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三,重逢

正文 三,重逢

    钟华的婚礼在豪华的顺安大酒店举办。

    顺安大酒店被装扮一新:彩虹门,氢气球,红地毯,交响乐队,五彩鲜花,缤纷彩带,仪态万方的礼仪小姐烘托出喜庆的婚礼气氛。

    彩虹门下,赵大奎西装革履,郑重其事,笑迎四方来宾。大奎把来宾以男女、贵贱、亲疏、老幼、人以群分,然后吩咐礼仪小姐引导到指定坐位。

    金铎可有可无地陪在赵大奎旁边,除了几个同学,其它来宾金铎一概不认识,眼瞅着赵大奎跟来宾寒暄,说笑,金铎傻呵呵地站在一旁,打招呼不是,不打招呼也不是,只有傻笑,笑的脸皮僵硬。

    赵大奎发现了金铎不自在,得意的咧咧嘴,耸耸肩,咬着金铎的耳朵说:“我看你进去吧,陪同学唠嗑去得了,别杵这儿了。”金铎逃也似的溜进大厅。

    站在大厅入口,金铎环视四周,此情此景如此熟悉,不觉感慨。

    十年前,也是在这个大厅,钟华举办升学宴,来宾潮涌,大厅里拥挤不堪。今天是钟华大婚,论习俗,远比升学重要,但人气萧条,整齐排列的几十张转盘大餐桌,每桌只有三五个人,看他们东张西望,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钟华的老爸已经退二线,没有实权了,世态炎凉以此为证。

    难道,玉珠跟钟华分手也是这个原因?…… 绝对不会,玉珠不像是那样的人。

    玉珠会不会参加钟华的婚礼?――绝对不会,那得有颗多么强大的心。

    金铎的心有点乱,心里闪烁着一种未明的期盼。期盼什么?金铎自己也说不清,反正从深圳机场起飞的那一瞬间,这种期盼就萦绕于怀,蠢蠢欲动了。

    大厅西北角两张桌子上坐了三五位同学,有人站起来向金铎招手,金铎正要走过去,肩膀被人重重地拍了一掌。

    金铎猛回头,惊叫一声:“文明!――邱文明!”

    邱文明拉起金铎的手,使劲儿攥了攥,咧着嘴笑。

    邱文明个子不高,身材滚圆:圆头,圆脸,圆肩,圆腰。此时一脸堆笑说:“没错,我一看就是你,我猜你肯定回来,好了,这回‘三人帮’齐了。”

    金铎拉着邱文明的手一齐走向过道,邱文明晃一下身子,拖一下右腿。金铎一惊,问:“腿,咋了?”

    “受点伤,瘸了,你不知道,我的命差点没了。”邱文明咧咧嘴回答。

    金铎正要再问,同学中有人站起来让座,跟邱文明打趣说:“球子,你也来了,有日子不见你了。”

    邱文明用手指着同学鼻子说:“错了,错了。我现在不是球子,新外号叫邱瘸子。”

    同学们嘻嘻哈哈笑起来。

    邱文明上学时是有一号的,他是顺安一中铅球,铁鉼,标枪三项竞赛记录保持者。因身材滚圆,活像个铅球,同学起外号“球子。”邱文明性格随和,交朋好友,总有一帮小兄弟追随在左右。有人叫他邱文明他答应,叫他球子他也答应。

    金铎跟邱文明挨排坐下,喝茶,嗑瓜子,跟同学聊些闲话。一别十年,同学们都有变化,可变化都不大,举止言谈,音容笑貌一如往昔,大家回忆起上学时鸡毛蒜皮,不免大笑,直说:“真傻,那时候,怎么那么傻呢?”

    走出校门,经历现实社会十年的风吹雨打,谁没流过泪?谁的心里没有伤痕?

    仿佛时光倒流,昨日重现,再次重聚才发现,学校的日子是多么的清纯,清纯如纯净水;多么甜美,甜美如水蜜桃。

    青春像小鸟一去不回来!

    大家正在聊着,金铎发现人们都伸长脖子,扭头望向大厅入口。金铎也望过去,这一望不要紧,金铎顿时像被闪电击中,浑身麻木,大脑一片空白。

    大厅入口处,大奎正亲自带着两个女生向这边张望,那两个女生一个是玉珠,一个是凤芝。

    玉珠穿一套天青色休闲运动装,白运动鞋,头发随随便便地拢成马尾,显得朴素娴静,落落大方;凤芝穿着淡粉色小衫配葱绿超短裙,挽着高高的发髻,摇摇摆摆,花枝招展,边走边左顾右盼。

    玉珠和凤芝这两个人,性格和做派迥然不同,一个娴静如水,一个如蝴蝶翩翩,俩人竟然成了闺密,上学时俩人就形影不离,今天依然结伴而行。

    一切都没变,时光果真倒流了。

    大奎把玉珠和凤芝安排在金铎对面,转身要走,凤芝一把拉住大奎,两人咬着耳朵嘀咕了一阵,凤芝的手一直拉着大奎的胳膊没放开,样子很亲密,也不知他们说些什么,好一阵,大奎点着头离开。

    金铎深吸两口气,让情绪镇定下来,笑呵呵地跟玉珠打招呼。

    玉珠微微一笑,说:“金铎!你回来了,你可是稀客,十多年没见了吧,你怎么样,听说在深圳?”

    金铎点头,说:“是呀,你怎么样?”

    玉珠未语先笑,说:“我呀,挺好的。”随即低了头,想了想又说:“还是你们好,有机会闯一闯,咱们同学,有能耐的都走了。”

    金铎调侃说:“我有啥能耐呀?混口饭吃。其实,外边也没那么好,不好混。我到觉得你们在家挺好的,有亲人,有朋友,有同学,多好啊,一个人出去混挺孤单的,遇到个什么事儿,连个帮忙的人都没有,有一次我得了重感冒,头晕目眩起不来床,三天吃了两桶方便面,惨不?”

    玉珠抬起头,正视着金铎,目光停留了几秒钟,正要说什么,凤芝抢话说:“真是笨的可以。你不会点餐?――美团,饿了么。”

    金铎摇头说:“以前点,后来不点了。我看过一个视频,厨师把菜装盘后往菜里吐口水,之后打包送餐。”

    凤芝撇撇嘴说:“变态,真恶心。你们城里人太坏,想着法儿的骗人,害人。”

    金铎争辩说:“我不能算城里人,我的户口还在这儿呢。”

    玉珠抿嘴一笑说:“你人在城里,户口不算数了。”

    金铎呵呵一笑说:“啥意思?拐弯儿抹角,就是想说我坏呗。”

    众人大笑。

    邱文明帮腔说:“凤芝,你不对啊。金铎大老远回来,别拿人不当客(qiě)儿。

    金铎红了脸说:“文明你啥意思,我怎么还成客(qiě)儿了?菜还没上完呢,别拿我开涮行不行?”

    邱文明笑着说:“金铎,不是拿你开涮,你是在外面待长了,想家,觉得家里好。咱这儿有什么好的?没的憋气。有权有势地干啥啥赚钱,钱都让他们赚了;老百姓干啥啥赔钱,赚钱的事儿轮不到你,眼瞅要扎脖儿了。这几年,咱这儿能走的都走了,打工的,开店的,出去捡破烂都比咱这儿舒服,这个鬼地方,我呀,是没那章程了,废人一个,要不也早走了,金铎,我可是说正经的,你在外面好好混,兄弟没饭吃那天,也好有个投奔的地儿,再难也别回来。”

    立即有同学响应:“对,别回来,混成老板了,我去给你当保安。”

    “要不要扫厕所的?把大门也行啊。”

    金铎红了脸,双手合十说:“鹅的那个神啊,饶了鹅吧!”

    同学们都笑起来,玉珠没笑,她平静地看着金铎,若有所思。金铎低头喝茶,避开她的目光,那目光让他心慌,眩晕。

    金铎在想,上学时玉珠就在自己后座,经常踢他的椅子,有时借他的笔记,有时对答案,有时嫌他椅子太靠后挤着她了……一切都平平常常没啥感觉,今天这是怎么了?看她一眼就没魂了。

    突然间,外边鞭炮齐鸣,人声鼎沸,大家纷纷起立,昂起头向外望去。

    迎新车队回来了,新郎新娘正踏着红地毯向大厅走来。《婚礼进行曲》的旋律在大厅里回旋,激荡。

    大家纷纷站起来一睹新娘芳容,玉珠和凤芝仍旧若无其事地端坐着嗑瓜子,凤芝撅嘴斜眼,一脸的不屑,玉珠脸色平静,好像什么事儿都没发生。

    新郎新娘步入大厅,婚礼主持亮相,大奎的迎宾差事完成了。

    大奎大步流星地奔过来,等到大奎落了座,金铎再也按捺不住,偷偷问大奎:“哎?问你个事儿,玉珠嫁人没有?”

    大奎瞄了金铎一眼,小声说:“还没嫁呢,没人敢要。”

    金铎以为大奎在开玩笑,小声问:“没人敢要?扯蛋!她跟钟华怎么没成呀?怎么回事儿?”

    这个疑问埋在金铎心里好多天了,可以说金铎回来参加婚礼,就是要搞清楚这些问题,他实在按捺不住,忽略了场合就问了出来。

    大厅里太吵,说话听不太清,大奎不想再谈这个话题,咬着耳朵对金铎说:“这事一二句说不清,不过,我警告你,别打她的主意。”

    金铎还想再问,可是,婚礼司仪打了鸡血般的声音通过扩音器放大,压过了大厅的喧嚣;在婚礼奏鸣曲的伴奏下,新郎新娘出洞了,洁白的婚纱烘托下的新娘挽着新郎,一脸幸福,双双踏过红地毯,从金铎他们桌前走过,优雅地走向舞台中心。

    金铎看一眼新娘,再看看玉珠;再看看新娘,再看看玉珠,心里暗暗叫苦,新娘虽然刻意打扮,重装修饰,但跟玉珠相比,就是母鸡与天鹅。

    金铎心里突然冒出一个阴暗的念头:曾经沧海难为水,钟华的一生就托付给了她?――有爱吗?

    金铎想着心事,傻呵呵地发愣,大奎用脚踩他一下,原来同学们都坐稳了。他还在仰脸伸颈地望着新娘的背影儿发呆。

    玉珠敏锐地察觉了金铎的异样儿,莞尔一笑,低了头。金铎尴尬地笑笑,坐下,面色凝重,也低了头。

    司仪还在喋喋不休地卖弄口才,邱文明已经按捺不住了。端起桌上的酒杯,豪迈地说:“这小子,太罗嗦,来,咱们喝酒。”

    转眼毕业10年了,八九成同学都进了婚姻的围城,过上了同床异梦,又无可奈何的小日子。

    大奎毕业第二年就找了个安分守己,放那儿都放心的女人结了婚,现在儿子都上小学了。今天,钟华也进了围城,“三人帮”里只有他还单儿着,单儿着不是压力,压力来自老妈,虽然没为这事儿愁的住院,也是一见面就唠叨。金铎知道,他现在也是妈妈的心病。钟华这一结婚,妈妈的心病就有理由加重了。

    婚礼对来宾就俩事儿:看新娘,吃喝。当这两个内容进行完,大家就带着不同的心情,把新娘和酒菜放一起评论一番往外走了。

    同学们接二连三地走出来,有的开车走了,有的搭车走了,有的徒步走了,大奎对金铎说:“我去单位转转,先走了,你回去好好睡一觉,攒足精神,晚上再喝。”说完看了凤芝一眼,跨上破自行车当啷当啷一路响着走了。

    邱文明拉着金铎说:“见一面不容易。明天中午,去我那儿,我亲自给你烤大鹅,深圳肯定没有这道菜,烤大鹅喝小烧,那才叫爽。说妥了,明天我来接你。”

    邱文彬已经把自己喝好了,原本走路就打晃,现在是横着晃了。

    金铎说:“不行,不行,明天得回去了,就请了三天假。”

    邱文明扔下一句:“就这么定了。”摇晃着上了一辆皮卡。

    凤芝和玉珠并肩站在台阶上,凤芝问玉珠:“咱俩打车?”

    玉珠抬头看了看天,用手拍了拍胸口,说:“今天天气不错,你走吧,我想走走,觉得心里闷闷的。”

    金铎回过身,鬼使神差似的问:“玉珠,你往那儿走?”

    玉珠向西一指。

    金铎笑了笑,说:“正好,咱俩顺路。”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