英雄。

    即便是最后死了,那也是烈士!

    如今,面对员外夫人的诉苦,明月只觉得好笑,厉声嘲道:“嚎什么嚎?!是你买的阴骨,怎么?难道你比老娘我还可怜!”

    张员外一愣,员外夫人也愣住了,也顾不得哭了。

    她,她刚才居然自称老娘?

    成何体统!

    但是,明月立在床前一脸无所畏惧,反倒使得张员外不敢反驳。

    “呵呵,冤有头债有主!若不是你们非要买阴骨去搞什么干骨配那一套,老娘也不会遭此横祸!如今你不负责谁负责?”明月的嘴角噙着冷笑,目光冷如冰霜。

    “咳咳咳……”张员外眉头皱成了两个疙瘩,叹道:“姑娘呀,你既然没死,我等自当打点银两把你送回去。只不过,当初只听说你在乡下一处破屋寄居,你看,明日一早还把你送回那里可好?”

    事情终归要有个解决,这张员外虽然是买主,但明月心里也明白,即使没有张员外,也会有李员外王员外……

    总之,庶母和姐姐就是不想让原主活!

    越想越气却无处发泄,明月对着张员外一挑眉:“呵,老娘有手有脚想去哪就去哪还用得着你送?”

    “那么姑娘是要……”

    “姑娘也是你叫的?!”

    “……”

    明月一身戾气,张员外一脸为难。

    员外夫人此时却精神了些,温声道:“姑娘到底有什么要求,不妨就直说了吧。说清楚了,姑娘也好早些休息。”

    “呵呵……”明月环视四周,道:“先给我备一桌饭菜,我要吃饭!再给我备一套衣服和纹银五百两!还有,我要一匹快马!”

    “什么?!”员外夫人惊呼:“五百两?!五百两我能买二十个俊丫头了!”

    “五百两,买你们夫妻二人的两条命!很贵吗?”

    明月问的镇定,说完一掌拍向旁边的凳子,当场拍了个粉碎,吓的员外夫人身子战栗如筛糠,不敢再开口。

    这员外夫人也是打错了算盘,把明月当成了普通的姑娘家家,谁知一开口不是讽刺就是打打杀杀!

    即便不是诈尸,但也跟诈尸差不多了。

    不过,既然是活人,那么就得守活人的规矩。

    面对一个刚及笄的姑娘,员外夫人缓了缓精神也就没那么怕了,于是拍了拍张员外,示意他让开,而后有条不紊的下了床榻,穿上了鞋。

    “姑娘何必得理不饶人!我们夫妻二人在这小城住了一辈子,为人一向仗义疏财。‘干骨配’是这里的旧习俗,又不是我们一家做。我们当初出了银子,中间人只和我们说,姑娘是个清白身世的人最适合与我儿匹配,再说,那收银子的人据说可是姑娘的亲姐……”

    “住口!我身世如何与你们何干!旧习俗?呵呵,那又与我何干?!”

    不露一手看来是没人乖乖听话了。

    明月运气至右手,对着床边立柱就是一掌。

    须臾,吱吱呀呀……哗啦啦啦……

    柱子拦腰断掉,木屑落了一地。

    好在还有三根立柱支撑,张员外赶紧下床,鞋也顾不得穿了。

    明月点了点头,嘴角露出了满意的微笑。起初心里还有些忐忑,不知前世古武玄脉是否跟着穿了过来。但后来走路进城矫健有力,躲进柴草身姿敏捷……明月暗自猜测,前世的本事大概都还跟着自己,否则凭这干巴瘦的小身板怎能熬到现在?

    于是心一横,先是拍碎了木凳,后有手劈床尾立柱,果然一切尽在掌握!

    虽然力道稍有不足,但后续还可以再完善的。

    员外夫人被吓得当场瘫坐在地,倒是张员外依旧镇定,连忙扶起夫人坐在旁边椅子上。

    床柱坍塌的响声过大,惊醒了门外的守夜家丁。

    家丁情急之中一脚蹬开了门:“老爷!”

    张员外一伸手掌截住了家丁,吩咐道:“快去叫醒管家,让后厨备一桌饭菜,再准备一套十五六岁姑娘穿的上品女装。”

    家丁看到有个披头散发的小姑娘穿着寿衣站在房里,不敢多问亦不敢耽搁,转身就跑去安排。

    须臾,一名丫鬟进来伺候。

    想也知道,必定是管家叫进来照顾张员外夫妻的。

    明月也不在乎,大摇大摆的坐在床上等着。

    “姑娘,此处卧房,用餐多有不便,隔壁就是餐厅,窗明几净,姑娘可否移步?”

    张员外似是询问,又像是在请求,声音却不卑不亢。

    明月也没推辞,冷笑道:“好啊,那也请你们两个移步,没人伺候着我可吃不下去。”

    张员外点头,“好,老夫作陪。只不过,夫人身体不好,还请姑娘不要勉强。”

    明月摆了摆手,有点不耐烦:“那就快走吧,前面引路!”

    餐厅与卧房相连,也没有多大,中间一个大圆桌格外显眼。

    明月也不矫情,直接往主位一座。

    家丁适时的端上托盘,四菜一汤一碗米饭。

    “姑娘莫嫌弃,准备的匆忙,没有什么好菜,还请将就着用些。”

    张员外说完,不等明月回话就率先拿起边上的一副空碗筷,每样菜品都夹了一小口,然后又盛了一小勺汤和一筷子米饭,吞进肚后点评道:“虽是家常便饭,但厨子的手艺还不错,姑娘请尝尝。”

    明月心道:难怪这人能在乱世混得温饱,果然八面玲珑。他刚才的作为分明是在试毒,只为让自己放心吃!

    瞄了一眼饭菜,明月吩咐道:“快去准备银两和快马!”说完,却并没有动筷子。

    张员外一挥手,对着家丁斥道:“五百两纹银和一匹快马,还不快去!”

    家丁不敢怠慢,转身跑了出去。

    家丁刚走小丫鬟就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个木质托盘站到了一旁听候差遣,那托盘里面放着一套青布衫裙,折的整整齐齐。

    “姑娘怎么不吃?”张员外问的真诚,“可是不合口味吗?”

    “再等等。”

    明月答非所问,忍着肚子里的叽里咕噜,静静地坐在桌前。

    很快,家丁抱着一包银子进门回禀:“马在庭院里,这纹银五百两是管家亲自清点的。”说着把银子交给了张员外。

    张员外接过银子,轻轻放在桌子上,笑道:“姑娘,请过目。”

    “不必了!”

    明月接过银两掂了掂,抓起托盘里的衣服对着张员外一抱拳:“你我之间的债今日算是清了,这一桌饭菜就给大家当夜宵吧。”

    话落大踏步出了门,跨上马就飞奔了出去。

    骏马一声嘶鸣,马蹄飞奔。

    府中的丫鬟婆子被惊醒了大半,可也不敢出声。

    张员外望着远去的背影,转头看了一眼桌上饭菜,朝家丁摆了摆手,叹道:“撤下去吧。”

    不料,还没等家丁上前,角落里突然悄无声息的闪出一个身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对着张员外冷声嘲道:“怎么?很失望?”

    此人身材颀长,白袍加身,长发如墨般披散,脸上戴了一个白银面具掩去了真容。

    张员外一见此人,立刻跪倒在地,拜道:“主人何时到来,未曾远迎罪该万死!”

    “你既称我主子,便不该做这等勾当!”

    声音冰冷,目光凌厉,张员外吓的磕头如捣蒜:“主人明察,小人只是一时糊涂,日后再不敢了!”

    “让你在此地驻守自有用处,守好本分!”

    “是是是……”

    “那个你买的姑娘倒像是个有用的,把她的身世整理好,明日交与暗卫送过来!”

    “是,小人一定照办。”

    银面男子伸出一只手朝张员外摆了摆,张员外会意,默然起身带着家丁退下。

    银面男子缓步来到桌前,捏起刚才放在明月面前的那双筷子看了又看,笑道:“真是个多疑的小机灵鬼!”

    那捏着筷子的手苍白细长,骨节分明,像是画师在欣赏自己的画笔。

    冰冷的银,苍白的手,毫无生气却又带着几分杀气和邪气!


上一章 下一章 穿成冲喜王妃后我成了病娇王爷心尖宠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