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穿成冲喜王妃后我成了病娇王爷心尖宠 > 穿成冲喜王妃后我成了病娇王爷心尖宠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5章.脱险

正文 第5章.脱险

    马肉!?

    这个想法一出,明月立刻激灵一下精神了不少。

    前世做雇佣兵的时候,她曾跟队友误入雷区,为了活命吃过一次马肉。

    正想着,门外传来了淅淅索索的脚步声。

    “哎哎哎,让开一点让我看看。”

    “急什么?估计药效已经开始发作了,一会让你看个够!”

    “咱们这店里许久没来过落单的女娃子了,这个虽然干瘦了点,好在年轻啊。”

    “是啊是啊,可千万别浪费啊!”

    “……”

    明月听着外面窗棂纸的响动和叽叽咕咕的小声议论,顿感怒火中烧。

    原来是家黑店!

    前世年年打雁,今生竟被雁啄了眼!

    明月只觉得头脑有些发昏,眼前的物件都变成了重影,摇摇晃晃的长了脚一般。

    不好!药效开始发作了!

    明月使劲甩了甩头,指甲深深掐进肉里,顷刻间水里就泛起了一丝殷红。

    绝不能落在这些人手里!

    明月努力保持清醒,迅速出了浴桶,运起玄脉逼毒!

    当掌柜的和伙计们举着短刀破门而入的时候,明月已经穿好衣裳冷静的坐在床榻上等候了。

    长长的头发随意披散在肩头,发尾还滴着水珠儿;衣领抿的紧紧的,双手交叠放在膝盖上,面容冷峻,眼睛里迸射着寒光,冷冷看着前方。

    “这……”

    领头的掌柜倒吸一口凉气,眉头紧锁,一时被唬的不敢上前。于是扭过头看向送水的那个伙计,似是在问:不是你下的药吗?怎么人没被药倒?

    伙计茫然的摇了摇头,耸了耸肩,似是在说:我怎么知道?!

    趁着几人这片刻的失神,明月冷声道:“几位突然举刀前来,有何贵干?是嫌给的银子太少吗?”说着抓起包好的银子往地上一扔,“都在这呢!”

    伙计看着地上白花花的银子却不敢动手捡,面面相觑。

    然而,掌柜的到底是经验丰富的老手,面对着一脸镇静的明月,顷刻间换上了无所畏的脸,缓缓将刀收入刀鞘,流里流气的笑道:“姑娘年纪轻轻却胆识过人,不如留下做我的压寨夫人,保准你在这乱世也能有吃有穿,如何?”说完大步走向明月,一把抓起明月的手腕,摇头叹息:“啧啧啧,瞧这瘦的,日后可怎么生养?!”

    “是吗——”

    明月对着掌柜的勾唇一笑,手腕瞬间翻转,反手紧紧抓住了掌柜的手腕,柔声道:“呵呵,我们家乡那个地方,都流行骨感美,看来咱们审美有偏差!”

    掌柜的被明月的话说的迷糊,刚舒展开的眉毛还没来的及再皱,明月的眼光就瞬间变的凌厉起来。

    “呼啦啦……”

    “哐啷!”

    “啊——”

    电光火石之间,站在门口的伙计甚至没看清楚明月的动作,那久经沙场的掌柜就被明月制服在了床边。

    此刻,明月正一手抓着掌柜的头发,另一手把钢刀架在掌柜的脖子上,冷笑道:“这招空手夺刀还可以吧!呵,就算骨瘦如柴饥肠辘辘,老虎还是老虎!”

    伙计们立刻跪地求饶:“姑娘饶命姑娘饶命,小的本是良民,都是被掌柜逼着干了这行当,姑娘可一定要信我啊!呜呜呜……”

    看着哭的声泪俱下的伙计,明月无心搭理,冷声命令:“别啰嗦!不想死就赶紧给我备马,我要离开这儿!”

    伙计们立时止住了哭,看向被明月挟持的掌柜,一动也不动,仿佛在等着下命令。

    明月见状,单手用劲往上一推,钢刀瞬间擦破了肉皮,掌柜的立刻疼的哇哇大叫:“还不快去!去备马!要是老子有个三长两短,你们都等着给我陪葬!”

    见掌柜的哭腔震天,伙计们一边答应着“是是是”,一边连滚带爬的往外跑。

    实际上此刻毒已逼出,但玄脉逼毒并不轻松,几乎使人虚脱。

    兵法云:虚实难辨,方可制敌。

    明月假装从未中毒,挟持着掌柜下了楼。

    掌柜虽然不敢轻举妄动,但在明月轻浮不稳的脚步中还是发现了蛛丝马迹。

    刚刚步入一楼大厅掌柜就一个冷眼瞪向等在这里的伙计,仿佛在传递着什么暗号。

    明月只觉得侧面吹来一阵阴风,凭着感觉飞速闪向一边。

    “嗖”的一声,一支袖箭贴着明月的肩膀飞过,划破了她肩头的衣裳,不偏不倚刚好插进了掌柜的后心窝。

    掌柜的扶着腰,缓缓转身,伸出一只手颤巍巍指着隐在侧面的小伙计,“老子真皮真肉你都下的去手,你、你他娘的还、还是人吗……”

    话落,掌柜两眼一翻倒地而亡。

    明月冷冷睨了一眼掌柜,但见他七窍流血,死不瞑目。

    小小一枚袖箭竟能要人命,且死状凄惨,定是剪头上面淬了毒!

    明月顺势继续装起了虚弱,生怕装的不够像,嘴唇连同握着刀柄的手一齐微微颤抖起来。

    “快看快看……”

    对面的伙计相互挤眉弄眼,失手杀了掌柜的“伙计”也缓步凑近,加入了窃窃私语的大军。

    “她不行了?”

    “嗯嗯,肯定是药效发作了!”

    “哼,先撂倒了这丫头咱们再公平竞争掌柜之位。”

    “嗯嗯嗯,此法可行!”

    “……”

    听着几人的讨论,明月面上虽恼,心里却一阵阵冷笑:倒要看看你们接下来有什么戏码,今日势必把这黑店斩草除根!

    几个伙计脸上此时没了惧怕之色,而是提着刀警惕的站在一起,静等着明月药效发作自然倒地!

    正当明月寻思着自己是否应该假装倒地配合一下的时候,对峙的紧张空气被一阵粗鲁的敲门声打破。

    “咚咚咚,咚咚咚……”

    “管他是谁,不许给他开……”

    伙计的话音未落,只听门口处“哐啷”一声巨响,两扇大门不知被什么人生生踹了下来,门扇忽闪着扑倒在地。

    低沉的声音响起:“老板,我们想住店。”

    门口一个看不出年龄的彪形大汉,脸上纹着奇怪的图案,头顶唯一的一缕头发被编成了小辫子,招摇的飘在头顶。

    他后面跟着一个眉清目秀的青年后生,虽然背着手站在大汉身后像是主子,但衣着打扮却像是随从。

    伙计们看着这个看起来呆呆的大汉,气的不知该说些什么。

    住店?

    有这么敲门的吗?!

    大家手里都握着刀,那可是凶器!

    再说不远处还躺着掌柜尸体,就这么没事人一样说要住店?

    这人不是疯子就是傻子!

    然而,明月却认得大汉后面那人,正是自己破棺而出时拿鞭子抽自己却被自己拉下马的那个随从!


上一章 下一章 穿成冲喜王妃后我成了病娇王爷心尖宠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