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黑客撞上黑道 > 黑客撞上黑道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七,慈善家

正文 七,慈善家

    120急救车“哇―呜―哇―呜―”一路悲鸣驶向人民医院。

    车内担架上的金铎已经陷入昏迷。创伤性休克使他的血液相对不足,血管塌瘪,心脏和大脑得不到血氧,心跳无力,大脑细胞缺氧就像久旱的禾苗缺水一样枯萎。

    金铎的自我意识渐渐消失,那过程就如从海面坠入深海,光明依次递减,越来越淡;黑暗越来越浓,越来越沉重。在那个寂静黑暗的世界里,没有声音,没有感觉,无影无形,只有永恒的黑暗。

    金铎消失在永恒,如滴水消失在大海,如薄雾消散在天空。死神的利爪向金铎伸过来,金铎浑然不知。

    金铎的精神意识虽然消失了,但机体尚未屈服。这是一具遗传了人类三四百万年进化基因的机体,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它经历过无数的创伤,修复,裂变,异化,被迫生成自我保护机制,这套机制精妙,完美,是上帝最异想天开的杰作。

    此时,机体的自我保护机制自动启动,大量的肾上腺激素急剧分泌并释放到血液中,这种激素使小血管收缩,把宝贵的血液压向心脏和大脑;与此同时,储备在肝脏和脾脏的血液开闸放血,大量血液补充进血管。

    心脏最先感受到援军的力量,就如踩了油门的发动机,博动越来越有力,把饱含氧气的血液泵入大脑。脑细胞如久旱逢甘霖的禾苗,逐渐地由枯黄变青绿,由青绿变茁壮。

    就像一座停电的城市突然接通了电源,盏盏灯光亮起,无数的灯光勾勒出一片多彩的灿烂。金铎的脑细胞一片一片激活,他的意识也在逐次点亮的光明中渐渐回归。

    担架车在地砖上的震动,强烈的灯光刺激,进一步唤醒了金铎的意识。他微启的瞳孔里,一个图像由模糊到清晰,那是一张戴着蓝色口罩的脸和一对关切的眼睛。

    一个陌生的声音轻轻说:“醒了。”

    金铎感觉手被人抓住,那只手用力太大,金铎被捏疼了,疼痛感让金铎找回了自我。

    金铎想抽回手,却没有力气。

    金铎听到大奎的声音:“金铎!――金铎!你这个混蛋,我就知道你能醒过来,肯定能。”金铎听到大奎的抽泣声。

    金铎想扭头看看大奎,看看他哭起来是什么样子,可没有扭头的力气。他的身体不服从他的支配,金铎感觉自己像一滩稀泥,他绝望地闭上眼睛。

    金铎感觉担架车在地砖上滚动,他被送进不同的房间,身体被人搬来搬去,听到电机的蜂鸣,有一个冰凉的东西在他胸部,腹部滑动,感觉到钢针刺进血管,听到很多人在轻声说话。

    金铎接受了必要的检查,被送进病房后,就沉沉睡去。他在苏醒与昏迷之间,在阳间和阴间两个世界来回穿越。

    金铎朦朦胧胧地看见中学生的玉珠,穿着平平常常的海蓝色校服,头发平平常常的拢在脑后,随便扎成一束马尾。

    玉珠走在鲜花盛开的校园里,很多人向她行注目礼,很多人的眼光被她牵动,跟随着她移动,无数的蝴蝶在她身边翩翩起舞。

    玉珠头不抬,眼不睁,只管走自己的路……

    玉珠又在后边踢金铎的椅子,金铎转过身,玉珠递过来一个练习本,本子上是一道几何题。

    金铎把题放在课桌上看了几分钟,在几何图形上画了一条虚线,把本子送回去。玉珠一看就明白了,撇撇嘴,那意思是:这么简单!一副不服气的样子。

    金铎懒得搭理她,有啥不服气的?人家把线画好了你觉得简单,有本事你自己画,别问我。

    那时候金铎觉得女生基本都是精神病,要么就是自恋症。离她们远远的才能清净。

    可是离不开,玉珠就会在他身后,想踢他的椅子就踢他的椅子。她们都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那就是她们遇到难处,男生必须帮忙,好像不帮忙就让人看不起,就不是男人。确实有些男生整天琢磨讨好女生,因此把女生惯坏了。

    真是岂有此理!

    朦胧中金铎看见很多人,这么多人聚在一起,他们要干什么?猛然地,金铎看见玉珠也在人群中,金铎赶过去想靠近玉珠,想跟玉珠说话,特别想告诉她深圳需要老师,告诉她深圳四季如春,到处开放着玉兰花,三角梅。

    可是,金铎的腿不听使唤,眼看着玉珠随着人群离他远去,金铎急的大声喊:“玉珠!――玉珠!”金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却听不到声音。

    茫然无措时,玉珠突然从人群中慌慌张张地跑出来,身后跟着一条大狼狗,玉珠在前边跑,大狼狗在后边追。

    大狼狗跑的很快,眼看就要追上玉珠了。金铎大叫一声,拼命冲上去,却听见玉珠大声喊叫:“金铎!----快跑!”金铎心想,我不能跑,我要截住这条恶狗。

    金铎向大狼狗扑过去……

    金铎浑身一颤,猛然睁开了眼睛,灯光刺眼,他看见姐姐坐在床边,眼睛红肿,满脸泪痕。

    姐夫,大奎,邱文明的脸一齐压过来,都在向他微笑。金铎鼓足力气,想坐起来,却被姐姐按住。

    姐姐擦了擦眼睛说:“唉呀妈呀!你这个混球――你吓死我了。”

    金铎茫然地看着大家,有气无力地说:“好累,真累。”金铎感觉到身体到处都隐隐疼痛,痛苦地皱起眉头。

    医生过来了,扒开金铎的眼睛看了看,按住金铎的腿说:“动一动。”金铎能动,就是一动就疼。

    医生又听了听心肺,收起听诊器说:“状况不算太糟。”

    金铎问:“我下地行不行。”

    医生说:“可以试试。”

    金铎咬牙切齿地坐起来。姐夫上前扶住他,问:“行吗?行吗?”

    金铎推开姐夫,坚持自己下了地,在地上挪动了几步,虽然浑身疼痛,但四肢功能都正常。

    医生笑着说:“不错,躺回去吧。”

    金铎很有成就感,满意地笑了。躺回到床上,说:“本来他们抓不住我,我跑的比他们快,都是那两个警察害了我。”

    姐姐瞪他一眼说:“看把你能的,不惹点的事儿,你是不消停。”

    姐夫打圆场说:“行了,行了,这不挺好嘛。”

    夕阳在东墙抹一片桔红,窗外天空灰暗,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天不早了,大奎和邱文明劝姐姐和姐夫回家,免得孩子没人管。大奎说晚上他陪床。

    姐姐问金铎:“你感觉怎么样?”

    金铎也不希望姐姐在这儿,他觉得拘束,就说:“回去吧,我没事。先别告诉咱妈。”

    姐姐狠狠地瞪他一眼说:“你还知道有妈!”

    姐姐一走,金铎就急切地问邱文明:“唐英杰是谁?比警察还牛逼?”

    大奎说:“咱顺安,三岁的小孩子都知道唐英杰是谁。你饿不饿?”

    金铎说:“我不饿。”

    邱文明一步一晃地拐过来说:“饿不饿到饭口了,晚上想吃点啥?我告诉他们去弄,唐英杰是谁,咱边吃边说。”

    金铎出事后,邱文明带着三个兄弟,个个手持家伙来保护金铎,大奎说没必要,没有续集了,那三个兄弟就在楼下车里待命。

    大奎把两张床头桌并排摆在两床之间,三人坐定,邱文明的小兄弟把酒菜摆好就出去了。

    大奎斟了两杯酒,金铎问:“没我的?”

    大奎说:“打针不能喝酒。”

    金铎嗅嗅,说:“好酒。”

    邱文明突然手指着电视喊金铎:“快看,快看。”

    电视里,顺安电视台的金牌美女主持人――云鸽,亲手举着麦克风,笑容甜蜜地采访一个青年男人。那个男人年纪与大奎相仿,衣着光鲜,容貌英俊,面相谦和。

    这条新闻的主要内容是:民营企业家,慈善家,市政协副*席,伟业集团董事长――唐英杰先生,在“五·一”国际劳动节期间亲自走访慰问我市贫困职工,对四百多户贫困职工赠送价值10万多元生活用品。

    电视画面的背景是堆积成山的大米,白面和桶装豆油。

    主持人继续介绍说:据不完全统计,伟业集团近五年投入慈善的资金合计500多万元,去年被省慈善总会授予我市第一慈善家荣誉称号。

    电视画面是唐英杰正面标准照片的特写,英俊,帅气,面相谦和,无论如何,也难以把他跟黑社会联系在一起。

    电视画面不断的变换,一会儿是唐英杰把几张钞票送到贫困户手里,受赠人感谢涕零;一会儿是唐英杰坐在贫困户家里,拉着贫困户的手问寒问暖。

    金铎看完新闻,不解地问邱文明:“啥意思?”

    邱文明说:“你不是问谁是唐英杰吗?他就是唐英杰呀。”

    金铎“哦”了一声,疑惑不解地盯着大奎说:“他就是唐英杰?和我说的是一个人吗?……我不认识他呀,他的人干嘛跟我过不去?”

    大奎说:“这事跟玉珠有关,吃饭时我警告你别打玉珠的主意,你不听,吃亏了吧。”

    金铎急赤白脸地说:“你这叫什么话?我怎么打玉珠的主意了,不就是一起回家吗?咋的了?”

    邱文明呵呵一笑说:“咋的了?你跟玉珠一起回家不行!”

    金铎暴粗口说:“我操,还有这事儿?咋就不行?真他妈见了鬼了……凭啥呀?犯那一条法律了?”

    大奎举起酒杯对邱文明说:“来,咱俩走一个,咱边喝边聊。”

    金铎心不在焉地看着他俩把酒喝了,说:“接着说,把话说明白,到底咋回事儿?”

    大奎说:“你吃点东西,咱慢慢说,急啥呀!”


上一章 下一章 黑客撞上黑道txt