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五,失爱之痛

正文 五,失爱之痛

    婚宴结束,婚礼散场,来宾相互道别,各忙营生。

    大奎在彩虹门下跟金铎说:“你回家睡觉,养足精神,晚上接着喝。”之后跨上自己的破自行车,晃晃荡荡往单位去了。

    北方的春天来的晚,五月才刚现出春天的模样。今天是个好天气,暖阳融融,春风拂面,大街上人来人往,行色匆匆。春天是希望的季节,人人脸上喜气洋洋。

    婚礼的喜庆与喧嚣在背后渐行渐远,喝进肚子里的酒却直往头上涌。赵大奎有点晕,心里有点堵,热热闹闹的婚礼,大奎没沾一点喜气,却凭添他一腔郁闷,心情比参加葬礼还灰暗,凄凉。

    这是迟来的婚礼,是无可奈何的婚礼。

    婚礼上新娘亲密地挽着钟华,笑的矜持,笑的幸福,笑的甜蜜;可是,赵大奎却发现钟华动作机械被动,勉为其难,皮笑肉不笑。

    赵大奎为钟华难过,他知道,钟华是为结婚而结婚,或者说为了他妈妈而结婚。

    赵大奎是过来人,知道婚姻是什么,知道琐碎的日子多么苦不堪言;他为钟华担忧,将来日子还长着呢,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赵大奎为钟华委屈,这个大嫂跟玉珠比――唉!怎么比?不能比,没法比,不在一个量级上。

    《婚礼奏鸣曲》的旋律中,新郞新娘从红地毯走过,参加婚礼的同学不约而同地看看新娘,看看玉珠,表情诧异,全都满脑子雾水,一脸的问号。

    彼此的眼神交流的是:钟华是怎么想的?不要玉珠,却跟这个女人结婚了。他的脑袋不是不是让门框挤了?

    那天秋天,毫无征兆,钟华突然跟玉珠分手了;大奎就算把脑袋钻上十个大洞,也想不出为什么?

    上大学的最后两年,钟华开始拼命追求玉珠,锲而不舍地追了四五年,终于大功告成。正式恋爱一年多,两人情投意合;见了彼此的父母。

    玉珠出身书香门第,父母都是教师,老爸是第二中学副校长;钟华家算是个小官宦,老爸是建行行长。两家老人互相认识,彼此了解,可以说门当户对。对这门亲事两家老人没有不同意见,很快会了亲家,定了结婚的日子,看房子,选家俱,一切顺理成章,水到渠成。

    看房子,选家俱时,钟华经常拉上赵大奎,玉珠也乐意大奎参与。因为钟华什么都听玉珠的,没有不同意见,这让玉珠失去了选择,决定的成就感,而女人的天性又是遇事患得患失,犹豫不决,拉上大奎多个商量。

    大奎不时时机的卖弄过来人的经验:客厅的吊灯不要水晶的,看起来好看,将来得经常清理,太麻烦,要是不小心弄坏那个小零件,就更犯不上了;沙发不要真皮的,真皮的看起来豪华,一是体感不好,二是小孩子淘气,弄坏一点很难修复;房子一定要南北通透,夏天过堂风吹着爽。

    玉珠说:“有空调,还要什么过堂风。”

    赵大奎尴尬了,他家没有空调,这是他的经验。

    赵大奎的建议只是建议,玉珠有时点头说有道理;有时嘻嘻一笑,钟华立马领会了玉珠的意思,马上提出不同意见,多数情况下都能说到玉珠心里,玉珠便冲钟华甜甜一笑,算是奖赏。

    青天白日,朗朗乾坤,钟华和玉珠突然就分手了。

    赵大奎就算相信公鸡下蛋,母猪飞天,也不相信这是真的。钟华曾经追的那么苦,那么累,那么死心塌地,他怎么舍得?

    都是一起长大的发小,熟悉到不能再熟悉,可以说一撅尾巴,就能猜出屙几个驴粪蛋儿。彼此的脾气,禀性,爱好,习惯全都了然于心,原以为是可以交心的朋友,现在看来不尽然,原来这些都是错觉,原来彼此并不是想象的那么熟悉,或者说,熟悉的可能是那张脸,而心与心是陌生的,心与心是遥远的,因为陌生,因为遥远才转眼便不相认,形同路人。

    大奎脑袋里挤满了“为什么?”――是玉珠做错了什么?有什么不能原谅的?――不可能啊!一点也没听说呀。玉珠在学校年年评选都是优秀教师,熟悉的人提起来,没人说个“不”字。

    钟华肯定是疯了,吃错药了,大奎心里恨恨。

    钟华跟玉珠分手的事开始大奎并不知道,直到玉珠服药自杀未遂,顺安城闹的沸沸扬扬大奎才知道。

    大奎当时就懵了,一定出什么大事了,他当即赶到钟华单位。

    钟华的办公室里,大奎气哼哼地在地上来回踱步;钟华垂头丧气地坐在椅子上。

    大奎:“你跟玉珠分手了?”

    钟华点头。

    大奎:“咋的了?……为啥呀?”

    钟华的脑袋耷拉到肚皮上,不吱声。

    大奎:“咋回事,说呀!”

    大奎连问三遍,钟华耷拉着脑袋,就是不吱声。

    大奎:“咱俩是兄弟吗?”

    钟华点头。

    大奎:“是兄弟你告诉我,出什么事儿了?”

    钟华低头不语。

    大奎:“我能帮点啥?”

    钟华摇头。

    大奎火了,转身要走,走到门口,回过脸说:“钟华,咱们好了这么多年,我以为我了解你,看来我错了。钟华,你听着,你疯了,你吃错药了,我要是再理你,我是你儿子,你这条白眼狼。”

    钟华抬起头,两眼血丝地说:“我不是白眼狼。”

    “那你说,为啥跟玉珠分手,她差点死了你知道不?”

    “知道。”

    “你要干啥呀?”

    “不干啥。”

    “你说,为啥?”

    “不为啥。”

    “不为啥是啥?”

    “啥也不啥。”

    大奎气冲脑门,抢前一步,伸手抽了钟华一个耳光。

    钟华眼看着巴掌扇过来,他不躲不闪,仰脸迎着巴掌,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大奎打了钟华,看他视死如归的决绝,大奎的心软了,没辙了,流着泪走出来。

    “好好的日子整得这么乱,这是咋的啦?”大奎看不起钟华,这是一只白眼狼,说不定那天会咬自己一口。

    之后一个多月,大奎不理钟华,发信息不回,打电话不接,来单位找,躲着不见。

    那是个多雨的秋天,天象漏了似的淅淅沥沥下个没完。大街小巷沟满壕平,泥泞不堪。绿苔爬满墙壁,菜刀锈迹斑斑,令人讨厌的蛤蟆,老鼠到处乱窜。

    那天下午雨下的正大,办公楼前积水成潭,这样的天气维修队没法施工,工友们聚在会议室抽烟,打牌,扯犊了。

    大奎望着窗外的雨发呆,看见钟华的车顶着雨花驶进院子。

    大奎的心一动,犹豫要不要躲开。心想躲开,腿却没动。不理是因为生气,其实心里很疼,十几年的情谊,不是一个耳光就能了结的。

    钟华湿淋淋地走进了大奎的办公室,大奎也站了起来,两人互相注视着。钟华站在门口,袖口滴着雨水,雨水在地上聚成一滩。

    大奎面无表情地问:“有事?”

    钟华面无表情地回答:“有事。”

    大奎:“啥事?说。”

    钟华:“上车。”

    钟华开车,两人冒着瓢泼大雨去了金岗山狗肉馆,那是本地最正宗的朝鲜狗肉馆,狗肉,狗肉汤和朝鲜泡菜深受欢迎。金岗山狗肉馆的装修是居家风格,方桌热炕,盘腿大坐。

    这家馆子的另一个特色是酒菜上桌前,先上一碗小米粥和一个煮鸡蛋,据说有这一碗粥和一个蛋垫底,喝酒不伤胃。这个小动作给人以居家的温馨感。

    钟华和大奎照规矩喝了小米粥,吃了煮鸡蛋。身着艳丽民族服装的服务员才依次上菜,上酒。

    钟华斟满两杯酒,也不让大奎,自己端起一杯喝了,大奎看一眼钟华阴沉的脸,心想:“我看你想怎么着,拼酒?我怕你呀。”

    大奎端杯也喝了。

    钟华又斟,又抢先喝了,大奎随后也喝了。

    钟华又斟,又喝。两人一口菜没吃,三杯小烧下肚了。

    大奎抢过钟华的酒杯说:“啥意思呀?……别光喝酒,有事儿说,有屁放。”

    钟华血红的眼睛里噙满泪,抽着鼻子说:“你不理我,你知道我多难受?”

    大奎看着钟华可怜巴巴的泪脸,心里一酸,放下酒杯说:“唉!――我也不好受。”

    钟华又斟满了酒,说:“来,兄弟,喝!”双杯并举,一口干掉。

    大奎放下酒杯,问:“你有话说?”

    钟华说:“说完了。”

    大奎瞪圆了眼睛问:“说什么了?”

    钟华说:“你不理我,你知道我多难受。”

    大奎问:“就这些?”

    钟华低了头,说:“就这些。”

    大奎长叹一声,眼泪哗哗地流下来,他擦一把泪说:“来,大哥,啥也别说了,喝酒!咱哥俩儿今天一定要喝透,一醉方休。”

    钟华也抹一把泪说:“一醉方休。”

    那天俩人都喝透了。钟华吐了一桌子,大奎吐了半炕。俩人一脸泪痕,歪在炕角迷迷糊糊睡过去了。

    窗外秋雨淅淅沥沥,他俩听不见秋雨不紧不慢地敲打窗户一直到天明。

    那顿酒让钟华和大奎重归于好,大奎体会到了钟华的痛苦,是兄弟之间也不能说的痛苦,是难言之隐。

    大奎不再追问为什么,哥们儿情谊比什么都重要。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